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狼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刚才由于隔着一条江,江水流动的声音很大,掩盖住了狼群的嚎叫声,此刻在沈锐的喊叫下,一下子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他的喊声中消失了一般,从极动到了寂静。

    这种平静还没持续多久,接着就传来了好像成千上万的狼群一快嚎叫声音,那些震天的狼嚎声中又夹杂着丝丝疲惫却又充满生机的呼救声。

    沈锐的心一下活了过来,虽然不知道还有几人,但至少还有人活着,这营救总算有目的有意义了。

    要是他们都死了,即使把这些狼都给杀了,也余事无补,人死了无论说什么或再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伴随着沈锐的这声喊声,结果狼群开始不安的动起来,没走多远沈锐就看到了黑夜中那蓝幽幽的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自己,还朝自己赶来。

    若是换做平时是自己单独一个人外出遇到这一幕,说不定还会有些害怕,但是此刻却要救人,根本就容不得自己考虑这么多。

    眼看狼群的躁动逐渐蔓延了到了所有的狼上,带着不安和兴奋一只只的都朝自己的方向围了过来。虽然不怕他们数量众多,但是着手中的柴刀有点不合手,眼珠一转,就看到了不远的地方有几棵手臂粗细的小树,再远的的地方树木就多很多了,但是周围就那么几棵树了。

    看来得砍一棵小树作为武器呀,要不只怕自己会吃了亏,于是慢慢的把体朝那几颗小树挪了过去。

    也许是刚才沈锐的喊声吓坏了这些恶狼,也许是野兽天生的感知知道对手不好惹,结果又出现了像上次被野猪围困的场景,只是此刻狼的数量更多,也更加狡猾,上面也没有躲避的大树枝。

    沈锐退一步,这些散发着淡淡腐味的饿狼又张着血盆大口又迫近了一步,沈锐跟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精准,不论沈锐走了几步,这些凶狼的也走了等距的路,不多也不少,那精确度就是拿尺子来丈量也不过如此。

    离得太近了,沈锐又散发出一点点的想要出手的气势,把他们退一点点,接着又继续往那几颗小树靠近一些。

    即使以沈锐现在的手段和力量,他也不敢激怒这些处在爆发边缘的恶狼,在自己没有合适的武器在手时,能不让他们进攻是自己的目的,于是也不故意触怒它们。

    虽然不怕但也不想弄的手慌脚乱的,自从上次被黑豹和黄金蛇咬弄伤后,不论对付野兽还是适应环境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大难不死也更加的使自己用心去感悟。

    现在跟狼群的对持,那种微妙的平衡也掌控的很好,既不使他们爆发,也不让他们欺压的太过严重,就这样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

    就在沈锐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手已经握住那棵有两人多高的小树上时,眼光随着狼群的突然躁动看去,烈锡川已经一个人朝狼群走了过来,他上散发出一种狂的杀机,结果就像滚烫的油锅中滴入了一点水。

    沈锐心理暗暗叫苦,眼看自己自己就要得手了,要是自己有一大根木棒在手,比这还多一倍的狼群,沈锐也不怕他们了,木棒一个衡扫,就让它倒下一片。

    但现在烈锡川并没有激怒狼群的意思,他是怀着好心来帮助自己的,自己怎么能怪他呢!现在也不是分心的时候,不由抛弃所有的杂念,把感知力视线都提升到最高,认真的查视起来。

    沈锐跟狼群的平衡打破了,这些恶狼就像跟沈锐有着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一样,瞪着蓝幽幽的眼睛,张着长着两排冷森森的牙齿大嘴,带着浓烈的腐臭味扑来。

    这狼这一扑的动作还不像野猪那样一窝蜂的涌上来,他们像有组织有纪律一样扑了上来,沈锐能够感觉出来跃起的五条狼,一条针对喉咙,两条针对自己的双臂,还有一条正对着自己的腹部,后脚在地上半腾空的两条针对自己的大腿。

    还有后面和四方朝自己扑来的,沈锐都搞不清到底有多少条一同对自己发动了攻势。他们的配合还是如此的完美,若没有飞天的能力还真躲不过这些攻击,即使躲过了几处,一定要硬接几处,另外几处却难免受伤。

    沈锐可不敢真让它们咬一口,前次豹爪下逃命就让他记忆犹新,这些狼看着虽然跟黑豹不是一个级别的,但是自己的血之躯也架不住这么多的狼嘴。

    要是咬一口被撕了一块,自己还勉强可以忍受,但它嘴巴里面残留的腐物和各种细菌才是最致命的,在这个基本没有医疗条件的地方,一旦伤口感染,那就必死无疑了。

    在这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的时候,沈锐绷紧了子,用扶着树的左右朝树上使劲一按,整个人就借着这个助力跃了起来,子朝狼少的地方去。

    就在沈锐的体升到最高处的时候,一个主意突然跃入沈锐的脑中,这树又何必用刀子砍呢,用力的一拔不就出来了!

    随着子不受控制坠落的时候,沈锐一把抓住了树,借助拉力加快体的下降。

    那些狼做梦也没想到,必中的一击竟然这样就被对手躲了过去,由于刚才的动作了速度太快,有几只没有避开对面扑上来的攻击,结果撞到了一块,低嚎着滚像四周,把刚刚形成的合围之势也给弄破了。

    沈锐用手抓住树缩短落地所用时间,是为了争取拔起树后拉开跟狼群的距离,这样方便自己的进攻,狼群是为了争取再次将对手形成新的合围,好组织再次的进攻。

    结果很不幸的是,在树干的帮助下,沈锐完成了落地拔树的动作,就在沈锐把带着一大团土石的树连根拔起的时候,这些狼勉强形成了第二次合围和准备组织第二次进攻。

    要是能把主动权掌握在手里的话,没有谁愿意抛弃它变为被动。沈锐也不例外,所以他还毫不犹豫把还长满枝叶的树。整棵树,要是没有扯断的根茎的话,那就是一颗完整的树了。

    抓着树梢以横扫一切的气势,朝周围的狼群扫去,就在沈锐出手的时候,这些狼也组织好了攻势,又开始了第二次的进攻。

    刚刚扑过来的狼碰到那夹裹着土石的树根和树干,就像败革一样的被抛飞了出去。

    虽然扫开了周围的狼群,但不可避免的漏了两只,一只朝自己的后背扑来,另外一只朝自己的小腿咬来。虽然柴刀在左手中有些不顺手,但沈锐依然抡起柴刀携带着排上倒海的气势朝扑向后背的恶狼拍去,右脚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扑向小腿的狼脖子踹去。

    手上,脚上同时传来打在狼上的落实感,被打飞的感觉也传了过来,这种感觉比用木棒打死打飞的感觉好太多了,拳拳都打在实处,每一丝力量都是自己的拳头发出去的,那种成就感和满足却是言语所描述不出来的。

    沈锐乘着自己的手中有武器的关口,使劲的轮着小树横扫,前后左右都是恶狼的惨叫声传来,树根上的土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散落开去,树上的树枝树叶也少了大半。

    直到围在沈锐边的狼都被打死抽飞之后,在他周围出现了一个真空带,那些狼都远远的围着不敢再上前,直到此时沈锐才有时间注意烈锡川的动静。

    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让自己的心都从口跳了出来,他什么武器也不用,动作那叫一个流畅和优雅,怎一个帅字了得!

    正所谓的“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周星驰的《功夫》巨片中的精彩动作就在这里上映,一个贴靠背,一个转踢腿,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场景是如此的震撼。

    从拳头中涌出来的淡淡波纹夹杂着狼尸,嚎叫着向四周飞出去,是如此的冲击人的眼球,是如此的让人血沸腾。

    虽然不是自己在那拳打脚踢,但沈锐却激动的全发抖,预想中这样的人应该有。但没想到自己亲眼所见的时候,竟然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的具有冲击力,以至让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就是自己幻想中的超人了,不但见到了,现在自己似乎也有这样的潜力了。就好像在黑暗中摸索了良久,却突然一只脚已经踩在了光明之中,这过程是如此的感人。

    沈锐大口大口的吸着带有血腥味空气,使自己的发抖的体冷静下来,心想等这以后,自己一定要跟着烈锡川学上几手。

    再看周围的狼群,打死抽飞的不算,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密密麻麻的把自己围在了中间,可能是它们也被自己刚才疯狂的几下和烈锡川那边狼死之前的惨嚎给吓住了。

    现在虽然围着自己,但隔得甚远,进攻的意向并不疯狂了,但看看那蓝中带红的眼睛就知道,只要给它们一个机会,它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撕碎。

    其实不止沈锐观察烈锡川,就是烈锡川也在观察沈锐,并且在沈锐刚出手的时候,他一边跟那些狼搏斗,一边偷偷的注意观察着沈锐这边的况。

    看到沈锐生生的拔起了一棵树,像着魔了一般,揪着树梢把整棵树轮的像个风车,所有碰到的狼无一例外的都被打死抽飞,看看那摧枯拉朽的气势自己也有点心虚。

    这样看来他是没什么招式了,平时就凭一腔蛮力来硬拼,但是光光看他能从天江上跳过来就知道他的可怕,虽然没什么招式,但要是被他的蛮力给碰到一下不死也重伤。

    心中有些郁闷的同时又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遇到了宝,跟他搞好关系,等他以后学到一些精巧的招式之后,还不知会多厉害呢!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