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新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接下来在吴劲、烈锡川和两个没任务的长老陪同下,去看看安排给他们母子居住的小院落。

    来到一个围着花草的小院子里,一进门沈锐就被吓了一跳,地面铺的是带有花纹的白色陶瓷烧纸而成地砖,里面的假山,鱼池花草在这一时代都是无可挑剔的东西,最显眼的是那摆在一颗长相优雅的小树下的凳子和小桌子,是一种通体漆黑,还泛着淡淡光泽的石头打磨出来。

    虽然从没见过这种石头,但是沈锐感觉这石头的来历很不普通,这个地方让自己来住,太奢侈了,奢侈的有点过分。

    自己原来就是吃饭的瓷碗都是几年前才买得起,现在却是用来铺地板,不过却有文明的气氛在里面,特别是地板,跟文明时代的相比是很粗糙,但在此时却是显得很前沿。

    沈锐推脱了一下,才明白了这原来是为那些特别尊贵的客人特意修建的,像烈易川就是其中之一,现在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其他人都没资格住里面,于是这一座院落一直就这样空着。

    今天有了个够资格住里面的人物,才把沈锐带到了这里,既然如此沈锐也就不再推脱了,沈锐可是一直向往文明的,这里的居住环境才更接近文明,心想若有电器那就完美无缺了。

    到了屋内家具什么的都有,并且比起其他地方的更是奢侈,看看这些摆设,真是犹如坠入云端,从原来一贫如洗,用着现在最奢侈的东西。

    在沈锐满意后,一堆丫鬟仆人就进来打扫了,大家也就分主次的在客厅里随便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这些丫鬟的速度倒也迅速,本来就天天有人打扫,自是干净,现在也不过是象征的打扫一下。

    这这期间一些合的衣服和用的东西都送了过来一大堆,刚刚得到的两个丫鬟的东西也一股脑儿的送了过来。

    沈锐看着这一切就不由感叹,这些服务太周到了,反倒然自己有些不习惯起来,只有烈锡川一个人显得无所谓。

    在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打理好了,烈锡川、吴劲和两个长老都起告辞,让他好好的洗个澡休息一下,晚上吃饭的时候自己会亲自过来请,对于这些沈锐无所谓了,让他们随意找个人来叫一声就可以了。

    洗个水澡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在他们都起的时候,又来了十多个年轻漂亮的丫鬟,说是伺候自己,沈锐一看就头大,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有两个就不错了,哪还敢再要,况且她们又不是物品说送就送。

    现在这个地方是属于沈锐,吴劲作为主人也不好勉强,既然这样就算了,又把两个丫鬟叫过来好好的吩咐了一番,沈锐虽然眼精,但也没发现两个丫鬟的脸都红到了脖子,即使看到了也不会多想什么的。

    在送走了众人后,沈锐又好好好的参观了一番,共有两层,房间很多,刚才那十多个丫鬟来也绰绰有余。这房间都是按照级别和尊卑来弄的,最上面的是主人起居的地方,旁边还有贴丫鬟居住的偏房。

    为了不区分贵,沈锐决定四人都住在二楼,除了客厅每人一间还剩下两间呢,把最好的让给母亲,但母亲说什么都要自己住,沈锐也就不再坚持。

    作为儿子有儿子的打算,作为母亲自是有母亲的打算,对于两个丫鬟,剩下的随意挑选。

    对于她两就在自己的外侧的偏房中,沈锐也劝过,但他们坚持也就随她们了,他们那种形成的思维一下子拗不过来,只能慢慢的通过自己的言行来改变她们。

    在一切都安排了之后,沈锐让她们准备点水,决定洗一个澡,虽然不是很脏,但还是想洗一个澡,主要是自己卧室里面的那澡盆竟然都是整快的翡翠打磨出来的,还比普通的澡盆略大一点,镶嵌在一根实木里面,下面还有个阀门,一拉水就流干了,有着一丝文明的气息在里面。

    比起这些东西,那铺在地面上的毛毯反倒有点不起眼了,凭借沈锐的眼力,这里的每样东西都价值连城。

    再想想以前自己不要说棉衣锦袍,就是麻布做的衣服也是有补丁的,这生活变得有点不真实起来,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直接掉到了嘴巴里面。

    他们烧水的速度倒是快捷,才没多大一会的功夫,由丫鬟提来的十多桶水就倒入了澡盆里面,里面还添加了一些花的精油还是什么的,沈锐虽然从没闻过,不过闻着倒也舒服。

    待他们添好了水出去后,沈锐把房门给掩上开始脱衣服,准备下水时看着这玉石打磨出来的澡盆,沈锐又有点不敢进去,这都是艺术品啊,掉了米粒大的一小块那多可惜,要是被踩坏怎么办?

    正在犹豫时房门被推开了,沈锐没意识到自己光着子,还扭头看了一眼,看到所谓属于自己的两个丫鬟红着脸,穿着很透明的薄丝走了进来。

    沈锐稍微的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跃入水中,此刻就不怕这么大的动作把这澡盆给踩坏了,一脸不安和不自然的缩着子,把半个脸漏了出来,颤抖的道“你们要干什么,还不赶快出去!”

    两个丫鬟好像被他的话给弄糊涂了,进来后还反手把门给掩上,“婢女给主人搓背啊!”边说还边走了过来,沈锐吓的子直抖,眼睛向四周乱扫,似乎想要找个遮羞的东西,语无伦次的“不要过来,赶快出去,我不需要你们帮忙,快出去!”

    沈锐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让自己赤在两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女人面前,自己可没那份定力也受不了。

    刚才的那一下被他们看了遍,不敲门就进来沈锐对此不生气是不可能的,感受到沈锐话语中的生气和不安,两人在惊讶中还是乖乖的退了出去。

    两人受吴劲之命好好的伺候好沈锐,这里所说的伺候就是毫无保留的伺候,虽然他把自己姐妹两送给了沈锐就意味着这样的结局,但是骨子里还是认定吴劲这个主人,因此一下子改变不过来。

    直到他们把门给带上,沈锐才舒了口气,那丝巾后面若隐若现的洁白和玲珑的曲线,丝毫没有引起任何生理反应,反倒这么一瞬间就让沈锐吓出出了一冷汗,原来不是人人都有这个命住在这里的。

    其实他也是想歪了,也不想想这世界有他这思想的人,除了他难道还有别人不成!他不能接受但并不意味着别人也不能接受。

    就刚才这一折腾,沈锐一点洗澡的兴趣都没有了,胡乱的擦洗了一下,也不顾是否会把这玉石打磨的澡盆给弄坏了,就匆匆的起把水擦干,那速度才叫一个快。

    准备换一件新的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换洗的衣服不在里面,不是沈锐美和喜欢新衣服,只是认为洗了澡就应该换一件干净的衣服,这是一种养成的习惯。

    沈锐有些无奈,把脱下来的衣服又给穿了回去,然后才出去找换洗的衣服,两个丫鬟看到沈锐出来,一脸惊恐的跪在里地上认错,上的衣服也不是刚才那人的薄沙了。

    沈锐一看他们两的动作,一个脑袋三个大,从没有人给自己下跪过,马车里遇到一次,现在又遇到一次,非常接受不了。

    连忙把他们拉起来,两人还是惊恐的不敢看沈锐,询问着是不是伺候的不好还是什么的?

    沈锐刚才的火气也被他们的担心害怕的样子给弄没了,自己就那么可怕吗?看着两个美人一脸的可伶像,一点火气也不起来了,况且这跟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

    自己的思想跟他们本来就是不同的,知道两种思想总会碰撞出火花,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剧烈,动不动酒下跪求饶,沈锐也有点不能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

    虽然在这个地方生活了17年,但依然没办法读懂他们的真是想法,出生的时候他们是透明的白纸,自己是上过色的,这就是最大的差别,耐心的跟他们解释了半天,两人才在半信半疑中平复下担忧的心绪。

    直到此时沈锐才开口问他们,自己的衣服放在什么地方,一眼看去竟然看不到只好问他们了,不给她们点事做做她们反倒不安心。

    两人于是争先恐后的把刚送来的一堆的衣服都给拿了出来,拿在沈锐上比划了一下,帮他挑选出了较为合适的一,对于女人帮自己选衣服,沈锐倒是蛮相信她们,至少比男人眼光高多了。

    在挑好了衣服后,两人脸一红又问道需要伺候换衣服吗?沈锐一听就吓得手脚直抖,忙说不用。

    沈锐抱起衣服正准备进去,却突然想起连她们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于是有点不好意的弱弱的问了一句。原来姐姐叫黛媚,妹妹叫黛妮,都是16岁,从外表上看还真难区分出两人,这体发育的程度也不像16岁呀!

    若仔细感应每个人的生命气息波动都会有些不同,不过沈锐现在还没达到这的高度,所以就只能使劲的区分两人的外貌以免以后弄出笑话。

    沈锐在把们给关上的时候,还补上了一句让两人进来的时候先敲门,即使这样说了,沈锐换衣服的速度也快的惊人。

    又怕自己换衣服的时候她们又突然进来,沈锐即使心里素质和承受能力很好,但也坚受不了这样的折腾,要是惊吓过度,以后不举怎么办!

    沈锐刚进去,两人憋红了的脸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虽然是主人,年纪跟自己姐妹俩差不多,不过那种害羞可不是装出来的。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让两人心动,不说那让少女着迷的外表,就是不胡乱碰自己两人的人品就值得敬重了,并且也没有看轻自己两人的意思。

    叠好了换下来的衣服,沈锐准备让他们来帮忙洗洗自己的衣服,摸了摸头发好像有点油了,也应该洗一下了。

    沈锐准备自己去打水,却发现跟本知道去哪里打水,使唤别人有点不习惯,任谁都是爹妈生的,凭什么你就能对别人呼来喝去的,于是非常客气的让他们帮忙弄一下洗头的水。

    两人对沈锐的态度也是不习惯,哪有主人对下人这样说话的道理,但两人却从沈锐的口气中听出了尊重,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感动之于却只能用实际行动来回报。

    到院子里的温水已经备好的时候,沈锐发现了一个问题,两人虽说是丫鬟,但一点丫鬟的样子都没有,就在那里对着别的丫鬟施号发令。

    不关自己的事,沈锐也不想去理会,到哪都有自己的规矩,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干涉呢!

    看着院子里铜盆中冒着气的水,沈锐忽然有点莫名的悸动,很温馨的感觉,这里终于有点家的感觉了,以前的茅草房虽然住了多年,但是没有安全感,家的感觉很是飘渺。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