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失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此刻听到最关键的东西丢失了,两人都像多年的好朋友一样的停了下来,紫竹棒让北鄂成空拿着,也不怕他敢私吞,如真这样,那么只需放话出去他手中有一件灵兵,不需自己动手,也会有五阶修者来找他甚至灭了他满门,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他敢耍什么花招。

    对于活了两千年的人来说,应该不怕死才对,可他们却非常害怕死亡,若看着自己一手创立守护的基业和子孙后代、血脉传承消失了,那更是不可接受的事

    此时此刻两人都有些不自然,因为刚才只顾着交手,现在沈锐的气机完全的消失了,二十多米深的小湖泊里,除了下水打捞的人、一些鱼儿、一些水草和湖低冒水的几个喷泉外,不要说沈锐他人,就是一丝丝的气机都消失了,若说他自己解开本源冰封逃了,两人打死也不相信。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这是什么况呢?本源力量两人可是很清楚的,除了本人或同为五阶并且懂得寒冰同源属的修者,别人不根本解不开他上冰封。

    难道真有人在两人打斗的时候把他给带走了?两人不由相互看了一眼,不由有些不敢相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人给带走了,到底是什么人物做的手脚,两人又惊又怒,自己能多活几年的希望就在眼前破灭了,感觉一下子从天堂走到了地狱。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众修者围着的地方把一个大活人带走,到底需要何等的修为啊!仔细的感觉这周围的气机,丝毫没有五阶来过的样子,同时沈锐的体内还有自己的本源力量,若被人带走了,那么自己就一定会有感应,可此刻却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不止是他,就是北鄂成空也是震怒不已,他在动手的时候,也是你弄了一丝丝的本源力量到沈锐的体内,无论沈锐到了什么地方,只要他还活着,隔得不是几百上千公里远自己就能感应得到,此刻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若说短短时间内就离开了这个范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有的所有一切总结起来,沈锐从跌落下去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那就说他还在里面。却不知此时此刻的沈锐早已经处几百里开外的地底世界里,不要说两人,就怕是六阶再世都不可能察觉得出来。

    世间就是有一些这样巧合的事,简直是巧合到让你无法理解和解释的程度,原来一股貌似沈锐之前杀蛇时,在山腹水潭中看到的无色又有颜色的泉水流经此处,若有大能力的人仔细查看,就会发现这就是让人梦寐以求的大地之脉!

    只可能出现在人迹罕见之地的大地之脉,此刻竟然出现在了这种喧闹的地方,也真是一个奇迹了。

    这大地之脉也好像存在的时甚久,似乎有灵智一样,发现了自己头顶的沈锐,感受到他体内好似有自己同源的力量,这股大地之脉自诞生以来就开始游历世界,直至今都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此刻遇到自是要研究一番,虽然感觉有危险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夹裹着沈锐一路逃走了。

    这么一个大活人被一团好似水一样的液体裹着就这样从那碗口大小的喷泉里流走了,沈锐都好似变成了液体一样,整个子就这样从那仅仅比他拳头略大的小孔中流走了,在那旁边有的仅仅只是沈锐的那条短裤和扎头发的红色丝带。

    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幕,除了不能说话的鱼儿和小虾,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

    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众人都在苦苦寻觅的大地之脉,就在自己边不远的地方出现过,众人也不远相信,一个人竟然会像水一样的从那小孔里流走了。

    离开这里远了之后,大地之脉似乎感觉到自己成功了,远离了危险,夹裹着沈锐的移动速度也快了很多,再到了后来,简直就是风驰电掣一般,前面明明是没有一丝空隙的泥土和岩石,沈锐的子硬是从上面穿过去了,之后还没留下任何一丝痕迹。

    也许是大地之脉感觉沈锐上的寒气和寒冰让它难受,结果越行越深,此时也差不多贴着地心穿行了,地心里那汹涌澎湃的岩浆可以抵消一点寒气,若不是沈锐被大地之脉包裹着,也早就尸骨无存了。

    圣埃比亚城的内城皇宫,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乱还在持续,特别是加上众人都没见过的倾盆大雨,更是显得恐惧和不安,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在这哗哗大雨的水雾中,再加上头顶那从未间断的电闪雷鸣,让所有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此时此刻,最显人注目的是沈锐落水的小湖周围,能够凝聚出属力量的修者,都是一个个的顶着光罩,用来防止雨水打在上,这种场面甚是好看,各色光圈组成的罩子,或明或黯淡的聚集在这里,在黑夜和火光中中更是显得漂亮和显眼。没有这个能力的只好忍住豆大的雨点打在上的疼痛和全的冰冷,里三层外三层的军也是咬着牙忍受着这一切,亮彻黑夜的火把插满了周围,被雨水淋到发出阵阵噼啪声。

    此刻的小湖里,所有的鱼虾都倒了霉,他们没有招惹了谁,却受了这莫名之灾,整座小湖都弄了个底朝天。少说也有五百多的军武者在那里打捞着沈锐,其中不乏夹杂着不少的修者,皇宫被弄成这样,都不说什么,他们毕竟是五阶的高手,阻止不了他们的步伐。

    但是沈锐可是老祖宗的关门弟子,若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向老祖宗交代啊!今天也看到了他的潜力,他就是帝国未来的支柱和希望。

    北鄂成空和勾魂笑前门主,两人那漆黑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表,但是没有人敢走到他们周围三十米,两人不像那些修者一样的顶着光罩,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而雨水却听话的饶了开去。

    听到一次又一次的报告,都是没有沈锐的丝毫踪迹,有的仅仅只是沈锐那唯一的大短裤和扎头发的红绳子,他就这样从这里消失了,看到所有过程的人,不论是修者、还是武者都是不敢相信,沈锐就这么没了,这么大个地方那可是500巅峰武者和几十个修者同时搜索的,哪怕是一条手指大的小鱼也给捞了出来,就是没有沈锐的丝毫踪迹。

    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若真有人把沈锐掳走了,那到底是何通天手段,周围这些修者可不是吃素的,若说沈锐自己逃跑了,他们也没看到是什么时候怎么跑的,最不敢相信他自己跑了的人就是那黑炭一样的两人,被本源寒冰属冰封了的人就这样没了?

    两人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一齐扭头朝皇宫的后山看了一眼,眼中出现了极度的凝重之色,“他成功了吗?”一声苦涩的声音从北鄂成空的嘴巴里冒了出来。

    勾魂笑前门主忍住沈锐消失的打击,用冷的让人害怕的声音道“再不走就怕走不掉了!”

    北鄂成空一咬牙,握了握手中手中的紫竹棒,想把他还给埃古希,减少皇室对北鄂世家的打压和仇恨,现在出现的那一抹气机,更是让北鄂成空嘴巴里充满了苦涩,一旦张邦国突破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在自己控制范围之内了。

    看到北鄂成空那犹豫不觉的样子,勾魂笑前门主淡淡的嘲讽道,“若他真的突破了,你以为凭借这灵兵就想让他放过你,在那小子没找到之前,你说可能吗?”说完贪婪的又看了一眼北鄂成空手中的灵兵,突然又感觉到了什么,瞳孔一阵收缩,再也不敢有任何犹豫,子犹如变成了一道清风,几个起落和扭曲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北鄂成空一咬牙,看了一眼众人似乎想要看看自己的子孙后辈,又似乎有些难以抉择,一咬牙,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去。

    两人什么时候走的众人都没发现,就是那些自认高手的修者都没发现,一个是因为雨太大了影响视觉,另外一个是在默默的体会着今天所看到和感悟到得一切而分散了注意力,只发现在自己再抬头的下一刻,两人站着的地方就没人了。

    当大部分人都发现两个五修者失去踪迹的时候,心头都是一沉,难道又有什么要发生了吗?有心的人却已经察觉出来雨点没先前那么大了,也没那么急了,雷电也弱了一些,难道传说中的六阶高手就要出现了,明明跟自己无关,可不由的一阵心跳加速。

    大地之脉整携带着沈锐,就像找到自己心玩具的孩子,每每有空都会对沈锐探查一番,发现他的生命之力快枯竭了,又为他补充一点点,之后自己再从周围的各种生命上各吸收一点点来弥补。

    时光穿梭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过了几年,也不知把沈锐带到了什么地方,不过简单说来,绝对不会下于十几二十万公里。

    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地底东逛西逛的,没有一个固定的方向,偶尔为了吸收补充生命精气或认为安全的地方,才会把把沈锐也带出地面,沈锐体内的寒冷和体表的寒冰早就消失了,可沈锐被大地之脉的包裹下,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虽然如此,但沈锐却感觉自己是醒着的,自己看到了师傅所描述的哪五种纯粹的属力量,无论哪种属的都是最完整最纯粹的力量。

    此时此刻沈锐的体内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火木属的力量已经完全在这种莫名的压力和刺激下融合到一块去了,就连水属和雷电的力量也有丝丝想要相互融合进去的迹象。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