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少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花清苑 书名:东岳
    楚轩背起包裹,顺着路往回走,渴了,便喝溪水井水,饿了,便到树上采些野果,也不知经过多少子,早已蓬头散发,衣裳也破破烂烂,白里他冷然面对世人冷眼,只有午夜梦回之时,仰望那孤星冷月,不想到:那恶人武功高绝,只怕此生再也报不了仇了,又想起父亲临终时的嘱托,悲苦难耐,抱着旁的大树石头痛哭一场。

    这般浑浑噩噩,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路过多少地方,这一来到一座城镇,听旁人唤作扬州。

    扬州自古为繁华之地,唐时杜牧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古人云人生乐事,莫过于“腰缠万贯,骑鹤上扬州”。自古隋炀帝开凿运河,扬州居运河之中,为两浙东西二路漕运必经之处,又为商贾所聚居,殷富甲天下。

    楚轩背起包裹,寻了家客栈,店内几近满座,闹非凡。径自走到角落里的空桌坐了下来。

    迎客的店小二生就一双势利眼,见楚轩蓬头垢发,衣裳破破烂烂,宛若叫花。刚想呵斥让其离去,但见桌上那锭白白花花的纹银,忙擦桌抹凳,赔笑道:“客官吃些什么?我们这儿有烤全羊,三不沾.....”话未说完,便听楚轩道:“随便上些饭菜便是。”迎客的店小二一愣,随即笑道:“好嘞,客官您稍等片刻,先喝口茶,饭菜立马就到。”说罢,右手握长嘴铜茶壶,便将桌前的空杯,蓄满茶水,将抹布向肩头一搭,提着茶壶向后厨去了。

    忽听店内一声吆喝:“伙计,再上一坛酒!”那伙计一惊,将脏兮兮的抹布往肩头一搭,换过笑脸,道:“来哩来哩。”转带过一阵风,起土黄泛黑的酒幌子,上写着“扬州老店”四个隶字。

    一个虬髻汉子接过酒坛,笃地搁在桌上,满桌的碟儿碗儿哐啷乱跳,他摆好两只青花大碗,斟满酒水,笑道:“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想那“铁臂”冯铁,“无影脚”步飞是什么人,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见到莫大侠的帖子还不是恭恭敬敬的,就连我这个送帖子的,也跟着沾了些贵气....”说完眉飞色舞,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右首一人形稍胖,颌下一部黑须,饮了一碗酒,道:“原以为除了岳爷爷以外,天下再也无英雄好汉,莫大侠召起这个英雄大会也给我们武林中人增添一些豪气,哈哈...痛快啊,痛快。”说完,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又道:“常言道‘英雄了得’依我看,诸位好汉一人便能抵上十个鞑子,我们上千位英雄豪杰在一起,还不直接打到鞑子老家去。”说完,又斟一碗,一饮而尽,他酒量甚豪,连喝三碗,面色也不稍改。

    店内生意虽好,但上菜速度仍很快,不一会就端上来三四个小菜,楚轩赶路许久,早已饥肠辘辘,大块朵颐起来。

    忽然店外走进一女子,楚轩举目望去,两目相对,楚轩只觉口一窒,几乎喘不过来,一双眼凝在那女子脸上,再也挪不开了。

    那女子年龄不过二八,瓜子脸白里透红,瑶鼻翘,弯眉入髻,一双乌亮大眼水光涟涟,清莹人。

    一时之间,店内的目光俱都在那女子上,那女子想来是生来美貌,被如此盯惯了,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殊不料,这一笑百媚横生,店内之人俱是呆了。

    女子在楚轩邻近的一桌坐下了,那女子背影婀娜,一百花牡丹长裙刺绣精细,明丽无方,满头青丝用一只镂花玉环束好,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

    方听一声轻哼,大家这才如梦初醒,一时之间,众人面红耳赤,羞愧万分。

    只见前桌一个儒生,方巾歪戴,下巴削尖,手里一把竹扇,扇骨已是折断大半了,只听儒生嘻嘻一笑,道:“这胡娘倒生得俊,不若嫁给周某,做个便宜媳妇,哈哈...”话音未落。

    便听他同桌的青衣书生,笑道:“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华夏之无也’这等蛮夷混同禽兽,哪能配得上周兄。”“哈哈,是极,是极。”原来这二人,一唱一和,拐着弯骂刚才的女子。

    楚轩仔细一瞧,心道:“这女子美得邪气,中土的女子哪有这么欺霜赛雪的肌肤,原来是塞外的女子,而今元人攻宋,胡汉之间有如寇仇,无怪此人出口不逊,只不过胡强汉弱之际,这两个儒生胆敢当面辱骂胡人,倒也颇具胆色。”当下笑笑,不再理会。

    那女子恼这二人,喝道:“哪里来的两个穷酸书生!”忽地反手给了二人一记嘴巴,二人躲闪不及,自是中标,一个纤细的淡红掌印明明白白的烙在二人脸上。

    这两人俱是被打的一愣,店内之人俱都是目瞪口呆。

    这二人缓过神来,这儒生怎么愿意在众人面前丢如此大的面子,但又不好动手打女人,随即又是破口大骂起来,话音未落,却听啪的一声,儒生又挨一记巴掌,这一来,两个掌印,一左一右,再对称不过。

    女子得势不饶,举起右手,还再打。店内之人竟无一开口说话,各自吃自个的。

    楚轩看她不过,站起来,拱手道:“姑娘,他二人辱骂于你,你也打了,此事莫不如就此揭过,如何?”

    那少年收手咯咯笑道:“好,小叫花,本姑娘就听你一次,你两人滚吧!”二人立马连滚带爬的出店去了,只有掌柜急喝道:“账还没结呢!”此时,二人早已去远了。

    楚轩喜道:“多谢了。”那女子也不理他,径自回到桌前,坐下吃了起来,楚轩也不自讨没趣,略一拱手,便也坐了下来。

    红西沉,天色已然向晚,楚轩躺在上,不知为何,心中尽是女子的倩影,相逢时虽短,但那少女一颦一笑,均已深深烙在他的心间,哪里忘记得了,楚轩想得入神,半分睡意也无,料想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如此患得患失,忽喜忽忧,楚轩生平第一次遭受这暗恋女子之苦,一时间翻来覆去,难以成眠,不由想到:古人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想必就是如此滋味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