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打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不知沈锐把头发理顺后露出来的那一张脸,不但让这些男人震撼不已,就是在场女子也是震惊不已,这张脸已经超脱了他们认识的范围,就是见过最美的女人都没这么漂亮,马车里的女子则暗暗在想,或许只有阔剑门里的那位凤曦妹妹能跟他一比,没想到世上会有这么漂亮的男子,难怪他要用头发遮住脸。

    就在众人停住笑声,一脸震惊的看着沈锐的时候,沈锐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开场白,还说了三四遍强调自己是抢劫的,一道甚是好听又威严的女子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我们走,不用理他!”要是换了一个人,他们不让他掉一层皮也要好好教训一顿才会罢手,哪里还会请示,但是对这么漂亮的男人,远远超出了他们嫉妒和认识的范畴,或许人都这样对于美好的东西,生不出什么恶念头,还会存在一种保护或欣赏的想法吧!

    看着他们一脸迷茫一边纵马接近的队伍,沈锐也是暗暗紧张不不知该如何是好,打劫本来就是不对的,把人弄伤了那就更不成了,自己拿了这么大一颗树就是为了起到威慑作用,没想到他们竟然无视自己的存在,不由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况且还有凤曦在一旁躲着看笑话呢,要是一分钱都没弄到,待会她又要笑话自己了。

    看着双方差不多就撞到一块了,沈锐不由眯起眼仔细的打量起他门来,这是才发现他们中有五个修者,四男一女,其中的一个老头子还看不透他的深浅,看来至少都是四阶了。其他的人都是高阶武者或者巅峰武者,难怪无视自己的存在,看到这一切不由犹豫起来,他们的造型绝不是普通人,但转念一想,自己打劫不就要打劫富人嘛,人多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中年大汉眼看自己的马就要撞到那根木头上了,不由喝道“还不滚开!”

    此时沈锐也不由的一咬牙,把手中的木头往前推去,他本来就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这一下不过是为了阻止他们,但即使如此,沈锐轻轻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木头,就有五匹马跌倒在地,其中还有一个是二阶修者,看到跌倒在地的四人和还站着的一人,沈锐要不是想起自己是抢劫的,差点就开口道歉了。

    场面在人仰马翻中变得凝重起来,那个沈锐看不透的老者眯着眼睛打量起沈锐“也不看看我们是何人,今不教训你一下,别人还以为我们雁宗好欺呢!”到了这一刻,再也没有人认为是来打劫或者哪个世家公子来追求大小姐的举措了,无论是何人无论是做什么事,除了五阶修者,没有谁敢随意的对雁宗出手,并且这还是大小姐的车队,要是真打劫不去打劫那些落单的,这么多人一看就不好惹,还偏偏挑中自己出手,那就是冲着雁宗来的。

    话才说完,众人眼睛一花,一个带着淡淡光印的手掌就轰到了沈锐的头上,沈锐没想到他们敢反抗还来得这样突然,也顾不了什么,一只手抱着木头,一只手瞬间化为拳头迎了上去,轰然声中,沈锐的子震了一下,那黑袍老者的影却飞出去了几十米跌落在车队的最后面,砸起漫天尘土,好半天都没能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看到这一幕,除了沈锐感觉是正常的外,在场的众人无不是犹如吃了蟑螂一般,就是马车中的人也不由把脸露了出来,那黑袍老者可是准五阶的修者,门内的地位也很高,他五阶的境界没巩固下来才称作准五阶,但也不是哪个阿猫阿狗的就能把他打趴下的,此刻看到一个美得不是人的年青男子随手就把他给打趴下了,却不知沈锐也是手臂有些酸疼和发抖,刚才那一下自己可是没准备,看来这人也就比自己的境界高一点点,哪里会知道他就是是准五阶呢!

    看到一张还算漂亮的脸蛋露了出来,沈锐也趁此多看了几眼,要不是没遇到凤曦之前,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但跟凤曦比起来却普通得紧,不过看看也可以养眼。

    沈锐看到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的道“我真是抢劫的,我也不想伤害你们,你们自己老实的把钱交出来就可以走人了!”马车中的人儿看到这无比可恶的人,随意地看了自己几眼就移开了目光,那种期待中的色相没有出现不由有些气恼。

    此刻一听到沈锐这话,不由更是大怒,这已经不是公子哥来追求自己的招式了,是有人来招惹雁宗和打雁宗的脸,哪能容他如此放肆嚣张呢!“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他宰了!”

    众人一听这话,也顾不上害怕刚才那震撼的一拳,抽出各自的兵器,看似杂乱无章,但却甚有讲究的围了上来,看到这一幕,沈锐不由有些郁闷,抢劫最后变为被人围攻,抡起手中的木头就横扫了过去,无论半空中的还是站着的,连人带马的都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的飘向了远处,看到着震撼的一幕,沈锐也不由为自己楞了一下,没想到随意的阻挡一下就有这样的效果,不过看到惨叫、马嘶的场面,却觉得不忍心,自己打劫也就弄点钱财,那知会弄出这一幕呢!

    看了看那些显得很害怕的人道“我真不想伤人,你们把钱留下就可以过去了”愣了一下又加了一句,“看到他们被我打伤的份上,九折就可以了,留一点给你们做路费”

    看到他们都盯着自己看,丝毫没有拿钱的意思,沈锐又补上一句“要是不行么八折也可以,不能再低了,我也是打劫的,打个劫也不容易,你们要理解。”

    众人被他者看似傻瓜的言语都给搞的晕了,相互看了一眼,提着刀剑各种武器都砍了上来,沈锐又重复了一次前面的动作,不过此时木头是从另外一个方向扫了回来,也没有了上次的效果了,这次就飞出去四个人,最郁闷的要数那几个修者,平里不要说群殴,就是自己一个人都可以打一大群人,但此时此刻,在那根木头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碰到上就像被大山撞到一样,毫无办法。

    看着近自己前的几人,沈锐也害怕他们手中的兵器,于是也顾不了是否会把人打死打伤,鼓足劲头把这根大木头挥舞成一道道残影,扫到之处无论马匹还是那些护卫,都给抽飞了,一个更是夸张,直接飞出去了几百米,眼看是活不了了,看着群殴瞬间就变为满地死尸或重伤的人,还站着的五人没有一个敢再出手了。

    沈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们还是把钱怪怪的交出来吧,我已经有点生气了,要是待会生气了真的可能把你们都给宰了呢,钱财乃外之物,为了生命又何必这样吝啬呢?”

    马车里的人这时也着急起来了,把钱给他,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么厉害的人会来抢劫,众人一个个的摸了摸,最多不过五十枚,那还是紫金币、金币、银币和铜币加起来呢,本想要是能有几万的金票或紫金票,那一路就顺畅了,哪知才这么点,沈锐绝对不相信,看他们的衣着和马匹,还有那看上去就非常华丽的的马车,绝对是有钱人,哪里才会有这么一点钱呢!

    于是沈锐亲自跑到一个躺在地上呻吟的人边,口袋里搜了搜,不要说金票了,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搜到,不是他们没有带钱,只是钱都是一个人带着,而带着钱的那个人早被沈锐抽飞了,此刻死活不知,他们原本以为沈锐是冲着马车中的大小姐来的,哪知真的是为钱而来,就是此刻沈锐在那搜钱也没有一个人敢相信,只要他不要动小姐,过了这一关什么都好说,不看看准五阶的高手都需要人扶着才能站稳,还有谁才是他的对手呢。

    搜了四个人,真是晦气了,竟然一个小小的铜板都没搜到,不郁闷才怪,此刻又看到剩下的五个人紧紧的围着马车,不由心中一动,难道是有什么宝贝在车上?略一犹豫还是捡起那个钱袋把地上的钱都给拾了起来,看到这个恐怖分子朝马车走来,不止围着马车的三个人,就是车上的三个女人也把心提到嗓子上了,到了现在他才露出他真实的目的,果真是冲着小姐而来。

    到底是何人敢在雁宗的势力范围内敢对大小姐不利,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五人丝毫不让,看到他们一脸杀父仇人一样的看着自己,沈锐不由喝道,“还不滚开,真是一群穷鬼,我搜搜马车看有没有什么宝贝没交出来!”

    五人那里敢让他上马车,其中一人冲拉车的四匹马一挥鞭子后就朝沈锐扑了上来,看到这一幕,越是证实了沈锐马车中有巨宝的想法,哪知马车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巨宝,要真有也就那个女人,沈锐又哪里会知道这些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