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窗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看到磕头后起的沈锐,不止埃古希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就连那老者也似乎发现了什么,首先是沈锐不懂礼仪,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他内心存在抗拒,不愿意下跪!

    埃古希心中暗想,以后是该好好的调教调教才成,要不如何把他掌握在手里!

    这老者让埃古希退下后,房中仅仅只有沈锐两人的时候,他让沈锐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好像回忆一样的道来,原来这老者叫做张邦国,是昌茂帝国的开国之君主,为什么国姓不是“张”,而是“埃古”复姓,是因为他为了纪念开国征战时死去的结发妻子,所以后代才改姓“埃古”。

    他现今足足活了1920岁,见证了帝国的崛起和兴盛,见过了太多的红颜白骨,但生命快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已经绝望了,以后再也没有突破到六阶的机会了。

    因为张邦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之力在开始流失,只要是修者,等到快死的时候自己都能感觉得到生命从体上流逝的感觉,一步步走向衰弱和灭完。

    张邦国已经看透了生死,也已经活够了,不在乎这些东西了,但是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帝国,现在真处于巅峰的时刻,张邦国害怕自己死后子孙后代把这大好江山给葬送了。

    想找一个能托付的人来主持大局,也想把自己的一修为传授给他,可苦苦等待寻找了差不多1000年才找两个,可惜两人都跨越不了五阶而被岁月带走了,现在沈锐是第三个被自己看重,也是最最满足最满意的一个,相信他一定能够完全的继承自己的武学。

    上天对自己很是不薄啊!在临死之前竟然可以遇到这种千百年不出一个的绝世天才,有了他那么自己家族就可以得到继承和延续。

    沈锐零零散散的听他说了这这么多,收获也是很大的,这一块大陆的历史和这个帝国的的一些历史,只是和一个活了差不多2000年的人在一块说话感觉有些害怕和不自然,内心里暗道真是一个老妖怪啊!不过表明上是毕恭毕敬,光不论人家活了这么久就让人害怕,还是自己的师傅。

    现在看来那些东西不是假的了,自己亲眼看到了一个活了1920岁的人,即使有些习惯了这个世界,但对自己的冲击也是不知多大,人可以活这么久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想想自己以后说不定也能这样,甚至长生不死,有些恐惧和害怕的同时又带有一丝丝的期待!

    那时候或许自己的家人朋友都死了,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人在世界上生活,但自己可以活这么久,说实在的没有人不留恋生命的。

    真在沈锐在那联想翩翩的时候,张邦国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把沈锐的魂拉了回来,有些不高兴他走神,好歹自己也是一代人杰,平要是说给别人听,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就是自己的子孙都很少说的这样详细,因为他们的天赋太低了,根本继承不了自己的东西,等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子孙后背中,能继承自己十之三四的人都没有一个。

    现在好不容易逮住一个,还是求之不得的那种天才,自是不能放过了,一定要好好的教导才成。

    沈锐从张邦国的嘴里知道了很多东西,这块大陆到底有多大他也不知道,天下的势力就他知道的有九宗、十二派,像昌茂帝国这样的势力,在那几个势力中直接是不入流的,冲击着沈锐的认识和内心搅起滔天巨浪的同时,想出去到处走走看看的想法更是强烈了几分。

    以前就一直有这个打算,但始终没有机会,等这里的东西学到手了真的要出去走!

    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从张邦国的嘴巴里冒了出来,有些根本难以相信,人会飞这是最不可思议的,但是看到张邦国周空间一阵扭曲体漂浮起来后,沈锐的嘴巴半天闭不拢。

    跟着张邦国来到院子里,看他隔空对着一座四五米高的假山随手一挥,假山就被打成漫天飞舞的碎石,沈锐感觉自己的嘴巴好久都没合拢过了。

    张邦国看到沈锐震惊的样子,心中不知多高兴,他终于真正的尊敬自己起来,也只有把他的兴趣提高了,学习的速度才能提高,同时别人崇拜的目光也是一种享受。

    修者的修为越高,悟出的属越多,融合的属力量越多越完善,那么拥有的能力就越大。张邦国本来想给他多说点,但是一想他没到达那种境界说多了也没有,可能还会对他拔苗助长,所以有的东西就一句带过。

    按理天生万物都讲究平衡和阳,修炼也讲平衡和阳,又被细化到五行和各种其他的属,人应该每种属都修炼才能达到最高的高度。

    但事也不是这么完美,人的精力和生命有限体质又有所差异,结果只能凝聚出一种或两种属来修炼,就是三种的都是堪称天才人物,常见五种齐全或更多那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没有,曾记载就有人达到过,但这些人后来都消失了。

    即使你真能把五种甚至更多属的力量都感悟出来,但那可能会耗费几百年,那时你早就死了,但若把一种或两种属感悟出来努力朝这个方向发展,那么寿命就得到了延续,不过当你寿命得到延续的时候,想要回过头来再修炼另外一种属力量,基本是不可能了,一种太强,一种太弱,结果弱小的永远也壮大不起来。

    修炼本来就是逆天之举,不进则退,不被天灭了,那么就是你把天给压住,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修炼既是让人心动的,又是艰巨的。

    回到屋内沈锐看到一大堆白糖在张邦国的手上悬浮着,然后被一股跳动着的火红色火焰包裹起来,白糖被灼烧得发出嗤嗤的声音。

    人能激发出火焰,能让物品悬空又让沈锐震惊得半响回不过神来,当撤去火焰后,一粒泛着青色光泽的糖丸就悬浮在了张邦国的掌心。

    听着他的描述和介绍,这是那一堆白糖浓缩出来的糖丸,吃了可以补充体力就是不吃饭也不会饿!

    沈锐就惊奇为什么这么一大堆白糖就浓缩了这么大的一小颗,白糖属于有机物,在火焰中中灼烧的时候不是碳化了吗?怎么会浓缩出来精华呢?

    听着沈锐的疑问和那闻所未闻的有机物和碳化,张邦国虽不知道说的什么,但是大体意思还是懂的,看了看把一张紫檀香木做的桌子掰下下来手掌大一块,只看得沈锐心痛不以,这可是价值千金的桌子啊!

    同样的手法,片刻那一段紫檀香木消失了,没有冒烟也没有着火,就在那体内激发出来的火焰烘烤下,变为一粒比大米粒还小很多的小颗粒,同样的泛着淡淡的光泽,沈锐看来就这样如此的简单。

    沈锐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真没看错,这种况颠覆了科学的合理解释和认知,见过的新奇的东西很多,但此刻依然忍不住震惊的表

    听着张邦国娓娓道来,原来这炼制浓缩药物的精华,只是炼丹师或炼药师的基本功,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张邦国这样随意的悬空炼制。

    说道炼丹师,张邦国又给沈锐稍微的补充了一点,把几种或几十种不同属的药物精华融合起来,起到疗伤治病作用的称作药丸。

    自成世界的六阶炼药师或更高的炼药师炼制出来的药丸拥有了一定灵才成为丹药,同时他们能融合成百上千种药物,至于更高的张邦国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近几万年来六阶高手就再也没听说过,很多东西都慢慢失传了。

    说道六阶高手,张邦国的眼中又迸发出了一阵精光,特别是向他们这种五阶高手,活的太久了,同样的他们也不想死,但气恼的时苦苦追求一生都无法跨越这一道屏障。

    想要作为炼药师,也不是件简单的事,不但要拥有超越常人的感知力,至少还要火木属力量融合的三阶以上的修者才可以炼制。同时还必须有药炉才成,越是低级的炼药师,越是只能借助药炉才能炼制。

    炼药师也是属于修者中的一部分,只是他们是特殊一点的修者,也是公认的另外一种修炼的极致,到底哪个最强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因为在修炼中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就张邦国自己偶尔可以悬空提纯单种药物,但是想把几种药物融合一块那还必须得借助药炉,有的药物很好融合,但是有的药相克就很难融合了,失败率很高。

    像一些低级的或普通的炼药师就是借助药炉,提纯单种药物都不一定能成功,把不同属的融合起来就更难了,总之一句话炼药师很少很珍贵,同样炼制出来的药丸也很珍贵。

    还有那炼药的药炉也不是人人都买得起的,药炉必须用火属的材料炼制而成,其中再嵌入融合金木水火如五种属的兽晶,以保持五种属的平衡和增加炼药的成功率。

    光不说聚齐五种属基本平衡的兽晶,就是火属的金属材料也不容易弄到,最终还要把它练成药炉,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兽晶的级别越高药炉的品质就越好,要想弄到兽晶那就只能猎杀灵兽,灵兽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同阶的灵兽还比人都厉害,最后说不定人都变为了被猎杀的对象,并且灵兽都拥有一定智慧,高级的灵兽智慧更是跟人没什么区别,所以说获得兽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兽晶还是五中属平衡或近似的,最后还要把属相生相克的五中兽晶完全的融合进去,所有的叠加起来不用说也能略为窥视出难度了。

    总结了半天就是炼药师很珍贵,自己拥有药炉的炼药师更是珍贵,听了这么多沈锐也不由暗暗吸冷气,难度可真大!怪不得埃古希以一国之君,送药给三人的时候还会出现那痛的表,不过从自己服用的两粒来看,药效真没得说的。

    修者中同阶的炼药师是顶级存在,不但他们感知力最强,就是力量运用上也是最娴熟的,同时药师的价值很昂贵,一般也没人愿意招惹能够炼制药丸的药师,特别是高级的药师,能炼制一些生肌活骨、保命还魂的灵药,那更是人人都梦寐以求的神药。

    不知不觉中沈锐人生中的一扇窗子已经悄然被打开,最后能取得怎样的成就,就只能看沈锐的表现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