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杀机(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旁边的北鄂成空听后也是脸色大变,“原来真是你!小子你别信他的,他不过是为了你手中的灵兵和让你说出大地之脉的位置,若大地之脉找不到了,那么你就会被他作为药引炼化了提取体内的大地之脉!并且勾魂笑也是个见不得光的宗派,除了杀人啥也不干,你别听他的!”

    沈锐在旁边听着他们的话,不由毛骨悚然和恍然大悟,“大地之脉找不到了,那么你就会被他作为药引炼化提取体内的大地之脉!”把人给炼化了,都是为了大地之脉,难怪之前烈锡川一再给自己交代,自己没有实力之前,不要露出手中的紫竹棒,原来如此!

    听他们的口气,都不是什么好人,即使真的不杀自己,自己的结局也会很悲惨。

    两人虽说大有针尖对麦芒的意思,可沈锐一点也不敢放松注意,他们无论是谁都对自己怀有歹意,一个不注意就糟糕了。

    在沈锐认为他们不可能出手的时候,却不想两人都同时朝沈锐手中的紫竹棒抓来,沈锐骇然后退的时候,紫竹棒的另外一头却已经被两只被烧焦的手抓在了,极度恐惧的时候,把吃的劲都用了出来,不但没有丝毫被夺回来的意思,子也被他们拉了过去。

    极度不甘心放手的时候,一只穿着破鞋的脚却毫无征兆的印在了沈锐的口,沈锐听到自己骨断裂的同时,一股极其寒的气流也顺着跑到了体内,才一瞬间就像出于千年寒冰包裹中一样的寒冷,体内的力气也在快速的流逝,握紧木棒的右手也不自然的松了开来。

    那一脚的余劲不但踢碎了沈锐的骨,还把沈锐的子整个的了起来,高高的抛到了空中,沈锐的死活似乎他们毫不在意,一只手紧握竹棒,另外一只手和两只脚却快的犹如风车一般大打出手,不断的拉扯中争夺手中的紫竹棒。

    处半空中的沈锐只感觉体发僵,眼皮沉重,体内的血脉好像结冰了一般的寒冷和僵硬,好像内劲和血液都开始结冰了!

    打斗中的两人犹如暴怒的巨兽一般,若说先前追赶沈锐是猫捉老鼠的感觉,那么此刻就是火山喷发一样的暴怒,影所到之处,草木、土石漫天翻飞,两人都各自挨了对方的几下,但都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顾抓紧手中的紫竹棒,往对方子上轰击的力量也更大了。

    远远出围观的众修者和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就连被人扶着的埃古希也一阵头皮发麻,两人所到之处犹如刮起了龙卷分,所有一切都是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一般。

    自从北鄂成空追赶沈锐开始,埃古希就让人上山去给老祖宗报信,奈何雷电交加,不要说到了山顶,就是山腰都上不去,只能默默的祈祷沈锐能躲过这一劫,或坚持到老祖宗赶到。

    再看看现在不要说拿下两人,就是稍微的靠近一些都会有生命之忧,特别是武者更是不堪,这种颠覆了人的力量,此时此刻却被两个烧的漆黑的人施展了出来,没见过五阶修者真正出手的低阶修者也不比那些武者好多少,也是目光呆滞表单一。

    难怪五阶修者有这么高的地位和这么长的寿命,原来人家就是有如此底蕴。

    沈锐落下时跌在湖中溅起的水花这么显眼,声响这么大,但都被众人刻意的忽略了过去,所有的眼光都被那舞成旋风一样的黑影所吸引。

    沈锐跌入水中后,若有人看到他此刻的摸样,就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沈锐已经快被冰封了,只要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那么就会有一层淡淡的薄冰覆盖在上面,并且还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慢慢的加厚。

    沈锐的意识中什么都不存在了,有的只是跌入水中后的温暖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极度严寒,可没过多久这种温暖却又被严寒所取代,极度的的寒冷加上体的虚弱,已经让沈锐的意识慢慢的模糊过去。

    按理说人体的密度和冰块的密度是比水还轻,就会漂浮在水面上的,但此刻却不合常理的往下沉,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不经意之中,没有人看到已经沉到水里的沈锐,并且下沉的速度还不断加快。

    沈锐的边就只有那些好奇的鱼儿在远远的围着他转悠,到了最后连鱼儿都失去了兴趣游走了,整个世界就感觉安静了许多,有的仅仅只是沈锐那若有若无的心跳和极度的严寒。

    岸上的争斗还在继续,直到此刻,就是看不太清楚的武者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两人无论怎么打,一只手都始终紧紧的握着一根长条形的东西,好像是在抢夺这个东西。

    众人中最清楚的要数烈锡川,他们抢夺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想到沈锐这么早就把它给拿了出来,只要有这个东西,那么别人就很自然的想到大地之脉,想到大地之脉就想到,若能喝下一滴大地之脉,那就可以把体内所有属的力量都融合到一块去。

    这大地之脉是这么容易就找到的吗?因为它无处不在,又根本不存在,据说整个大陆都才寥寥三四股大地之脉,大陆如此之大,能到哪里去找他去呢?

    据说它触碰到了任何属的东西都会失去效用,只会存在自然的环境中,有时混合在水中,有时混合在火山的岩浆中,有时在沙漠之中……,若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三四年,那么就有可能会培育出灵兵,若是大地之脉走了,灵兵却没被发现,那么灵兵上的灵气也会慢慢流逝,总之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大地之脉这东西一旦被人发现了,它会像灵智动物一样的搬家,这说出来虽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人能在同一个地方看到同一股大地之脉两次,恐怕神也做不到。

    传说只有用无属的玉瓶冰封了收藏,效果还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降低,没有几个人见过,唯一见过或喝过大地之脉的那几个人,哪怕只是看一眼闻一闻,最后也成为了五阶修者,有这样神奇的效果,那吸引力自是不同凡响了。

    别人虽有人看清了是一截紫色的竹子,但由于两人的速度太快,却没发现上面交错的光芒。若发现了这光芒那就会联想到兵器上去,联想到兵器上那就有可能联想到,不是金属而是一截竹子还会发光,那会不会是灵兵!

    虽说很多很多的修者一生都没见过一眼灵兵,更不要说拥有了,但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记得清楚,都在那做梦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在大地之脉中泡一泡或或喝上一口,顺便能再得到一件灵兵,那就人生无憾了。

    也不能都说这些修者没眼观,慢慢的都发现了这一端疑,难道是什么灵兵,要是普通的竹子还值得他们这么争抢,要是普通的竹子不是早就被他们折断了吗,埃古希就是发现问题的其中之一。

    以前沈锐收藏一截竹子他就略有所闻,只是根本没有想到会是灵兵,若是五阶修者那还可能,此刻被一些额外的东西证实了,也不由的一阵心跳,联想起沈锐的一切,今年18岁,已经可以算是三阶修者了,自己也只是三阶修者,不过凝聚出两种属而已。

    看到他跟北鄂成空硬拼的两下都没有死,还把北鄂成空给打飞了,听说还未成年的时候能能在大地之脉中泡一泡,能张的俊美无匹,联想到他所有的一切,埃古希突然嫉妒的一阵心痛,子都不由的轻轻的发着抖,直至引发口的伤痛才止住这种嫉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中的不平衡。

    此刻再看沈锐,除了白茫茫的水面,哪里还有一点点沈锐的影,在埃古希命令军去找沈锐的时候,众人才把目光移到了他的上,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从今天以后,沈锐他的名字会像帝国十大高手一样被人所熟知和追捧,对于像这些五阶的修者,知者仅仅修者而已,还不被列到武者和普通人知道了解的范畴。

    随着军传回来的报告和众人乱的声音,打斗中的两人还是听到了一点点什么,特别是那所谓的勾魂笑的前任掌门更是惊骇的不得了,他给沈锐的那一脚,可是他用了悟出一点点的本源力量啊!若没有自己本人或熟知寒冰属的五阶修者,休想解掉他上冰封的寒冰,若时一久还没解掉那么就会气血枯竭而亡。

    北鄂成空也是错愕不已,那老鬼踢出的一脚,他可是最清楚它的威力不过了,为了得到大地之脉的蛛丝马迹,他连本源力量都用上了,可想而知下了什么血本,就是两人在此刻大打出手的争夺这天才异宝都没使用本源力量,可想而知那本源力量的可怕和珍贵。

    其次是北鄂成空仅仅领悟到一点点,不敢随意乱用,并且还是用了一点就会减少一点,威力奇大无比,不到生命攸关的时候是不会用的。

    北鄂成空自从沈锐拿出这紫竹灵兵的时候,就明白了什么,这小子这么大一点点岁数就能有这样的修为,人还长的如此俊俏,除了在大地之脉中泡过,其他的根本就不可能。

    两人都活了甚久,越是到了生命大限来临的时候,越是害怕死亡,虽有的时候满嘴说着看开了、看开了,但是他们比谁都害怕死亡,此刻出现了一点点大地之脉的消息,就有得到大地之脉的机会,生命延续的机会就增加了,怎么不让他们心动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