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解穴 (推荐 收藏 谢谢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花清苑 书名:东岳
    楚轩自小父亲便不让其练武,此时练这种用脑不用力的功夫,只觉‘八卦步’深谙本,用心细细推敲其中变化,如饮醇酒,一时之间,如痴如醉,深迷其中,经不住公孙错指点,便在道路旁行走起来,越走越快,突地一个踉跄,摔了一跤,爬起来想道:“莫不是我走错了?”说罢,爬起来又走一圈,甚为顺畅,只是步履一快,又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楚轩不由挠头奇道:“难道是我的步伐记错了?”

    公孙错喝了口酒,摇头道:“不是步法错了,而是你自不量力。”楚轩奇道:“自不量力?”公孙错点头道:“虽说这步法是门‘学问’但毕竟是一门武学,须得气力充足,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你以往从未学过武功,根基尚浅,只能将这个步法施展到这个地步了,一旦超过这个度,你自然是会摔倒。”

    楚轩一听此言,大为泄气,公孙错笑道:“这才些是粗浅的步法,要是你后能练到最后的八八“迷仙步”,那才算是大成,到那时天上地下任你去。”

    楚轩听得双眼发亮,不由得问道:“那我能练到最后的“迷仙步”吗?”公孙错瞧他一眼,喝了口酒道:“再练一百年吧!”楚轩一听,不由地垂头丧气,公孙错安慰道:“莫要灰心,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还不如你呢。”

    楚轩听得疑惑,公孙错知他不信,笑道:“其实你无论怎么走,都在这八卦之中,你后若是有心,将这步法细细推敲,也说不定可以演化出其他的步法。”楚轩道:“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研究的这里面蕴含的规律的。”

    公孙错点头赞许笑道:“如此甚好,只不过你仅凭这步法,还不能胜她。”

    楚轩急道:“那可如何是好?”

    公孙错放下酒葫芦,起踱了数步,缓缓道:“若论变化,“拈花手”千奇百幻,但无论变化如何诡奇,出招者只有一个变化,所谓的变化只不过是掩饰他真实的心意。所以说,你须得入凝寂之境,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行,不要被眼中的变幻所迷惑,而要用心中的明镜映出他现实的心意,唯有以静制动。”他顿了顿道:“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我传你三招掌法。”

    当下耐下子,将掌法打了一遍,这三招掌法,第一招名为“明月千里”,第二招叫“长烟一空”,第三招叫做“山高水远。”楚轩依葫芦画瓢,练习数遍,方才学会。

    萧玉若在旁瞧着,冷笑道:“这掌法稀松平常,我瞧了一眼便就学会了,这呆子还要打上几遍,真是蠢笨之极。”

    公孙错又笑道:“这掌法是“不动明山”的前三招,如今时辰差不多了,就只能教你这么多了,只要与“八卦步”配合好,击败小女娃应该不成问题,你先把前三招练熟,过会我再教你心法。”楚轩应下了,独自练了起来。

    待得半响,公孙错道:“你坐过来。”楚轩依言坐下,“闭上双眼,摒息凝神,吐纳数下。”公孙错道。楚轩依言而做,忽觉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头顶百汇上,公孙错的声音细若蚊呐,在耳边轻轻响起:“你根基太弱,只怕发挥不了“不动明山”的妙处,你我今相遇,也算有缘,我将“不动明山”的内功心法传于你,用心听好。”话音未落,楚轩只觉一道流从头顶涌入,流入四肢百骸。

    “入阳桥,走神澜,上行鸠尾,下入轱辘,养玉枕,转檀中行,斗入期门,入于丹田..................”随着公孙错轻细的声音,楚轩只觉体内真气激,奔流疾走,涌入百骸,酥麻酸痒,苦味杂陈,不知过了多久,楚轩才觉头顶一轻,但体内真气早已自成气候,充盈活泼,来去皆有顺序,一时之间,体暖洋洋,竟然舍不得起,真气九转之后,楚轩犹如回光返照,混混沌沌,渐入无人之境。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楚轩从入定中醒来,只觉浑上上下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抬头望去,只见明月西沉,举目望去,周遭早已没了公孙错的影子。

    楚轩抬头望去,只见茫茫夜空,群群星寥落,心道:“听说人死之后,就会化为星辰,唯有北方那颗,分外明亮,说不定这颗星星正是父亲在茫茫星空中仰望我吧。”他边想边站起来。不料两腿盘得许久,两腿酸麻难,又是一跤摔倒。

    忽听一声笑,宛若黄莺,楚轩转头望去,只见萧玉若躺在石头上,见他跌倒样子,不发笑,时辰已到,哑自解,已能言语,只是四肢依然受制,无法动弹,她一声笑罢,才觉自尚在险境,立时住口,喝道:“呆子,还不快帮我解。”

    楚轩连忙爬起,走到少女前,端端正正做了个辑,道:“萧姑娘,如今公孙先生已走,打赌之事就此作罢,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从此以后互不相干。”萧玉若眼珠一转,笑道:“好说,你先把我的道解开。”

    萧玉若见楚轩呆立半响,默不作声,气道:“你不会是不愿意帮我解吧?”楚轩忙道:“不是,不是,只是请问萧姑娘这道如何解开?”萧玉若闻言,又气又恼道:“你这个大蠢材,臭老头不是教过你如何认的吗?”楚轩讪讪道:“道太多,大都忘了。”萧玉若无计可施,忽地一闭眼,又气又恼道:“死呆子,你过来,我说,你解。”

    楚轩连忙称是,却听萧玉若又道:“我的檀中,气海受制,解开便可。”楚轩挠头道讪讪道:“檀中,气海在什么地方?”萧玉若咬了咬嘴唇,涩声道:“檀中.......檀中在我的口............气海.......气海在我的小腹。”说到后面,语音渐小,犹如蚊呐。

    她说罢许久,不闻动静,张眼瞧来,却见楚轩盯着自己,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地又羞又恼,气道:“臭呆子,瞧什么,还不解?”楚轩还过神来,讪讪道:“怎么解?”萧玉若羞愧已极,没好气道:“将你的内力凝于指尖,点在檀中下方两分处。”楚轩道:“什么叫内力?”

    萧玉若一怔,心道:“糟了,我竟忘了这茬,这个呆子如今只会只会一些粗浅的功夫,哪会有内力,难道今真的是我的劫数,要用那个法子............”一时之间,心乱如麻,要知公孙错乃是当世有数的高手,手法奇特,刚刚楚轩打坐之时,萧玉若便一直运功,冲破道,但屡试无功,本想待得公孙错解,不料他独自离去了,萧玉若此时只怕心里骂了他不下百遍,无奈道:“呆子,你在我的檀中右移三圈,左移三圈。”

    楚轩惊讶道:“啊!在你的口?!”萧玉若气恼道:“废话,不在我的口,还在你的口啊!”楚轩踌躇不定,古时男女之防,甚为严重,就算是少女的爹爹教她点之时,也是唤上丫鬟,点上道,再指点少女解

    楚轩瞧她口起伏,不由地面红耳赤,待得萧玉若又催促一声,这才骈起双指放到她的口,但觉指尖触感,柔腻非常,楚轩从未经过如此景,一颗心砰砰的跳到嗓子眼了,咽了口吐沫,再见萧玉若美目半闭,娥眉微耸,更觉脑中轰响不绝。萧玉若知觉,张眼一瞧,见他一动不动的傻看自己,气不打一处来,气道:“还不快解。”楚轩恍然称是,毛手毛脚,在她口划拉起圈来。

    萧玉若只觉口酥痒难耐,浑,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楚轩赶忙停手,关切道:“怎么了?”

    萧玉若面色酡红,涩声道:“你得.......用力......用力一些......才行。”楚轩怜香惜玉,不肯用力,但此时,见她羞急,也只得咬紧牙关,依言而为。

    两人都是青年少,血气方刚,这种况俱都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事两人都是从来未有过的,无论男女,均是大汗淋漓,心跳如雷,萧玉若闭着双眼尚且还好,只是苦了楚轩,眼前佳人,喘雪雪,鼓胀酥急胀起伏,加之手掌触摸少女香肌,一时之间,只觉全流翻滚奔腾,便似一条狂龙在体搅动,渐自迷糊之间,忽听萧玉若轻呼一声:“你摸到哪儿了?”

    楚轩一惊,这才发现早已偏离少女口,急忙道:“对...对不.....对不起。”萧玉若羞道:“死.....呆.......子。”

    楚轩忙束紧心神,紧闭双眼,谁知心中遐想,更胜刚才眼中之景十分,楚轩难抑心中所想,忍不住高声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正自吟诵,忽听萧玉若轻声呼,不由一惊:“糟了,我又点错了。”忙睁眼细目瞧去,却见萧玉若浑衣裳湿透,面色酡红如醉,秒目微张,细细喘道:“好了,檀.......檀中......已经解开了........接下来是.....气海......气海。”

    楚轩长长吸口气道:“气海在哪儿?”萧玉若道:“在脐下三分。”楚轩颤着手伸到小腹下,只觉手中肌肤,细腻柔滑,猛然间只觉头脑一,忍不住啊的一声,跳了开来,一头扎进巷角边蓄水的水缸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东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