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杀机(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北鄂成空虽说厉害,但之前硬闯山顶的时候,被雷电之力损伤了一些,此刻手和修为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被埃古希等人围着狂攻,竟然有处于劣势的感觉。

    正值沈锐蓄好了力,准备给他雷霆一击的时候,埃古希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蠢蠢动的沈锐,不由大怒的朝沈锐喝道“还不走!”

    听到让自己走,沈锐不由一愣,这行吗?不是他们占着优势的吗?为何要走,看到沈锐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出手的样子还越来越明显。

    看到这一幕烈锡川也不由大是着急,众人苦苦出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沈锐脱,他到是好!一点不着急还想搀和进来,于是抽空朝沈锐生气的喊道“还不走啊!”

    就在众人都在着急沈锐还不走的时候,不经意之间众人的配合出现了一丝的失误,北鄂成空抓住了这一丝丝空隙,一个错就滑出了众人的包围,直朝沈锐袭去。

    沈锐真处在犹豫不决中,看到那乌黑的影朝自己袭来,不由瞳孔一阵收缩,那已经凝聚好了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朝他打去,几次的受挫使沈锐的怒气升了起来,此刻虽说没有先前那一拳的威势,但也不小多少。

    在众人口一阵猛跳和瞳孔急剧收缩的时候,哄然巨响中北鄂成空的子再次倒飞出去,不过此刻还有另外一条影也不比北鄂成空好多少,沈锐也是被打飞了,并且是狂吐鲜血的倒着飞出去,比北鄂成空凄惨多了。

    北鄂成空最是火冒不已,接连两次被一个后辈打飞,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这脸以后还要不要的?

    第一次是根本没注意他的存在,这第二次是仓促之间来不及蓄力,虽说没受伤,但是面子比受伤都还严重,也顾不上那是否会突破道六阶的张邦国了,也顾不上这所谓的王室了,今天若不杀了这小子,那自己以后就不用见人了。

    说实在的他们这种人是活的太久,几千年都在原地踏步,心理已经极度扭曲甚至有些变态,不容许别人比自己强,特别是那些比自己还小的人,更是不容许,此时此刻的这个沈锐,可以说是生平唯一仅见的一个。

    之前顾忌王室的存在和张邦国的存在,始终给他们几分薄面,不敢做的太过分,但是此时此刻,一切都被愤怒给淹没了。

    把体内雷电带来的伤势压下,催动起体内积蓄了上千年的力量和杀气,生生忍住了到飞回去的影,一瞬间不止处半空的沈锐,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了另外一种窒息的压迫,这不是错觉,是从北鄂成空上冒出来的压迫感,虽说没有天地异象带来的强烈,但也足以让众人感到窒息。

    子还没落地的沈锐才稍微的感觉到一丝丝这种压迫的气势,就知道遭了,能跑多远算多远了,能保住小命才是最重要的,原来义气在死亡之前也只能低头!

    北鄂成空止住了子,从嘴巴里发出了野兽受伤似的怒吼,比箭矢还快数倍的速度朝沈锐奔袭而去。

    所有的一切都是发生在火光电石之间,在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不止烈锡川和埃古希明白,就连刚才围攻北鄂成空的其他人也明白,若是此刻让北鄂成空在单独对上沈锐,那么沈锐的一条小命就没了。

    所有人都忍住恐惧,不顾那暴怒的北鄂成空,全都不要命的扑了上去,只希望能争取一点时间,让沈锐能躲得过去这一劫。

    沈锐也感觉到了此刻的危险况不能再有丝毫的犹豫,要不自己的小命今天就得交代了,使劲了浑解数,拼命使子落地,刚落地的一瞬间,也顾不上无力的双腿,顺势借着这个冲力朝后拼命的奔去。

    一路上的各修者看到奔来的沈锐,不敢做出任何不明智的举动,光是看到他和北鄂成空硬拼的那几下,就不是自己能做到的,况且他还这么年轻,以后不知能到什么高度。

    就是想把他灭杀于摇篮之中此时此刻也不是合适的地点和时间,不论周围这么多的眼睛在看着,就王室那不要命的阻挡北鄂成空,都只是为他争取逃命的时间就可以看出点什么来,若真做了什么不明智的举动,那么后就要做好别人报复的准备。

    眼看马山就要到了围着后山的墙角了,逃命的几率又增加了几成,一个可恶的影却横在了前面,北鄂申笑吟吟的站在对面一抱拳“没想到小兄弟一年多不见竟然进步如此迅速,今相遇也是有缘,不如到我们北鄂家去喝杯茶如何?”

    看到他那含笑的表,沈锐却心急如火,稍有迟疑被后面的北鄂成空追上来,那自己就完蛋了,他说的这么客气,无非就是为了阻挡自己片刻,况且他们都是姓北鄂!

    他们的关系一下子像惊雷一般闪过沈锐的脑海,也不跟他啰嗦,一个侧就朝旁边的墙头窜了出去,不想北鄂鸣的影却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墙头,沈锐如遭电击,也顾不上甚多,聚起所有的力量,一股脑儿的朝北鄂鸣轰去。

    两人在力量上或许沈锐的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沈锐毕竟腾空而起失去了先机,而北鄂鸣却脚踏实地,有借力的地方,双双都被击得跌下围墙。

    沈锐这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子实打实的跌在地上,四肢百骸犹如散架了一般,但是听着众人的惊呼声,沈锐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围着北鄂成空的人只剩下四个了,其他都生死不知。

    极怒攻心的同时,却顾不上这些,现在只能拼命逃命,若自己逃不掉的话,那么他们就白忙活了,最关键的是自己不想死,北鄂成空必杀自己的决心毋庸置疑,子一落地后就毫不犹豫翻朝围墙窜去。

    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体才向上蹿出不到三尺,三兄弟中最强大的北鄂坤那厚重的拳头已经重重的打在了沈锐的后背上,听着拳碰撞发出的闷沉声,在场的众人忍不住心脏和嘴角一阵抽搐,不了解北鄂成空之类的高手,但是像北鄂坤这样的四阶巅峰高手,又是帝国十大高手榜中的人,自是人人都认识和了解一些。

    此刻不用看最后的结果,就是沈锐那嘴角飙飞出来的鲜血和脊椎扭曲的样子,以及北鄂坤的名气,就知道了这一拳的分量到底如何了,挨了这么一下,不用看也知道结果了。

    众人也一阵心惊,这北鄂坤向来都是正大光明著称的,没想到关键时候竟会出此黑拳,别人对他的认识不由又上了一个台阶和感观。

    北鄂申看到三弟打出的这拳和沈锐扭曲变形的后背,也不由的嘴角一阵抽搐,还想着把沈锐拉拢过来,但此刻来看,基本上已经是个废人了,三弟虽然平脾气火爆,看不惯不屑于做这等事,但是关键时刻竟然这等手段都用得出来,毕竟心是往家族里靠拢的。

    处半空中的沈锐却心都碎了,北鄂坤打在自己背上的那一拳,除了意识是清醒的之外,已经让自己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从一开始的疼痛联想到现在的况,沈锐知道自己的脊椎已经断了甚至碎了。

    心也因为疼痛而跟着变成了碎片,自己即使能活下来,也是一个残废了,若自己是个体瘫痪的人,那么还不如让自己死去来的快活。

    北鄂坤的这一拳力量大的是如此惊人,好半响才听到子落地的声音,众人看向北鄂坤的眼神都充满了鄙视,如此高手竟然对一个这样年纪的人下此黑手。

    沈锐感觉自己的子少说也飞了一两百米远,落地后依然没有疼痛的感觉,不过却意外的发现随着体的滚动,骨头却传来一阵阵噼啪的声响,也在此时那失去了感觉的子又迅速的恢复过来。

    沈锐扭动了下,除了脊椎略有不适外,好像中的闷气都被这一拳给打出来了,虽然疑惑为什么自己会没有受伤?但却不敢有丝毫的犹豫,一站起来就不要命的朝前方窜了出去。

    这附近此刻已经是人头攒动,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军,看到从围墙那边飞过来一个只着一条大短裤的人,两百多米的距离摔在地上,又滚了几十米后竟然没事人一般的站起来跑了,一看就知道是个修者,众人也不敢多言,今天的况太特殊了,平难得一见的修者,此刻却像大白菜一样的冒了出来。

    此刻的山脚下,埃古希众人却已经被北鄂成空打成了半残废,除了埃古希被打断几根骨外略显的轻微外,一个埃古希边的黑袍侍卫,整个膛都凹陷了下去,内脏都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王室的中修者虽把北鄂成空围了起来,但是主事人埃古希没发话,他们也不敢先得罪了北鄂成空,要不后果会比躺在地上的众人都还惨。

    当北鄂成空站在跪在地上的北鄂世界族人面前时,正是沈锐知觉恢复起逃命的时候,得知沈锐已经被自己的后代北鄂坤废了的时候,不由的开怀大笑起来。

    匍匐跪在地上的北鄂坤却神色有些不自然。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