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比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听着他们的笑声,沈锐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因为自己太弱,这个北鄂鸣太毒了,以后没事最好少和他接触,什么时候被他暗算了都不知道,但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遣走了那些侍卫,沈锐跟随着他们到一个内厅坐下,也许是看出了沈锐对刚才那事的不满,所以决口不提刚才之事,都是拉拉家常什么的。

    原来刚才让他做出选择的人叫做北鄂鸣,他是北鄂坤的二哥,也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他说出这番话还是有他的意思的,这是一种暗示,不知不觉中就让沈锐做出了选择。

    至于埃古希的传令,对于那些小闹闹的的家族,那是不敢有丝毫的违抗,但是放在四大世家的眼里,不过如此!埃古希也不敢怎样!

    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来埃古希为了打压四大世家,扶持起来了一些家族,比如说五大商家就是其中之一,结果把四大世家手中的各种生意都给抢了过去大半。

    对此四大世家毫无办法,毕竟表明埃古希是帝国的大帝,大家不可能明着跟他斗,所以私下的争斗就分毫不让,大有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意思。

    今天刚好又遇到和他争斗的事,当然不能错过,若沈锐选择埃古希,想要把若沈带走也是要付出大家的。

    17岁的二阶修者,若是他100岁前达到四阶修者巅峰,即使把埃古希得罪死了,自己也挣了,若是能达到五阶修者,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直接砸在自己嘴巴里了。

    相信埃古希此时匆匆忙忙的来招人也是这个目的,但他选择了自己北鄂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同时自己也相信不会看花了眼,沈锐是个人才,也算是一种赌注吧!

    沈锐忍无可忍终于问出了自己问那杨文峰的几个问题,不过又被自己改了一下。

    为什么会有这些人来拉拢自己?接触的越久,沈锐就是越小心,他们太强大了,询问都只敢委婉的来。

    得知一切都不过是因为自己是17岁的二阶修者!看到沈锐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把沈锐不知道的都给回答了,其中就有很直接的看重和拉拢的意思。

    平均1000人中能够产生一个武者,然后1000个武者中又可能产生一个修者,随着修炼的提高,45岁的时候才能达到武者10阶巅峰,此刻也是最有可能突破为修者,过了这一时段,体机能逐渐消退,成为修者的几率就越来越小。

    但事也并不都是这样的,刻意去培养的人偶尔也有人不到40就突破到修者,也有人大器晚成50多岁都能突破为修者,但这样的人基本没有。

    现在的沈锐就是最天才的天才,据他们所知,以前从未有过,以后会不会有就不知道了。

    记载中曾经有一人25就到了修者,最后的成就可想而知,达到了传说中的六阶修者,不知道为什么近3万年来,六阶的修者再也没有出现过,沈锐的出现就给了他们无限瞎想的空间。

    修者很珍贵,一般的小家族还聘请不起,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在小家族内没有人可以交流。但很多修者聚到一块,不但可以相互学习交流,还可以增加竞争的意识,因此都喜欢加入一些有修者的大势力,同样的大势力也非常欢迎修者的加入,这样一来自己的实力就提升了。

    一个修者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特别是战场上没有修者阻挡的况下,真的是单枪匹马杀入大军中犹如入无人之境。这一点沈锐自己也同意,这样一来修者都被帝国和一些大势力拉拢,在外面很难见到,这也是那些普通人对修者很狂的原因。

    比百万分之一还低的概率,都被自己撞上了,沈锐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和力量,若是能达到五阶,天下之间就可以横着走,就是国家都要畏惧你几分,若是你能超越五阶,就连那些强大的隐士豪门和宗派都要退让三分。

    也知道了有比国家强大的存在,那就是是那些隐士豪门和宗派,也明白了力量至上的道理,自己的潜力无限才会有人来拉拢。

    所有的道理总结起来,糅合自己的看法和实际况,虽然有些东西略有不同,但是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归根流源都是一样的道理。

    前世你有足够的财富你就是强者,此刻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其他的东西都来了,你就是最终结的强者。

    听了这些事,明白了很多同样想了很多,沈锐先前的迷惑和力不从心一扫而空,好多年前修炼出内功时的那股自信又回到了上。

    北鄂鸣和北鄂坤忽然感觉沈锐上的气息好像有点不同了,两人虽然惊讶但绝对想不到,沈锐气息的改变不过是明白了自己的价值而已。

    北鄂鸣和北鄂坤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觉间就说到了修炼上面的东西,毕竟17岁的二阶修者,就是自己亲眼看到都会有些不敢相信,更别说只是听说了。要不是感受到沈锐上的气息,还有点不敢相信呢!要是能验证一番那自然是最好。

    一说到武功修炼这个方面,沈锐的兴趣一下就提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他们存在试探的念头,还以为他们也想自己一样感兴趣。

    可以这样说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最近跟着烈锡川学了一些,但还是远远不足,特别实战更是缺乏,打猎时学到的东西已经不够了。

    对于北鄂鸣的“要不趁有时间我们去演练一番如何?”沈锐可是双手赞成,一看沈锐的样子,两人哪有不乐意的。

    一行三人很快就到了演武厅,占地面积只怕也有方圆40多米,武器架上摆满了各种武器,看得沈锐眼花缭乱,正沈锐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

    北鄂坤提出了比试一番的要求,沈锐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就是缺乏实战的经验,既然有人来对练,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为了不伤到人和表示和气,就不用兵器,拳脚过几招看看就可以了,对于这样沈锐倒是没有意见,本来比试就是不能伤到人的。

    说起来自己武器也不行,拳脚也不行,武器就只会拿跟木棒乱砸,拳脚也只会烈锡川教给自己的那些,此外都是自己自创的本能拳法和法,完全靠本能的反应。

    沈锐有点兴奋的嘴唇,自己的修为已经好久没有进步了,这比试一番倒是不错。

    沈锐脱了外,自顾自的按照生前得运动的步骤活动了下筋骨,也不理会两人诧异的目光,偶尔打出的几拳都让空气波动起来。

    不止站在场中的北鄂坤愕然,就是站在外面的北鄂鸣也是一脸奇怪,切磋前哪有自己又蹦又跳的,还做些莫名其妙的动作。

    但是那波动的空气却让两人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其上,看他很随意的一拳,空气就波动起来,有点不符合常识。

    不论怎样,能让空气波动起来,至少也是一个二阶武者的标着,但至少也需要用尽全力的打出50万斤的力量才能做到,但是看空气波动样子很随意的就接近了50万斤的力量。

    当沈锐活动完成后,摆了个拳击和空手道结和到一块的防御动作站在北鄂鸣的前面,看到站在自己的前面的沈锐,北鄂坤却是错愕不已,这是什么招式,闻所未闻,不过破绽倒是不多。

    北鄂坤自认为是高人,对一个17岁的后辈,即使再强也要让他三分的,推脱了半天都让自己先出手,既然如此沈锐就不客气了。

    凝聚自己体内三分之一左右的力量,一个直拳打了过去,为了表示尊重没有朝脸上和要害处打。

    要是再不闪躲,拳头就落在口上了,但沈锐也不怕会把他打伤。

    跟烈锡川实战练习过后知道,同阶之间打在上,体内的气劲能消去一部分,但主要的是没有谁会不躲避让你打。

    要是打实了,即使不用尽全力也会重伤或直接打死,但是底阶的人打高阶的就很难受伤,反过来高阶的打底阶的三五拳就会送命了。

    北鄂坤感觉沈锐和自己比试,就像一个小孩子和一个成年人对抗,结局不言而喻,但真的如此吗?

    沈锐自信凭借自己在5000吨的上下的一拳,打实在了,就是大象也能一拳毙命,再打出一个血窟窿。

    就在沈锐这很有力量的一拳打出去的时候,不止北鄂坤,就连北鄂鸣也感觉到了其中的力量,以拳头为中心辐出来的一个5米多的空间波动,朝北鄂坤狠狠的撞去。

    这种程度的力量不要说二阶,就是有些三阶修者都打不出这么有力量的一拳,虽然意外,但北鄂坤却很兴奋,果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娃娃。

    北鄂坤看似轻轻的一挥手,沈锐那打死大象不偿命的一拳,不但没起到丝毫作用,子还后退了好几步才止住形,感觉打在沙地上上又感觉打在水里,反涌回来的劲道让自己难受了好半天。

    真正接触到了沈锐这一拳的力量,北鄂坤才是感触最深的一个人,不会低于150万斤的力量,就是三阶修者中等水平的也不过如此,心中满意的程度又加了几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