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间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第七十六章间隙

    埃古希自己的三十九个王妃,除了王后是修者,其她的哪一个一个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哪一个不是生命气息波动非常的,自己玩过的女人没有1000也有800了,结果都才一个王子和一个公主。

    虽然对纳她为王妃这事心里极度不乐意,但既然老祖宗亲自开口,若想保住自己的王位,则无论如何都要纳她为王妃了。

    说起对付女人埃古希可谓此道高手,整天面对的都是些国色天香的美人,此刻对上这很普通的沈丽菲自是没感觉,但是一想到是沈锐的母亲,又有点异样的刺激。

    若真有那么一天老祖宗把帝国交待在沈锐的手里,那么他就是最大的,只要把他母亲牢牢掌握在手里,应对起他也不是很困难,一想起这么多的好处和重要,埃古希再也忍不住,一定要把沈丽菲弄到手,丢脸也不管了。

    沈丽菲说起感,除了儿子外,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亲人了,更是没有过男人,男女之间的感都没有过,可能偶尔也会想想,但是都被压在心底,儿子太小的时候儿子离不开自己,当儿子逐渐长大的时候,这种想法越来越淡。

    虽不知道为什么岁月没在自己上留下多少痕迹,但是上了一个岁数后,看着自己的儿子也长大成人了,找个男人这种想法再也没有了。

    但此刻却被埃古希给颠覆了,埃古希不但夺走了她的心,就是体也被他给占有了,从没尝过个中滋味的沈丽菲犹如初尝果的少女一般迷醉其中。

    埃古希怀着偷的刺激,同时印证着否和老祖宗说的一样,能否留下一点点血脉,每隔三五就以各种理由传沈丽菲见面亲

    沈锐正沉迷于武学体系的构建和公主的柔之中,却不知发生了一件这么重大的事

    偶尔见上母亲一面,虽感觉她的神色压抑古怪,但也没多想什么!当埃古希提出来的时候,回过头才发现了问题所在。

    沈丽菲这几天是寝室难安,自己的月事已经过了大半个月都没反应,自己和埃古希做出那等事,有了这种关系后就开始后悔了,感觉对不起相伴多年的儿子。

    但是上亲时的那种**滋味,却让她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放下同样的错误,心中感觉对不起儿子的想法也愈是加重了几分。

    直到确定月事停了,真的怀上了,沈丽菲才开慌了神,不敢跟儿子说,在埃古希面前也是开不了口,最后实在无奈了才吞吞吐吐的告诉了埃古希。

    埃古希听后探查确认一番果真如此,不知有多开心,自己又将多出来一个子女了,对于血脉很稀薄的直系皇室,无论男女都很重要,那高兴的劲头一点也不比开疆扩土来的少。

    跟沈丽菲商量妥当后,这才高高兴兴的来找沈锐说明意思,同时对老祖宗的敬畏之又增加了几分,自己在那些女人上不知努力了多少年,结果才一男一女,但此刻才短短的一月之间就有了结果,真是不高兴都不行。

    对于这件事,沈锐本想问问的,但自己这儿子份却让他开不了口,也很不适合,若是母亲不主动提起自己真不能去问她。

    沈锐忧虑和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想母亲却主动跑来跟自己说,当看到跪在自己面前认错的母亲时,沈锐一下子慌了神,哪有母亲给儿子下跪的道理!立即把他给拉起来,说了半天就是埃古希给自己说的那件事,特别是知道坏了埃古希的孩子时,沈锐犹如雷劈一般!

    问明白了是母亲自愿的,沈锐才稍微的降了一点怒火,但一想以后自己就不能陪伴着母亲或者母亲不能陪伴着自己,就像失去了什么东西抓不住一样,口疼痛极了,回首以往的艰辛和母子间的温馨,到了有好子的时候却要分开!那一份温馨往后或许却再也找不到了!

    母亲不是自己的,她也是为了她的幸福和追求,自己还应该支持她,小时后她付出的所有,自己是铭记在心里的,自己不能太自私,不能把她始终限制在自己的边,只是有点想大哭一顿的冲动。

    沈丽菲也不知道是何种滋味,想到自己以后就将是王妃了,心中多少有点期待!但一想不能再照顾儿子,感觉亏欠了儿子甚多,儿子长这么大了还嫁人简直就是给儿子脸上抹黑,但是自己真的控制不住那种感,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没有父亲。

    沈锐就因为没有父亲,两人一路走来,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特别是他小的时候,耗资几次自己差点坚持不住了,女人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真的很难,可还是了过来,有了今天的局面,想想都黯然泪下。

    无论哪一个做父母的,在他们的眼中,自己的子女即使长大了、甚至老了,他们依然是孩子,即使不需要父母的照顾了,可父母心中却认为他们依然需要照顾,此刻的沈丽菲就是走到了这样一个死结里面。

    沈丽菲的心里,说实在的一点也不比沈锐纠结,只是作为母亲遇到这种事有的话不能和儿子说,同样的作为儿子沈锐有的话也不能和母亲说,都只能压在自个的心底。

    大婚来的很快,一个是为了沈丽菲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是为了向沈锐示好;一个是为了王室的尊严和脸面,不能让沈丽菲着肚子再办婚礼;其中的成分很复杂,就是当事人埃古希也说不清楚。

    过后沈锐听人说那婚礼的场面很隆重,一点不比王后的婚礼逊色多少,就连北鄂世家也高高兴兴的来参加,还送了一份大礼,只要能上得了场面的人都来人了,都送了一份大礼。

    外界传闻这是一个寡妇,儿子都很大了,男人死了是个不吉利的女人,不明白君王为什么还纳她为王妃。

    也有很多很多的普通女人在那里羡慕,也有人在猜测和打探着他的儿子是谁,只有知道内幕的人知道一个大概。

    为了拉拢沈锐埃古希或者说是王室,连这种不要脸的事都可以做得出来,却不知沈丽菲已经坏了埃古希的骨,沈锐又再一次被人推到风浪之巅,此外还有很多很多的版本……

    作为主角之一的沈锐,本应该出现在婚典之上的,却没有人看到他一眼,就连沈丽菲也希望儿子来看看,这是自己的婚礼也是第一次,男人就在边,可心里却始终感觉少了什么!

    此刻的沈锐正在公主的闺房内喝着酒,把温香的房间弄得酒气熏天,公主都不记得沈锐喝了多少,这些酒都是埃古希私自收藏的,却被公主偷偷的借来给沈锐当水喝,自己也陪他喝了一点,结果却弄得醉意朦胧的。

    沈锐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只想把自己灌醉,却感觉怎么也不会醉,反而有种越喝越清醒的错觉。

    看着哭哭啼啼的在的靠在自己上睡过去的沈锐,公主只能心痛的给他揉着肩膀安慰着他,看着此刻的沈锐就像个耍赖皮的小男孩,公主发现自己反而更他了。

    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的跑到了他的上,全给了这个17岁的男孩,伏在他的上轻轻的咬了一口他的耳朵,暗恨他不知不觉间就把自己的心给夺走了。

    睡梦中的沈锐感觉有个人压在自己上很不舒服,但是心中的痛却让他无暇顾及这么多,从今以后母亲就再也不是自己的了,本来母亲就不是自己的,只是两人习惯了那种相依为命的子,那种母子间的感不知会不会变?

    公主扭了扭压在沈锐上的子,抚摸着他那俊美的面孔,心痛的吻去沈锐眼角滑出的泪珠。

    也许是沈锐高强度修炼的缘故;也许是沈锐刻意的回避;也许是公主缠的紧;也许是沈丽菲的肚子越来越大,埃古希要求她搬到内宫里去住的缘故:太多的也许,让两人见面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不知不觉母子间似乎有了一层隔膜。

    虽然沈锐有特权在内宫里任意走动,随时都可以去看望母亲,但沈锐感觉心里有什么堵在那里,除了和公主特定拜见的子一块去看看母亲外,其他时间都差不多用到了修炼上。

    沈锐本没有喝酒的习惯,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上了喝酒的感觉,似乎那酒精的刺激能抵消一点点因母亲离去的失落。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