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凄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沈锐紧紧的拥着凤曦,把她那被水打湿了的头发理顺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盘,同时脚下用力缓缓的朝小岛的方向游去,凤曦突然张开了眼睛,羞答答的看着沈锐,“沈锐哥哥,我想把衣服脱了,穿在上很难受,”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把头转过去,不准偷看”。

    沈锐默默的转让她再次坐到自己的背上,心中丝毫没有因为她说的脱衣服而变得激动或刺激,此刻一点亵渎她的心思都没有,所有的心思都被她那病态的样子所吸引去了。

    扑通一声,一只靴子被扔了出去,沈锐一惊,自己现在就没衣服穿,若上了小岛没人,她再把自己的也给扔了,那还穿什么呢?

    于是把那只靴子给找了回来,凤曦一想也是有道理,于是把靴子外衣什么的都打了一个包提着,全上下只着一条内裤和一件肚兜,再次贴到沈锐上的时候,沈锐舒服得差点呻吟出来,定了定神,担忧把这种香艳替代了去。

    感觉她趴在自己背上越来越安静,沈锐的心里却是越来越不安,有一次要不是沈锐发现的早,他手里的衣服等东西早就丢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她一睡下去沈锐的感觉就十分不好,沈锐害怕她一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一边给她讲自己的经历和一些有趣的故事,效果还真明显,凤曦一脸认真的听着还时不时的问上一句。

    沈锐时不时的扭头看看,她的脸上有的仅仅是病态的红润和苍白,不安与心疼的同时只能更是卖力的朝那岛屿游去,也不顾是否超越了自己的体力极限,人就像机器一样,也有一个正常功率,若按沈锐的正常的潜力,连续游上几百公里没什么问题,但是像此刻的急速远动只怕游一半的距离就不行了,眼看岛屿不过前方十余里的距离了,沈锐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放出送信的老鹰后不到两个小时,阔剑门的八个五阶修者已经赶到了七个,两百余公里的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赶到了,看着那跪在地上发着抖的众人,七人却是不知该怎么处罚他们,凤曦丢了就是杀了他们也不起作用,这里还是阔剑门的势力范围,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胆量,敢把凤曦掳掠而去?

    出于狂暴状态下的几人甚是吓人,周的草木山石就倒了霉,手脚所到之处犹如山蹦地裂一般,众人更是害怕的要死,死没有哪一个不害怕,同时还有比死还恐怖的事,那就是自己死了自己的家人如何处置。

    眼看不到一公里了,沈锐也是感觉一阵阵的疲惫袭来,这么剧烈的远动丝毫不比在山上扛着一个大铁球激烈奔跑好多少!

    笑话和故事都逐渐失去了效果,缠在脖子上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沈锐一边抱着她,一边使劲的往岸边游去,还要不断的逗她说话,沈锐感觉很害怕,不知道凤曦是怎么,害怕她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本来按照凤曦残留的生命力量,再坚持十天八天不是问题,奈何一路潜水已经把生命之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沈锐把凤曦的湿衣服扔到岸边,抱着凤曦轻轻的跃了上去,哪知到了岸边沈锐才发现凤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被水泡了四、五个多小时的皮肤更是显得苍白,还有一些细细的褶皱,沈锐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万丈深渊,任沈锐怎么努力呼唤,凤曦就是毫无反应,那比熟睡中的婴儿还恬静的面孔带给沈锐的紧紧是恐惧和不安。

    沈锐把自己的内劲全部的输到了她的体内,还是没有丝毫反应,仔细检查了一番,除了生命波动微弱之外,竟然查不出点滴的症状,沈锐只怪自己平时没有多学一点医术,遇到需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这样的无助。

    这是一个占地面积大概方圆1公里多的小岛,上面山势险要怪石峭壁随处可见,还有那葱翠的树木和阵阵的鸟语花香,还有惊慌路过的飞禽走兽,再加上沈锐怀里这美得可以让世界都失去色彩的美人,本该是人间仙境一般,奈何此时此刻沈锐却半点欣赏的意思都没有,就是那白皙的两条长腿和肚兜下露处一半的圆球沈锐都没心思去多看一眼,他只想找一个地方把凤曦安置好。

    没多大功夫,果真被沈锐找到了一个好地方,这是一个离地面四五米高的天然洞,里面还十分的干燥,除了飞禽其它的野兽根本进不来,沈锐把里面匆匆打扫了一下,把湿衣服拿出来晾晒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凤曦靴子里插着的小匕首,于是割了点干草铺在地上,把凤曦放了上去。

    看着那还滴着水的金发和苍白的面孔,沈锐有的仅仅只心痛,颤抖着把她上那两块湿布也去除了,一个美人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若换了平时,哪怕定力再好的人也经受不了这样惑,但此刻沈锐的却一门心思的扑在了凤曦的安危上。

    脱衣服的时候带来的亢奋也慢慢的就被沉痛压了下去,沈锐也把自己腰间那裹得些难受的那件衣服扔到一边,托着疲惫的子用火属的力量慢慢的烘着凤曦上的水分。

    入夜了,沈锐把凤曦那已经干透了的外衣穿在她的上,整个人都像失去了魂一般静静的看着这美得心碎的面孔,只能暗暗祈祷她不要有什么事,直到此事沈锐才发现,才半天的时间,自己她是的如此彻底,跟公主的那份感不同,这是一份打开心门的恋,的如此之深,却得甚是凄凉。

    整整一天半了,沈锐滴水未见,就这样静静的守候在凤曦的边,若不是凤曦那微微的心跳和呼吸,几乎认为她已长眠不起。

    在沈锐苦苦守候,凤曦又生死一夕间的时候,一道道寻人启示由阔剑门颁发天下,若有能提供大小姐的丝毫有用信息,可获得百万紫晶币或向阔剑门提一个愿望,一下子以阔剑门为中心的方圆万里风起云涌,不明事理的人已经被那百万紫晶币弄晕了头,知道厉害的却被“向阔剑门提一个愿望”所吸引,若真能这样,那就好比一道保命符,从此没有人敢动你了,又或者拜入其门下那也是权势滔天,小国家的君主也要向你请安,又或者……

    人世隔绝的两人又哪里知道呢,就是知道了又能怎样。

    沈锐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是自己把命送了,也要把凤曦带出去找人求助,一个边跟着二十几个修者的人,绝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或许比埃古希的来头还大,但是沈锐顾不了这么多,这两天他已经尽力了,内劲就像不要钱一样的输到她体内可依然毫无结果,他也不敢再等下去,他怕最后是自己把凤曦的命给丢了。

    沈锐好似做出了一去不复返的决心,轻轻的吻了吻凤曦那枯燥苍白的面孔,一转就跃下了石洞,不能再让她泡在水里了,因为生命波动已经到了极度微弱的地步,就好像即将熄灭的烛火一般闪烁不定。

    做一个木筏把她运出去,水桶般粗的大树在沈锐那不成比例的胳膊下被折断,已经是五颗大树了,没有任何的工具,但是沈锐的双手却比任何工具都有力,任何东西在他面前都似纸扎的一般脆弱。

    虽说大树是湿的,但是这五颗树捆绑在一起,要托起两人却不是问题,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沈锐找了甚久都只找到几个不知名的果子,因不知其属也不敢妄自下口,像小鹿这样动物倒是不少,只是没有火没办法下肚。

    沈锐有些泄气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自己那已经彻底稳定下来的三阶火属竟然可以凝聚出一个小小的火苗,虽然很小,但要点燃木柴却已经足够了,把一整只没有盐没有任何作料半生不熟的小鹿扫进肚子里的时候,似乎感觉力气又恢复了很多。

    一想起那生死不知的凤曦,沈锐那刚刚能够凝聚出火苗把木材点燃的兴奋已经一扫而空,伤痛又袭了上来,虽不知凤曦到底怎么了,但是生命都快没了的事实沈锐却可以察觉出来。

    沈锐跃上了山洞里,却惊喜的发现,凤曦的眼睛已经睁开,只是显得豪无生气,当她听到响动扭头看到沈锐那激动得带有泪花的眼睛时,却一下子并发出了旺盛的生命力,眼角也留下了两行清水,挣扎着想爬起来,奈何却力不从心,沈锐过去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沈锐哥哥我以为你抛下我一个人走了呢!”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沈锐吻了吻她眼角滑出的眼泪,“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一辈子都跟着你保护你,我刚才去做木筏去了,我带你去找最好的炼药师,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凤曦伸出无力的双手抱着沈锐的子,把脸贴到沈锐的口上,似乎这样更舒服一点,抬起头一脸凄迷的看着沈锐,甜甜的道“沈锐哥哥,要是我骗了你你可不要生气啊!”说完一脸期待的盯着沈锐,沈锐扭过头去,摸了摸自己眼角的泪水,沈锐怕自己的眼泪被她看到,也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流泪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