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安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当空的大中只有沈锐时,他忽然发现,从那强弱不一的气息波动来看,大周围无论是巡逻还是执勤站岗的的侍卫都多了很多,这是什么意思,害怕自己逃跑了吗?这不是明摆着迫自己就范吗?

    当人走到绝路的时候,是如此的无奈,自己不想死也不想娶公主,说到底不想被人左右,到底该怎么办才成?沈锐焦急的犹如锅上的蚂蚁。

    说实在的心里对公主并不是很抵触,她若换了一个份自己一定很乐意,此刻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么我是不会让你离开内城的”听埃古希的这句话,自己要么服软就范,要么就从此消失或被软在里面。

    似乎只有娶公主一条路了,但这真的是自己愿意的吗?是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吗?若娶了公主自己以后就是别人手中的一个工具了。

    不为我所用也不能放给了别人,这就是埃古希的想法,不行那就把自己给杀了或者像囚犯一样关押起来,越想思路越清晰,同时也是越没头绪,所有的一切犹如一团乱麻。

    这种压力犹如压在在口的一块千斤巨石,怎么也摆脱不了,是自己太引人注意了,韬光养晦的功夫没有学到家!

    当落的余晖快要到了尽头的时候,一个宫女摸样的女子怯生生的进来问道,“沈先生,不知您思考的如何了,时间已经到了!”

    沈锐打了一个冷颤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冷冷的看着问话的宫女,宫女被沈锐那冰冷的眼神吓得倒退了几步。

    “带我去见大帝吧!”沈锐道,心中却在安慰自己,能取个公主也是不知烧了多少高香才得到的机缘,自己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

    等自己有朝一努力修炼到5阶再反抗不迟,相信那一天的到来不会很遥远,至少不用像那些普通的修者一样一练就是几十上百年,有的时候弯腰并不是证明自己的懦弱,而是一种谋略。

    宫女对此也不敢多说什么,转就在前面带路,在大周围执勤的侍卫,看着跟宫女远去的背影,都不由松了口气。

    若况到了最后不得不出手的时候,那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虽然皇家的差事很好,但这也得有命才行,这年轻人看似不是修者,但人家就是修者,对众侍卫而言,卡在了武者上是一件最痛苦的事

    跨过去了就不再是普通的侍卫了,少说也是一个千夫长,也不用每天的来做这些事,不过对于修者和武者的待遇差别,他们也不得不服,单独用作战能力来说,一个修者少说也能压制三五十个武者。

    来到埃古希的住处,沈锐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埃古希高兴的同时也有点错愕,这么快就服软了啊,他服软了也是自己期望看到的事,但这其中好像有些古怪,他好像有点不同了,到底是什么不同了呢?

    一般作为修者无论是谁都是很骄傲的,像沈锐这样的年轻修者就会更骄傲,不会轻易服软。

    从他刚开始那种强硬的态度来看,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服软的,这么短时间就想通了?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埃古希揉了揉眼睛,使劲的盯着沈锐的眼睛,从那清澈的眼中看到了迷漫、忧郁和看不透的深邃,这种眼神配上他那略显得有些孤寂的气质,不自然的吸引力了别人的眼球。

    加上那张精致的脸,不知对女人的吸引力会有多大!

    埃古希可以肯定,沈锐一定得到了什么突破才会有如此的变化,眼神就是证明,这也是他刚刚进门的时候感觉他跟原来有些不同的原因。

    对此埃古希对沈锐的警惕之心更是重了几分,有的人苦苦寻其一生,这种突破都很难遇到一次,但是这才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就进步了,到了以后不知能到什么境界!

    把他捏在手里的决心更是强了几分,绝不能让别人掌握了他或让他跑了,比你弱小你就要控制住他,和你一样强大就尊重拉拢他,比自己强大就巴结他。

    只要和自己女儿成婚了,那至少就不会成为仇人,优势也比别人大了很多。

    因为埃古希从沈锐的上看到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责任感,只要他和自己的女儿成亲了,那么他无论是否乐意都会好好的善待自己的女儿。

    这是一种说不出口的直觉,埃古希阅人无数自信不会看走了眼,这也是一再容忍他的原因,若换了一个人即使不灭口也会把他给终生软起来,主动把最珍贵的公主嫁给他他还不要,这是对王权的挑衅和侮辱,这种事除了当事人其他人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的。

    所以话一开口之后,众人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一方是赢家,若超过了预算的结局,那么沈锐的结局就只有一个。

    虽然修者的份很尊贵,但是跟昌茂帝国这种帝国的公主比起来有稍微的显得不如,特别是二阶修者,二者的地位差距更是明显,不过对此埃古希自有办法。

    晚饭的时候,依然是早晨时候的四人,中午虽有充饥的糕点之类的点心,但沈锐由于心烦意乱,一口都没吃,一天下来就只有早上的早餐。

    也许是沈锐答应了下来,埃古希和翡莲娜都很高兴高兴,公主则显得十分的害羞,定了下来那么两人成婚只是时间问题,饭桌上的气氛感觉有那么一丝温馨又好像还有些什么。

    沈锐差不多一天没吃东西,现在放下了那个包袱和做出了决定,心舒畅,海量的食又回来了,对于公主而言,早晨吃早点的时候发现沈锐很能吃的话,此刻是彻底无语了。

    满满一桌子的菜不下余40个,就连最后一个盘子里的那点汁和剩菜都被沈锐倒在饭碗里拌米饭吃了,就连昨晚看着沈锐吃饭的埃古希和翡莲娜都是一脸的无奈。

    他以后就是王室的一部分,却一点礼仪都不讲粗俗至此,昨晚就让两人大开眼界了,但此刻没有了那份拘束,竟然如此过分!桌上的盘子都端起来来了个底朝天。

    公主也是用小手捂着嘴巴,一脸震惊的看着吃的正香的沈锐,这么粗鲁的吃相,真是闻所未闻,但今天有幸见了一次,以后还是自己的男人呢!

    不过确实有个,有谁胆敢在这三人面前吃东西吃的这么忘乎所以,公主红着脸偷偷的看着沈锐的肚子,想看看他吃了这么多东西肚子有没有鼓起来,气馁的是他腰带下面的衣服没有一点点凸起的迹象,若不是父王和母后在边,真想去摸摸看看到底凸起来没有。

    沈锐看了看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夜色都已经降了下来,不知不觉自己来了快两天了,母亲没有看到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担忧。

    沈锐提出回家的时候,自己也愣了一下,至于回家的说法却有点不合实际,自己的家在哪里呢?

    埃古希一听也有道理,但是现在把沈锐放回去不知道会生出些什么事来呢!他就像一块香饽饽,人人都想来咬一口,现在差不多所有有底气的人都知道有沈锐这一号人了,自己不抓紧了就有可能被人抢了去,自己预定好的事是不容许它变卦的。

    皱着眉头略一思索就想到了办法,让人把沈锐的母亲接到这内城住着,表明是让她享清福,实际却还有暗中捏住沈锐的把柄,让他不会有什么小动作。

    门面上来说以后都是亲戚,这也说的过去,沈锐听完埃古希的吩咐后,虽然不乐意但也没办法,自己说要回家,还不是去往吴家!

    突然一种家的需要和寄托涌上了心头,一种淡淡的惆怅和茫然缠绕心头。

    算起上一世和现在的17岁,都快40多了,也是该娶个媳妇的时候了,虽说现在的子才17岁,但是心灵的成熟已经超过了40岁的人。

    或许跟公主在一起真是个不错的选择,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左右自己的人生或生命了。

    心中既有落寂又有淡淡的向往,在别人都盯着自己,自己又还很弱小的时候,暂时躲在别人的护翼之下真是一个保护自己好选择。

    沈锐计划着,今后该怎么安排才能最快的成长起来,该怎样才能学到真正的武功,现在也逐渐的有些适应了武力至上的理念。

    在等待沈锐的母亲沈丽菲到来的时候,沈锐委婉的道处了自己想学武功的打算,这一点埃古希早就猜测到了,于是给沈锐安排了一个职位,先做卫军千户统领,然后给他安排几个高手传授武艺,若是自己的女婿那就是半个儿子,自是不能亏待了他。

    对这样的安排,沈锐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抵抗的心里,只要能让自己学到武艺,能让自己成长起来,那么无论怎样自己都可以接受。

    就在埃古希基本安排好后,翡莲娜也提出了他的要求,要让沈锐学学礼仪,对妃提出的这个问题,埃古希也是大为赞叹,虽说男人粗枝大叶的没什么,有的时候还显得无比洒脱。

    但是这沈锐的粗陋真让他有些受不了了,堂堂皇家王室的第一驸马,若让别人知道竟是如德,那真是脸面无存啊。

    对于礼仪的学习,沈锐对此倒没什么,自己对这方面的也不太懂,技多不压,这也是知识体系中的一环,倒也爽快的答应下来。说起文字,还真不认识多少呢,至于其他的那就能学多少就学多少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