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抉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饭后沈锐正休息时,北鄂世家的马车就在吴家的大门外停着了,沈锐不免有些愕然,晚上才赴宴,竟然现在就来接人,本想把两姐妹带上,但众人都说不妥,于是只好作罢。

    这也是一种带来的习惯,赴宴有女人就带着去,虽然现在还不是自己的女人,可以后就不好说了。

    既然不带那就空手去吧,自己也带不起什么东四,即使带了他们也看不上。

    沈锐看了一下,此次来接自己的就是上次跟在北鄂坤边的人,名字叫做杨文峰,说话倒是甚为舒心,没有一点大世家大门阀的那种压迫气势,就像跟老朋友聊天一样的自然。

    这马车上的装修虽然没有自己上次坐的那样奢侈,但其中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华贵和大气在其中。

    在马车上沈锐问了一些自己不明白和有疑惑的地方,结果问了半天,有用的东西都没多少,看来他是不想说,既然如此沈锐也不会傻得问到底。

    沈锐不知,就是马车里的杨文峰也不知,就在他们走后不久的一会功夫,来自内城王宫里的20余侍卫就赶着马车来到了吴家请沈锐。

    得知沈锐已近被北鄂世家接走了,不由有些为难,他们虽然为内城侍卫,但像北鄂世家这样的巨兽,他们却不敢招惹分毫。

    这北鄂世家先请的人,自己再把他接走,这不是在北鄂世家的脸上打一个耳光吗!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但是来自大帝的传令却不能不完成,否则就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一咬牙这是大帝的命令,相信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乱来。

    一边前往被鄂世家赶,希望在路上就遇到他们,然后直接就把人接走,要是到了北鄂世家那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同时一边还是让人往内城通报具体的况。

    也许是巧合,赶车的车夫嫌弃主干道人太多,绕了条人少的路走,结果就和追赶他们的侍卫错了开来。

    这一路少说也走了一个多小时,马车直接进了院子里面才停下,马车都还没停稳几个管事模样的人就匆匆寻来,大概的说了几句,就带着两人前往客厅。

    沈锐只是稍微的听了一下,就明白了个大概,原来王宫里让人来接自己入宫见大帝的,沈锐这才放下没多久的心又悬了起来,他们到底为什么找自己,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导致自己是如此的被动。

    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跟着他们几人前往客厅,一进客厅就看到了当见过的北鄂坤,此刻正坐于上首的位置,旁边还坐着一个跟他有几分相似的人。

    所有的人都在静静的喝着水,下首坐着几个穿统一制服的人,想必就是那所谓的王宫侍卫了吧!

    杨文峰直接带着沈锐进了客厅,其他人都在外面候着,一进门沈锐感觉众人的眼光都停留在自己的上。

    进了客厅沈锐向居首位的北鄂坤抱了抱拳,算是打过招呼,然后顺着杨文峰安排的位子坐了下去。

    沈锐刚坐下,茶水都还没喝一口,对面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站起来向自己一抱拳“这位想必就是沈锐沈先生吧?”在沈锐还没来得及回答的时候又接到“在下内城侍卫百夫长沈绵忠,奉大帝之命特来此请沈先生入宫面圣!”

    看他的样子话还没说完,却被北鄂坤那杯子顿在茶几上的声音给打断了。这人腿一软差点跪下,最后却是凭借着王城的名头和威严生生忍住。

    虽然如此却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一脸惊慌和不自然的坐回椅子上。

    突然大厅之中涌起一股毁灭一切的气势,不止沈锐变了脸色,就是对面的那那几个侍卫也是脸色大变,变得惊恐起来。

    不过这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沈锐抬头稍微一打量,就知道这气势是上首那北鄂坤发出来的,没想到早上自己还是看走眼了,竟然强大到如此程度。

    几个侍卫却是有苦难言,他们是奉命行事,要是换一个家族,换一个人他们也不会如此不济,王威、王命这顶大帽子不是谁都敢招惹的。

    但是偏偏此刻的北鄂坤就是敢招惹的一个,就是埃古希大帝有的时候都要让他三分,自己这些小喽啰更是不算什么了,来的时候就想到不好办了,结果碰到最恐怖的北鄂坤。

    说起这北鄂坤,那可是帝国公认的十大高手之一,凝聚出了三种属的力量,并且有两种还融合到了一块,有一种竟然能够力量阳互转,不过由于他平里脾气火爆,修为高深,一般人都不敢惹他。

    现在看到他的样子,众侍卫在他面前丝毫不比在大帝面前恐惧,若他真的动怒杀了自己一干人等,相信大帝也不能把他怎样,命只有一条众人怎敢尝试他的怒火。

    不过这也好,对于沈锐这半灌水来说,懵懵懂懂的,根本不在乎这些,就是知道了也不会像他们一样,毕竟思想就不同。

    沈锐却不知自己的所有表现,在首座北鄂坤旁边的那中年人都看在眼里,结果他是是越看越满意,17岁的二阶修者,果真不简单啊!在自己家族这种气势下,神态依然从容不迫。

    “小小一个百夫长,竟然敢在我北鄂世家放肆,就是埃古希在老夫面前也要礼让三份,你们难道有两条命不成?”

    沈锐一听这话感觉他很狂,有这样说话的吗?一个国家的首脑也要让他三分,要是换上一世,说出这话就是脑子进水,但现在有点不同了,沈锐依然难以接受,这口气跟恐怖分子有什么区别。

    再一看那几个内城侍卫,每一个的体都在哪里发抖,脸色惨白,恨不能把头缩到了肚子里面,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沈锐看到这一幕,不由有些震惊,是自己不清楚内幕还是怎的?按自己的理解来看,这些内城侍卫就像熟知的中央报局或者国家安全局的认,权利大的离谱,但此刻在北鄂坤前面比小绵羊都不如。

    要么是自己知道的太少,要么就是这北鄂坤真的有这样嚣张的资本。

    “沈锐现处我北鄂家,就是我北鄂家的客人,胆敢来我北鄂世家要人,真是岂有此理!……”

    一通话下来,那些内城侍卫依然是颤抖不止,沈锐却感觉有些不是滋味,两边都是来找自己的,自己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的来找自己。

    现在看到一方吃瘪,虽然没有针对自己,但夹在中间也难做人的,哪一边的人自己都不能得罪,因为他们都是巨无霸,而自己就像那风一吹就会弯腰的小草一样脆弱。

    这北鄂坤真不愧是脾气火爆,这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但没有任何人敢出半点声音,正在沈锐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北鄂坤旁的那中年人开口了。

    “三弟,算了,他们不过都是些小虾米,就不要为难他了,这埃古希大帝如此做,也许他不知道也未必,要不他也犯不着来招惹我们北鄂世家!”北鄂坤一听也觉得有理,把目光看向了说话的那人。

    沈锐在下面却又是一惊,称呼北鄂坤为三弟,还能压住他,这中年人看来又是一个巨头啊!

    这中年人眼睛一眯,然后一阵精光从中迸而出“若就这样让埃古希把人给弄走了,那我北鄂家不是脸上很不好看吗!但若不放手,人家毕竟是一国之君,我们为臣子也不能和他弄得太僵!”

    “要不这样如何,若是沈锐小友愿意留在我北鄂家,就算是埃古希前来也休想把人带走,若是沈锐小友愿往内城王宫,那么我北鄂家改再宴请小友,不知小友意下如何啊?”

    沈锐初一听有答案了心里一松,可听完后却是急的冷汗直冒,说的客客气气的,貌似主动权在自己手里,自己可以随意的选择,但不论自己选择那一方都是得罪人了。

    自己也不敢惹他们任何一方,心中苦涩无比。他们为什么就来找自己,自己哪点值得他们这样,要说是武功比自己强的也不知有多少!

    沈锐越想越是焦急,得罪了他们任何一个自己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真是好为难的选择啊!

    这人好真毒,本来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一件事,最后自己竟成为了矛头所指的对象,还把他们与大帝的矛盾大部分推到自己头上,自己是有苦难言啊!

    但今天在这二者势力当中,自己必须做出选择,并且不能出错,不敢去想那选择错误的后果,天气不是很,但额头上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客厅里一时间显得极为安静,大家都把目光发在了沈锐上,最后的结果怎样还是要看他的选择了。

    沈锐除了在心里大骂把祸水引到自己上的那人外,其他的根本做不了,也不敢胡乱开口,一个不小心就闯祸了。

    当沈锐的眼光和那些侍卫期待的目光碰在一块的时候,差点开口选择了进宫面圣,意识深处国家的概念差点左右了沈锐的思想。

    但一回想起北鄂坤和那人所说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敢当着这些侍卫的面说出那话,不是傻子就是有足够的本钱,综合自己的所见所闻,那么就是后者了。

    这种个人和家族比国家强大的结论颠覆了沈锐的认识,国家是至高无上的,不容许任何组织和个人践踏,但此刻却活生生的出现了。

    沈锐保持主形尽量不让自己颤抖,想清楚了这些,最重要的一点,自己不在地球了,地球上的那一该收一收了。

    轻轻的出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对于此事其实我也没什么看法,毕竟我不过是个小人物,去哪里都可以,但北鄂世家有约在先,为人要讲信用,在下只能选择了北鄂世家了,各位多有得罪处还请包涵!”

    这种场合这种环境以后还是少接触,才刚与这世界接触没多久,沈锐忽然发现自己就开始有点厌倦这种生活了,才短短一小段时间自己就得罪了一个自己只能仰视的巨无霸。

    沈锐从哪些侍卫的眼中看到了怨恨和愤怒,对此他却不能做什么,再说出什么不对的话,那就是彻底的把人得罪死了。

    在首座两人哈哈大笑中,一干侍卫却灰溜溜的走了,沈锐对此却把那人恨得要死,帝国这个敌人是他帮自己树立起来的。

    就因为自己没有靠山,所以到处都小心翼翼,原以为遇到吴劲等人时,自己找到了靠山,抱紧了大腿,但从他们那卑躬屈膝的态度中就看到,对比帝国和这北鄂家族,他们不过是虾米浮云,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弱。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