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预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只有处异地,才明白什么叫做思乡思故人,这才几天的时间,沈锐就恨不得立刻

    回去看看他们,一夜无语,沈锐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早晨醒来还是凤曦用头发戳自己的鼻孔才弄醒的,凤曦经过姑娘到女人的蜕变,又加上心灵的彻底放松和满足,一脸的媚态漾之下更是美得惊人。

    沈锐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大是受不了,再加上男人特有的晨举,稍稍一动就疼痛的直冒冷汗,急忙抱紧她不让她乱动,同时大口的吸着冷气来放松和分散注意力。

    看到沈锐这急促的一幕,以一种无比腻人的声音道“沈锐哥哥,难道是我长的不好看吗,你怎么都不看人家一眼呢?”说完还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沈锐大感头痛,她再这么挑逗自己,自己可能真的忍不住了,吻了吻她的额头,不敢直视她那勾魂的眼睛,柔柔的道“谁让你长的这么美,我怕多看你一眼我就忍不住了”

    凤曦听着他夸自己美,自己本来就美,被自己的男人夸起来又是不同,感觉心里甜甜的,嘴上却道“沈锐哥哥,看你下面都硬了,要是难受的话你就来欺负我吗,我不会反抗的!”说完还磨蹭了几下,弄得沈锐又是一阵头痛,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啊!

    沈锐不顾她的惊叫,一把抱起来就朝湖里冲去,不冷静一下真不成了,哪知才到了水里,她却紧紧的缠了上来,两条美得让人窒息的长腿缠到了腰间,面带红潮皱着眉头,扭着腰肢用下面摩擦着自己那刚刚降了一点火的宝贝,哪知只一两下就让沈锐几乎把持不住,当被凤曦容纳进去一点点的时候,沈锐就知道自己按捺不住了,也不顾下面的剧痛,稍稍的用力一点点的了进去。

    清晨还弥漫着水雾的湖面却传来了比杜鹃哀鸣还让人心动的呻吟,在湖面慢慢的扩散着,一直飘向远方……

    两人如漆如胶,乐不思蜀的过了这赛过神仙一般的一个月,有点遗憾的是所吃的东西没有一样算得上美食,特别是沈锐还衣不遮体,从没吃过这种苦的凤曦不但没有感觉艰苦,还陶醉其中,不止未经历世事的凤曦着迷,就是沈锐也是迷恋不已,要不是为了自己的追求和能变得更强大,要不是还有自己牵挂着的东西,沈锐愿意自己醉死其中。

    经过一月的滋润,凤曦更是美得惊人,粉妆玉琢的肌肤光华流转,一颦一笑中让习惯了的沈锐都不敢视,再加上脸上那淡淡的意,每看一眼沈锐都暗感吃不消。

    此刻意气风发的两人正站在沈锐做的简陋木筏上,凤曦准备跟随沈锐回家,接到那个让自己吃醋的公主,还有那两个丫鬟,然后再一块去游历天下,一想到那个未见过面的公主,凤曦就感觉心里酸酸的,也趁机多折腾沈锐几次,得到自己他还想三妻四妾,真是太过分了。

    三十多公里的航程,两人坐在简陋的木筏上,到了晚上都还没有划出这湖面,虽说腻在一块的时光感觉甚是烂漫,但吃不好住不好好谈什么风花雪月呢,沈锐接触到了这所谓的以世隔绝的田园生活,才发现这真不是人过的子,那些书上写的多美好多逍遥都是胡扯,没有物质基础还谈什么享受人生呢!

    沈锐揉了揉有些麻木的大腿和腰杆,凤曦已经坐在腿上快一天多了,对她的这种腻人,沈锐又是喜欢又是害怕,这种求之不得的温柔过份了原来也会害怕,而凤曦就好像自己会丢了一样,整天缠着自己。

    两人已经温存了一天,此刻才放开凤曦,没想到她的手臂又缠了上来,沈锐看着前方不远的地方就是岸边了,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可到了这里万一被人发现了,那么就等着阔剑门来收拾自己吧,其他的不说就凤曦嘴里跑出来的八个五阶修者就让沈锐心惊胆颤的,没跟他们交过手的人,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厉害,自己可是亲自体会过五阶修者的厉害的,想到这里呲了呲牙,抱着凤曦又跟她温柔的亲了一会才开始划起这木筏,过了今晚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有这样亲的环境。

    两人已经计划好了,若是能逃出阔剑门的势力范围,两人就一路朝北先到昌茂帝国去,等什么时候玩腻了再回阔剑门,若万一被逮到了,那么就求,先成了婚再说,若不同意那么凤曦永不回宗门,这是最后的打算了,也是沈锐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自己把人家的女儿给拐跑了,最后还弄得水火不容那算什么呢!

    当木筏靠在岸边的时候,两人都感觉有种惆怅弥漫在心底,那种甜蜜的两人世界恐怕从此结束了,不是凤曦太过于腻沈锐,而是凤曦自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才趁此机会多和沈锐亲一下。

    当一块薄薄的面纱把凤曦那绝世容颜掩住的时候,沈锐忽然感觉世界又有了光彩,在凤曦的俏脸下,一切都失去了颜色,轻轻抱着凤曦准备上岸的时候,两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齐扭头朝天上看去,原本天上才两个月亮,而此刻却有了三个,一轮血红色的残月就挂在了那两轮月亮的旁边。

    与此同时,与世隔绝了几万年的世界里,一道道看不透,悟不明的,摸不着的无迹可寻的法则顺着空间门户涌了进来,那些已经半只脚踏入六阶的修者或被岁月磨去了锐气的五阶巅峰高手,有机缘者遇到了跟自己对应的法则力量,一瞬间整个世界不下于百十人都抓到了那一丝丝的影子或痕迹,一**天地异变顺应而发,犹如雨后笋遍地冒了出来,世界都似乎因为这些自成世界的小世界之力抵触而变得不稳定起来。

    沈锐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同时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了上来,而凤曦的子却轻轻的颤抖起来,沈锐以为她是害怕了,抱着更紧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没事的,不就多了一个月亮么,天塌下来都有我为你顶着呢!”

    凤曦的子并没有因为沈锐的安慰而停止颤抖,甚是惊恐的道“沈锐哥哥,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血色的月光照到的地方,血水将会把世界染成红色!”

    听她说的这么严重,沈锐虽说不信,但是心中的不安却是重了几分,“这只是传说,没有根据的,若真的是这样我也会保护你的!”

    凤曦看到沈锐不信,不由有些着急起来,若他不信那不是说自己骗他吗,自己什么时候骗过他了,“你相信有人能预言未来的事吗?你还相信,若真有这么一天,那一切都会从我上开始吗?”说完后一脸凝重的看着沈锐。

    听到事扯到凤曦的上,沈锐也不由神色凝重起来,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可以跳跃出100多米,自己能扛起上万吨的东西,自己能释放出火焰,还有许许多多自己也解释不了的,所以当凤曦说的这么认真的时候,沈锐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看到沈锐相信了,凤曦又开始担忧起来,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自己该怎么办?沈锐只感觉自己的压力一下子变得巨大起来,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必须靠实力来说话。

    问的再清楚一些,才知道这是阔剑门或够资格的宗派才知道的不是秘密的秘密,有这样一个不知流传了多少万年的预言“当阔剑门族人遇到魔神之时,生命将会涅磐重生!天上会出现一颗血色的月亮,月光照到的地方,大地将会被血水染成红色!当风浪过后就是大地发生机之时!”联想到所有的一切,好似所有的一切都是跟这预言不谋而合,但是将自己说做魔神太没天理了,自己可是人都没杀过一个的好人啊,怎么可能会是魔神呢,不过沈锐心里却升起了一阵恐惧。

    沈锐吞了吞口水,将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只有变得更强,对于什么魔神自己一点也不在乎,反正自己是不会相信的,自己想变强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感觉此刻才是最强烈的。

    经过这么一闹,两人的激慢慢的开始冷却下来,凤曦也乖顺的从沈锐的怀里下来,所有的一切都不用多想,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是硬道理,要不连对抗的机会都没有,两人暂时把这事抛到了一边。

    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为沈锐找一衣服、裤子、鞋子什么的,要是可以的话凤曦自己也想换一换衣服了,这衣服经过这么蹂躏要是平时早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呢,只是此刻没办法才穿着,看着沈锐那不伦不类的大短裤和精赤的上,凤曦不由又高兴起来,不过两人的心里却都埋下了危机的影,不过谁也没有说出来罢了。

    其次是过了这么长的野人生活,开怀吃一顿好吃的也是两人迫切希望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