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囚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若说之前赤手空拳的沈锐就是一只豹子,那么此刻拿了巨剑的沈锐就是一个恶魔,虽然他的剑法看似笨拙不够圆滑流畅,但是在那盖世神力的使下,即使是这个世界中的巅峰高手也怕不敢跟他真面碰撞,在这把盖世魔剑之下,所有的生命都好像是麦田中那脆弱的小麦,镰刀所带之处,生命从此终结。

    沈锐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投入过,也许是这把巨剑太适合自己了,也许是心冷了,也许是悟到了人生中的一些东西,总之很平淡,但是却绝对可以杀人。

    周围围着足足二十五个五阶修者,看来他们是倾巢出动了,还有那围在外面层层叠叠的普通修者和武者,沈锐很想跑,但是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上已经中了不知多少剑,也许是血流的太多,沈锐感觉体力下降了很多,刚才那种深度进入的境界也退了出来,手中的巨剑从轻飘飘的剑势变为了狂风暴雨的攻击。

    看到这一幕,围在周围的众人也安心了不少,但是那凝重的神色却一点也没有变,也许是他们站在巅峰久了,两个人围攻就已经够丢脸了,再多的人他们也出不了手,这就是世界巅峰高手的尊严,即使死了也要死的有气势。

    已经有两个五阶被废了之后退了下来,其中一个两条腿齐膝盖而断,即使保住一条命以后也是修为大退,恐怕再也没有资格站在世界的巅峰了,罗云宏一心为了替徒弟报仇,在他一剑刺穿沈锐拿剑的那条胳膊还没来得及抽出宝剑的时候,被沈锐把这用了上千年剑的手,连胳膊给撕了下来,这种血腥到了极点的场面就是见惯了生死场面的人都受不了。

    因为沈锐的脸上没有疯狂,感觉是做一件很平常的事,他们都一致认为沈锐平可能杀过很多人,并且手段都很残忍,其实只有沈锐知道,今天他杀了的那个人,他不是故意的,他纯粹是为了保命,这也是他第一次杀人,杀了人后才感觉跟杀一只野猪或小鹿没有什么两样,不同的只是人临死前的惨叫自己知道什么意思,野兽临死前的悲鸣自己听不懂,心里多了一份谴责。

    沈锐子又一个踉跄,失血过多让他极度的虚弱,乘此时候,背上又中了一枪,好似伤到了内脏一般的疼痛,沈锐一点也不想死,但是逃不走,人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或许才会迫自己做最坏的打算,之前不敢逃是因为沈锐知道,自己只要试图逃跑,那么就会死的更快,他们就会放下尊严的来围殴自己,这么久了他们都已经麻木了,此时才是逃跑的最好时机。

    顺着这一枪的力道,沈锐不经意向着前两个五阶奔去,对侧又袭来的一剑不管不问,似乎再中一剑也没什么,看到像是要摔倒了的沈锐,两个个五阶本想出手把他回去,但是看到他那被血水覆盖的子和面孔,他们都选择了后退,人可以流这么多血还没躺下,他们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看到此刻他那好像狂风中的一颗火星一样虚弱,都一致的认为他要到下了,沈锐真的到了下去,腰上中了一剑深及肺腑,这一剑是沈锐受伤以来最重的一剑,但是沈锐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映,子就像大厦一样的轰然倒塌。

    就在众人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这优秀到了极致的天才陨落的时候,沈锐那看似倒下了的子却违背了物体倒下的规律,一个倾斜后竟然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贴着地面飞来,速度没有之前快了,但是围在他前面的两人看了这么久也看出了一些门道,没有一个人敢用自己的小命来挡他这临死一击的力量。

    仓促间两人只能慌张的退后,也就这么一丝空隙,沈锐的子突然加速,扑进了五十多米外的修者群中,雁宗众长老在听到子被利刃撕碎和惨叫声传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才醒悟过来,全部震怒的转追了过去,“他想逃跑”这是所有人同时想到的,若他真的逃了,那么雁宗从此声望大跌,还要准备好他的报复。

    二十多个五阶修者几乎不分前后的同时到了沈锐的后,或兵器或拳头,沈锐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加上又受了很重的伤,巅峰的力量十成用不出五成,杀了十几个后不当没有逃走,还多出几道伤口,最无奈的是他们悍不畏死的围了上来,把自己给困住了。

    好像不分先后,携带着排山倒海的一脚、一棒、一鞭……都轰到了沈锐的上,最后被一根颤巍巍的拐杖从背上穿过定在了地上,沈锐在一阵阵的打击中虚弱得晕了过去。

    看到最后停止挣扎真正成了鱼的沈锐,众人没有一个又高兴的表,有的仅仅是惊恐和不安,一个三阶的修者,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在场没有谁敢说比他强,就是及他一半就算勉强了,要是被他跑了,众人相信凭他的天赋,只怕只需要几年年或几十年就能达到五阶,那到时候他来报仇,有谁能挡得住他,想到此处的众人都是心中一阵发寒,今之事,即使是亲自经历都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抓住了沈锐,雁宗本该很高心才对,但是整个门派都像发生了什么巨变一般,外围的巡逻队和护卫收缩回来了很多,同时加强了巡逻的力度,人人脸上都是凝重的样子。

    雁宗虽说家大业大,底子深厚,可是一天之中就有一个长老死了,两个长老废了,还有十余个修者死了,特别是长老,这样的损耗就是天下第一大宗派也承受不起,长老可是几百年都才会偶尔出现一两个,同时对门内弟子的气势和心里信仰打击是最大的,经此一闹只怕二三十年内都恢复不过来。

    一只只送信的鸽子或老鹰都从雁宗的不同地方悄悄的飞了出去,这件事就是有人想要掩盖也盖不住,雁宗看似铁板一块,但是几十万人中就敢说没有其他宗派的细吗,那飞出的信鸽和老鹰就可以看出点什么,沈锐这个名字必将记入天下九宗十二派的书中。

    沈锐的事被阔剑门点点滴滴都收录了起来,那重伤下被二十多个五阶活擒后再无任何信息流出,关于沈锐在昌茂帝国的一切都被有心人收集了起来,哪怕那两个他还没考虑好,是否要收到房中的丫鬟的点滴信息都被传到了阔剑门内。

    凤曦在几次金针的制压下,绪平复了下来,主要是发现肚子里有了两人的结晶,慢慢的想通了很多,只是再也没有笑过,经常会抚摸着慢慢起的肚子发呆,对于未婚先育的凤曦,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就是为父亲的凤无敌也默不作声。

    凤曦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感觉沈锐没死,他还活着,想去救他却不知他在何处,也知道他就在在雁宗内,但去了也就是送命,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让她放不下,看着手中收集的一切报,阔剑门的众长老都不说话了,或许自己错了一次,但是两个宗派恐怕从此要……

    任凭阔剑门再怎么努力,自从那一后雁宗内沈锐这个名字再没人提及,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让其他宗派都关注过的这件事

    在雁宗一个只有长老和少数几个核心弟子知道的密室里,一丝不带的沈锐被钉在了墙上,确切的说是被一个腰上和脖子上的两个铁箍半悬空的掉着,走近细看,才发现这墙壁竟然是不知多厚的钢铁筹造而成。

    再仔细看才会发现沈锐的脸上不知被谁用刀子割开一个个大口子,看上去十分的狰狞,还有右肩上的锁骨也被挖去露出一结疤的深洞,左边的锁骨血模糊,被一根夸张的铁链穿过固定在铁壁的一个小洞中,四肢处着的铁环下面手筋脚筋都已被割断缩成一团,还有腹上那插着的细小金管,不时滴落出的鲜血让人看了就毛骨悚然,是谁竟然如此狠毒,对一个人竟然如此残忍,就是**解剖和千刀万剐也不过如此。

    要不是沈锐那偶尔还起伏的膛,还以为已经死了。

    在沈锐前不远的地方,有一张桌子和软榻,那两个被沈锐费了的长老正在那里休息,边还陪着两个那一围攻沈锐的长老,已经快一年了,沈锐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怎样激发一个人的潜能像他一样的强大,沈锐越是不说,他们越是舍不得弄死他,为了这个秘密他们已经费劲了脑汁的折磨着沈锐,已经快一年了。

    各种手段都用遍了,他就是不松口,对于这么坚强的人他们说实在的也很佩服,也难怪小小年纪就取得这样的成绩,奈何此刻却是自己的阶下囚,对于不断的折磨使沈锐的话越来越少,除了冷得让人心寒的眼神和偶尔因为疼痛发出的呻吟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沈锐也不知道自己凭借什么竟然到现在还没屈服,也许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但这样的解释自己也不相信。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