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潘伟哥

    上回且说,武夫一行人到了谯县。在谯县内武夫一行人与谯县恶霸狂傲书生陆杰结下梁子,夜间被谯县双雄的潘伟哥与刘三刀设计偷袭,幸亏半路出来一个杀破神,解救了武夫。武夫趁乱救出昏迷娜娜,和杀破神一起逃出客栈。却不料追兵已经跑到了面前,杀破神集中生智骗过谯县双雄之一的潘伟哥。武夫等人,刚要逃之夭夭,此时又有一人闪现。

    我们话分两头,这名潘伟哥原名潘凤,字伟哥,号凤雏。青州人士名门望族之后,其父亲乃是平原城太守潘无双,使得一把无双枪法。后因为得罪外戚何进,被贬为庶民。其父无奈之下举家投靠叔叔家,全家迁徒到谯县。潘无双的叔叔乃是谯县少有的百岁老人,年少时善于狩猎之术,是当时有名的猎户之一。潘无双携带全家投靠,老人大喜,尤其对潘无双之子潘伟哥更是疼。潘伟哥这孩子少时聪明,生得一张巧嘴,精通运算。加之老人将狩猎之术传授给他,完全继承了老人之衣钵,当上了一名优秀的猎户。平里打猎为生结识了不少英雄豪杰,狂傲书生陆杰就是其中一位。

    成年以后,其父潘无双自知年岁以高,便想把祖传的无双枪法传授给他。谁知潘伟哥猎之术已成习惯,只好用叉,用枪反而无法得心应手了。在父亲潘无双传授之下,潘伟哥将潘家无双枪法演变成无双叉法。搞的他父亲也是哭笑不得,只好随他去练。还别说,潘伟哥天生聪慧,仅仅用了半个月就掌握了无双枪法的奥妙。又花了三个月时间,演化了这无双叉法。潘伟哥自此夸耀自己之本领,在谯县特设擂台挑战全国高手。不料河东刘三刀经过此地,看见潘伟哥的擂台,便上台一试。两人大战五百回合,不分胜负。刚好当时正直夏,两人不堪炎,都累趴在擂台上。皆大笑:“哈哈哈!!”两人没想到,这潘家无双枪法正好与刘家三刀法打个平手。

    次,他们两人就结拜为生死兄弟。潘伟哥为长兄,刘三刀为二弟。两人一起在谯县落户,又联合狂傲书生陆杰,三人在谯县成立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团体。平时代官府行事,收取保护费,处理民事纠纷。一时间也让谯县脱离昏暗的汉室统治,得成一方乐土。可惜潘伟哥手下的狂傲书生陆杰,平放浪不羁。得罪不少乡亲土豪,更有游往客商。而潘伟哥其人视义为先,看见自己兄弟与别人发生争执,都是不分青红皂白攻击外人。虽然得到手下人的肯定和支持,却也得罪了不少人,这次就刚好碰上了武夫一行人。

    且说一人阻拦武夫等人去路,杀破神唏嘘一下,说道:“大哥,你看错了。天色这么黑,你都追错人了。刚才潘大哥已经跑去那边追那几个人了,我们是回去通知兄弟们支援潘大哥的!”来人听之有理,也没多想,拍马往潘伟哥去的地方奔去,嘴巴上还大吼:“大哥莫急,刘三刀来也!”

    武夫看见刘三刀跑马远去,才擦了头上的汗水,心里嘀咕道:得亏天色太黑,而且他们也没太注意到娜娜。不然一口气连战双雄,不把追兵引来才怪。

    第二清晨,逃避了一晚上的武夫一行人回到了朝天客栈。此时娜娜还没醒来,武夫将娜娜放在上。手持霸者之剑,正想出去,杀破神挡门说道:“老武,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搞定么?”

    “如果不能的话……”武夫调侃道:“你就帮我吻醒这个睡美人,送回卢植府即可。”

    杀破神对武夫翻了一个白眼,咒骂道:“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要不要我飞鸽传书把老布叫过来。等这个女的醒了,我们再行动。”武夫看了看天色:“我那几个兄弟等不了这么久,好了,我该出发了。”

    杀破神走过来,重重地拍了武夫肩膀一下,说:“要不,我去吧。”

    “免了,我自己解决。我可没这么容易死呢~”

    武夫说罢,夺门而去。一出朝天客栈,就遇见狂傲书生陆杰带了几个小弟过来巡逻。陆杰看见武夫,一时没有认出来,走进几步打量了一翻,仔细回味一下。拍腿说道:“这就是昨天晚上跑掉的那家伙,大家把他捉起来。”书生话语一出,久久没有反应。

    书生转头一看,后小弟四仰八翻全部倒地。抬头一看,是杀破神在二楼所投飞刀,刀刀致命。书生大惊失色,拿出羽扇指着武夫说:“你你你!你别过来,我可是潘伟哥的人!你敢得罪我么?你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朋友一个都活不了!”武夫冷笑一声,上前一脚踹倒书生。拔剑架在书生的脖子上,说道:“带我去见潘伟哥,不然小心人头落地。”

    书生一改刚才慌张的本,淡淡地说:“要见潘大哥,带你去见就是,休得威胁我!潘大哥光明磊落,你单打都不是他的对手!”武夫用鄙视的目光盯着书生,说:“废话少说,还没打呢,就知道不是对手了?!如果你那潘大哥输了,怎么办?”

    “哈哈哈!”书生大笑三声:“我家潘大哥乃青州无双上将,横视宇宙,无人能及!一手无双叉,力如雷霆,形如狂风,劈石石裂,插铁铁穿。徒手搏牛,脚踢万军,负百斤之力。我看你体单薄,黄口小儿,可有断?”

    “我呸!”武夫一口唾骂:“什么徒手搏牛脚踢万军?你那家潘伟哥多大年纪?尚能饭否?”书生不答,与武夫一前一后,往广场走去。

    谯县广场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场闹剧,谯县百姓知今天广场必有事端,皆不敢出门。只见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坐在广场中间,边几个三五成群的小混混在玩骰子。

    他们见书生带武夫前来,还以剑相。都纷纷放下手中的玩意,直视着武夫。有的摩拳擦掌,有的唏嘘不止。武夫不一会儿便走到两名壮汉前,近观两人,一人手持鱼叉一脸安详,看来他就是潘伟哥。另一人手持虎头大刀,近观刀,写有‘龙牙’二字,想必此人就是刘三刀。

    书生做辑:“潘大哥,我帮你把昨天那个漏网之鱼带来了。这等小儿自不量力,还要跑来妄想与潘大哥单挑。以我之见,让城东屠户豹子、老虎两个兄弟就能把他拿下。”

    潘伟哥起,摇了摇头:“既然他有胆识与我一战,我怎么能拒人与千里之外呢?刚好我好久没找到有胆气的年轻人了,可以一战!”说罢,伟哥提叉打。

    武夫收剑做辑道:“别急,若要单挑,得有言在先。我有幸击败你,该当如何?”

    伟哥摸了摸脑门,问道:“你要如何?”

    武夫回:“我若击败你,你得安全地放了我那伙兄弟。如果我被你击败,任凭你处置。你看如何?”

    伟哥大笑:“哈哈哈!!没有问题,除了三刀弟,我还没有遇见过敌手。我看你如此瘦弱,让你先出三招。来吧!”伟哥说完,拍了拍脯等武夫出招。

    武夫做辑,横剑一出。书生连忙撒腿跑开,武夫剑锋直伟哥咽喉,伟哥看准时机徒手接剑,剑穿手指,鲜血直流。武夫汗颜,伟哥大笑:“还有两招,得想点好主意才行啊!”武夫回收一箭,斜跨步绕道伟哥后,肘击其腰。伟哥疼痛后仰,武夫抽剑直后脑勺。刘三刀看见,不大叫:“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伟哥将头右晃,武夫剑锋从耳边穿过。伟哥清晰地听见宝剑击风残声,不免打个冷哆嗦。随后伟哥一个转,正对武夫说:“已经是第二招,还有一招,速度过来吧。”

    武夫冷笑,一个下滑串到伟哥胯下,一剑插两股之间。伟哥大惊,连忙旋枪抵挡。不停咒骂道:“小儿!你可真啊!知不知道会断子绝孙!!”

    武夫没理他,横扫一剑,砍伤伟哥右脚。伟哥倒地,武夫起,提剑杀。此时,刘三刀在一旁按捺不住,大喝:“住手!”

重要声明:小说《千军天下之叱诧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