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沈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顿悟突破中的张邦国自己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进入这种自成世界的淬炼过程,这就是突破从五阶倒六阶的门槛,没有想到的是张邦国感觉自己一只脚跨在门槛里面,前面却感觉没有路了,同时后面好像也被人拉住不让自己迈进去。

    无论怎么努力,始终是处于不上不下的的位置,眼看凝聚起来的天地力量已经越来越稀薄了,张邦国自己知道,若等这些凝聚起来的天地之力散去,那么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一起又一次的努力冲关,可就是差着那么一点,就这样一点点,却始终让人有种崩溃的感觉,不知道是重复了多少次,张邦国的心已经完全冷了下去,天地灵气的浓度已经不再引起体内自成世界的共鸣了。

    当看到已经很是稀薄的天地灵气,张邦国彻底的明白过来,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自己体内的内劲,能量,此刻已经变了,就好像气体、液体和固体的混合物一样嘈杂的混合在一块,传说中的自成世界没有出现,此刻的状态也不知道该叫做什么,不过此刻比以前变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张邦国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想起在自己感悟突破的时候来打断自己的两人,不由怒火中烧,若没有他们两人的打搅,说不定自己就是数万年来的第一个六阶,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才失败了。

    向他们这种活了甚久岁月的人,一旦认定了的事,轻易是不会改变的,此刻把所有的一切影响都归根到了打扰自己的两人上,一种想把他们挫骨扬灰的怒意越发旺盛。

    一惊天动地的怒吼覆盖了整个圣埃比亚城,还没远去的两人子不由一阵颤抖,很强大!……没有成功!……高兴的是自己让他没成功!可转念头一想他若报复起来怎么办?

    空间一阵扭曲和模糊,用比北鄂成空两人快了不知多少的速度,好似悬空的跨过了一两公里,片刻之间就出现在了皇宫之内,还不等张邦国为自己现在拥有的力量高兴就愣住了,所看到的只是断壁残痕,好像被人遗弃的废墟一般,再加上天空中还没彻底停住的雨点,看了更是显得格外的凄凉。

    皇宫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此刻已经是天快亮的时候了,人们已经过刚开始的慌乱镇定麻木安静了下来。

    张邦国没有突破到六阶,本来心里就极度的扭曲,此刻看到着废墟一般的皇宫,更是怒从心来,一抬头就朝他们打捞沈锐的地方飞蹿而去,在那里,他探查到了不下千人的修者,心中震惊的同时也略有不安,难道自己突破的这段时间里,有人造反了不成?

    众人才刚刚把眼光从山的那一个方向转了过来,就感应到了什么,很突然的发现湖边的空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人在那里,他好似已经站了很久的样子,在黑夜灯火的闪烁下,更是显得诡异,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瞳孔又是一阵收缩,很强,非常强,比刚走的两人都强了太多,他上偶尔冒出来的气势都震的众人一阵心跳,有的人心里不由冒出该不会是王室的老祖宗吧?

    看到围着小湖的众修者和军,再看看水里折腾的众人,不由一阵疑惑和不解,略一探查就发现了辈埃古希所在的位置,不过他的气机却比平时弱了很多,是受伤了,心中咯噔了一下,是谁敢伤他,沈锐那小孩的气息却一直没有察觉到,感应力一步步的扩大,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感知力差不多能覆盖了方圆两公里的范围了。

    张邦国忍住心里的不安,快速的朝埃古希走了过去,他边的修者和护卫人看到这陌生的老者朝他他们走了过来,心又不由紧张起来,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一辈子所没有经历过的,不但被天地异象给吓住了,更是被两个五阶修者给吓坏了,此刻看到一个更甚五阶的高手,怎能不紧张。

    埃古希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着走过来的老者,只是感觉他很面熟,却不认识他是谁,没发现他的杀气所以才稍微的紧张。

    看到众人一脸的紧张和埃古希那受伤后脸色的惨白,张邦国淡淡的道“萧萧,是怎么回事?”

    埃古希愣了一下,紧紧的盯着这老者看了几眼,突然激动的斗了起来,撤了光罩,也不顾地面是否干净,匍匐了下去。

    周围人一看才知道是王室的老祖宗,都忙着过来恭敬的行礼,见过的几人不由甚是震惊,变得年轻了一些,虽然还是老人的模样,但是没以前那种即将入土的苍老了,而且此刻他的生机更是旺盛了几分。

    埃古希激动的问老祖宗是否突破了六阶,那知话才说完,一股毁天灭地的杀气夹杂着他的霸气,从那略显有些佝偻的子上爆发了出来,整个在场的人都差点被压的呼吸不过来,一道眼可见的冲击波也伴随着这股气势从张邦国周围扩散了开去,他周围的人首当其中被震飞了出去,就是匍匐在地上埃古希也没能幸免,又再次吐了一口鲜血,其他人也不比他好那里去。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不由更是惊骇,单独气势就如此惊人能把三阶的修着震飞弄伤,难道这就是六阶的高手?

    “若被我逮到那两个老杂毛,定叫他们碎尸万段!”

    听到此话,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人敢怀疑这话的真实,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唯恐把不幸弄到自己头上,北鄂世家的人听了这话更是脸色都变了,那两人其中有一人就是他们北鄂世家的老祖宗,怎能不着急。

    “这到底怎么回事?”张邦国说完随意的看了一眼众修者,凡是被他看到的无不脸色苍白,子颤抖,一个是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威压,另外一个是他们害怕张邦国把怒火发泄到他们上。

    埃古希轻轻咳嗽了几声,继续匍匐在地上,把大体的况都说了一边,当说到北鄂成空想杀沈锐,在皇宫里大打出手,到处破坏宫,抢了沈锐的灵兵,说到后来子又开始颤抖了起来。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一下子就升了上来,张邦国虽不愿意去想,可跟本忍不住不去想,心颤抖了一下,沉声问道“沈锐怎么了?”

    埃古希忍了一下“被他们打下水水去就消失了?”

    埃古希说出这句话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真的是掉下去就不见了,就像融化了一样不见了,突然打了个冷颤,该不会沈锐在无形中就被炼化融入水里了吧,要不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张邦国听完,把感知力提高到了极限,每一个角落都探查过了,哪里有沈锐的丝毫气息存在,张邦国皱着眉头缓缓的道“他真没出来?”

    埃古希用坚定的口气道“绝对没出来,这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况且还两个五阶的高手在此,若真走了他们也应该发现了才对。”

    张邦国皱着眉头在那沉思不语,沈锐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到底哪里去了?不论怎么说都是跟那两个老不死的有关,若不是他们出手打扰自己,若不是他们把沈锐打到水里,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张邦国越想越怒,沈锐可以说是他自己的逆鳞、心血、希望,虽然两人以师徒关系相才处了一年多,但是那感却比他自己的这些子孙后辈深厚多了,血脉随着第五代第六代,直至几十代之后,越发显得稀薄,同样的对这些后辈的感也越来越淡,刺客就是正统的埃古希上也么没有多纯正的血脉了,更可况其他旁系。

    对于沈锐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了他的上,知道了灵兵的事之后,张邦国结合着沈锐母亲的相貌,就知道了沈锐在发育的时候一定接触股过大地之脉,按照子像母、女像父来说沈锐应该跟沈丽菲长的很像才对,可沈锐跟沈丽菲的模样相差甚多,让人根本不相信沈锐是她亲生的。

    张邦国用尽了自己的能力,也没能吧沈锐找出来,沈锐就像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昌茂帝国境内的任何城镇都贴满了沈锐的画像,沈锐再一次被推倒巅峰,知名度已经超越了帝国十大高手的行列,只是看着画像上俊美的人儿,别人不敢相信他是男的。

    足足七个月了,依然没有丝毫沈锐的踪迹,看着跪在地上哭泣哀求的埃古蒂娜和沈丽菲,不止埃古希头痛不已,就是张邦国也是很头痛,两个人都是为了绑住沈锐,可现在沈锐已经没了,却不能随意的敷衍她们,只能更加卖力的搜寻沈锐。

    为了出北鄂成空,北鄂世家已经被打压到了极点,除了几个跟北鄂世家出生入死的修者,其他都已经离去,因为张邦国已经发威,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除了几个重要的人物,其他的都已经被软了起来,出了这种问题,整个帝国都变得风雨飘摇起来。

    无论怎么打压北鄂世家,就是没有找到北鄂成空的踪迹,张邦国自己也知道要是五阶的修者故意隐匿起来,好比寻找大海里的一粒沙,根本就不可能找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