第一百七十一章:镇魔瓶即将出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语嫣伊人 书名:嗜仇
    “而且······”瞑煞眉头紧锁,从来瞑煞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即使当年他们处恶灵之间,时时刻刻都面临着被自己强大的恶灵吃掉的危险,瞑煞也从未皱过一次眉头。

    “不要担心,我会保护你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在受到一次的伤害。”瞑殇扳过瞑煞的体,坚决的眼神显示着瞑殇的决心,不管是谁,谁敢伤害煞儿,谁就得付出十倍百倍千倍的惨痛的代价。

    “这一次是我们生死攸关的一次大劫,难道你都感觉不到吗?地皇这一次突然地反叛于我,你难道都觉不出有什么蹊跷之处吗?地皇明知不是我的对手,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跟我作对,而且上一次我与他交手的时候我竟感觉到我有些不敌他,跟我作对的人绝对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人一定来自天界,天帝。”瞑煞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眼底似乎有殷红的嗜血在奔腾。

    “你······你想起什么了吗?”瞑殇心里一惊故作平静地看着瞑煞。

    “想起什么?”

    “地皇,你想起什么了吗?”瞑殇看起来有些紧张的看着。

    “地皇?这用想起吗?背叛过我的人我永远会记得,当年这个地皇真是胆大包天,若不是你我早就已经洞察到他的狼子野心,你我恐怕早已死无葬之地了。”瞑殇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是记得的所有的一切的,关于那个人的记忆以前全部消失了,这样就是最好,那个该死的人一辈子也休想出现在瞑煞的面前,当年如果不是瞑煞在灰飞烟灭之际威胁自己如果杀了那个人,她就自己讲所有的魂魄碎片全部震毁的话,那个人,自己心心念念象牙碎尸万段得人恐怕早已经魂飞魄散,尸骨无存了。

    “那个天帝早已对我们是处之而后快了,上一次他利用地皇失手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轩辕族的镇魔瓶也是一个大问题。”瞑殇听到这三个字,抓住瞑煞的手也不紧了紧。

    “镇魔瓶不是已经被毁了吗?难道······”瞑殇言又止的看着瞑煞,希望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

    “镇魔瓶虽然已毁,但并不代表它不会重新出世,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将镇魔瓶彻底的毁掉,否则你我危在旦夕。”瞑煞的双眼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我陪你一起去。”瞑殇紧握瞑煞得手。

    “不行,你要留下来镇守魔界,若是你我都离开的话,万一内外勾结,你我就是腹背受敌,谁也活不了,我相信,在魔界依旧还是存在着天界的爪牙,你负责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瞑煞甩开了瞑殇的手,坚决的否决了瞑殇的提议。

    “可是······万一你遇到危险怎么办?我不能让你在受到伤害,你每一次受伤还都是在凌迟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瞑殇在一次紧紧地抱住了瞑煞,在失去一次的痛苦,瞑殇不想再承受,这样的等待是折磨,没有瞑煞的子里是永久的痛苦,不想再过过去的子了,太长太痛了。

    “不会的,放眼六界,谁会是我的对手,就算是天帝出马,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我收服,只是镇魔瓶是我们的死结,镇魔瓶不毁,我们就会毁在镇魔瓶之下,与其坐下等死,还不如拼死一搏,总好过让他步步死的强,这个死老头我们的也太紧了,我从未想要称霸六界,如果我想的话,现在天界上的那个位子早就是我的了,还用等到现在吗?既然他不放过我们,那么我们就先下手为强,是他不仁在先,就别怪我无义。”瞑煞这一次真的是怒了,那个卑鄙小人妄称六界之主,竟然想要用镇魔瓶再次出世来收服他们,看来真的是顺者昌逆者亡,不过想让她低头,简直做梦,既然他已经做得这么绝了。那么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可是······”

    “别可是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瞑煞打断了瞑殇的话说道。

    “煞儿,答应我,等到这一次过去之后,我们就找一个没有人地方,永远生活在一起好吗?就我们两个人。”瞑殇此刻看起来脆弱的就像是一个小孩,瞑煞怔了怔,从小他们就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瞑殇总是以自己危险,处处为自己考虑,可是面对瞑殇的这一份谊,瞑煞却始终选择回避,因为不愿意伤害瞑殇,所以总是以绝面对,这是这么多年却还是将瞑殇伤害的伤痕累累,可他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这样对待自己。

    “好。”迟疑了片刻,瞑煞点点头答应,瞑殇听到瞑煞的回答之后,露出一抹欣慰,欣喜不已的笑容再一次将瞑煞紧紧地抱在怀里。

    ---------------------------------------------------------------------------------------------

    “属下参见门主,愿我轩辕门千秋万代,永世长存。”黑压压一片虔诚地参拜,上面的是轩辕门第一百三十三代门主,轩辕阎寒,自从他继任门主之后,几乎所有人没有见过他的任何表,几乎是没有表,他一开口说话人们就立刻感觉到天寒地冻,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南北极,尤其是他的眼神,在轩辕门之中从未有人真正的敢直视轩辕阎寒的双眼,因为他的双眼只会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到害怕,腿肚子发软,因为那种眼神太过于平静,平静得让人不敢去窥探打扰,五大龙主站在左右两侧,大龙主稍显欣慰的看着凌驾于万人之上的轩辕阎寒,从他的上似乎可以看到阎星杀的影子,当年阎星杀继任轩辕门之位之时,似乎也是这样的场景,也是这样的眼神。

    “嗯。”轩辕阎寒只是淡淡的一个字,底下人也能感觉到冷冽的风刮过,冷不跌的打了一个寒战。

    “你们先下去吧!”大龙主火神站出来威严的说道,所有人都悄然退去,但是心里面是比较想要跑出去的,因为再呆这里一秒钟,自己真的会变成冰块的。

    “喂······门主这才十五岁啊!这气势怎么就这么可怕呢?要吃人呢!”刚走出去的无聊的人就凑成了一堆窃窃私语去了。

    “哎~这比我们轩辕门第一百三十二代门主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只可惜······她是我们轩辕门唯一的也是仅有的第一个女人来做门主的,但是老夫还是不得不佩服她。”一个年级颇大的看清来还是小有威望的人率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有那么厉害吗?一个女人而已,会不会······”

    “你以为做轩辕门的门主那么简单吗?要通过五大龙主的考验,还有进入十二魔洞,轩辕神墓,一路过关斩将,稍不留神而就死在里面了,而且还是有时限的,如果过了时间的话,那么你就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了,这些都是她一个人完成的,女人怎么了?你别忘了,我们轩辕门的守护神兽也是一个女人,你把你的嘴最好是管严一点,让她听见不拔了你的皮。”

    “我听说······我们门主就是上一任门主的儿子呢!而且神兽大人对门主疼有加,不过我们上一任门主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你的话怎么那么多,你还是好好的练功晋级吧!小小的斗士竟然敢在这里乱说话,轩辕门不是你们嚼舌根的地方,一会儿让龙主听见了,小心被逐出轩辕门,哭你都没地儿哭。”

    “是。”斗士撇了撇嘴,不过谁较眼前的人是侯爷呢?还是住嘴的比较好。

    ——轩辕——

    “门主,有一件事我想也应该让你知道了。”大龙主叹了一口气,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无表的十五岁的少年,他才刚刚即位就要面临这么大的问题,大龙主也对这件事颇为头疼,说不定也是一件生死存亡的大事

    “说吧!”

    “我轩辕族有一件宝物叫做镇魔瓶,原本是为了镇守六界,保天下和平稳定六界秩序的,可是就在一千年前当年的妖界和阿修罗界大乱,有人为了一统两界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震碎了镇魔瓶,导致六界大乱,妖魔横行,轩辕黄帝为了解决六界的磨难拼命地将镇魔瓶修复,但是打碎的镇魔瓶法力比起以前还是差了许多,最终由天界出面平息了这一场的动乱,但是事却没有结束,妖界和阿修罗界竟然统一了,形成了最强大的魔界,如今镇魔瓶马上就要出世,我轩辕门务必要保护好镇魔瓶,如在被魔界的人蓄意破坏,那么天下苍生恐怕就要陷入万劫不复当中了。”大龙主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要怎么做?”轩辕阎寒的声音依旧平静,那双黑眸更是镇定,一排王者之气,大龙主点了点头,她生了一个好儿子,这样的其实不是其他人能够比拟的。

    “力保镇魔瓶安全出世,绝对不能让摩羯的人接触到镇魔瓶,这个任务只有你可以完成,只有你才能保住镇魔瓶。”

    “明白,还有事吗?”轩辕阎寒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看不出有任何的波澜。

    “你······你要知道,魔界的人非常可怕,他们会用尽各种手段组织镇魔瓶出世的,你不要大意。”大龙主虽然欣赏轩辕阎寒的这种遇到事处事不惊的态度,但是轩辕阎寒的这种看起来好像小事儿一桩的态度,让大龙主有些惊诧,觉得是不是自己没有把事的严重讲到,还是轩辕阎寒感觉不到。

    “还有事吗?”轩辕阎寒只是点点头,眼神里还是没有波澜,不喜不怒。

    “你······你是不是没有听懂事的严重?”大龙主在一个强调一样的看着轩辕阎寒说道。

    “知道,镇魔瓶关乎六界生死存亡。”轩辕阎寒的声音还是平静,似乎在说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平常话。

    “那你怎么还是这幅表啊?喂,小子,你知不知道事到底有多严重啊!镇魔瓶一旦有闪失,整个轩辕门会遭到灭顶之灾的,你怎么还这么冷静啊?”雨神瞪大眼睛没好气的看着轩辕阎寒。

    “那能怎么样?”轩辕阎寒一句话立刻堵住了雨神的所有的词。

重要声明:小说《嗜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