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起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虽然麻木了,但这次的震惊又稍微的大了一些!这可是跨过修炼门槛后,所有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神兵利器呀!

    这种东西在大地之脉中长成,都是你想像不到的东西,可以是金属也可以是动物也可以是树根什么的,总之就是无奇不有。

    就烈锡川知道的几件都是各不相同,今天又终于看到了一件,也是第一次看到,不激动才怪呢!即使没有见过但自己凭直觉也不会看走眼。

    这种东西都是浸泡在大地之脉中生长出来的,被灌注了天地之力后,做成武器可谓是无坚不摧,无论你灌入多少和什么属的力量都不会损坏它,并且修为越高的人使用效果就越明显。

    这种逆天的兵器可遇而不可求,不像一些金属打造的兵器,当灌注的力量是火、冰寒、黑暗等属,就会损坏。

    同时束缚了能力的灌输,太多就会炸裂成碎片,太少的话还不如使用拳头来的实在,束缚了个人能力和力量的发挥。

    拥有了这样一件兵器,不但可以完全的发挥出个人的能力,还可以在兵器对抗中占据压倒的优势。

    听说注入天地之力后,那感觉就像融合到体里一样,成为体的一部分,烈锡川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使用就根本谈不上了,所以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

    这种东西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当个人的修为很低,还不能感应到天地之间的力量和属之前,根本不知道它的好坏,也识别不出来。

    若是一个普通人拿着,他用一把柴刀就能把他砍断,但是被灌注了天地之力后,无论是那种属的力量,都会变得无坚不摧。

    正因为有这样的缺点,导致现知这样的武器才七件,也就是说至少要能感应天地之力的人遇到才能识别出来,并且还要仔细的识别。

    这个世上本来就才多少个修炼有成的人啊!这种逆天的宝物本来又少,结果最后在修炼者中都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没多少人见过它。

    看他的表和样子,难道真的是什么宝物不成?沈锐于是一脸兴奋和期待的看着烈锡川,似乎是你就说吧!别老是让人问你才说。

    烈锡川于是清了清嗓子,好以卖弄一样的姿态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把这东西的来历和用途都说了大概,最后在沈锐那句,可以卖多少钱的期待下?

    四人都是一脸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沈锐,这东西能卖吗?就是卖出去,也有人给得起合适的价格吗?还有人愿意卖出去?

    沈锐最后在他们那可以杀死人的眼光中败下阵来,得出这是一件不能卖的东西,是一件无价的巨宝,不但不能卖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就会带来杀之祸。

    沈锐虽然很惊讶,但也有点想不通,真这么值钱?自己带着它的后果还这么严重?总之就是有点不相信,哪有这么好的事都被自己给撞上了,但他们的表不是在骗自己,沈锐的大脑又再次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在沈锐用锄头小心的把它从土里刨出来的时候,发现这紫竹的下面都已经完全的腐烂了,从一个结子那里彻底的断掉,是如此的平滑和彻底,再加上上面枯萎的一小截,最后总长度怕才1米2了。

    还不等把上面粘着的一些粪土洗去,沈锐就开始尝试起来了,拿在手里的感觉确实有点不同,但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也只是比普通的竹子重两三倍,拿在沈锐的手中感觉轻如无物,沈锐不由疑惑起来他说的是否为真。

    当沈锐把体内的内劲输入到紫竹里一点点的时候,真的发现就像烈锡川所说的一样,这东西就像自己体的一部分。

    体内由天地之灵气淬炼而来的内劲,一股脑儿的涌了进去,立时紫竹里面的每一条竹子的纹路和纤维都一清二楚,就像自己体内经脉一样的清晰。

    随着内劲的不断涌入,沈锐觉察到这不是错觉,确确实实是重量在不断的增加,从最初的几斤增加到现在的一百多斤,才鸭蛋粗细的竹子就有一百多斤,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啊!

    沈锐无论输入多少内劲都被吞噬一空,里面好像是无限的空间,怎么也赛不满,到最后体内的内劲都没了才不甘心的罢手,随意的舞动了一下,心中有那个自信,就是精铁也有信心把它敲成碎片。

    沈锐不释手的舞动了一会,看着烈锡川他们四人羡慕的眼神,有些不舍的把它递给了烈锡川把玩一下,嘴里却是开玩笑的道“你可别真发现是宝贝就把它给抢了去啊!”说玩自认为幽默了一下,结果却发现烈锡川的脸色都十分不好看,其他三人也有些不自然。

    沈锐于是尴尬的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害羞的嘿嘿直笑起来,看到沈锐的尴尬和害羞,他们又一块哈哈大笑起来,这一次却把沈锐给弄的莫名其妙,也为自己刚才的莽撞后悔。

    他们笑罢,烈锡川一脸慈的伸出手拍拍沈锐的肩膀,沈锐一下子就从中感受到了那种出自真心的友谊,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真诚的感,沈锐凭直觉能感受出来,这或许就是修炼者得到的一种额外的技能吧。

    烈锡川一脸平静的开口道“沈锐兄弟,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沈锐一听朋友二字,心中很是激动,他是过来人,知道朋友一词对有些人来说那是无价的。

    这比得到那些钱和这紫竹棒还要喜悦和欣慰,压住心中的喜悦也是一脸的平淡,也拍了拍烈锡川的肩膀,平淡的道“我早就把烈大哥当做我的朋友了”暂停了一下看了他们三人期待的目光“三位也不例外,都是在下的朋友!”

    直到此刻吴劲的心才平静下来,他和了解烈锡川。以前他都是独来独往,根本就没有朋友,向他们这样的修炼者,称得上朋友的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交,有这样一个朋友,也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利益和好处。

    自己跟烈锡川相处了快5年,他依然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只是为了完成他以前许下的承诺才跟着自己,才做家族里的奉供,要不像修炼者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接触到的。

    现在终于从一位修炼者的口中得出自己是他的朋友,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一种家族荣耀的标志。得到这样的好处,心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得到这样的结果,自己也心足了。

    其实现场的五个人,感触最大收获最大的,从个人角度出发还是要数烈锡川,他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没有一个称得上朋友的人,今天得到了一个朋友。

    从沈锐的上,他看到了一颗没有任何心机的赤子之心,也许是冲动也许是思考了很久,“朋友”这个词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对于沈锐这样不了解实际况的人来说,或许朋友是个很重要的名词,但对于修炼者而言“朋友”这个词的分量却不容亵渎和怀疑。

    这也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真有点想哭的冲动,但这种激动被多年的阅历和淡定压住了,所以依然是那么平淡。

    就烈锡川自己的年龄做他爷爷也可以了,但是心交的朋友又何必在乎这些呢!成为修炼者的人,寿命都比普通人长了不知多少,年龄这点东西已经不算什么了。

    经过这一出,众人的关系又和谐亲密了几分,也许是被朋友这两字给束缚住了,也许是真的从里面嗅到了那一丝朋友间的真诚。

    紫竹棒最后从众人的手里轮了一圈后,又从烈锡川的手中回到了沈锐那里,不过这个时候已经被擦洗干净了。

    沈锐肩膀上这小东西也对紫竹棒感觉好奇,仔细的研究了一番,最后可能看不出来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竟然张开它那小嘴就要朝上面咬一口,好像想看看可不可以吃似的,吓的沈锐连忙抽手,又教育了它一番。

    对于这小东西明不明白他的意思就连沈锐自己也不知道,但认识到以后一定要随携带,要不这小东西哪天真的发飙咬上一口,那如何是好?

    最后众人在安静祥和的气氛中吃了一顿算得上丰盛的午饭,每种的数量很多。

    沈锐感觉唯一有点不和谐的就是他们都称呼自己的母亲沈丽菲做小妹子,结果称呼自己又变成了沈锐兄弟,有点头大,这都是哪跟哪嘛?按这种称呼自己不是跟母亲一个级别了,叹了口气,既然想不通又何必去想它呢!

    直至今,沈锐来到这里都已经17年了,但是每逢遇到什么事都会不自觉的按照以前的思维模式来思考,可以说还没真正的融入到里面去。

    这是因为接触过的东西很少,才没有把原来的替换掉,就像一个罐子里面转着一些酒,若是不往里面加一些水或其它的东西,那么他永远都是酒;若不断往里面倒水,那么最终就会变成水。

    饭后沈锐就开始帮助母亲分配安排怎么收拾这些东西,说白了家里什么也没有,但是收拾的时候不论沈丽菲还是沈锐都有点舍不得抛弃,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它们却伴随着自己度过了这么多年。

    还是看得开,在他的劝说下,最后沈丽菲决定听儿子的。

    最后在沈丽菲心痛中,除了上带着的几衣服、金票和一点余钱,其它的都被沈锐送人了,就是家里养着的鸭子、土地、房屋、块、食物等都送人了。把家里的东西都送人了,送给了平时跟自己处得好的几家。

    最后沈锐也只带着几换洗的衣服,一行六人在村人复杂的目光中,踏着夕阳的余辉带着一丝丝的不舍和留恋走向了未知的远方!

    起航,为了那一点追求和执着,驶向远方,即使再大的风雨,再大的浪,也无怨无悔!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