谯县恶霸

    上回且说武夫一行人遇见天意山贼团,几经战斗下,涌出一名壮士名叫321,两方合力杀败天意,才发现天意原来是炎帝父亲旧部。武夫最终同意了天意和321加入队伍,一行人为了寻找救国的良策,继续向东行动。

    三后,武夫一行人到达谯县。武夫刚进城,还未下榻客栈,就街上听孩童念叨:“关雎鸠、潘伟哥,青州名、无双将。河西东,刘三刀,跨陆北、无人敌。二勇将、聚谯县,得一者、安天下。”

    武夫听闻乃与炎帝窃语:“这孩童说念的谯县双雄,有功夫我们得去看看。何方神圣,值得观摩呀。”炎帝接语,回道:“武夫,想必是孩童乱念的。谯县离洛阳不远,我在洛阳不曾听过什么谯县双雄。”

    武夫笑而不语,正开马向前。不料突然闪现一人,惊动了马匹。武夫握紧缰绳,差点就坠马了。321迅速跃下马来,指着那人说:“小子!走路没长眼么?!不知道惊了我家老大的马匹,万一我老大坠马,出了点什么事,你当代的起么?!”

    321的咄咄人,使那人也毫不示弱,两人当街就吵了起来。武夫见状心烦如麻,俯下观此人,眉清目秀,黑履白衫,羽扇纶巾,确有士子架势。武夫刚准备开口说话,321又开始大骂:“他妈的,小畜生。想死了是不是!知不知道你爷爷我是谁?!洛阳武王——321大人是也!”

    “莽夫一个,还什么洛阳武王,简直笑话!大路在中间,我们各走一边。谁挨着谁了!你们的马惊了?我还惊了呢!”那人出言不逊,两人继续争吵。一时间引来围观群众数十人,武夫看天色不早,喝止道:“行了,321。赶路要紧。”

    321推了那白衣书生一把,书生马上倒地摔个四脚朝天。321也没顾许多,直接上马和武夫一行人离去。武夫经过这段小插曲,找到一家名为‘朝天’的客栈。简单的打理之后,武夫集合全体人员用餐讨论。

    席间,当武夫提及谯县双雄之时。两个小二唠嗑着,其中一个问:“唉,你听说了吗?今天有一群外地人不顾青红皂白,打了陆杰一顿。听说那个外地人还自报是什么洛阳武王,这下陆杰真是哑巴吃黄连了!。”另一个接到说:“瞧你说的,陆杰那小子,外地人不认识,你还不认识么?是我们谯县双雄刘三刀和潘伟哥的得意军师,人称‘狂傲书生’。平和三刀、伟哥两个恶徒在这里没少干坏事。谯县基本上都是他们只手遮天了,连太守都畏惧他们三分。唉,我看是这几个外地人倒霉了。”

    武夫耷拉着脑袋,看看321,看看炎帝,说:“这下可以好,本来说和这谯县双雄打好关系。没想到!他们自己就要送上门找咱们了!!”炎帝听着,双手做辑,道:“武夫,明天干脆就让我和321去广场大声叫骂,必定引出那刘三刀和潘伟哥出来。届时我与321一人打他们一个,是英雄如否一站便知。也不用在这里等他们来找我们,浪费时。武夫,你觉得怎么样?”

    321听之,大喜:“我就打架,尤其是那个狂傲书生,我今天就想捏死他。若不是你急着喊我们赶路,我都上马去拿偃月刀了!明天不需要炎帝出马,我一人足够战他们谯县双‘熊’。”武夫随后将目光转向天意和娜娜,天意汗颜,支支吾吾地说:“要我出什么主意……我也不会,不过我觉得如果要和这两个人打交道,不一定要选择打架的方式。仔细想想,如果我明天去结交他们这里的小混混,也许可以通过这层关系解除误会。”

    天意语毕,娜娜摸着头发,滴滴地说:“娜儿不太会与市井之徒打交道,这个还全权听武夫的。”娜娜的发言刚说完,321心中一落,不叫苦:不太会与市井之徒打交道,那我不就是没戏了么!天啊!爹啊!娘啊!怎么会让我从小去当小混混啊!!不行不行,我不能如此秃废,我要努力,加倍努力。用我的真心去打动娜娜,最后把她带回家!~

    321想着想着傻笑起来,武夫一眼就看出了321的心思,说:“这样吧,321你和娜儿去广场打听有关谯县双雄的报。炎帝和天意就和当地的小混混关系搞熟,混入敌人内部。我以告示为目标让小二张贴在大街小巷,就说洛阳武王在朝天客栈对谯县双雄下战书。”

    众人听之,纷纷点头。答应了武夫的做法,适当用餐之后都卧房休息去了。

    夜间,秋风东起,狂刮不止。风色蹊跷,敲打之声让武夫难眠。武夫在上争扎了一下会,便起了。偶然间看见几个黑影穿梭过去,觉得有古怪。刚要提剑出门,梁上跳下一人阻挡武夫去路。

    “来者何人?”武夫质问。

    那人一黑色夜行衣,没有理会武夫的话,看着门外飘动的几个人影,对武夫说:“如果还想活命,就呆在这里什么都别做。”武夫不解,乃看门外人影中似乎在搬运什么东西?仔细一看乃是两个地痞模样的小混混抬着炎帝出门,之后321和天意也随之被抬出门。炎帝等人好像睡的很死,一点反应都没有,武夫越看越不解,拔剑想上去阻止。此时正好,两人架着娜娜走出来,娜娜半耷拉着眼睛一直在争扎。这下武夫才突然醒悟,大家是被人下药暗算了。

    立即冲出去,两三剑砍死娜娜边的两个混混。没料想,又有几个混混上楼,看见武夫冲出来了。连忙大喊:“来人啊!还有一个没晕的!”

    武夫连忙抱起娜娜,准备跑,却一时间不知道往哪跑。这时房间里的黑衣人冲出来,一把抓住武夫的肩膀,拽着武夫从二楼跳下。武夫手抱娜娜,有些吃力,还没站稳。黑衣人又拉着武夫狂奔进入无人的黑色小巷子里。

    跑了半里地,黑衣人见没有追兵,于是让武夫稍作休息。武夫抱着娜娜跑了这么远,早就气喘吁吁,全乏力了。连着哈了几口气,方才问道:“敢问大侠名字?为何救我?”

    黑夜人缓缓脱下面罩,武夫借着月光仔细打量,不幸喜若狂地大叫:“杀破神!”杀破神连忙捂住武夫嘴巴,用手指比划了几下,表示保持安静,还有追兵。

    我们话分两头,这个杀破神是武夫发小,早就两人一起在饶州是出名的顽童。武夫善于攻读兵书,杀破神善于藏匿侦查,在当地是一名劫富济贫的夜飞贼。

    武夫听了杀破神的示意点了点,又问:“杀破神,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饶州呆着呢?”杀破神推了一把武夫,气呼呼地说:“武夫,你好意思一个人走了,连招呼都不打。还是我去找老布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去卢植府才知道你在游历天下。于是我四处打探,才知道你在谯县,结果一进谯县就听见别人要去什么客栈处理什么人。我想过来看看闹,没想到就遇见了你。没想到那几个是你朋友,不然刚才我一起救了。”

    武夫眼神一变,道:“你说你刚进谯县就打听到有人要对付我们?没想到对方如此迅速。”杀破神耷拉着脑袋说:“武夫,莫非你知道是谁了?话说……这妞长得不错,武夫,你媳妇?真俊俏!游历天下还有美女、护卫相伴。好不快活呀!”

    武夫尴尬一笑:“这是卢植的义女娜娜,托我照顾一段时间。其他都是一起想要救国的义士朋友。杀破神,明天你带娜娜回朝天客栈休息。我去办点事,如果我太阳下山还没回来,你就替我把娜娜送回卢植府。”

    杀破神看着武夫,没精打采地说:“唉,你还是老样子。好吧,这妞的安全就交给我吧。要救人的话,一定要认清优劣,如果不行,你就跑回来找我。”武夫拍了拍杀破神肩膀:“没有问题!我们两个谁跟谁,哈哈!”

    正当武夫和杀破神叙旧得意之时,一人骑马路过。看见武夫,张口便问:“可有看见什么可疑的人从此经过么?”天色太暗,什么都看不清。杀破神应:“回大人的话,有两男一女刚刚从此经过,形色匆匆的。”

    那人大笑,道:“敢欺负我家军师,今天我潘伟哥就要欺男霸女。看这谯县还有谁敢惹我!”说罢,拍马扬长而去。

    杀破神长吁一口气,暗自说道:还好天黑,他没注意到武夫手上抱的娜娜。不然又是一场硬仗。

    正当杀破神松懈的时候,逐渐远去的马蹄声又突然近他们。杀破神脑子一转,不好!被识破了!连忙捉住武夫,往更窄小的巷子里跑去。这时一个黑影站出来,阻挡在前,大喝一声:“哪里跑!”

重要声明:小说《千军天下之叱诧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