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活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看到这一幕,沈锐不由有些毛骨悚然,骨都被打得凹下去了,要是那人是自己不知道会怎样,但肯定很疼。

    不知会不会死,平没有经过这种实战,还不怎么在意,但是当自己亲眼看到人被打成这样,才发现武功好像也没有那么好。

    用来打猎,用于生活倒是很不错,但用来人与人之间的战斗,就显得那么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刚开始打的时候,还没这种觉悟,但是看到有人被打成重伤后,沈锐忽然发现自己一下子接受不了。

    自己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以后有会像他们一样用来对付人?和平与暴力又是一个思想上的碰撞与冲突,沈锐感觉异常难受大脑一片空白,双眼无神的看着这先前还期盼的较量和打斗。

    力量既然人期待又让人恐惧,期待是可以让自己站得更高,恐惧是因为它是用来征服同类,是用来杀戮的。

    直到场中的打斗声停了下来,沈锐才回过神来,那四人依然屹立在场中,其中三人的嘴角还带着血迹,衣服也破破烂烂的,看样子四人都受伤了。

    即使是这样的造型,但却并不影响他们的形象,没有谁敢忽视他们的存在。

    再一看北鄂世家的众修者,却有大半都躺在地上或废墟中,偶尔几个在哪呻吟着,加上这废墟更是显的凄惨无比,突然一股莫名的绪涌上了沈锐的心头,有些心痛又有些无奈。

    生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如此的脆弱,就像死在自己手里的野兽和动物也是如此,现在不过是换了人而已,他们依然属于生命的行列,自己却改变不了什么。

    他们若有人死了,或多或少都跟自己有关系,若没有自己的出现,他们就不会出现打斗的这一幕,更不会有人受伤甚至死亡。

    自己的到来或许是错误的!但自己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自己有错的话自己又错在哪里了?

    是自己跟这个世界的思想冲突所致?

    原来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沈锐不知道自己会在这种大漩涡中存活多久,或许有一天也会像他们一样的躺在地上,甚至比他们还凄惨。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不想死,也不会随意的去抹杀别人的生命,若有随想要自己的命那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在北鄂申和北鄂世家众人愤怒的目光下,叫做雨辰的那人走了出来,一抱拳“他们没什么大碍,修养几个月就没事了,看来这沈锐我们要带走了,不知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看到没人敢说话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扔给了北鄂家的一人,抛下一句“疗伤药”就朝沈锐走了过去。

    当沈瑞听说他们没事,休息几个月就好了之时,那高兴的劲头真是说不出来,心里无比的畅快,好似抛下了一个什么包袱,至少他们没死自己也不用自责了。

    沈锐正为放下包袱的当头高兴,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一下打了个冷颤,自己抱大腿的选择好像出错了,才半天不到的时间人生就发生了戏剧的转折,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沈锐怀着忐忑的心,用有些躲闪的目光看向朝自己走来的雨辰,自己的命运自己也不能掌握,还以为凭借穿越的份能混的风生水起,但没想到会落的如此下场。

    自己其实可以反抗的,但若反抗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像他们一样,自己也口吐鲜血的躺在地上,出于自己的小命考虑,沈锐却不敢作出任何不理智的举动来激怒他们,一个不小心就飞来横祸了。

    虽然拒绝过他们,有些惹恼了他们,但凭自己的潜力和价值相信不出意外保住小命是不会有问题的,明白了这点心中又有了一丝丝的底气。

    沈锐很无奈的跟随着他们,临走之时还向北鄂世家的众人拱拱手,本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但一看他们现在的凄惨模样又有些开不了口,再说边还有这几尊大神,可不能再做错了什么了,现在已近没有退路了。

    仅仅是向他们拱拱手,希望他们能理解自己的无奈和诚意。

    跟随着四人上了马车,沈锐不论摆个什么姿势都感觉有点不自然,他们问一句自己答一句,沈锐从来都没像这样狼狈过,他们虽然都是笑眯眯的,但是沈锐却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他们也许是看出了沈锐的不安和恐惧,又加上各自都受了点伤,于是各自都吞了一颗黑色的药丸打坐调息内伤。

    看到已经入定的四人,沈锐不由稍微的松了口气,稍微的活动了下子,换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思考,待会面圣要怎么做,一遍遍的模拟着那未来的场景。

    透过马车的窗帘,夜幕已经开始发暗,本来这个时候是该归家吃完饭的时候,但此刻却随着马车到为知的王城里去面圣。

    虽然自己有所依占,但也不排除把人家给惹恼了之后,人家不再不理会你的价值,按北鄂坤和北鄂鸣的话,那不大可能,但心依然平复不了。

    一会安心一会又把心提到半空,沈锐感觉苦不堪言,但心中的不安却是随着这心的交替和夜幕的加深在慢慢变得躁动起来,特别是喧闹声在慢慢的减弱和那王城的迫近,让沈锐的心都提到了嗓门口。

    突然逃跑的念头生了出来,沈锐压住急速起伏的口,偷偷的打量了他们四人一眼,看他们四人好像睡着了,但沈锐相信自己只要有任何的动作,他们一定第一时间把自己捏在手里。

    原来自己已经开始恐惧了,怎么安慰自己都无法压下心中的那种无形的恐惧,当马车驶入了内城那幽深的城门之后,沈锐的心反倒彻底的平静了下来,那不切实际的逃跑念头也抛出了脑海,从此刻起,自己的命自己再也把握不住了!

    命运就是如此,既然无力反抗,那还不如好好的享受呢!

    沈锐上突然冒出一股无形的莫名气势,今连吐三口血的不适,都好像在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心灵得到了一个彻底的洗礼。

    正在打坐的四人突然睁开明亮的有些害怕的眼睛打量着沈锐,似乎想要从他上看出点什么,但好半响都没发现什么端倪,又诧异的闭上了眼睛。

    沈锐很自然对上他们的目光,已经没有刚开始那样躲闪和不安,这也是他们不解的地方。沈锐心中暗想果真没有逃跑,要不真是惹恼了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马车在层层盘查后,七拐八绕的走了好半响,终于停了下来。

    沈锐的心跟着那停下来的马车戈登了一下,但除了稍微的紧张了一下外,又恢复到了之前那波澜不惊的状态。

    通过一些侍卫的通报,让几人前往养心,沈锐走在四人的声后,后面跟着前往北鄂世家的那两个侍卫。

    沈锐对此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心和不适,反倒用心观赏起着王城的一草一木起来,借着夜晚的灯火,更是有一种在前世的错觉。

    一队队的侍卫在穿梭着巡逻,穿着各种服饰的宫女丫鬟来来往往,更是显得好不闹,看到漂亮的宫女沈锐还多看上两眼,在再作对比一下,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又何必给自己施加压力呢!毕竟自己还活着呢!

    沈锐的表现前面的四人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却一清二楚,后面的两人就更不用说了,都不由大为佩服沈锐的表现和镇静。

    在北鄂世家之时,有点畏畏缩缩的,但此刻却完全的变了,难道马车上那莫名的气机就是如此?

    四人带着不解走进了埃古希所在的大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什么就留下一个脚印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