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姬娜娜

    且说上集说道武夫参加卢植大宴,与公孙瓒意见不合,发生争执。卢植刚要出面,不料半路出现一个刘玄德。这个刘玄德正是皇族后羿,早年以编草鞋为生。现今投入卢植门下,其人深受卢植影响,一副仁义之表,举止文雅有常,与公孙瓒一起当属卢植门客中的佼佼者。

    “玄德所言既是!”卢植连忙改口道:“内政关乎国家之命脉,不可不查。既然玄德开口了,那么就由玄德说说,我们当今天下应该行的哪些内政?”

    玄德做辑:“我觉得当今天下,应该行的补救制度,连年大旱,现在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上报皇上,下拨钱粮做以抚民,以免灾民霍乱。”武夫听闻,按捺不住,又插嘴道:“天下之所以纷乱,民不聊生。却其根源乃是官民分离不进合心,而且民多无力可依。应该多修刑部,发放谷物、耕牛于百姓,使其有自我修养之能力。再则,应当加强中央调配,地方集权太深,容易造成分裂的局势。”

    啪啪啪……武夫还没说完,从后堂走上一女子,连续鼓掌:“公子好谋略,可有当世之萧何风采。”女子立于卢植边停下:“义父,今大宴有如此英雄出现,女儿为你们舞剑助兴如何?”

    卢植见义女上台,连忙招呼:“好好,娜儿去准备准备吧。”

    “义父,不必准备。烦请这位壮士讲手中的宝剑借奴婢一用。”说着,她手指武夫,轻盈走来。武夫迟疑片刻,心想此乃师傅传下的霸者之剑,其锋难当,如果误伤怎么办好呢?

    卢植见武夫有所迟疑,便说:“武夫贤侄,还没介绍你们认识呢。这是我的义女,名叫娜娜,年芳二八。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活像个男孩子。她今想为你舞剑,就将宝剑借予她用吧。”武夫听后,乃敢上前献上宝剑。

    武夫走近娜娜一看,霎那间冰冻如石。此女黑亦之秀发,飘如流水;柳叶弯眉,视如大家闺秀;瓜子脸上多着一份羞涩,眼大而神足,清澈的视野间,让人心中一亮。与其他女子不同的是,娜娜的手并非芊芊细瘦,而多了几份习武时留下来的气息。正可谓女中之极品,确实让武夫大跌眼镜,不得不承认以前在霸王冢附近没见过什么美女。

    “谢壮士。”娜娜接剑,拔之舞,细观此剑不由脸色剧变。却又淡定如闲,双手做辑示意武夫、刘备和公孙瓒三人退下。乃上前,影舞宝剑,游离之间甚是优美如画。

    娜娜舞剑形意优美,加之材绝佳,堪称天上享受。不时引起门客掌声,席间门客不时相互讨论,有的赞美娜娜剑术精湛,有的却也看中娜娜相貌,更有刘备、公孙瓒幻想将之抢占为其所有。

    “奴婢献丑了。”随着娜娜一个鞠躬,舞剑表演结束。娜娜也随后退至后堂,留下武夫等人继续卢植宴会。“小女平时被老夫宠坏我,唉,竟然在大家面前失礼。”卢植感叹道,大家一笑置之,却也没说什么。

    宴会继续,席间众人相互讨论市井小事。没有针对武夫的提议深入讨论,各人酒言谈,声色具绘。武夫在此宴会中,深受感悟。卢植素有仁义之心,也具有扶汉之忠心。只是汉室衰腐,人心皆木、眼光短浅,只懂声色酒,不思危国心悟。

    “如此乌烟瘴气之地,和烟花青楼又有什么区别?!”武夫心中咒骂道,无意继续坐下去。乃借故离席。刘备视之,心中嘀咕:“此人博士多学、孤傲不逊,有霸者之气,不知后是否会与之再会,必当劝之入伍。”

    且说,武夫离席步至后院。暴雨未停,卢植义女娜娜手捧霸者之剑,坐于长廊。透着月光晶莹看娜娜,犹如仙女下凡,天下犹物。“啊……”娜娜注意到了武夫前来,于是提剑做辑。武夫仰头看月:“娜娜小姐不必多礼,今虽然暴雨倾盆,本以为必定乌云蔽,不想月亮围云而不染,其光依旧闪耀。娜娜小姐,可愿意陪武夫赏月?”

    “娜娜遵命。”

    两人一字分坐长廊,娜娜率先发问:“还不知公子大名?”

    “一介武夫。”短短的四个字,听着平淡,深深品味下却彰显霸气。娜娜将宝剑提起,乃问:“不知公子何许人也,为何会有霸者之剑?”

    武夫一惊,暗想:“她怎么会知道霸者之剑?师父所传之物,连我也是才出山知道有此物。这里还是装下糊涂的好。”武夫淡言:“此剑是故人送的,用以防,却不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娜娜闻之,叹息一声:“此剑原为西楚霸王项羽所带,项羽死后流落天下,却不知今落在武夫公子手上。却也奇妙。”娜娜手指明月,又说:“武夫公子可见此月?其实今在大宴之上,公子就如今晚天空之明月。义父三千门客代表,昏暗之辈参差不齐,却也有刘备、公孙瓒之明星英才。却无慈悲之心,只为个人私利而图天下。”

    武夫斜视娜娜,今武夫的感觉与娜娜相同,在场者皆非觉能之士。娜娜又说:“我自小被义父收养,见过的英杰也不在少数。公子是出类拔萃的人才,而这把霸者之剑落在公子手中,也是一种天意。不知武夫公子可愿在我义父府中为官?”

    武夫抱拳,声色平淡:“今我观三千门客非我所愿之人,我明就与卢植拜别。”

    说也奇怪,娜娜并未展现惊奇之色:“武夫公子,后有什么打算?”武夫答曰:“我想游历四方,找一个可以效力的明主,立志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啪啪啪!却见内屋房门内走出一人鼓掌,乃是炎帝。炎帝做辑:“武夫好魄力,我愿随你一起。鞍前马后,任你调配,只为天下苍生!”

    当晚,三人畅谈国家大事,言注之间不律小结,挥洒自如。席间娜娜神色略有古怪,常有紧握霸者之剑的动作,可见其内心挣扎,却不知道为何事。

    三人畅谈到午夜方才休息,第二清晨,武夫收拾行囊,与炎帝二人拜别卢植。卢植送二人数百两盘缠以及两匹两马,离行前,紧握武夫双手,一再嘱咐路上小心,并多次挽留。何耐武夫去意已决,拜别卢植,与炎帝两人策马跑出洛阳城。

    刚跑出洛阳城外十里,约见一人提弓阻挡。近观其人,正是卢植义女娜娜。娜娜褪去锦绣长衣,披挂带甲,一戎装跨马挡住武夫去路。驭~~~~武夫长啸一声,拉直缰绳,骏马后仰一下,险些撞上娜娜。

    武夫大喝:“娜娜!为什么来挡住我们去路?是卢植大人要求你来当说客的么?”

    娜娜悟嘴一笑,说:“并非义父命我前来,是我自己来的。”

    武夫不解,看起一戎装,乃问:“娜娜小姐是来送行的?为何穿戎装……”娜娜回道:“武夫不必多虑,此次是我自己来的。我昨天与使君畅谈一夜,深受使君感动。愿与使君一道寻求救国之法,为使君鞍前马后,娜今生足以。”

    “万万使不得!”武夫赶紧下马:“娜娜是卢植大人的义女,我们此去山高路远,不知道何时是一个头,带着女眷多有不便之处。还请娜娜小姐三思。”

    娜娜死活不肯,执意要随武夫同行:“小女已经离开家门,而且留下纸条与义父,此时断不可回家。再者救国并不是男人的专权,我等女子也当为国效力!娜儿从小习武,一路上可以照顾自己,请武夫大人一定要带我同往。”

    武夫看看炎帝,炎帝看看武夫,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千军天下之叱诧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