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夫官拜丞相

    公元184年8月20,武夫击败公孙瓒,降服孙华江东军。挥师南下平原城,救援正在被卢植、董卓、丁原三人夹击的天师张角。

    武夫二十四万大军刚到平原城,董卓就有先见之明,听取寻柳之建议,后退三十余里以作观望。卢植和武夫稀稀拉拉打了几仗,也退去兵力。留得丁原一人围攻平原,却说这个丁原本出自寒家,为人粗略,有武勇,善骑。为南县吏,受使不辞难,有警急,追寇虏,辄在其前。裁知书,少有吏用。迁并州刺史,任为骑都尉。手上拥有让后世人都称猛虎之人——吕布、张辽、高顺。

    可惜丁原见卢植和董卓都退兵三十里,也不愿意并州子弟兵死伤过多,于是只让张辽、高顺带了部分并州狼骑突袭武夫,武夫大惊连忙派炎帝、蒙舒领兵阻挡。面对大汉最为精锐、骁勇的无敌之师并州狼骑,炎帝和蒙舒无法抵挡,狼骑轻易就突入武夫军营,大肆砍杀。造成大批军士混乱,死伤兵士近千。张辽、高顺见丁原大军撤离,立即带军撤退。并州狼骑又左右杀进,随张辽、高顺离去。

    第一次遭遇战,武夫损失了八千人马,而并州狼骑未损失一兵一卒。这一战,武夫顺利解除了平原危机。然而却耻辱地损失了几千人马,而让敌军扬长而去。

    武夫当夜引军进入平原城驻扎,天师听闻武夫引军回来退了敌军围攻,大喜,出门迎接:“武夫!但真是武夫啊!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负我的期望,一定能横扫敌军,解围我平原城池!”武夫做辑道:“天师,武夫救驾来迟,请天师恕罪。”

    张角大笑;“武夫横扫南皮,击败公孙瓒,降孙华江东联军十八万!名震华北,可谓无双国士。今又解我平原城危机,我平原城退敌有望了!”武夫笑呵呵地说:“多是众将的功劳,我只不过联合了一些小计策而已。这个且不说,天师,我却闻破军战团战败了。不知道可否告之详?”

    天师干笑一下,道:“来,武夫先进我府邸再说。”

    武夫等人被天师招入天师府邸,乃有一个女子坐于大厅之中,端详上去颇有几分姿色。天师上台,示意武夫坐下。武夫入席,天师开口道:“武夫,你还不认识吧,这位是破军团的监军井空大师。”武夫惊讶不已,暗道:我一直以为井空大师乃是当世得到高僧,没想到却是一名风华绝代的美女……

    井空大师站起,做辑道:“见过武夫,我现在把我们破军战团出征的详细故事告诉武夫:8月5武夫打破公孙瓒的先头部队,我们团长墨泪激动不已,他说想必北上武夫必胜无疑,就看我们破军战团如何打完这场战斗了。结果第二天带齐八将出击,杀得卢植大败,我们解除邺城危机,入驻邺城,一时间也算士气大振。之后卢植修书一封,要求在邺城外开始决战。墨泪大笑引军大战卢植与城西十里外。刚开始我军作战神勇,把卢植的神弓营全数剿灭,我部右先锋大将透长安绕道其后烧毁卢植粮草,左先锋大将邪念亲手砍下卢植头上发髻,卢植本人幸得部将救回,不然早就成了刀下之鬼。此时卢植士气大跌,眼见就要被剿灭了。突然我军右翼出现一支军队,乃是丁原带来的援军。墨泪大惊,连忙派遣才子、双转大人前去抵挡,谁料丁原手下大将吕布骁勇,几个回合就斩杀了才子和双转,右翼瞬间崩溃。丁原又派张辽带并州狼骑军横穿截断我军,高顺带其陷阵营截杀我军粮草……”

    “停!”武夫说道,问:“刚才所说吕布为何人?竟然能连斩我军两名大将,我军简直无人能出其右呀。”

    张角解答道:“吕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骁武给并州。吕布善弓马骑,臂力过人,被喻为堪比西汉名将李广,同样有“飞将”的美誉。在民间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一说。他持方天画戟,头戴金冠,为丁原训练出天下无敌的骑兵营——并州狼骑。可谓是我军之大敌,武夫切不可轻敌。”

    武夫一听并州狼骑,体就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方才就是并州狼骑绞杀了自己几千人。然而最让武夫惊奇的是他们并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此时,武夫脑子里有串出两个人的名字问道:“这张辽和高顺又是何许人也?陷阵营又是什么?”

    张角笑道:“武夫你有所不知,丁原军有四神将,吕布、丁原自己、张辽、高顺,皆有名将风范。这个吕布排第一,旗下张辽第二,高顺次之。这个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本聂壹之后,为避灾祸改姓张。其武力过人,使得一手双戟,文武双全,乃是丁原军中不可多得的帅才。现今张辽接过吕布之手,成为并州狼骑的队长,也是我军眼中钉、中刺。再谈谈这个高顺,为人清白有威严,不好饮酒,所统率的部队精锐非常,号称“陷阵营”。这个陷阵营所将七百馀兵,号为千人,铠甲斗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者,无不破也",几次进攻,我军都损失惨重,正可谓铁军敢士。”

    武夫听完,怒瞪大眼,暗道:我与公孙瓒一战,灭其白马义从,战关羽、张飞都损失不少人马,而且还有几名大将重伤。而白马义从的战斗力只是轻一级的轻骑兵,不善于大规模决战,所以无法发挥出其战斗力。而陷阵营和并州狼骑都善于攻城拔寨,可以说是刀刃用在刀尖上。这样一战,必定无比惨重。

    武夫转念一想,问道:“墨泪大人呢?”

    井空大师听见墨泪两个字,眼泪就滚滚而来,道:“我军当时被丁原所干扰,却又杀出一支队伍。正是西凉刺史董卓,他命李傕、郭汜、华雄三人带所部骁勇——飞熊军横扫我左翼,墨泪连忙命左翼使用机关火龙车应对,确实一下子阻挡了李傕、郭汜、华雄三人的攻势,而此时董卓又派出秘密的机动部队——寻柳护卫队,迅速突击到我团部中军。我等死战,猛男为此负重伤,却不想寻柳护卫队实力非比寻常,队长寻柳善用弓箭,有百步穿杨之能,部下阿乐、酷讯等人都是当世虎将。战斗持续了三个时辰,我中军防线被寻柳护卫队突破,墨泪拔剑亲自与阿乐、酷讯两人打斗。力战不过,被寻柳百米开外,一箭穿心而死……”

    “寻柳护卫队!”武夫大惊,道:“当年为我通报天师报的人,也叫寻柳。不知道是否是一个人……百米开外就能杀敌军,箭术堪称一绝。那墨泪将军的遗体呢?”

    此时,井空大师已经泣不成声。天师回道:“墨泪战死,破军全团崩溃。墨泪的尸体被寻柳护卫队夺走,献给董卓了……”

    武夫拍案而起,道:“好一个董卓!”

    井空大师,哭道:“武夫大人!请你务必为我们的团长墨泪报仇。”武夫道:“墨泪与我同手足,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此仇我必定双倍奉还。”

    此时,一人走进来,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位部将。此人做辑:“监军井空大师!你说什么呢!破军之事,我们自己出马解决,何以用的着别人出手!”

    武夫视其人道貌岸然,书生模样。做辑问道:“阁下是?”那人做辑,道:“我乃破军新任团长,花田是也。我师兄墨泪战死,我今出山,主持破军一切事宜!我方才去军营中选出两人可以补齐八将的阵容。”花田将手指向一名少将,道:“此人姓杜名言,臂力过人,人称‘沉默的野狼’!在营中常被人称之为野狼,可代替死去的才子将军。”花田又指另一位女将,道:“此女善于搜集报,有机探之才,名叫抚媚。可代替死去的双转将军。我军邺城一战,虽然大将痛失多名,然而部队却损失不多,十万人马,尚且还有七万!只待猛男将军伤势转好,我军依旧能重振雄风!”

    天师道:“好!花田果然不亚于墨泪,今后破军团团长,就有你担任了!”花田做辑,道:“请天师下调三万人马与我,补充破军军势,我便能杀退三路联合军队!”

    天师沉默许久,道:“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部队拨给你了……这……”武夫看天师为难,道:“我霸王军团刚刚收编了十八万军队,可借花田三万军队。”天师拍腿道:“武夫的主意甚好!”花田做辑,谢过武夫。

    此时,张角道:“武夫你救驾有功,有功就得奖赏。我今天就封你为丞相,令渠帅之名!统领三军!”花田做辑:“天师英明,末将附议!”

    天师又看看其他人,皆做辑道:“臣等附议。”

    武夫做辑,本想退让,却被众人喝止,乃道:“末将遵旨!”天师大笑:“哈哈哈!我军不便可成大事!”

    此时,一个信使来报:“天师,寿张曼成被皇甫嵩围攻,现在求援!”天师瞪大眼睛,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千军天下之叱诧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