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吸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一个女孩子光着子在洗澡,被人撞见了,那个人不论是男是女都是会不好意思,凤曦也不列外,她没有像普通女人那样的惊叫,仅仅只是把子缩进水里,若有什么意外做好给他致命一击的准备。

    等了半响都没动静,不由奇怪她怎么没反应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刚才匆匆扫了一眼皮肤和脸蛋就可以看出来,只是部太过于夸张了些,竟然一点凸起都没有,想到这里还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满意的同时眼中又是一阵黯淡。

    确认了她是女的,胆子又不由大了一些,两个女孩子在一块洗澡彼此看了对方的的子倒没什么,只是被人这一搅合一点兴趣都没了,同时不由的又把子探出水面了一点点向她看去,此时他已经被翻滚的泉水给推到了岸边。

    随着水的作用,沈锐的子给反转了过来,当凤曦的目光从他那俊美的面孔上扫到下面的时候,真是好比大晴天的被雷劈了一般的震惊,是个男人,再一仔细看他的嘴角还有淡淡的胡子渣,只是刚才自己太紧张没注意看,又有谁规定了男人不能长的这样俊美?

    若不是凤曦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那么一定会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叫,看到了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和自己泡在一个水潭里的时候,已经打破了凤曦的底线。

    刚才就被那突然出现的人影弄得没了兴趣,此刻发现是个男人的时候,更是犹如泡在毒药池子里一样难受,任那个姑娘突然发现自己正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相隔不过五米,自己也是光着子的的时候,没有那个能沉得住气。

    凤曦又稍等了片刻,见那男人还没动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下跃到了自己的衣服旁边,也不顾上的水是否擦了没有,只顾拼命的往衣服。

    当凤曦狼狈的穿好衣服准备要穿鞋子的时候,好像也感觉了有点不对劲,那个男人好像从发现到现在尽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是死了?想到是死人的时候,凤曦又不由一阵恶心,自己这么干净的子竟然跟一个死尸泡了一块的水,不由全难受起来,眼角的泪水都差点滴了下来。

    又突然发现,他好像不是死人,死人自己也见过,但不是这个样子的,于是大着胆子走了过去,用小石头扔了仍,还是没有反应,为了推翻自己曾经和一个死人泡在一个水潭里的事实,忍住害羞不去看他那害羞的玩意和他的子,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拿树枝戳了戳没反应,紧张害羞的拿手摸了一下。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下,但是凤曦凭借着自己接近修者的修为和学到的技巧知识告诉她,这是一个活人,还是一个活得很好的人,只是不明白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若他之前就潜伏在此处,那自己也应该早就发现了,这小水潭也没有什么可以藏的地方。

    但是自己曾经和一个男人赤在一个水潭里的况是事实,一想到自己的份和地位,不由的脸就黑了下来,抽出靴子边缘的小匕首,就想给他来一刀,但没杀过人的凤曦又害怕起来,要是待会他们回来发现了这个着的男人,自己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不由的一阵心跳和脸红,特别是偶尔瞥到他那俊俏的摸样和光着的子,心跳和脸红更是不堪,犹豫了再三还是下不了杀手。

    于是匆忙的穿起了鞋子,正要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的时候却想到,要是他一直泡在水里会不会没命了,犹豫了又犹豫,最后少女心中的那一份仁慈和善良占了上风,放下手中换洗的衣物和毛巾,走到水边,抓住他的手轻轻一提就甩到了岸边,看似很大力,却无比的轻巧,这就是高手调教出来的结果。

    把人捞了出来,那羞人的玩意更是显得明显,明明不想看的,可却挥之不去,不由害羞气恼起来,于是赶忙拿起了自己换下的衣服扔过去把它盖上,哪知由于心急,这扔过去的是自己刚刚换下的小肚兜。

    于是羞涩的走过去想把它换成别的衣服,哪知手才伸出去,那男子的眼睛就睁了开来,像星辰一样明亮的眸子,像星空一般的深邃,还带有一点淡淡的忧郁。

    他也像别人在看到自己容貌时一样的沉迷,不由的鄙视起来,男人都是一个德行,不过没过片刻就逐渐的清醒过来,眼里的迷茫也在两人对视中逐渐的消失了,所有的细微变化都被凤曦看到眼里,暗暗佩服他的定力,能看到自己的真实面容而没有迷失自我,定力真的很不错,不由对他的好感又提升了一点点。

    凤曦借着子凑过来的瞬间,仔细的看了看,虽然散披着头发,但却掩盖不了他的俊美,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那无比深邃忧郁的眼神配上这绝世的相貌,比自己心目中的王子都俊美一百倍,凤曦相信要是她是女子,一定跟自己一样漂亮,两人都好似找到了共振的节奏,彼此欣赏着对方的脸蛋,没有丝毫的杂念,有的仅仅是那心灵的共鸣和感动。

    醒过来的沈锐只感觉体周通舒服,第一眼就看到一张美得能让自己停止呼吸的脸就在自己上面,那是一种美得无法形容,已经美到了极致,完完全全释出了美的奥义得一张脸,若天下真的有仙女,那么沈锐相信,自己此时此刻看到的就是仙女。

    公主就已经是个大美人了,但此刻跟眼前的人儿一比较,她就好像丑小鸭一般暗淡无光,闻着鼻子里飘进来的淡淡幽香,更是犹如已经离凡尘坠落到了仙境,还有一只玉手好似要往自己上摸来,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虽不知道她是谁,虽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自己处此处,但是自己没穿衣服沈锐是感觉得出来的,还被一个无比漂亮的女子这样盯着,出于本能,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凤曦那还没来得及缩回去的小脸被沈锐的嘴唇吻了个正着,嘴角和脸蛋上同时传来的感觉让两人犹如触电一般,同时盖在下面的那小块布也随着子的动作滑落到了半边,惊的沈锐一把抓住那小块漂亮的布紧紧的捂好,同时仔细的回想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凤曦惊慌害羞的退后了一步,脸蛋也因刚才那无意的一下羞得鲜红滴,看到沈锐那害羞紧张的尴尬摸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美得让人眩晕的笑靥让沈锐呆了又呆,赶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想她的脸,沈锐害怕自己会迷失其中,刚才就不知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把眼光给移开,此刻是不敢再盯着人家看了,并且看她的样子也甚是害羞。

    随即而来的是两人陷入无比的尴尬之中,两人感觉极度的不自然和脸上发烫起来,沈锐张了张嘴憋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本来作为思想开放的人,沈锐是不应该害羞的,可是上就只有这么一小块布,还有一个如此漂亮的人儿盯着自己,才显的有些急促和不好意思。

    凤曦皱着可的眉头,想说没事可自己被人给轻薄了!说有事啊,又不可能再亲回去,要是喊人来看到这一幕自己如何跟他们解释,自己的清白也就毁了。

    自己那小块布还盖在他那羞人的地方,真怪自己当初不该救他起来,也许是看到他那极度完美的脸才生不出杀了他的念头,结果越想越是害羞和不安,眼泪都差点就掉了下来,从小到大连手都没被男子拉过一下,此刻却被人给亲了。

    两人都尴尬了片刻同时开口道“你是谁?”

    听到这么有默契的一句,不由又抬头相互看了一眼对方,沈锐的思想毕竟是来自开放的世界里,尴尬了片刻也就调整了回来,同时也品味着她那和自己略有不同的甜美声音,但是凤曦就不同了,看到沈锐那清澈的眼神,才刚减缓了一点的紧张又提了起来。

    沈锐扭了扭子,捂好下面以免走光,来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介绍完成后却看到凤曦一脸迷惑的表,不由一愣,不知道?不会吧?作为昌茂帝国的臣民,怎么可能不知道埃古希呢?但是看她的样子真不知道埃古希这一号人。

    沈锐不觉郁闷不已,就好比你前世要是能跟一个国家的一号首长接触,还跟他很熟那是一件多么长脸的事,也应该是看到这么美的人儿才拿出来摆显一下,但看到她那莫名不解的疑惑眼神,却感觉不伦不类的。

    又在沈锐随意的解释了一下后,她突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你说的就是隔此十几万公里的那个小国家吧?恩,好像还有一个叫做张邦国的五阶修者打下来的国家呢!”说完一脸疑惑的看着沈锐,似乎是想说,隔得那么远你是怎么出现在此?想到沈锐的莫名出现和一系列尴尬的事,那刚刚才消退了一点的脸红和尴尬又升了上来。

    看她说的如此认真和听她说出来的东西,沈锐就好像嗓子里卡住了一块骨头,长着嘴巴发出咯咯的声音,“隔此十几万公里的那个小国家,好像还有一个叫做张邦国的五阶修者创立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