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压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第六十三章压迫

    在埃古希让趴在地上的百夫长和侍卫都统起,再带四人跑一次时,两人全就像脱力一样,不知道是被埃古希的怒火吓的,还是为自己保住了一条小命高兴,又或者是为了能够跟四位心目中的高手去大闹北鄂世家而激动。

    看到两人颤抖的子,埃古希淡淡的飘来一句“怕了吗?”

    两人又像筛糠一样的匍匐了下去,“不是!不是!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大帝一声令下,我等也不敢犹豫丝毫,更能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北鄂世家。我等是为了能跟着四位大人办事而激动的,能到北鄂世家抢人而激动!”

    听着两人那语无伦次的回答,不只上面的埃古希,就是下面的四人也是哈哈大笑,看来刚才的决定是如此的英明,说不定明天整个圣埃比亚城就会流传出来自己四人大闹北鄂世家的消息,想想就是血沸腾,无比嚣张的行为除了他们哪个敢去做。

    也不等大帝命令,四人就迫不及待的就让两人带路,两人于是颠的在前面引路,不是四人不知道北鄂世家,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份和地位,王城侍卫都统都只能给自己带路,关键的是去做一件让人激动的事才让四人如此。

    看着几人走后,埃古希站在空的大里,嘴角泛起了冷漠残忍的一丝笑意,不是手下对自己的示忠的高兴,也不是驱使四人为自己办事的成就感,反正就是有一股自己说不清楚的兴奋。

    对于这些侍卫自己让他去死,相信他也不敢有任何一丝的迟疑,对于这些修者,不知道是不是修炼过久,脑袋都不好用,稍微的动下心思就让他们对自己忠心耿耿。

    这样的事自己亲自去做还有点不敢呢,但现在四人却眉头都不皱一下,还一脸欢喜的样子。

    埃古希却不知道,四人是这样想的,你叫我们去做的,万一有什么后果,那么都应该去找埃古希和去找王室和帝国。

    针对沈锐的这一幕,不仅仅只有在埃古希一伙,那拜访过沈锐被他拒绝了的几大势力,都在那商量着对策。他们又在一次次的报中,知道了哪些势力都去找过他,就是被拒绝了的冉家也只能心平气和的。

    王室和北鄂世家无论哪一个,都比自己冉家还强,其他的几大势力也丝毫不必自己弱,也不知道他们还留有什么后续手段没有呢,想比也是有一些密码势力的。

    除了这几大势力之外,一些稍小或者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议论着关于沈锐的一切,但对于那些普通人对此却毫无所知,即使知道了也不明白是怎样一件事

    沈锐打坐运转了几个周天,慢慢的感觉除了气闷没什么不适了,看来休息几天是没这个必要了,在沈锐认为没什么大碍下,又开始向两人向两人请教武学上的一些问题起来。

    对于沈锐的好学,两人也是有些无奈,但又有一些高兴,知道了他对武学的痴迷,那么针对他的拉拢就容易多了。

    即使沈锐问了一些修者间不该问的忌话题,两人也是笑眯眯的给他解答,也许是看在刚才的那一口血上。

    虽然沈锐问的很多,但是武学这个东西不知流传了多久,又岂是这几个小时那三言两语间就能说得完的,就是武学中的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两人察觉沈锐那杂乱无章,还是一知半解的常识体系,就给他从一些基本的常识讲起,若有哪个说的不对,那么另外一人又补充一下。

    沈锐综合烈锡川那得来的一比较,就发现了二者的差距,比游击队和正规军的差距都还大,同时也学到了很多,真是受益匪浅啊。

    正直沈锐听得津津有味,两人也说的无比认真的时候,一个管家没样的人慌慌张张的跑来报告,在北鄂鸣和北鄂坤那严厉的眼神下,吸了一口气,从容不迫的道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沈锐已经麻木了,在吴家的时候就见过了好几次,每次都这样,没想到北鄂家族也会出现这一幕,但稍后管家的表现就让沈锐不由佩服起来,不愧是有底蕴的大世家,就是一个管家的素质都很高。

    还没感叹完,沈锐就开始担忧起来,北鄂鸣和北鄂坤的眉头都皱得粘到了一块。虽然不知道王室里来的四人是何来头,但让二人如此表,看来不是一般的大人物。

    竟然有人敢大摇大摆的来我北鄂世家如此,原来是这四人同时出手,难怪啊!换了谁也没有这个胆量,北鄂鸣和北鄂坤一脸凝重的把沈锐带到了前厅。

    还没进门沈锐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中的四人,说是中年人看样子又比中年人的年纪略大,说是老年人样子又没那么老,但至少比北鄂坤苍老一点。

    对于四人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就在沈锐看到他们的时候,四人也一脸惊讶的盯着沈锐,眼中爆出精光好似要把沈锐看穿,像发现了什么绝世之宝一般,又好似惊叹男人竟然能长的如此美貌。

    当沈锐跨入大厅之后,一股,两股,三股最后足足六股强大的气势在客厅中相互碰撞,其中有一股跟其他比起来显的很弱,这股就是北鄂鸣上爆发出来,但是沈锐不得不承认,即使是最弱的也比自己强得太多。

    随着各气势的攀升碰撞,沈锐感觉自己的心血沸腾起来,体犹如大海中的小木舟,随时有可能被颠覆打碎。

    在这强大气势中,沈锐憋的脸红脖子粗,感觉中一口血快要喷出来之时,空间一震北鄂鸣却先一步一口血喷了出来,就像骨诺牌效应一样,沈锐也接着喷了出来,北鄂坤的子就像没有重量一样飘向了后大厅的墙壁,看似轻轻的一下,扑哧一声轻响,墙壁上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

    那股无形的气势也在此刻退了下去,沈锐强行忍住的子再也站不稳,双腿一软一股坐了下去,脸色苍白如纸。

    北鄂坤看了吐血的两人一眼,一下子犹如暴怒噬人的雄狮,在沈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一拳轰向了四人。

    一瞬间大厅中就像吹起了狂风,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这种气势的压迫,无关的人都朝门口退了出去。

    又是四种颜色各异的光团冒了起来,包裹着拳头一齐向暴怒的北鄂坤迎去,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道眼可见的冲击破朝客厅的各个角落袭去。

    伴随着北鄂坤倒飞回来的子,桌椅、壁画、天花板什么的东西都变为了漫天的碎木,就是客厅里青石铺就的地板都出现了龟裂的痕迹。

    被这冲击波一碰,沈锐又像被大锤当猛击了一下,一口血又喷了出来,沈锐不由火冒三丈,平白无故的就吐血受伤,要不是全酸软无力真想起来给他几下。

    伴随着漫天的碎木屑,北鄂坤踉跄的子落到了地上,每退后一步地面上就会留下一个个龟裂的脚印,退到第五步的时候,一口血喷了出来,精神萎靡了很多,但没有像沈锐一样一股坐在地上。

    解决了北鄂坤,四人的眼光又盯到了沈锐上,从这小娃娃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修者,这种修者特有的气势是模仿不出来的。

    若不是修者,就刚才和北鄂坤过招的几下,就可以让他丢了小命。

    绝对不会看错了,从他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生命波动,可以得出还是一个小娃娃,这种生命波动的气机是如此的精纯,不是那些上了个年纪的老妖怪能有的,也不是那种四五十岁的修者拥有的。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了震撼和不解,20岁不到的修者,沈锐被他们这样盯着看了半天,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本想破口大骂,但弄清了势后,只能生生忍住。

    冲动是魔鬼一点也不错,看他们也不是什么相好的人,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自己才刚刚开始享受人生,哪能就此夭折了呢!

    看着一脸愤怒的沈锐,咬着嘴唇朝自己四人瞪着眼睛,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旁边的北鄂坤不知是受伤太重还是给气的说不出话来,干站在那子直发抖。

    空旷的大厅中四人的笑声,犹如一把把利剑狠狠的刺入北鄂世家的众人心中,平高高在上,但此刻众人却噤若寒蝉,就连家族中的第一高手北鄂坤都吐血了,其他人就更是不值一提。

    四人看着吐血的北鄂坤和那强撑着的北鄂鸣,扫了一眼大厅和地上的沈锐,其中一人出来朝两人一抱拳,“老夫奉大帝之命,前来你北鄂世家请沈锐前往内城,多有得罪处还请见谅!”一句话就想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埃古希上,他们四人不过奉命行事罢了。

    四人虽说嚣张,但是也要给人家留一条后路,打伤了倒没什么,要是杀了或到绝路那四人也不敢,做到这一步就很了不起了,毕竟四大世家之首,后还有什么不死的老妖怪都说不定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