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蜕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两个多月理论基本讲完了,若是有什么遗漏的也只能以后再补充,人毕竟不是机器,再怎么完整总会有遗漏的地方,实践才是最重要的,张邦国开始真正的教导沈锐修炼起来。这也是沈锐蜕变的起步。

    仔细的为他查看了一番,根据他的况,准备制定出一适合他修炼的计划,却意外的发现,沈锐的体连武者的潜力都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张邦国高兴的同时有点诧异,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破到修者的。

    才二阶修者,力量就差不多到了四阶,这一发现就让张邦国激动不已,本来他就是一块绝世美玉了,只需要再打磨打磨就成了,但现在来看这玉石的品质还可以再提高一些层次,这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啊!

    武者修炼基本上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淬体,炼肌锻皮、炼经扩脉,炼骨淬髓。第二阶段就是炼精化气,体与真气结合,不断的积累融合,在达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可炼气化神,神也就是感知力,再加以淬炼修习,那么终有一神体合一,达到感应天地之力,跨过修炼的门槛突破最大的瓶颈。

    由天地灵气炼体、淬神后才可以算作真正的修炼,才可以做那逆天之举。只有体的潜能被发挥到了极致,才可能有突破到修者的机会,沈锐知道后也是暗自庆幸不以。

    经过一番实际的考察和深思熟虑后,张邦国让工匠制打造出了一个直径四米多的大铁球,对沈锐的要求不高,也就是每天都让他扛着跳跃奔跑来淬体。

    在普通的修者眼中,这种修炼方式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更何况是普通人,所以公主看到后还跪在地上哭着鼻子求老祖宗换一个轻的,小心压坏了沈锐。

    单是这铁球的重量就是200来吨,还要抗在肩膀上跳跃奔跑,就是三阶修者都不一定能做到,重量对沈锐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只是这大铁球圆溜溜的没下手的地方,不要说跑和跳跃,就是走快点都拿不稳。

    这内城皇室山就成了沈锐和张邦国独处的地方,为了不影响沈锐练功,就是公主也不准许来了。

    这山占地少说也是近千亩,高四五百米,经过刻意的人工修葺后,真是个人间仙境,但此刻却被沈锐和张邦国弄的面目全非,埃古希来看了一眼就眼角直抽搐。

    山上的青石台阶和各种特意堆砌出来的假山,此刻都差不多化为了碎石,那些移植过来的古树有的甚至连根都拔了出来,已经不知道死去多时了!

    就像此刻,赤着脚光着膀子的沈锐,正汗如雨下的扛着那跟他不成比例的大铁球往山下一路小跑,可张邦国嫌沈锐跑得慢,“跑快点!”手中的鞭子一挥,啪的一声,沈锐脊背上又多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沈锐的子一颤抖,铁球就脱手而出,那铁球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朝山脚滚去,那速度才叫一个快,前面的所有东西不论树木、山石都在巨大的冲撞下化为了碎片。

    看看沈锐背上的血痕,埃古希嘴角又一阵抽搐,顾不上心痛这满山的宝贝被损坏,作为修者想要在子上留下血痕,不知要用多大的劲道,要是换成是自己想想就害怕,放下食物和酒水带着两个贴侍卫就匆匆下山去了。

    沈锐也暗骂张邦国太苛刻了,是不是活的太久了心里病态,但沈锐却敢怒不敢言,要不又要找罪受了。

    要不是自己能小跑就很就很不错了,结果还嫌弃自己慢,铁球一旦掉了又要从来一次,山脚到山顶好歹也有一公里多啊!

    最可恶的是那只小兽小红不知什么时候和张邦国勾搭上了,偶尔趴在张邦国的肩膀上跟他抢酒喝,喝醉了发酒疯就会拿起鞭子朝自己上招呼,那力度可比张邦国重了很多,气的沈锐暴跳如雷,可一看到张邦国那哈哈大笑的表,沈锐就不敢多言什么了,再来一次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每天都累得一躺下就动不了,可却不能躺下休息,要不今天就算白炼了,先得打坐修炼,等内劲完全回复了,又开始在一个装满黑臭药液的木桶中打坐运功,直到那药味变淡了才能出来吃东西,原来这是一种安神固体的药物,可以防止走火入魔。

    越是这样沈锐越是吃得多,本来消化能力就很强的沈锐,如此况下更是夸张,可以说每一顿饭都是百十斤的进了肚子,就是张邦国也暗暗吃惊不以,虽说修者的食量很惊人,但是沈锐的这食量也太过于夸张了些。

    这些都可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都是精血旺盛的动物上割下来的精,特别是每天的两根虎鞭,虽说味道不怎么好,可以里面添加的药材都是价值百金的,这些东西服用后可以更容易的激发一个人的气血,有效的开发出个人潜力。

    这接近一年的时间里,沈锐仅仅走出这座山两次,一次是在过节的时候以张邦国徒弟的份,参加了皇家国宴;另外一次是为庆祝母亲生出一个弟弟的那一天,除此之外都是在山上苦修中度过的。

    为了拴住沈锐的心,偶尔张邦国还应许他跟公主亲一下。也许是憋得太久了,也许是吃的东西太补了,让沈锐的气血过于旺盛,一和公主温存就开始放肆起来,若不是公主的苦苦哀求和张邦国的话在脑海回,沈锐说不定早就把公主给推倒了。

    生理上的感觉是如此强烈,每次都忍得如此辛苦,明明知道不能跟公主亲,可又忍不住,结果每次都弄的罢不能。

    张邦国那句,此刻正处激发潜能的关键时刻万万不能**,要不效果会大打折扣。虽说不太相信但沈锐也不敢冒险,辛辛苦苦修炼来的东西失去了自己接受不了。

    至于公主是不敢,虽说甚久都没见到心的人,沈锐的大手一抚到上就控制不住,但一想起老祖宗亲自跟自己说过的不能让沈锐破,打了个寒颤满腔的激的激就化为了乌有。

    对整个皇族来说,老祖宗就像神一样的存在,若不是自己的份特殊,说不定老祖宗的面都见不到,自是不敢违背老祖宗的命令。

    偶尔一两次后张邦国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沈锐跟公主亲一下后,气血又会旺盛几分。

    所以后来时不时的刻意安排公主跟他温存亲一下,进一步刺激他,只有张邦国自己最清楚给沈锐吃的东西到底多么可怕,要不是每天那么剧烈的蹂躏沈锐,几天的药物积累就会要了沈锐的小命,时间久了就怕五阶的修者也会爆体而亡。

    虽然也跟两人反复交代过,但却害怕沈锐体内残留的一丝丝药效被激发出来,沈锐控制不住,所以每次两人亲的时候张邦国都影藏在旁边,一旦沈锐或公主忍不住了就出手制止,只是沈锐太投入了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张邦国好几次都忍不住差点出手,可好在最后关头两人都忍住了,暗暗为沈锐的毅力高兴的同时,对这个不知多少辈的后代也大为满意,若不是她的体质不适合,真想好好的调教她一番。

    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沈锐的表现张邦国可真没得说的,还远远超出预想,单是力量上来说,一拳差不多能打出一万多吨的力量,就是四阶巅峰高手也不过如此。

    其中沈锐自创的太极拳更是让张邦国震惊不以,这看似女子跳舞软弱无力的招式,就是张邦国自诩一代宗师般的高手也不得不佩服。

    自己都没能创出什么厉害的招式,但沈锐小小年纪就能自创招式,这些东西还是在自己面前出来的,这让活了很久的人何以堪啊!

    其实说起这太极,也是沈锐在研究怎么能拿稳这大铁球的时候灵光一现发现的,太极讲究以柔克刚,借力回力,四两拨千斤,用到拿这铁球上再适合不过。

    后来经过张邦国的称赞和点拨下,配合自己独特地内劲和记忆中的一些招式,苦苦钻研后自己创出了一种糅合版本的太极拳,名字也叫做太极拳,若张邦国不用五阶修者的力量和那独特的领域,两人能打个不相上下。

    每每被张邦国称赞的时候,沈锐都感觉脸皮发烫,当次数多了之后,沈锐的心里都被烙上了一个印记,这太极真是自己自创的。

    张邦国放不下面子,但背地里也跟着沈锐偷偷的学太极拳,只是他自己使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沈锐的那种神韵和平和自然。

    像沈锐一样心怀一颗赤子之心,天下之大也难找出来几人,同时着太极又是他自创的,所以才会有如此效果,这一点张邦国也知道,只是感觉这太极拳博大精深所以才偷偷修学。

    自从沈锐的太极初具雏形的时候,张邦国对沈锐的要求就没再那么严格了,给他空间发张的同时也不让他有偷懒的余地。

    有的时候感觉沈锐很成熟,就像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有的时候又像三五岁的小孩子一样会耍脾气,偶尔还会偷偷懒懒。

    还记得有几次要求的严格了一点,他干脆把铁球给扔了,结果把山脚的围墙弄到了一大片,真是让张邦国苦笑不得,不过教导沈锐这也是张邦国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事

    对沈锐的疼可一点也不假,就是亲儿子亲孙子在世也不过如此,甚至还没这样好。

    压箱底的老本都掏了一空,沈锐也能感觉出师傅对自己的和诚意,逐渐有了一丝丝的归属感,修炼也一丝不苟的进行着,看到这一幕,张邦国不老泪纵横。

    【围观的人多些,我就更的快些】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