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抛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罗伯森突然发现了一个好机会,沈锐的口露出了一个破绽,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极致,再加上自己五阶风属的提速,这样的一拳,就怕整个五阶修者中都没有几个人能接下来,要是打实了,这小子也怕不成了。

    罗伯森哪里知道,自己在算计别人,别人却也在那里算计着自己,看了沈锐的速度后,他就自信沈锐是不可能打到他的,当沈锐静下心来用改版过的太极防守,真是滴水不漏,不过要不是沈锐现在有三阶的风属加速,也怕别他打得四处乱窜,可事就存在一个那么恰好。

    看到在自己前不断放大的拳头,沈锐把所有的怒气和委屈都发泄了出去,凝聚出了自己改造以来最最强大的一拳,看到沈锐嘴角挂起的那摸冷笑和迎来的一拳,罗伯森就知道事不妙,但此刻再想把自己这强大的一拳收回来似乎有些不可能,同时这样还会被他打实了,还有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一咬牙,把那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一丝丝本源力量都用了出来,以更狂野的气势迎了上去。

    这是打了大半天两人真正的交锋,这是让周围的人都感觉窒息的一拳,当感觉罗伯森本源力量的时候,只有凤曦毫无所知,亲自体会过的沈锐也感到极度的害怕,其他的人却心头大骇,没想到的他却把本源力量都用了出来,这种对决要么沈锐死要么罗伯森亡。

    在众人的紧张中,沈锐的额头青筋密布,面色有些狰狞的把拳头狠狠的轰了上去,此时此刻不能有丝毫的保留,要是自己不用尽全力那么今天躺在地上的就一定是自己。

    拳头碰到一块的时候,沈锐还是感觉自己小看了他,自认为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了,哪知他那种莫名的力量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就好像跗骨之蛆一般一直往内钻,所到之处就好像被一把把的小刀把自己的筋骨、肌给割的支离破碎,手臂上的力量也在急速的骤减,即使如此沈锐也是像不要命的砸去,这种力量即使消弱了,也不是此刻的五阶能够抵挡的。

    哄然巨响中,一部分这种怪异的力量连带者沈锐强大的冲击力都涌到伯森上,一个直径五十余米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在不断的扩散,沈锐的子有些踉跄的退后了三步后就定定的站住,漫天灰尘中,众人定眼望去,不断后退着的罗伯森的脸色由红变白,再由白变红不断的交替着的时候,眼看就要站定的时候,子突然到飞着出去,在众人还没反映不过来的时候,跟沈锐对轰一拳的那一条胳膊,连带着半个子的骨头,变为漫天的血水和碎随着子飘散到四处。

    直到罗伯森的子落在几百米外的沉重声音传来,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这一切都被众人看在眼里,再回过头来看沈锐,沈锐面色也在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沈锐也直到此刻才把心中的担忧和害怕压了下去,那种本源力量在自己绝望得放弃抵抗的时候,突然从灵魂处涌出一股熟悉气息把它驱散的干干尽尽,那些已经被破坏了组织也在这一刻得到了修复,甚至感觉比之前都还强大,。

    沈锐感受着大概三百米之外的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老者,生命波动在慢慢的消散的时候,沈锐就知道坏事了,本只想教训他一下,哪知此刻却失手把他打死了,但自己也是被的,要是刚才自己不那么卖力,说不定那个死去的人就是自己了。

    众人也似察觉到了那正在消散的生命波动,雁总的众人,脸色瞬间变得千奇百怪,但再怎么变化,眼中都充满了浓郁到可以把世界都冰冻的杀意。

    沈锐诺诺的道“我不是故意的!”

    阔剑门的众人却在那罗伯森的生命波动消失的一刻,心也冷到了极点,对这件事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最终的结果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一声充满绝望和有去无回的暴怒阻断了沈锐的解释,一个穿着棕红色长袍的老头跳了出来,二话不说凭空抽出一把长剑就朝沈锐劈来,事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要知道五阶若是他不想死,一般真杀不了他,这个罗伯森不可能是想死,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被沈锐一拳打死了。

    刚刚跳出来的这个人名叫罗云宏,刚才被沈锐打死的那个老头是他的徒弟,是他一次意外中收养的一个弃婴,后来慢慢发现他的天赋,就收他为徒,两人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相伴了一千余年,这种师徒都同为五阶修者的况,在整个大陆都是极为罕见的,此刻看到徒弟死了,做师傅的哪能不出手呢,并且是心痛愤怒得失去了理智。

    另外一个稍显苍老的老者也颤巍巍的握着手中的拐杖走了出来,二人以二打一跟沈锐斗在了一起。

    一个宗门里的五阶长老对一个宗门的重要意义是不用说的,但此刻却眼睁睁的看着少了一个,就是一心想把沈锐收做女婿的凌啸天都放弃了这种想法,即使把让他成为自己宗门的长老,也不能弥补这种损失,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侮辱自己宗门还杀了自己同僚的仇人。

    看着沈锐被人用剑追杀的四处逃命,雁宗的长老不但没有丝毫的同还充满了杀意,阔剑门的四个长老本想出手救下沈锐的,但是看到周围又多了不下十个长老,还有那围在外围的一干修者,人人都露出了腾腾的杀气,大有一声令下就把几人分尸的意思。

    看着沈锐又种了一剑,上已经变为了布条的衣服就像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随着跳跃在四处飞洒着鲜血,要不是两个长老紧紧的抓着凤曦,只怕这丫头已经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看着眼睛已经发红,看自己的眼神都看仇人的目光,凤来德一咬牙,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比一个人还大的乌黑长剑。

    自己其实也很看好这个年轻人,也是自己宗门最好的女婿人选,但事都有轻重之别,到了此刻不要说自己出手,就是小丫头不懂事出手都会造成天大的麻烦,想到宗门的未来和众人的命,再来比较一下一个人的命,凤来德放弃了救他的冲动,这么多人围着自己也救不了他,他们都已经过了冲过的年纪,知道冲动是要受到处罚的,怪只能怪自己太弱。

    这真是一把人间凶器,插在地上比一个人还长,剑也差不多有普通人子的一半宽,咬了咬牙把手中的长剑抛了出去插在里沈锐不远的地方,这是自己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看到突然飞过来的巨剑,围攻沈锐的两人也好像明白了什么,没有再接着追杀,而是让沈锐过去提起那巨剑,拔起差不多跟自己一样大的巨剑在手里掂了掂,接近一吨的重量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出来的,但真是一把好剑,沈锐忽然有种这剑原本就是为自己特意打造的错觉,看到铁青着脸拉着凤曦的阔剑门,沈锐不怪他们,看到凤曦那泪流忙面显得有些扭曲的脸,沈锐只感觉有些心痛,自己不怪他们不来帮自己,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家,五阶修着不是那么好惹的。

    抚摸着手中的巨剑,顺势舞动了两下,沈锐忽然感觉此刻自己已经抛弃了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战斗而战斗,凤曦看到沈锐转过去的影。

    忽然变的有些疯狂起来,在看到老祖宗抛出的巨剑和沈锐安详的表,好似明白了什么,眼看凤曦就要控制不住了,凤来德一咬牙,抽出一根只比头发粗不了多少的金针,缓缓的插到凤曦的脖子上,看着逐渐安静下去的凤曦,凤来德眨了眨眼,把眼角的泪水了回去,年轻的时候哪一个有没有过呢,只希望时间可以让她忘记一切。

    看着抱着凤曦离去的四个老人,腰杆都似乎弯得更低了,雁宗在场的二十几个长老相互看了一样,没有阻拦他们的意思,其他的人更是没有阻挡的意思。

    沈锐看着顺着人群分开的小路离去的几人,沈锐心里酸酸的,似乎还想再看看凤曦长的什么样子,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沈锐直接连不甘心的念头都提不上来,因为他们强大到让你有些无力,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他们抛弃了我,若没有人阻挠凤曦,不知她会不会留下来陪自己!”不过她走了也好,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上一世自己就是个短命的人,这一世也是个短命的人,擦了擦眼角滚出的一颗泪珠,轻轻的笑了笑,“来吧!”说完手中的巨剑像毫无重量的一根稻草一般飘出去。

    看到沈锐眼角的泪,众长老也不好受,这英雄的泪,让他们想到了死亡的无奈!虽然你真的很优秀,也是众人见过最最优秀的人,但是杀了人就要付出代价,杀了自己的长老,那么就更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就是血和生命都不一定能取代。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