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游洛阳

    第二天明,武夫收拾好行李,在中堂等候炎帝和花叶的到来。看着眼前熟悉的大厅,昨被师父收留还历历在目。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是为了躲避诀别一般,一介道人和一介布衣都没起

    “哟!武夫~!”花叶亲密地冲过来准备给武夫一个拥抱,武夫侧一躲,花叶扑空。随后而来的炎帝扭了扭脖子:“这地方住起来和天牢差不多,老是落枕,我可怜的脖子。”

    武夫摸了摸脑门,暗道:“这两个怎么看怎么像弱智,也能称霸一方?老布是不是眼睛里长多了眼屎没洗脸?”

    武夫对花叶、炎帝做了一个辑:“师父年迈,特令我代替他,出师做卢植谋士。今天我已经准备好了行李,可以随两位去见卢植大人了。”花叶以为自己听错了,激动地拉着武夫的手,兴奋不已地问:“武夫,你愿意出山?!”

    武夫点了点头,眼睛盯着炎帝:“在去卢植那里之前,我想与这位炎帝,比较一下武艺。花叶可愿意做裁判?”话音刚落,花叶脸色一变:“武夫,这样不好吧……伤着了谁都不好呀!”炎帝却心领神会,开始摩拳擦掌。

    武夫和炎帝两人犹如没有听见花叶说的话一般,各自亮出了兵器。炎帝抽出雷云枪,手握枪头五寸部,慢慢走出大厅。武夫手提霸者之剑,随其后一起到了房门前的空地。

    嘶……唰,随着武夫拔出霸者之剑,炎帝枪冲来。说时迟那时快,炎帝劲力一刺刚好刺中霸者之剑的剑。武夫双手撑剑,勉强挡下。

    “不赖嘛!”炎帝说着,将枪一收,蹲下来了一个横扫千军。武夫连忙跃起一剑劈下,炎帝往左打了几个滚,方才躲开。唰唰唰,武夫冲上前,猛砍几下。炎帝都四散躲开,偶有一剑划破衣服。

    呼~炎帝吐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武夫,比他想象中难缠。他双手紧握雷云枪,准备全力突击进攻一次,以速度和力道秒杀武夫。武夫单手持剑,缓缓向炎帝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好就是现在!”炎帝默念,后脚一使力,正准备冲出。花叶和布衣冲到两人中间,大喝:“暂停!”

    其后,道人走出来,调节了纷争。几个人稍作休息,便匆匆离开了霸王冢。

    三后的正午,花叶、炎帝和武夫三人,到达洛阳城。面对第一次看见如此巨大的城池,如此庞大的人流,武夫一路兴奋不已,不一会就和炎帝、花叶走散了。

    “喂!小子,你撞到我了!”

    等武夫回过神来,前有一巨汗,手持长柄偃月刀,挡在自己的面前。武夫做辑赔礼:“方才小的没注意,请大人见谅。”

    “见妈卖,也不打听打听你爷爷我的名号,就在洛阳城里撒野!有没有交保护费啊!”巨汗出言不逊。武夫单手架在霸王剑上,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呀呵!这洛阳城里还没有人敢和你321爷爷单挑呢,你小子有胆量。待我好好教训你!!”巨汗抡起偃月刀猛朝武夫头颅砍下来,武夫迅速拔出霸者之剑抵挡。未成想这巨汗力气太大,武夫吃消不下,单腿跪地才勉强接下。

    巨汗点了点头,似乎给了武夫一定的肯定:“小兄弟,武艺不错。就是力气还小一点,我看你是外乡人。以后在洛阳被欺负了,就报上你爷爷321的名号!”说罢,那人将刀收回,扬长而去。

    炎帝和花叶连忙赶来,看见武夫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两个人一头雾水。武夫却傻笑着说:“哈哈,遇见个不错的家伙。”唰一声,武夫收起长剑。三人起步到了洛阳最富盛名的醉乡楼,此楼传闻高祖时期建立,至今依旧门庭若市,是多数士子交流玩乐之地。

    “客官里面请,里面宽敞。敢问客官几位啊?”还没进门,小二就地招呼起来。

    “3位。”炎帝也不多说,简洁的吩咐酒菜:“半斤杜康酒,五斤牛,速度上来。”

    待小二刚刚离去,花叶就紧凑两人,说:“此次炎帝是通缉犯的份,大家不要多惹是非。吃完酒菜,随我速速去卢植府衙。尤其是武夫,首次来京城,更要多多注意!”

    花叶刚嘱咐完毕,一个恶汉便走进醉乡楼,大喝:“店家何在?!今天该交保护费了!已经拖了这么多天了,再不交,你天意爷爷可要砸店了!!”

    “客官!客官别激动,小店最近生意不行,确实有点困难。要不客官通融一下,少收一点。现在税收猛如虎,一级一级的官员都要来收银子,确实拿不出20两了。”掌柜的一脸地跑过来,苦苦哀求着。

    天意抓起掌柜的衣领,啪!就是一大耳刮子。疼得掌柜当场原地转了几个圈,倒在地上,脖子还左摇右摆地打转,好一会儿功夫才清醒过来。“你天意爷爷的保护费拖不得!信不信我现在就拆了你这破酒店?银子一分都不能少,现在就要!”天意说着手还指指点点。

    花叶看在眼里,一手按住炎帝的手,说道:“不要出了侠义心肠,给卢植大人惹事。”这边刚嘱咐完炎帝,武夫却站起来,大喝:“何等狂徒!天子脚下,你也敢勒索敲诈!”

    天意转过来,直视武夫。武夫打量此人,国字脸、顶屏眉、手掌硕大如盘,单手即可轻而易举地抓起一个人的头颅,与粗狂强壮的材相比,白皙的肌肤,却让人感觉少见。

    “刚才可是你小子说话?!”天意质问武夫,武夫离席,慢慢走进天意:“莽夫,可知这是天子脚下,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天意气得胡子都飞了起来,抡起拳头对着武夫稚嫩的脑袋,就是一拳。说时迟那时快,武夫向左一躲,右手一拳打在天意脸上。天意吃不住,退后了几步,怒视武夫:“好小子,会点功夫!”

    “他妈的,这小子是疯了吧。”花叶嘀咕道,炎帝使了一个眼神,悄声说道:“帮还是躲?”花叶眼珠一转:“武夫乃是卢植大人的上宾,不可以落到官府给卢植大人带来麻烦。”便附耳对小炎说:“趁官府的人还没来,你上前装醉酒,我去偷袭那恶汉。”

    炎帝点了点头,装成醉汉,慢慢走向天意。天意也没注意这么多,只顾着和武夫打斗。几个回合下来,武夫略显败势。天意开始自鸣得意,想一拳秒杀武夫。炎帝突然撞向天意背后,顺手解下天意的裤腰带。天意大惊,单手提裤,单手抵挡武夫的拳头,提起左脚一脚踢向炎帝股,炎帝借势倒地离开醉乡楼。天意暗道:“小喽啰,想偷袭我,太小看你天意大爷了!”

    正当天意在得意之时,一击重物打在天意头部。天意体晃了几下,晕死了过去。武夫定神一看,原来是花叶拿起木棍在后偷袭。未等武夫开口,花叶拉住武夫的手,轻快地说了一个字:“走!”

    武夫一路被花叶拉着小跑,一头雾水,忙问:“花叶,为何要跑?我们是锄强扶弱,为什么要跑呢?跟官府说清楚便是!”花叶答:“官字两张嘴,你说不清的,而且此等豪强能在此生存,一定是和官府挂钩的。你去了,也是羊入虎口,还得麻烦卢植大人救你。”

    “岂有此理!”武夫暗骂一声。

    奔跑了半公里,花叶慢慢停下了,突然一只手将花叶拉进一个小巷子里,武夫也随之跑了进去,花叶正动手,定神一看,眼前正是刚才装醉的炎帝。而炎帝边的人,却让花叶大跌眼镜,连忙下跪:“参见卢植大人!”

    武夫乃视前人,刚要说话,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天意的生意:“哥几个给我搜,刚才那个人跑不远,敢偷袭我!被我逮到,一定要他们好看!!”一时间炎帝、花叶、武夫三人慌了手脚,目光都投向了大鸿胪卢植。

重要声明:小说《千军天下之叱诧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