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编 悼田维《花田半亩》六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周七莲 书名:开坑之歌
    导读——田维,激励我下决心写网文的一个北京女孩,我称之为“挖荷塘的少女”。1986年4月5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15岁时患绝症,开始写博客,追问生命与青的意义,文字充满、感恩、坚韧与真诚。2007年8月13离开人世。去世前一天,仍在写作。留下一部《花田半亩》,感动和激励着无数人。

    我是其中之一。

    今年2月逛书店,无意间看到这部书,打开一读,受到强烈地刺激,立刻买下,掉头回家。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我不能再如此懒散下去!生命宝贵,要珍惜时光!立刻行动,赶紧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梦想!

    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作家,是我追求多年,从未尝试却又终难放弃的梦想。面对田维与她的《花田半亩》,我深感惭愧,她处如此艰难的绝境,还如此顽强地想用自己有限的生命作无限的事。而我,总在犹豫,害怕自己没有才能,害怕写作之途太艰辛,其实管他呢!

    我现在正在做我最喜欢做的事,写东西,我很开心!

    感谢田维!想念你!痛惜你!

    下面这六首诗,有的是以田维生前最为题目,有的是读她文章所感:田维最喜欢龙胆花;喜欢“莲叶何田田”的诗句;“花田半亩”,取意于南宋哲学家朱熹的《观书有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另外,“粉红”,是《花田半亩》中的一篇——

    第一首、龙胆花

    苦尽的花朵开放了,

    像极了救世的仙子。

    天地向谁注满了精华的第一次,

    就是从这片丛生的龙胆开始。

    赋予了她世上最神勇的美丽名字,

    让她做世界上最刚柔并济的事:

    依偎高原的无边寂寥,

    探问灿烂柔弱的青之死。

    喜欢看忧伤时的你,

    就在天涯咫尺,不住摇曳生姿

    四月生叶,似柳叶而细,

    茎如小竹枝;

    七月开花如牵牛花,

    冬后结子;

    根和根茎入药,,

    施一番了繁华的清凉仁慈。

    现实又入梦,轻轻度谁知:

    满山洁白的、青碧的、幽蓝的默默凝视,

    不断地呼唤着的力量,生的力量,

    仿佛就在此时,又恍若来生来世——

    第二首、adayaday就是一群鬼

    Adayaday

    就是一群鬼,

    其实你根本就不想给——

    先天的负累,

    后天的枉费,

    生命哪堪追——

    社会的味蕾,品谁?

    莫教自尊自强自的学费,

    付诸东流水——

    Adayaday

    就是一群鬼,

    其实你根本就不能给——

    不管昨天的誓言和今天的誓言

    谁会更高贵?

    都无所谓,

    你从来都无法刻意针对谁。

    人信的是自己,

    靠的是无畏!

    生命的尊严,

    即使枯萎也不容丝毫来亵猥!

    Adayaday

    就是一群鬼。

    其实鬼不知道自己有多完美!

    一生永远都有时间去体会,

    我如此奋力地着你,

    愿以丑颜与你终生相对——

    Adayaday

    就是一群鬼,

    如果你愿意要,

    我真的愿意给——

    第三首、退守

    你想继续着,却已不能,

    一下子,你落寞的心,如一地秋叶。

    遂以世间最轻细、最清安的碎裂,无微地伴着路人,

    想让他们谁也,觉不到你疼。

    这一切只需要你一个人警醒,

    没有未来,不依靠

    你的人生能不能完整,你的人生可不可以完成。

    而这又有谁能懂,

    你用如此短暂的生命,

    捍卫了生命本的美丽和高贵,不屑丑恶功名。

    你用活的**之健康纯净,永远傲视,恶毒奢华的糜烂长生。

    第四首、粉色

    一天,

    你喝着粉红的朗姆,

    吃着粉红的果冻。

    从此,

    我延续着粉红的子,

    延续着粉红的梦——

    空空地、轻轻地

    抚摸你粉红的心

    静静地、细细地

    收集窗外粉红的风,

    殷殷地盼望着粉红的冰凌,

    能着意过上粉红的今冬。

    万物美好,

    你在当中——

    没有粉红的相逢,

    没有粉红的远行。

    你喝着粉红的朗姆,

    吃着粉红的果冻。

    你延续着粉红的子,

    延续着粉红的梦——

    万物美好,

    我在当中——

    第五首、过方塘

    对你的恨,怎能叫我不忧伤?你这阿,走过的方塘——

    你半亩方塘一鉴开的美,曾使阿心神摇曳;

    你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曾阿迷恋、敬仰——

    为你,阿愿化作一滴晶莹的露水,只要能轻轻依偎在你荷心的怀抱。

    不想你,只为晨风的微微一挽,就将阿如此不经意地倾出——

    为什么?你等不及让阿被骄阳的妒火消散;

    为什么?你等不及让阿随灿烂的菡萏慢慢凋残!

    为什么?你不能此刻就实现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当一条冷酷的小虫爬上你小荷尖角的时候,让阿化作一条遮没在你叶云水之下的水鱼吧,

    让人类看不到阿的伤痛和死亡,

    让人类只感觉到阿的快活和永生——

    第六首、一重帘外

    一窗明媚,陷入霾,你离开了优雅谢幕的舞台;香墨浓,素纸有心,却经年不散,缭绕着幽幽不尽的惆怅和珍

    你那无瑕无畏的灵魂可否安在?家乡满城的梨花未落桃花又开,争相温暖你无助坚忍的怀!

    一重帘外,**未开,是否计较真已两不在?对你荣衰,莫能改,这是人类共同的悲哀和无奈!雨夜难捱,无限感慨,有言的结局,有谁能打开?

    “莲叶何田田”,你如此,是一种怀,更是一种生命无限延伸的状态。而你原本就是这样一种生命啊!不必用谁来安排!

    一重帘外,**未开,是否追求真已两不在?虹生七彩,难照尘埃,可你曾说,你会不在,却又无处不在!

    浪花拍拍!浪花拍拍!花田半亩一鉴开;浪花拍拍!浪花拍拍!天光云影共徘徊;浪花拍拍!浪花拍拍!清如许,我的思念,我的,又是源头活水来!

重要声明:小说《开坑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