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风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勾魂笑是一个杀手组织,像张邦国这样的活了两千年的人,可谓了解甚多,就张邦国自己知道的,他们门内部单独是四阶巅峰的杀手就不怕几十人,五阶的可能也有两个以上,其他的普通杀手更是多如牛毛,若他们真搞暗杀,那王室就遭殃了,若是正面对决,那还可有一丝丝胜利的希望,但是杀手他若光明正大的来那就不叫杀手了。

    明明知道勾魂笑的前任盟主也参与了对自己的伏击和沈锐的围杀,但是张邦国却不敢妄自动手,稍有不慎帝国王室成员就遭殃了。

    经过这几个月的努力,张邦国察觉自己的生命之力有旺盛了很多,但是距离真正的六阶却是边都没看到,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但是面对三五个五阶的修者,张邦国还是有信心打败他们的,但是面随勾魂笑他却不敢,自己一个人没事,但是王室还在这里,正所谓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呀!

    足足八个月了,依然没哟沈锐的丝毫音讯,沈锐这个名字对众人也由一时的极变为了麻木,慢慢的却淡出了人们的视野里,有的仅仅是跟沈锐有关的几人还在那里执着的等待和寻找。

    其中以埃古蒂娜和沈丽菲两人最是突出,两个人都清瘦了很多,一个是自己预订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儿子,这种感又怎么能轻易的割舍而下。

    其实张邦国也是最在意沈锐的一个人之一,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沈锐的失踪对张邦国的打击颇大,即使自己小小的突破了一点点,心里依然堵得慌,好像心也丢失了一般。

    帝国存在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有多少仇家和敌对势力,没了沈锐以后的守护也没了自己以后的守护,那帝国还守得住吗?

    传承几十代到现在自己的血脉还有几丝?得与失都是相对的,除了那些有所依仗的九宗十二派,哪一个势力又是永不衰败的?帝国已经快有两千年的历史了,沈锐的失踪这也许就是天意,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要这样执着呢?放下了包袱,才发现天特别的蓝,阳关也甚是明媚。

    沈锐一事已经慢慢的过去,除了偶尔有人提及,大都已经把他遗忘了,对于不认识或没见过的更是早就忘记了,在这人才辈出的世界里,一个修者又算得了什么呢,或许只有几个人能一辈子的记住沈锐。

    在距离昌茂帝国十几万公里的东方,此刻真值天气炎的季节,一个人迹罕见幽静的小山谷里,一个绝色女子正一脸凄凉的坐在一个小水塘中轻抚着自己的肌肤和完美无瑕的姿,眼中没有这个年纪女孩应该有的青气息,有的仅仅是不时闪过的淡淡的死气,她就是天下排名第十九的“阔剑门”大小姐凤曦。

    天下第十九阔剑门大小姐这一层份,是异常尊贵的,就是那些帝国所谓的公主,跟她一比较也只是皓月之下的萤火虫一样卑微,再加上她现在才十八岁就到了武者巅峰,这样的奇才,千万年都未曾出现过一个,价更是像明珠一般的耀眼。

    集万千宠于一的天之女,为何会现出这种凄凉的表呢?一切都源于三年前的一天,那时的她还勉强只是一阶武者,整天被他的父亲着练功,正处于做梦年纪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种枯燥辛苦的生活,于是乎扔下丫鬟一个人偷偷的到后山地去散散心。

    说是地也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这里是阔剑门重要人物的埋骨之地,一般人不得到此。

    哪知她却意外的发现一只小鸟在前面离湖泊水面不高的半空突然消失了,稍等片刻那只小鸟又突然惊慌的出现飞走了,者十分的不可思议的一件事真好给他看到了,所有的一切都被震惊的凤曦牢牢的看在眼里和记住。

    怀着莫名的不安和好奇,砍了几根干木头把他们捆好放入水中,划到那一个位置的下面认真的观察起来,什么异常况都没发现,在凤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用短剑在脚下的树干上砍了一点树皮,扔了上去。奇迹由此发生了,树皮在一阵空间波纹中消失了,碎木屑树皮一次次的消失,凤曦知道不能再扔了,自己站立的木头木筏再砍一些就支持不住自己的重量了。

    怀着好奇和不解,又砍了几根干木头加了上去,同时还砍了一根木棒,再一次来到相同的地方,带着一丝兴奋和不安,把手中的木板捅了上去,此刻的奇迹已经不能叫奇迹了,似乎木棒的另外一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是理所当然的事

    探查了一番,发现这是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隐形小洞,不知是通往什么地方,人的好奇心很重和头脑发的时候是会做出一些意料的事,此刻的凤曦正是如此。

    摆好了好位置,把木棒靠在那一洞口上面,就好像木棒是悬空出现的一样,怀着忐忑与不安,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犹豫的伸出一只小手颤巍巍的摸了过去,什么感觉也没有,手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的消失了半截,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不由心中一惊,立即把手缩了回来,自己的看了又看丝毫没什么不适,试了几次胆子不由越来越大。

    因木筏是漂浮在水面的,加了一个不平衡的力量就会移动,此刻就是这样,凤曦察觉到这一幕,再不下去就跌倒水里去了,又想到那只小鸟都是飞进去后又飞出来的,自己也应该么没事,一咬牙就整个人的跃了进去。

    里面的光线不是很好,就像一个烧瓦的瓦窑一样的一个空间,形成这一空间的那一层莫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叫做墙壁,感觉是物质构成的,又感觉像修者的那一层属力量罩,感觉是如此的怪异,着墙壁摸上去不是很硬但是怎么弄都丝毫无损,墙壁后面黑乎乎的是星空中到处闪烁着的一些小星星,看到这又诡异又奇特的景色,凤曦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兴奋中还是有一点点的害怕。

    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感觉是从白天突然到了夜晚,此刻待了一会眼睛已经逐渐的适应了下来,才看清地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还有自己扔进来的碎木屑和树皮什么的。

    这都不是最吸引人的,这里面的光线之所以这样暗淡,似乎都被那悬浮在半空的一颗珠子给吸引了进去,凤曦感觉自己的眼光和自己的意思都差点被吸了进去,赶紧甩了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地上还有一个不知颜色的小珠子和一个小匣子。

    凤曦忍住好奇,慢慢的走了过去,摸了摸空中那悬浮的珠子,不想它却紧紧的跟着飘了过来,不过慌乱的同时也没什么不适,有的仅仅是入手后让自己感觉生命的畅快和感动,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不知何时内心的舒畅与喜悦让自己泪流满面,等擦干了眼泪仔细看了一番,才发现那跟本就不是什么珠子,而是一颗自己没见过的种子,凤曦虽没见过,但却敢认定它就是一颗种子。

    收好了这颗种子,又好奇的蹲在地上拿起那个珠子,哪知才拿了起来连在那珠子上的一根细链子就变为了粉末飘落而下,呆了一下才发现这是一颗漆黑如墨的心形吊坠宝石,入手冰凉还有些沉重,因刚才上面有一层灰所以才看着像珠子。

    类似发光的宝石珠宝什么都是女孩子的最,凤曦为女孩子自也不能免俗,此刻当然也不例外了,而这个地方的东西一看就是无人之物,平白无故的得到一颗宝石那当然是好事了,说不定还是什么值钱的宝石呢。

    得到了一颗宝石和一颗类似宝石一样的种子,心愉悦的把手伸向了那个小匣子,哪知匣子刚打开,只觉眼睛一花,什么东西就像流水一样的流入了子里面,同时脑海中也多了一大段信息,凤曦又惊又怕,那种子一样的东西是一个什么“生命种子”的绝世宝贝,那吊坠原来是一个空间存储器……

    虽不知道那“生命种子”是什么,单独只是这空间存储器就是了不起的绝世宝贝了,宗门里面除了爷爷和爹爹其他人都没有,此刻自己也有了一个自是高兴异常。

    又细找了甚久都没找到其他东西,失望之余却意外的发现,地上的灰尘好像是一个人风化之后出现的,一个小兔子都没杀过的女孩子,又是一个人在一个奇特的环境里,不由极度恐惧起来,再也没有心思和胆量再继续待下去。

    凤曦匆匆赶回阁楼把自己锁进闺房里,一个是害怕,一个是想要仔细研究一下,所有的一切都在别人不知不觉间进行着,却不知这与世恒存的生命种子就这样落在了这连修者都不是的小姑娘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