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获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沈锐也许是看到了烈锡川那绝世的动作,心中的血被激发了出来,看到他边的狼是不断的被击飞,而自己周围的狼却把自己围成一个圈,不由得有些不高兴,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难道自己跟烈锡川就真的相差这么多,这些畜生也欺负起自己来,不去围着他竟然一只只的围着自己。

    其实这也是动物的一种本,害怕比自己强大的,欺负比自己弱小的,这也是生存下来的法则。

    若不是沈锐刚才轮着小树横扫一切的气势把这些狼给震住,现在怕都从烈锡川上转移过来一拥而上了。

    沈锐不免有些气恼,着这欺负人也太明显了吧!心中的火气也慢慢的冒了起来,于是再起抡起了小树,也来不及修理枝叶了。

    就这样轮着枝丫横生的整棵树,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再次冲到了狼群之中,前面无论有多少头狼,都挡不住沈锐哪怕一丝一毫的进攻速度。

    每一次横扫,都会带走几条狼的命,漫天的血水碎横飞,沈锐有种错觉自己不知不觉上了这种感觉。也许是由于在自己边还有一个比自己强的人在刺激着自己和陪伴着自己战斗,也许是由于心中救人心切所致。

    看到哪里狼群密集,沈锐就轮着树杆朝那冲去,所有的动作加起来就两个,收手、横扫,再收收、再横扫,这两个动作被用得神出鬼没,每一次都至少带走一条狼那不甘的魂魄。

    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除了进攻还是进攻,沈锐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横扫这个动作到低用了多少次,死在自己手中的狼到底有多少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不会少于100只。

    再后来在沈锐的视野中,已经看不到一条站着的狼了,更不要说像刚开始那样把自己围起来。溃败,狼群彻底的溃败了,直到此时沈锐才慢慢的清醒过来,整个空地上到处都是浓浓的血腥味,也不知道两人到底杀了多少只狼。

    再看手中的树杆,这不比用刀子修理的差多少,就是树皮也只剩下小部分了,上面沾满了血,就是树根都不知飞哪去了。

    光秃秃的有个木疙瘩在上面,但那威力可是最大的地方,要是沈锐自己没记错的话至少有一半的狼都是用这地方打死的。

    夜幕中还不时传来一阵阵野狼的惨嚎和低沉的呜咽声,周围已经没有了烈锡川的影了,看来他是追着下去了。

    沈锐突然一怔,他该不会想把这些狼赶尽杀绝吧,对于他的安全沈锐倒是不用担心,只看了他的几个动作,就佩服的五体投地,自己都不怕,他就跟不会存在什么危险了。

    沈锐稍微的理了下思路,按照孙超所说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到处都是些死狼的尸体,有的是自己打死的,有的是烈锡川打死的,有的还没断气,还在那里做临死前的挣扎。

    到一切都过去了,再看看这些垂死挣扎的野狼,沈锐忽然有点淡淡的不忍。

    这也是生命啊,不知不觉就死了这么多,在看到还没死透的,就顺手给它一下,现在对于它们来说,死得干净利索,不用痛苦就是最好的选择,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消除自己心中的哪一些不忍。

    当沈锐走上小山丘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下面有人上来,于是一块欢呼起来,这次真的得救了。

    沈锐一路晚上发现地上都是些大小不一的石头,看样子是从上面扔下来的,再往上走,看到一条勉强够一个人通行的小路,两边都是都坡,看这个样子都被狼群给刨的很是光滑,也只有这样,狼群不能一块的冲上去,所以才让他们活了下来,要是狼群一涌而上的,他们早就渣都不剩了。

    沈锐边走边叫着“孙大爷!孙大爷!你还好吧?”

    上面的孙家任一听声音,片刻就想起是沈锐的声音,不由的高兴起来。一边高兴的应答着,一边带着他们摸索着走了下来。

    这来人是沈锐,那就说明自己的儿子没死,去搬救兵去了,心中也安了几分,但一想到自己的队友死了这么多,心中又不免难过起来。

    来打猎的人,他们都是一个家的主要支柱,不但是精神支柱海还是经济支柱,这以后还怎么来撑起这个家呢?

    其实他们在刚才狼群动的时候就想下来了,他们在焦虑和恐惧中终于听到有人的叫喊声,还是如此之大。

    虽然看样子是有人来了,并且来人很强大,因为到处是野狼临死前的惨嚎声,由于天色黑暗,怕又是计谋所以不敢贸然下来。

    他们已经被上次狼群的敌之计给吓坏了,即使刚才野狼都完全失去了踪影,但出于小心还是不敢下来。在上面至少野狼冲不上去,都被困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等一会,眼看天就要亮了,什么事等天亮了再说。

    等他们都下来了,沈锐不由有些奇怪,按照孙中超的说法,24人死了8人,还有16人,顺着绳子爬下来逃命时又死了两人,那么总计还应该有13人才对的呀?

    看着地形野狼因该还没爬上去就被他们打退了,既然狼群没上去,那么他们呆在上面,就是一天也饿不死渴不死啊!怎么现在就才7个人了呢?

    黎明前也是最暗的,他们的视力也跟沈锐不是一个档次,看不清沈锐脸上那疑惑的表,但还是看到了沈锐朝他们后的路上张望,似乎是看看后面的人怎么还不下来。

    沈锐忽然感觉他们刚才那种得到第二次生命的喜悦与激动都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写满疲惫的脸上充满悲痛和哀伤。

    孙家仁的大腿上还有一些已经干枯的血迹和衣服撕成的布条捆绑着,受伤了?难怪刚才看他下来的动作有点不协调。

    沈锐心中咯噔了一下,该不会真的死了吧!看样子就是死也应该一块死啊,狼群一涌而上,谁也跑不掉,但少了几个怎么解释呢?但看着他们那悲痛的表,沈锐也知道不好问,要不又触痛了对方的伤口。

    就在沈锐准备转带他们下山的时候,孙家仁带着点沧桑落寂的口气把整个过程都给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晚上被困在这里,到了白天的时候那些狼都走了,大伙一看狼影都没了,以为这些狼攻了一夜攻不上来,又是白天都走了,于是一窝蜂的涌了下来准备乘此逃命。

    哪知道就在众人都下来之后,那些狼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般,铺天盖地的朝自己一群人扑来,结果大伙又蜂拥而退,奈何路不好走,一下子上不了这么多人,又由于心急,两人被狼给撕碎,四人从两边滑了下去,那结果自是不用说了,由孙家人断后,结果他的腿受了点小伤。

    孙家人作为猎队首领,这一做就是足足40多年,由于会一点基本的修炼方法,体力量和速度不但没有随着年龄的老化,还在缓慢的增长着,至今依然是整个猎队里面最强的。

    沈锐默默的看在眼里,低沉的想着,心里对他们有些淡淡的同

    他们跟着沈锐静静的往天江边走去,一路上都是些野狼的尸体和浓郁的血腥味,竟然连半只活着的狼都没了,看到这些死狼,他们的心似乎又活了过来,这至少也为他们报仇了。

    在江边找到了一点干劲的水源,他们都低头趴着喝了起来,他们都快一天没喝过水了,事发突然,上也没有水,现在喝了一点水,精神都好了很多,也从那死亡笼罩的影里走了出来。

    沈锐看了一下,发现烈锡川还没回来,他该不会杀狼杀上瘾了吧,很远很远的地方是时不时还传来一声声野狼的惨叫声。

    沈锐朝前走了几步,站到一个相对向较高的石头上面,提了一口气“烈兄,回来吧!不要追了!”就在沈锐的话刚落下,烈锡川的应答声也传了过来,但没有沈锐这样轰隆隆的有气势。

    若是他们刚才看到满地的狼尸就很震撼的话,现在又再次强烈的震撼了一回。就在沈锐喊叫的时候,由于隔的不是很远,震的他们眼睛发花耳鸣心跳的,都有点想要喷血的感觉,好半响都才压下那种不适的感觉。

    沈锐看他们喝水的神态和脸色来看,都是没吃东西所致,当务之急就是给他们弄点吃的东西,于是转过头问他们是否带有火种。

    按常理经常在外活动的人,上都会带有火种的,于是有三人都拿出了火种。这满地的狼尸都是,只是沈锐感觉腐食兼杂食动物的很恶心,就是这些皮毛都懒得理会他们。

    这周围这么多的狼群,看样子周围几公里怕是连只兔子都看不到了,要想找到吃的也不容易,灵机一动看着江面,没有鱼竿,也没有渔网之类的工具,要抓到鱼还真没把握,但眼下这抓鱼看来是唯一的选择了。

    沈锐问了问他们,是否还有力气拾点柴火回来,他们都坚定的点了点头,沈锐也不再说什么,找了根拇指粗细,两米左右的小木棍,也不管它直不直了,用柴刀削尖了,脱了衣服,就穿着一条大号的短裤走到江边。

    正要跳入这冷冰冰的江中之时,烈锡川回来了,问道要干什么,于是沈锐把自己的想法给他说了一下,对于这种况,烈锡川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即使技术比沈锐好得多,但看不到鱼的江中,也抓不到鱼。

    看沈锐的样子,好像他很擅长似的,那自己就不要出手了,免得到时候丢人,就过江的时候,游过来就感觉脸上过不去,直到看到沈锐挥舞着一棵树到处打狼的时候,看奥他用的都是些蛮力没有任何一点技巧可言,这才找回一点颜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