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杀机(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突然北鄂成空的神色变了一下,眉头紧跟着又皱了一下,下一刻北鄂成空的影就出现在了墙头上,看到的只是黑暗笼罩下沈锐那只着大短裤的背影,下一瞬就失去了踪迹。

    随着一声压过了一切惊雷的怒吼声中,北鄂成空的子却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众人随即也跟着跃上围墙,有的只是北鄂世家众人眼中的不解和迷茫,而北鄂坤的眼中却多了几丝释怀和惆怅。

    众人跃上墙头后,除了黑压压的军和那远去的北鄂成空,根本就没有了沈锐的影子了,众人除了惊讶和不解外,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围墙外的北鄂鸣目睹了整个过程,原来以为一切摆平了的他,在惊讶和不解中,却匆忙的发现,沈锐的背影都已经快消失了,沈锐那被打得扭曲的脊椎,是自己亲眼所见的,不会骗自己,此刻他却跑了,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沈锐很高兴终于逃脱了,可还没等他高兴,就蓦然发现危险又盯了上来,连回头的时间都不敢耽搁,只能往皇城里地形复杂的地方跑去,希望这样能够摆脱追杀。

    即使五阶的北鄂成空修为比沈锐高了甚多,但是速度上的差距却不像修为上的那么夸张,但也是比沈锐不知快了甚多,也幸好这里的地势复杂和房屋众多,要不沈锐自己早就死了几十次了,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十座被北鄂成空生生用子撞碎的房屋。

    整个皇宫中就像被人攻打了下来一样凄惨,到处是哭喊声和嚎叫声,刚开始沈锐跟自己玩捉迷藏的时候,北鄂成空还越过围墙,但时间久了北鄂成空却心生一记,前方不论什么东西,只要自己能打碎的,都不绕过去,直接用子把他给撞碎,如此一来北鄂成空好像是故意来拆房子的,他所到之处房屋围墙什么的就到了一片。

    这样做一个是为了解气,一个是为了示威,没想到故意的来拆皇宫的房屋是如此的爽快,心中的那个得瑟自是不用说,就是顺路见过的也会在那些主要的地方打上一拳或蹬上一脚,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玩呢!不过话说回来平里谁若敢如此乱来,不早被张邦国那老杂毛给打成灰飞了呢!

    一追一逃中沈锐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北鄂成空似乎不再刻意的来追杀自己了,虽说底蕴深厚,可也没办法跟一个五阶的修者比试,此刻可以乘机抽空恢复一点力气了。

    上来围追的修者也不知道被打死打伤了多少,沈锐知道,再这样下去,这些房子没了,自己就没有躲藏的地方了,也不能再让他破坏下去了,自己得把他引出去,至于离开了这里结局已经来不及去仔细的猜想了。

    无论怎么跑怎么逃,沈锐都不敢朝后院走,因为那里有自己的母亲和公主在那里,他害怕伤到他们,但是此刻自己需要去拿自己的紫竹子棒,就在皇城后院的附件,只希望到了那里他不要发疯,自己也拿到了就逃跑,应该没事的。

    沈锐心理这样安慰着自己,又脱着北鄂成空遛了一个圈,同时在不断的回气,希望拿了以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王城皇宫。

    正拆的开心的北鄂成空却暮然发现沈锐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越远了,他想跑一下子就冒了上来,有些不甘心他的拆房子的大任,直朝沈锐的方向追去。

    可没过片刻却逐渐的却发现沈锐的方向是朝内宫去,虽不解为什么他要这样,难道认为能有女人保护他。

    或者趁手杀几个王室成员也很不错啊,等他真的进到了里面,自己再来一个雷霆之击,让他王室后悔一辈子,同时边围着的这些小杂鱼和和修者,真是十分讨厌。

    不要以为我杀不了你,既然事都弄成了这样,干脆做大一点,自己也活得太久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在自己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能多拉一个人陪葬是一个,心中的杀气又冒了出来,那些普通的修者和军瞬间就传来一阵阵临死前的惨叫声。

    沈锐终于蹿进了自己的小屋内,还不等拿到紫竹棒,公主的影就扑了过来,看到沈锐披头散发的样子和嘴角、上的血迹,泪水就忍不住滚了出来。

    沈锐知道此等时刻,可不是亲的时候,稍有不慎,不但自己的小命就没了,还会伤及一些无辜,轻轻的抱了一下顺便安慰她了两句,也顾不上其他什么和公主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一把拿起插着紫竹棒的皮袋子就破窗而去。

    沈锐辨别了下方向,就拔足狂奔起来,真杀得起的北鄂成空,虽说没再来追杀沈锐,但是却一直用感知意念紧紧锁定沈锐,此刻却嗅出了一点点沈锐那坚决离去的意思,抛下边的一切,赶紧朝沈锐追去。

    经过这么久的较劲,北鄂成空已经明白,若今者沈锐不死给跑了,那么后没有自己庇护的家族就有难了,也有点可惜他没有逃到后院里,让自己借此发难,杀人,拆房子再好玩也比不上杀死沈锐重要。

    沈锐自己从跃窗而出后就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想到这北鄂成空来的如此之快,才没跑出一公里就快被追上了。

    北鄂成空看着前面那个拿着一根不知名竹棒的沈锐,心想该不会走投无路要找个武器来拼命了吧,但要找也不能找个别的,找了根竹棒,这能行吗?

    心中高兴的同时,脚下的速度更快了几分,沈锐察觉后的北鄂成空越来越近,心也越来越沉重,从初次见面到现在,自己可是真的体会到了五阶修者的厉害之处了,如把自己比喻为一把木头做的锤子,那么五阶修者就是大铁锤。

    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埃古希边的修者,除了几个厉害的,其他被杀被打伤几十个,剩下的都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出手了。

    埃古希也发觉了问题的辣手,再也支持不了沈锐了,老祖宗也不能去通知他,山顶雷电缠绕根本上不去,若沈锐真死了,只希望老祖宗帮他报仇不要怪罪到自己头上!

    北鄂成空看着跟沈锐的距离越来越近,也一个跃步,一拳朝他后背轰去,沈锐自从被他的气机锁死了之后就发发现了,不论怎么逃都逃不掉,此刻也是避不开,一咬牙聚起体内残余的内劲一棍朝北鄂成空的拳头轰去。

    当北鄂成空看到沈锐手上那发出淡淡乌紫色的光泽时,就发现了问题有点不对了,但也没把他放心上,主要是对自己的拳头太自信了,不要说这一小根竹棍,就是一座铁山也能把他打碎。

    那小竹棍没有想象中的被打成碎片,沈锐也没有被打飞,有的仅仅是沈锐的子被震退了十多米,。

    北鄂成空看着自己血模糊的拳头,有的只是自己拳头上传来的疼痛,和一小截露出来的手骨和涌出来的鲜血,北鄂成空先是震怒,随即是高兴,不知多少年了,竟然有人能把自己打得受伤,并且骨头都露了出来。

    北鄂成空平静的用手指沾了一点鲜血放到嘴里尝了尝,抬头一脸贪婪的盯着沈锐手中的紫竹棒,竟然是大地之脉中长出来的灵兵,竟然是灵兵,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原来是接触过大地之脉。

    “小子,若你把你手中的灵兵给我,并拜我为师,那么你就可以保住你的小命,你意下如何?”

    沈锐看着北鄂成空那冷静的有些害怕的表亲,和那贪婪狂的样子,危险的感觉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加剧了几分,若之前自己是必死无疑,那么此刻自己是尸骨无存。

    就在北鄂成空再次近的时候,之前和北鄂成空一块从山上下来的另外一个漆黑的人影却犹如幽灵一样的站在了旁边,也是贪婪的盯着沈锐手中的竹子和打量着沈锐,不过此刻他的上已经穿上了衣服,近距离的观测,才发现他的头发胡须和面容已被雷电烧的惨不忍睹。

    看到他的出现,沈锐才发下自己一直忽略了他的存在,若他对自己存有敌意,那么自己何时死了都不知道,那诡异莫测的出现,自己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直到他出现后,自己才发现了它的存在,感觉他本来就应该是站在那里的。

    沈锐感觉毛骨悚然的同时,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吞了吞口水“你是那晚的那个人?”

    同样很苍老的一个声音冒了出来,犹如来自地狱一般又或来自冰封的世界里,让人全发冷的同时也一辈子度忘记不了,“不错的小家伙,连那老家伙都发现不了我的存在,却被你发现了!我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听到一个老妖怪一般的男人对自己有兴趣,明知他没什么意思,去把沈锐给吓得长了一鸡皮疙瘩,心里也有种毛毛的寒意。

    “我乃勾魂笑的上一任掌门,可愿意拜我为师?虽然我勾魂笑没有九宗、十二派那样的威势,但比起像昌茂帝国这样的国家却又更胜一筹,凭你的天赋和我的教导,后我可以让你做勾魂笑的掌门人,到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看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