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杀机(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北鄂成空放缓了口气“小娃娃,很不错呀!不知你师傅是何人?”

    看到这一幕,最开心最震惊的要数埃古希了,五阶已经是一个人无数人只能仰望的存在,他们拥有何种能力自己再清楚不过。这沈锐一年前还还是一个二阶呢,才不想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到了如此高度,少说也缩短了别人几十年的时间,喜欢的同时内心深处又升起了一阵恐惧,以后若真的压在自己头上该如何是好?

    沈锐挣扎着爬了起来,用那无力的手背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迹,傲然的道“张邦国!”

    北鄂成空听后一脸的诧异,没想到那老杂毛也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才多大年纪就如此了得,若放到以后那还得了,看来只能把他灭杀于成长之中。

    像他们这种活的太久的五阶修者,心理跟普通的修者已经完全不同了,可以说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大都在岁月的蹉跎中变得极度的扭曲,北鄂成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开口道“若你能在接下我的一招,那么我就饶了你的小命!”

    不待沈锐做出任何的反应,北鄂成空那充满了杀气的拳头已经袭来,这种毫不掩饰的杀气是如此的霸道,整个在场的人都能深深的感受得到。

    众修者看着这一幕,暗骂北鄂成空无耻的同时却不敢吱声,自己招惹不起这样的大神,只有围观的资格,明明就是害怕沈锐的成长想把他杀了,还用一个借口,同时也只能同一下沈锐。

    五阶的修者,若他们想杀一个人,那是怎么都逃不掉的,除了五阶别人是无论如何都阻挡不住的,看到这一幕有人想出手帮忙也不敢,如真有五阶,那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此刻呢!

    感应到那种杀气,沈锐自知自己绝对挡不住这毁天灭地的一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下此狠手,自己跟他无怨无仇,若说刚才的那一下就要自己的命,那也太草菅人命了。

    那是因他出手对付自己师傅在前,自己才忍不住出手,也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修者的特权和绝,只以能力来判断权利的大小,你有多大的力量,你就拥有多大的能力。

    沈锐明知挡不下这一击,但却绝不会退缩,为了自己的生命,为了那等待的公主,更为了心中的那条不容许别人触摸的底线。

    执着的同时也希望埃古希或别人来帮自己一次,希望能出手分担一点自己的压力,原来一个人不论再怎么高傲,遇到危险的时候,内心也会屈服求软,也到了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脆弱。

    无奈和不甘的看了一眼周围,除了漫天飞舞的雷电,眼前就只剩下北鄂成空的那一拳,沈锐积聚起自己所有的力量,准备跟他来一个最原始的对撞。

    眼看两人的拳头越来越近,周围除了天空那噼啪作响的雷电外,数千人的呼吸都好像被压了下去,沈锐无比清晰的看着这似乎变慢了的世界,一切或许就在这一拳下会有个了解,自己也许会因此丧命。。

    四道人影,不!应该是八道人影很突然的夹了进来,在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条略显逊色的影也急速赶来。

    加上沈锐就是以一对九,竟然是不相上下,九人都朝后狂跌退了回去,北鄂成空那漆黑的影也爆退了回去。

    再次受了这一下的冲击力,沈锐又吐了一口血,扭头看去,原来是雨辰、丁琪、夏洛特、谢里尔四人和埃古希,还有三个不认识的中年人站在埃古希畔。

    不远处的那条影也赶到了,原来是烈锡川,原本他是不用搀和进来的,但还是赶了过来,这就所谓的朋友义气。

    烈锡川来到沈锐边拍了拍沈锐的肩膀“没事吧?”

    听了这句问候,沈锐感觉心中暖烘烘的,锦上添花的事人人都会做,但是雪中送炭的事却没有几人会愿意做,特别是在还冒着生命危险的况下,那意义就更是不同了。

    沈锐点点头,一拍脯“没事!”却不想差点又拍出了一口鲜血!直到脸都憋红了才忍了下来。

    虽说沈锐到了此刻还不能彻底的了解五阶修者的恐怖,但是从一些零碎的东西和知识上来看,也能猜到一个大概。

    王室人多势众,还有王室站在正义的一方,还没人敢真的把你给怎样!但是像烈锡川这样单枪匹马的修者,人家就好下手了,之后还没有什么麻烦和后顾之忧。

    不过他在关键的时候伸出援助的双手,光这份就够朋友,他才是两阶的修者,还没有什么靠山,能冒着危险出手,这就所谓的朋友!

    埃古希和他的三个贴护卫出手那是理所当然的,在埃古希眼里现在沈锐已经是王室的一员了,只是沈锐他自己没有这种觉悟。

    不论出于沈丽菲为自己生了个儿子,还是沈锐是她的儿子这层关系;或者不论出于沈锐是他预定的女婿这层关系;或者不论出于沈锐是老祖宗的徒弟这层关系;又或者不论出于王室的面子等,五阶修者虽然可怕,但是埃古希作为王室的代表都不得不出手。

    对于雨辰、丁琪、夏洛特、谢里尔四人来说,虽说处王室,表面来看要同王室共进退,但是面对五阶修者的时候,他们却不敢轻易冒这个险,平时都是尽量避着走,没有谁的命不值钱。

    但此刻面对的五阶修者是北鄂成空,他们先前不知北鄂世家有五阶修者坐镇,到北鄂世家大闹了一场,此刻却害怕他来报复,能把自己捆绑在王室上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又加上那不知况的王室老祖宗,若真有可能突破到六阶,那自己就有了一张保命符,若此刻不出手,那么事过了被王室抛弃了或王室老祖宗秋后算账就得不偿失了,此刻出手反倒是一种效忠的表现。

    还有种种原因,迫着四人硬着头皮面对一个五阶修者!

    归根到底,都是沈锐没有归属感,没有体会到内幕,遇到困难才会感激他们,其实除了烈锡川外,他们都是有不得不出手的苦衷。

    北鄂成空冷着那已经看不清表的黑脸,来回在雨辰、丁琪、夏洛特、谢里尔和烈锡川上看,冷笑着道“你们几个真要跟老夫作对?就不怕老夫秋后算帐么!”

    无比直接的威胁,却吓得五人子直发抖。

    烈锡川忍住恐惧,恭敬的一抱拳“请前辈恕罪,沈锐是我朋友,他有难在下自是不能退缩!”说完了这句话似乎又找回了一点勇气。

    夏洛特眼珠一转,也是很恭敬的抱拳道“前辈,在下等几人处王室,自要向王室看齐,我等也是不由己,还请前辈恕罪!”

    听了他的话,他们出手真是不由己,还当着众人的面向王室效忠了一回,埃古希却心里暗怒,这么一说就把所有的一切不利因素都推到王室头上,推到自己头上来了。

    北鄂成空是一心想把沈锐给废了,刚开始的时候是想把的给灭了,此刻听他们一说,只要把他给废了就行,费去一修为就再也不用担心了,同时还给他们留了一条底线。

    北鄂成空用冷得世界都似乎冰冻的声音道“若今天不教训教训这娃娃,那我的脸往哪里搁?也让我替张邦国那老不死的管教一下,让他知道什么叫尊老幼,懂得一点礼仪,赤**的成何体统!”

    看到北鄂成空一步步的走进,不止沈锐,就连埃古希也子发抖,其他人就更是不堪了,这是间接的迫别人退出不要插手,若还插手那就要准备好之后的报复。

    看着几人颤抖着子不住的后退,所有的目光都暂时被这里吸引了过来,

    埃古希似乎看出了北鄂成空对沈锐必杀的决心,心中暗苦的同时不断的给旁的沈锐使眼色,意思是你快跑,我们顶住把他拖下来。

    沈锐看着埃古希的眼神,却不甚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此刻北鄂成空给自己造成的的压力是如此巨大,若不是边还有他们,若是自己单独一个人的话,早就转跑了,可不知埃古希的眼色真的是让他赶快跑。

    埃古希看着这愣头青一般的沈锐,不由有些生气,他那聪明劲哪去了,难道不知道危险,还是自诩北鄂成空动不了他,却不知沈锐是这样想的:遇到困难若是自己先跑了,那就不够仗义了。

    埃古希看着这越来越被动的局面和众人不断泄去的气势,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也明白北鄂成空不会对自己下死手,而沈锐是万万不能有事的。

    于是一晃子就朝北鄂成空袭去,其余众人一看埃古希动手了,作为属下哪能袖手旁观呢,于是一干人顶住压力和恐惧,硬着头皮也向北鄂成空进行了围攻。

    就连众人中修为最弱的烈锡川都出手了,沈锐哪能不出手呢,虽说之前受了伤,但在这段时间里不断的调息,已经不影响基本行动了,默默的蓄积着力量准备趁空给北鄂成空补上一拳。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