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麻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又休息了片刻,在把火给灭了后,大家都准备起回去,这个时候孙家仁他们却显得有些有些迟疑起来,目光一直朝地上的狼尸扫来扫去,其中一人厚着脸皮道“不知沈锐和这位先生,准备怎么处理这些狼皮啊?”

    沈锐愣了一下道,“当然是扔了啊!不成还带回去!”

    他们一听不由得高兴起来,自己这次出来打猎,不但没什么收获,还几乎把整个猎队的人都给葬送了进去,特别是那些死了人的家庭,不知道以后的子还怎么过呢!

    于是孙家仁把他们的意思说了出来。既然自己不要的话,那还不如给他们,他们想把这些狼皮都给剥了,虽然每一张狼皮不值几个钱,但胜在数量很多,怕也有一两百头狼的尸体,累加起来这比他们任何一次的收入都多了!

    沈锐有些不理解,刚刚才从鬼门关回来,现在看到钱怎么死都不怕了?沈锐把自己的况说了出来,家里还有朋友和人等着自己,不能再陪着他们了。但他们非得剥了这些狼皮才回去,沈锐对此也无话可说。

    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苦衷,一个人一年到头冒着危险辛辛苦苦的打猎,最终的收入不过13、4个金币。

    有的人家其它额外的什么收入都没有,一大家子人都指望着这点收入来度呢!没了钱那以后的子怎么过呢?

    沈锐又问了一下烈锡川的意见,这些皮毛怎么处理,其实沈锐知道根本不用问,就是自己都不要的东西,那么烈锡川肯定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烈锡川对此不屑一顾,让沈锐自己看着办就可以了。

    陪他们剥狼皮,沈锐可没这个耐心,况且看到这狼皮和那淡淡的腐臭味就感觉恶心来着,也算把他们救了出来,自己跟他们非亲非故,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

    既然如此就随他们去吧,这些狼被自己和烈锡川两人杀了这么多,已经不敢再来这里了,就怕周围几十公里内都很少会看到狼群了,他们再次遇到狼群已经不可能了,除非这些狼有很高的智商,但这是不可能的。

    自己的家里还有朋友客人等着呢!这也是自己以后的衣食父母,可不能冷落了人家,沈锐正准备过江的时候,忽然发现烈锡川正在脱衣服,不由有些奇怪为什么不跳过去呢?能不脱衣服不是最好不过了,随即一想这么远,跳过去之后体有些吃不消,又劳累了一大夜,从安全的角度出发,也就没多想什么了。

    举着柴刀和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就这样踩着水过去了,要是水流平静的湖面上,沈锐敢保证,拿着几十斤重的东西踩水而过,水也不会过了口,但是这江面却水流湍急,没办法比较。

    好不容易才到了对岸,好在衣服没有弄湿,就在沈锐出来的片刻之后烈锡川也出来了,他也是跟自己一样的踩水过来。

    这一过程中,孙家仁他们七人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过江,这江水的水流可不是一般的急啊,他们都不敢尝试,一个不小心就没命了。对另一边的孙超来说却啥感觉也没有,看过了人家一下跳过去,现在又看到人家是游过来的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两人上岸后放好衣服,检查了一番孙超的手臂,除了关节上稍微的有些肿,其他的都没问题了,烈锡川又吩咐他要注意休息,回到家里的时候找点药酒揉揉就没事了。

    得知他们猎队还有一条船在对岸不远的地方处停着,不用两人把他弄过江去了。两人也就顺他的意思了,直到内裤上的水分都干的差不多了,两人才开始穿衣服准备回去。

    当自己的背上不用再背人的时候,沈锐的速度比风还快,看到烈锡川紧紧的跟着自己,沈锐又升起了比较一下的念头,速度又提高了几分,结果速度提到最快的时候,烈锡川依然没有落后分毫。

    按照沈锐来看,也就是二十多分钟,自己就差不多跑了100公里,才片刻时间就让自己赶到了紫竹山的山脚下。

    沈锐的心中满是成就感,看看烈锡川却是额头已经出汗了,再看看自己只是有些喘气。

    自己动作上比不过他,但是耐力体力上比他好多了,又找回了一点点的平衡感,其实最受累的是烈锡川,跟在沈锐的后,就只能被动的跟着他的节奏来。

    烈锡川虽然有些吃亏,但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强,无论是实力还是年龄体力都比自己超出不止一筹。自己在没有师傅的指导下,自己一个人独自修炼,自认为是天才了。

    自己43岁时达到了感应天地之力,52岁达到了融入天地之间,现在正在冲击属力量的关卡,这样的速度相信世上都难找出几个了,但是在沈锐的前面一比较,却什么也不是。

    要是沈锐没撒谎的话,他今年才17岁,可以把空气打出空间波动,他虽不知道什么境界,但烈锡川知道,这是自力量能融入天地之间的一种表现,得到天地之力认可的表现,也是修炼者的一种份证明,达不到这样境界的人,是不可能用拳头把空气打出波纹的。

    不要说17岁,就是35岁达到感应天地之力都还没听说过,更难何况还是在上一层的境界但中,自从看到他从江上跳过去后,烈锡川就已经麻木了,就连沈锐差点摔倒受伤,都因为发呆没看到。

    在有些自卑的同时却激发出来了更加强大更加坚定的信念,努力修炼赶上他,不要让他超越自己太多。

    烈锡川看着沈锐里脸色稍红和有些喘气,心态也平和了下来,人比人气死人,既然没办法跟人家比,那又何必强求呢!

    于是放下了脸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沈锐有些不解,刚才除了流汗外都没这样,怎么现在却突然这样了,虽然有些好奇却也没问。

    沈锐看着烈锡川已经休息够了,才在前面带路开始爬紫竹山,虽然是上山,但速度一点也没收到影响,没多久就到了山顶。

    开始下山的时候,沈锐逐渐把速度给放缓了,特别是村子附近的时候,那速度和步伐跟普通人已经没有区别了,这样做也是不引起普通人的惊骇和注意。

    沈锐现在虽然有嚣张的资本了,但知道人要学会在嚣张中低调。年老的时候牙齿都掉了,但柔软的石头还好好的,大概意思也就这样的道理,什么事都是过犹不及,就是嚣张也要学会嚣张得低调。

    当回到家里的时候,沈锐一眼就看到了吴劲、齐伦训和得森他们三人正围着自己种的紫竹上观察着,沈锐才进门就赶紧跟他们打招呼。

    毕竟昨天的况特殊,现在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客人,这可是自家的第一批算得上客人的人了,物质上没办法好好的招待,但是态度上却不能怠慢了他们。

    三人看到沈锐和烈锡川回来了,都的相互打着招呼,这声音惊动了里面正在做饭的佩里丝,她也走了出来。

    就在沈丽菲刚要把脚迈出屋子的时候,火红的色影一晃就到了沈锐的肩膀上,亲昵的伸出了小舌头又朝脸上凑来,沈锐虽然扭头了,但同样的没有避开。

    沈丽菲看着回来的两人,一脸的奇怪似乎是去救人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回来呢?其他的人呢?孙超也没跟着回来了之类的疑惑,沈锐于是赶快把大体的况给她说了一下,沈丽菲才明白过来,脸上充满了同和无奈的苍白。

    想了想道“沈锐啊!你做事娘就是放心,那些狼皮你处理的很是恰当,他们遭此大难,给他们也算是自己帮他们一把吧!谁又不会遇到困难呢!自己现在也不缺这点了!”

    沈锐一听母亲的话,好像想起了什么没做,冲到屋子里面,从箩筐里面拿出了那一摞金票,递给了母亲让她保管。

    沈丽菲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莫名其妙,看不懂是什么东西。虽然没见过但看了一会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手和体都颤抖了起来。

    沈锐轻轻的拍着母亲的背,把这些钱的来源和自己自己的计划也说给她听,同时也重新给母亲郑重的介绍了他们四个一番。

    昨晚事出突然,走的匆忙有些不合礼节,介绍的时候烈锡川却一脸震惊的尊在地上盯着那紫竹看,介绍的时候也就挥挥手就过了,看似不礼貌,但是沈锐也不会在乎这些。

    这一过程中沈丽菲却完全被儿子刚开始的几句话给弄呆了,这么多钱足足2000紫金币!要把家搬去昌茂帝国国都圣埃比亚去!其它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没有听见无,只是用颤抖的手数着金票。

    沈丽菲过了好半响都没数清到底是多少,本想拿去收好,但一想这么多钱自己带着不安全,又还给儿子让他带着。

    看到沈锐只是随意的塞进口袋里,沈丽菲有些不满,又把它都拿出来,自己拿到屋里去了,沈丽菲的大脑一直都是空白的,这么多钱完全把它给弄闷了。

    这一过程除了烈锡川依然盯着那竹子看外,其他三人都是笑眯眯的看着沈锐母子间的那种真与温馨。

    直到沈丽菲进屋了,烈锡川才开口问沈锐这竹子是从哪来的,他可不信这竹子是原来就长在这里的那种鬼话。

    沈锐稍微有些意外,他这么激动的问自己那竹子的来处,沈锐脑海中一下子百转千回。计上心来一脸茫然的随口答道,这是以前在前面的紫竹山上看到的,长的有些奇怪,就把它挖回来种在自己家里。

    烈锡川直听的翻白眼,这都是是什么人嘛?

    看他的样子不是在撒谎,要是他真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和用处,只怕不知藏哪去了,哪还在根部加些鸡鸭的粪便、腐殖土之类的东西,真是无语了!

    经过一天多的相处,烈锡川早就被沈锐上那层出不穷的举措和震惊弄的麻木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