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煎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此时酒宴除了极少的几桌外,其他的都散了,还有少部分人在那闲聊着,其中就有沈丽菲的那一桌。

    烈锡川看着醉意朦胧的沈锐,感觉很高兴的,似乎你小样平时不是很厉害么,此刻却喝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高兴的拍了拍沈锐的肩膀,“来人呐,把他们都给送回去吧!”

    烈锡川却不知道,就刚才那无意中拍了拍沈锐的肩膀,差点把沈锐那已经灌到喉咙的酒水给拍了出来,要是他知道的话,不介意再拍上几下。

    沈锐吓的赶紧憋住气,强行的忍了下来,要是换个没人的地方,沈锐只怕忍不住一口喷了出去,但这个地方可不想出丑,好半天都不敢说话和乱动才勉强压了下去。

    沈锐在黛媚、黛妮还有母亲等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站起来又是一阵摇晃,差点没把两个体柔弱的丫鬟给弄到,所看出去的东西,没有哪没有影子的,边的人也是凭感觉认出来的。

    烈锡川看到沈锐摇晃的体,忙站起来准备伸出手来拉一把,却没想到没拉到。

    沈锐虽然醉了,但感觉刚才拍自己的那只手又伸了过来,刚才的一下就差点没忍住,现在要是来一下,沈锐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喷出来。于是吓的出了一冷汗,酒也醒了不少,就此勉强的避了开去。

    这才让过体,一阵眩晕又袭了上来,沈锐咬紧牙关,一直坚持到躺在自己的上。有个安心睡觉的地方,睡着了才是最舒心的,什么也不用想,烦恼与压力也暂时抛到一边。就这头脑发晕喝四肢僵硬乘好可以睡个好觉,不到一会沈锐就彻底的睡着了。

    沈锐鞋子都还没脱下来就睡着了,那睡得一个甜,中间好像迷迷糊糊的还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但有点记不清是什么内容。

    当黛媚和黛妮帮沈锐脱了鞋子,擦了擦脸和手后,送他过来的一干人等都退了出去,就在众人都走了,沈丽菲也回房休息之后,姐妹俩的脸色带着一丝红和犹豫不决。

    吴劲安排的交代的,想要幸福和自由,那就赶快跟他那个伺候好他,沈锐是个好男人,经过这短短半天的相处,姐们俩凭直觉相信沈锐真的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那是一种任何人上都没有的东西,两人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两人自幼就是奴隶丫鬟,没有人能够了解他们内心深处对自由和向往,按照他们的命运,要是沈锐要把他们送人,他们也没有选择的权利,这就是命运,她们掌控不了。

    但是现在命运好像突然出现在自己手中了一样,遇到这个男人,光不论他那迷死人的外表,他内在的才是真正值得信赖的。

    他会害羞,不好色,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也说不上个具体的况,反正就是跟他在一块很舒服、安心。凭直觉和联系吴劲告诉自己两人话来看,只要成为他的女人,那么就会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和自由。

    莫名复杂的表在两人的脸上变幻着,最后两姐妹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眼神中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坚决,机会就在眼前,若是沈锐清醒之时,怕他又是不愿要自己姐妹二人了。

    也许是第一次帮男人脱衣服,也许是偶尔的肌肤相处,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沈锐给薄剥的光光的,沈锐却醉得一塌糊涂,像个死人一般任她们摆布。

    两人洗漱好之后,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怀着复杂的心,最后变得跟沈锐一样的造型,一左一右的趴在他的边,本来计划好的那件事又在疼痛中忍了下来,万一沈锐问起第一次,那两人真是哭无泪了。

    慢慢的来,等他习惯了两人存在的感觉,到他有感觉的时候再给他,这样就万无一失了,两人怀着无比复杂的心,颤抖着体紧紧的贴在沈锐上,那种滚烫早就把两人的心都融化了,这种献至少比那种别人的强波和要求强了不少,自己还可以选择。

    翻来覆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沈锐却什么也不知道,就感觉酒喝多了迷糊中做了个梦,男人心中的那不可说出口的幻想,在梦中实现了。

    里面的那两人就是就是刚结识的两个丫鬟黛媚和黛妮,好像听到了她们说话的声音,也好像和她们贴到了一块,那感觉很模糊又显得很清晰,一夜就在这种模糊的刺激中度过。

    也许是酒已经过去了,也许是酒喝的太多体内的水分被烧干,口渴把沈锐给弄醒了,沈锐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头依然有些发晕。

    但思维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发觉有什么不对了,自己的衣服呢?边有两个人贴着自己,从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感觉和空气中的香味来来看,是两个女人。

    在意识与体还没完全的结合的时候,沈锐就抽筋一样的做了起来,随着被子的拉开,两具在黎明前显得有些模糊的体,那种洁白柔嫩的曲线和那种青的气息,差点让沈锐喘不过气来。

    看着这如梦幻般的场景,沈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抽筋一般躺了下去,用被子把自己和她们两人盖好,掩住那种外泄的光,沈锐虽不认为自己的光很值钱,但也不敢轻易泄露。

    就在沈锐重新躺下,用被子把三人捂好的时候,发觉把她们两人给弄醒了,两人就像没有骨头的小蛇一般缠了上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脸埋在了自己上。

    此刻在这昏暗的房间中,除了那略显零乱的呼吸声和强烈的心跳声外,显得更加的安静和怪异。

    不经意之间的触碰和那肌肤的摩擦,生理上的反应差点让沈锐暴走,沈锐使劲的咬了咬舌头,让这一丝疼痛让自己冷却了一下。

    火光电石之间快速回顾整理了整件事的大概,勉强还记得被她们送了回来,躺在上就睡着了,之后的事脑壳想痛了都想不起来了,只是一些像做梦一样的模糊碎片,怎么也理不出个大概。

    想着这些事,注意力分散了不少,体上的反应也弱了很多,一想到该不会是自己就喝醉了把她们两那个了吧!要不怎么会睡在自己边。

    但转念一想,自己当时喝酒都喝得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难道还有力气把他们那个。

    难道!难道是她们俩把自己那个了,一想到这冷汗就直冒,不论谁是主动的,自己还没准备好!莫名其妙的就躺在一块了!真是有些抓狂!

    当一切都理顺的时候,意识与体再次结合之时,那种滑腻,嫩的感觉又一阵阵的冲击着沈锐那脆弱的神精,再加上钻进鼻子里的淡淡香味,沈锐都感觉自己的体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两人稍微的动一下,沈锐又是一番天人交战,那种矛盾造成的纠结,犹如处水与火中的洗礼,那种灵与的煎熬却无法描述出来。

    那种融入骨头里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沈锐很难轻易改变,或者说根本改变不了,虽然接受了一些,但却无法逾越自己的道德底线。

    新旧思想的冲突和矛盾让沈锐心中五味陈杂也不知是何滋味!

    沈锐也不知道这种况该如何处理,僵硬着子享受这片刻的香艳与温柔,却比他疯狂的修炼还累。

    感受这气氛越来越压抑,沈锐首先打破了寂静,有些苦涩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你们有没有把我那个了?”

    两人稍微一愣就明白了过来,还听出沈锐话中的苦涩和不悦,一下子惊慌起来,结结巴巴的把事说了个大概,却没有丝毫的提及吴劲指使的意思。

    沈锐一听还没突破最后那一关,机灵一动一骨碌爬了起来穿衣服,两人又想起来伺候,更是让沈锐双脚一软差点没摔到。

    惊慌失措的把衣服胡乱的给穿好,一下子就窜了出去,此刻虽然还没天亮,但已经有丫鬟仆人起了。

    沈锐在一干丫鬟差异的眼光中匆匆洗漱了一番,完了还来句谢谢,弄的一大群丫鬟惊慌失措。

    沈锐独自一人要了一壶茶在客厅中静静的喝着,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就是两姐妹什么时候站在后的恍如未知,那种思想上的冲突是如此的让人矛盾和纠结。

    当天色彻底明朗之时,他们来叫自己吃早餐时沈锐才发现后的两姊妹,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此次用餐却是才寥寥十余人,不过都是有份有地位的人,早餐的地点也不是昨晚的那大饭堂了,显得更加的雅静。

    这早餐的种类倒也很多,从普通的米粥、甜点到正餐的食都有,就看个人好选择了,大伙正吃得香甜的时候,突然发现沈锐所养的小兽出现在了桌上。

    它那灵巧的小鼻子使劲的嗅着,眼巴巴的看看沈锐又看看那些食物,也直到此刻,众人才算是正式的见过它的样子。

    就在众人一脸惊讶的看着的时候,沈锐顺手拿起了小碟子给它拿了点东西,趁此机会吴劲又向众人解说了它的厉害之处,虽然没提到烈锡川,却让他老脸一红。

    餐后大家坐在客厅里,悠闲的喝着水聊着天,对于生意或学着做生意的事,吴劲说不急,可以先住上一段时间,到这圣埃比亚城里面好好的逛逛,什么时候想要经商了,再跟他说也不迟。

    还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想聘请他做家族的供奉,平里也不需要做什么,具有很大的权利,几十万金币可以随意取用。

    按他的描述,主要就是起到一个威慑作用,看看烈锡川的造型,就知道是个高级、非常高级的打手,自己虽然不喜欢暴力,但有时也不可避免。

    沈锐也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要是不帮忙着做点什么,还真说不过去,问了一些具体的况,明白过来这所谓的供奉,就像传闻种照场子的大哥,你出手保护别人的时还可以选择是否愿意,每次出手还有一大笔报酬。

    沈锐一心认为自己是好人,这种社会上黑暗的一面跟自己没有关系,但现在况不同了,况且自己还可以选择是否出手呢,自己也没什太大的理想,就想金币多多女人多多,到处走走看看世界也就满足了。

    在暂时不违背自己的意愿的况下,那就答应下来吧!对昨晚那件事沈锐总是感觉有预谋,但没有证据只好作罢,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脑袋想疼了都想不清楚,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才这样迷茫和无奈。

    看到沈锐略一犹豫就答应了下来,除了烈锡川若有若无的皱了皱眉头,其他人都是一脸的喜色。

    吴劲按下众人高兴的劲头,说出为了表示沈锐的加入,准备遍请众世家,办一个酒宴。

    对此沈锐丝毫没放心上,对此烈锡川又再次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但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大家各持自己的心事回去后,沈锐整为思想上的冲突懊恼,生命都是平等的,沈锐根本就没把她们单做下人或工具,她们是有些有有灵魂的人,而不是一种物品。

    没想到才刚开始和这个世界做真正的接触,就让自己如此的矛盾和纠结,思想上的煎熬却无法向外人述说。

    【望各位给我个书评之类的鼓鼓气,指点下不足,谢谢哦!在此多谢“紫光麒麟”这一书友给的评价和建议!我会完善自己的不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把它写好!】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