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在最最神秘的一片异界星空大陆里,几乎所有属主宰都感应到了这种生命的悸动,眼神和神识穿越了空间与时间的间隔看着遥远的星空,就是不知道这种悸动到底是出自哪个封闭的世界里,众主宰虽说都是处于世界的巅峰位置万古恒存,但是他们之间也存在拉帮结派相互争夺势力。

    据说众主宰不全部聚齐的一天,世界就会一直存在争斗和屠杀,自从亿万年前天地大涅磐时诞生了这些种子后,争夺就从那一时刻开始,每一个人都在争夺这些种子,只要把它融合了,那么自己就会万古恒存,与星空世界同在,掌控万万生灵,这怎么不让人心动呢!

    所有的种子都是用生命和鲜血堆积而成的,特别是那些甚久都没被人们所融合的种子,被它夺去的生命更是不计其数,拥有的威能也就更大,要么被属种子吸收了,要么你把属种子吸收了,再也没有第二个结果。

    一般能争夺到属种子的人,或把别人杀了再夺其体内属种子的人都不是一般人,都是些实力惊人的一方巨头,每每被属种子吸收融合后,属种子的威能就会大上一点点,人们也更是会向往一点点,没有人敢想象,经过了亿万年积累还依然没有被人融合的生命种子和雷电种子到底会强横到什么地步,就是这些号称属主宰的巨孽也怕不敢贸然出手尝试。

    自己的本源力量哪怕一点点不能协调那就被属种子给融合了。

    在一座悬浮着的大厅中,有小到普通人拳头大小的小小人,有大到普通人几十倍的巨人,还有三五米高的带翅膀的鸟人,不过这个女人却是一个跟人长的一摸一样的美人,只是被放大了很多倍还带着紫黑色的翅膀,要是沈锐看到了一定会震惊,除了凤曦外还有人能长的如此漂亮。

    在这些悬乎着的凳子上,还有让人看了就恐怖的野兽,还有许许多多说不上来的生命或生物,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智慧极度发达的生命,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属主宰,不应为体积的大小而有所区别。

    这可以从那仅仅比拳头大一点点的小小人就坐在了靠上首的位置可以得出来,也没有因为边十几米高的巨人做衬托而被人忽视,小小的一点点坐在那里,却犹如一片星空中的恒心一样的耀眼,体型最最巨大的一个非人非兽的家伙却坐在了最后面。

    一个面容枯燥,显得很老很丑的骷髅人一般的家伙跳了出来,轻轻的咳了一声,整座大里立即鸦雀无声,“想必各位也知道我召集大家前来的目的了吧!当年为了不让属种子流入到这些普通的异面空间世界里,才封锁了起来,哪想近感应到了里面生命种子的属波动却是从封闭的空间里传出来。

    这些异位面世界的空间通道,有的已经被封锁了几百万年了,有的才被封锁了几万年,但是现在确实感应到了生命种子的属波动,只能把这一方的所有空间通道打开,让这颗生命种子自己冒出来,到时候我们再凭借各自的本事去争夺,只希望到时候不要被融合了!

    若是六阶以上的修者进去恐怕这一方世界都会被崩碎了,若是普通人进去恐怕也起不到作用,我们自己一个个亲自去搜索,把这一方的异界面空间世界全部搜索完,恐怕几百万年的时间也搜索不完。

    各位若没有什么异议的话,那就各自去把各自封锁的空间通道给全部打开吧,也该给这个世界补充一点新鲜的血液了!”

    在沈锐一阵喘息中把精华全部洒到了凤曦的体内,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才喷发出来,也没有再次倒流回体内,那种出去又吸回来的错乱,沈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现在彻底的涌了出来,默默的察觉道小沈锐已经萎缩了下去,沈锐不由吐出了一口气,快速的抽了出来,哪知下面已经一点感觉有没有了,好在还能感觉得出来火辣辣的疼痛,自己也没想到事会搞成这样,不过只要凤曦好好的一切都值了,但要是自己下面真出了问题那如何是好?

    凤曦几度巅峰后也发现了沈锐的不适,看着他一脸苦恼和一脸担忧的看着下面,扭动了一下几乎已经麻木的双腿,皱着眉头抬起子看了看沈锐的那羞人玩意,哪里还有之前的勇猛和坚,早就萎缩成了一毛毛虫,看上去乌青乌青的,好似受了内伤一般。

    凤曦一脸温温柔又害羞的用手摸了摸“沈锐哥哥,怎么了?

    沈锐遇上这种事,也是害羞的不知道如何开口,就是跟自己有合体之缘的凤曦也感觉有些害羞,同时被她摸了一下感觉不好意思的,于是呼应了几句就横抱起一声惊呼的凤曦朝洞外掠去,现在两人上布满了血污和一些滑腻的东西,不洗干净了真受不了。

    凤曦只感觉又害羞又兴奋,死里逃生是多么的令人振奋和高兴,同时也因为沈锐的剧烈动作把自己下面弄得好疼,一天一夜的时光,又是第一次,即使被天地灵气修复了一些凤曦也大是受不了,当拿拿出来后,才感觉火辣辣的疼痛,还有一股莫名的空虚和惆怅,不过却感觉甚是幸福,仿佛自己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静静的泡在水里,仔细的替凤曦清理了干净,自己的也早就被凤曦清理干净了,只是有几个地方她却不好意思清理,还得靠沈锐自己清理,感受到人从后面抱着自己,紧贴背上的双峰和肌肤的摩擦,沈锐那萎缩得不成样子的小虫子又蠢蠢动起了,察觉到这一切,沈锐唯一的那点担心也烟消云散,心一下子变得舒畅起来,都是时间太长惹的祸,看这个样子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一脸欣喜的转过把凤曦紧紧的搂在坏里,对着那如鲜红滴的双唇深的吻了下去,直到凤曦又开始动起来,沈锐才喘着气停了下来,含脉脉的看着凤曦。

    感受沈锐搓揉着部的异样舒服和顶在小腹的火,凤曦一脸哀求的道“沈锐哥哥,我下面很疼,你先忍忍,等过几天我再给你好不好?”

    看着美人的哀求,沈锐那里能不答应呢,虽然不能体会她的疼痛,但是用股想想就知道可定很痛,因为沈锐此刻下面也因充血疼的冷汗直冒,只是自己根本控制不了生理的变化,更何况沈锐自认为自己是个温柔的男人,也是这么的她,若她不愿意哪能勉强呢!

    凤曦红着脸光着子一脸幸福的躺在沈锐的怀里,脸贴到他的口听着他说话,无意中有了和沈锐一样的修为,这是意外之外的惊喜,又是怀着报答又是又是一往深,这种媚和温柔只把沈锐弄得神魂颠倒,要不是占有过她的子,沈锐怕自己更不堪,只能不去凝视她那完美的面孔。

    凤曦突然勾着沈锐的脖子,把子又往他怀里贴了贴,用甜的沈锐发软的声音不解的问道“沈锐哥哥,你为什么亲我的时候要把舌头伸到我嘴巴里呢?”

    沈锐听到后不由一阵窘迫,这个问题可真是没想过呢!一个哀求的声音却打断了沈锐的思考“沈锐哥哥,抱紧点,我有些冷,你的手也不要停下来,好舒服啊“说完舒服的叹了口气,又往沈锐的胡怀里挤了挤。

    沈锐把嘴巴凑到她那晶莹剔透的耳朵旁,含着那红润的耳垂温柔的道“你的口水甜嘛,所以吃点你的口水!”

    凤曦一听这羞人的话,又高兴又害羞,勾着沈锐的脖子又把把小嘴凑了上来,同时一只小手抓住了小沈锐,沈锐赶紧把她的手拉开,不能再有反应了,若是再充血,又得疼痛一次了。

    咽了咽口水,艰难的把他那两条人的长腿从上弄下去用脚压好,首先是好几天都不能再碰她了,其次是自己也很疼,谁说男人的第一次不会痛,只有女人会痛,现在沈锐就痛得不敢冒出任何邪念。

    凤曦似乎也发现了沈锐的况,也体会到他是疼自己,不由狡黠一笑“沈锐哥哥,你看你都有反应了,要是难受就来嘛,我忍着就是了!”

    听得沈锐一阵头大,下面也因为这点点小小的刺激又大了一圈,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又传遍了每一条神经,轻轻的吻了吻她,然后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不然她再乱动,直到凤曦安静了好半天,沈锐感觉下面的那种疼痛才消了下去。

    回想起这恍如做梦一样的事,有种不真实的错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个大美人,同时又想起自己莫名的就处圣埃比亚城十几万公里的异地,在这个没有飞机的世界里,这么远的距离想想就害怕和忧愁。

    又想到母亲和埃古蒂娜,还有师傅,埃古希,为自己舍而出的烈锡川,还有过肌肤之亲的黛媚和黛妮两姐妹,又看看怀里的犹如小猫一样熟睡中的凤曦,沈锐忽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公主和凤曦哪一个都不能抛弃,就是黛媚和黛妮两姐妹也不能放过,不知不觉间,随着能力的提高和这个世界那潜移默化的规则影响,再加上雄动物的本能,才产生这样霸道的占有**,谁还能说人是不会变的?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