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误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沈锐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激动,一时忍不住过去握着他们两人的手“合作愉快!成交愉快!”他们一堆人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沈锐,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和不能理解他的意思行为。

    有的是人想着破蛇皮怎么值这个钱,有些人是感觉刚才到现在的剧变化太大了,同时三个老男人手拉手的一块,看看就让人气鸡皮疙瘩,这样的行径不免有些惊世骇俗,若有那种调调,大就都是藏着掖着的,哪像现在毫无顾忌。

    刚才还像欠债不还似的,但现在却好像是多年不见的好朋友,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跟两人谈着。

    烈锡川和吴劲相互看了一眼,就知道价钱出高了,虽然自己有钱但也不是这样花的,知道底线的话给个10000金币就够了,但若能用这些钱交到这个朋友的话,那也是很划算的一笔买卖了。

    虽然两人也是一脸的不舒服,上也爬满了鸡皮疙瘩,但为了表示亲密没有隔阂只能忍住心中的不适,两人可没有不良龙阳之好啊,现在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拉着手,还显很亲密,不起鸡皮疙瘩才是怪事呢!

    于是也跟着沈锐一块庆祝起来,过了片刻沈锐还是没从激动中恢复过来,张开双臂朝吴劲拥抱起来。

    沈锐太激动了根本不知道控制自己的力气,一把抱着吴劲却把他上的骨头勒的咯咯直想,吴劲一下就出现痛苦的表出来,脸也是因充血而通红。

    看到这一况,这些人一下就想到了他是来刺杀吴劲的,一下子从他们上就冒出了各种各样的杀气,并都朝沈锐汇总涌来,特别是从烈锡川上涌来的杀气更是恐怖,沈锐一下子从巨大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沈锐毫不犹豫的放开吴劲,朝旁边退去,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很是恐怖,自从被蛇给咬了之后,沈锐就有了一点的心里影,遇到一些况能避就避,尽量不要来硬的。

    当感应到了杀气时,沈锐肩膀上的小东西就朝杀气最浓的烈锡川扑去,沈锐退了开去后,看到他们都是拿着武器一脸戒备的围住了自己,就是刚才被喝退下去的的兵丁也拿这长枪又围了上来。

    最激烈的还是要数这小东西和烈锡川的缠斗,只见一团好像会飞的红色影子紧紧贴着烈锡川打转,烈锡川却是手忙脚乱的应付着,那样子不知有多狼狈。

    沈锐一看这造型那还了得,刚刚都还一片和气,但现在却大打出手,自己的巨款还没到手的呀,更何况这件事莫名奇妙的,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沈锐清醒了过来,却也没有想通是为什么会这样?连忙喝止着小东西回来,这小东西倒还蛮听话的,沈锐话刚落就飘回了沈锐的肩膀上蹲着,小眼睛还是一个劲的盯着烈锡川和他们。

    沈锐一脸不解的询问着他们怎么了,他们看到沈锐的表也慢慢的把气氛缓和了下来。

    特别是烈锡川看看沈锐那莫名其妙的不解表,同时他也没感应到沈锐上的丝毫杀气,更是老脸通红,上的衣服还被这不起眼的小东西给撕破了三道口子,在外人看来自己连一只畜生上都不如。

    自己是因为从后的人上感应到杀气才出手的,想想不由的害羞起来,看看他肩膀上的小东西就如此厉害,若是他想加害于吴劲的话,十个吴劲都不够杀,于是立刻道歉起来,这带着羞愧的道歉,却一下就被沈锐给捕捉到了里面的怪异气息。

    再结合一下自己刚才的动作,也是不由一阵的害羞,这个世界没有拥抱的礼节,自己又没控制好,这下一来就闹出了误会,也是不好意思的了脑壳,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双方是不打不相识,也弄清楚了是一场误会,双方不好意思中又多了一份陌生和熟悉的感觉,吴劲准确的把握到了这一信号,同时也看到了刚才沈锐肩膀上小宠物,对被自己视为神人上宾的烈锡川,结果却是烈锡川不敌,心中的震撼不知有多大,这比刚才烈锡川开出的5万紫金币还要震撼。

    钱没了可以再去挣回来,况且烈锡川也不会乱买东西,也应该值这个钱,虽然震惊心痛却为了买到这件宝物和结交的份上也就算了。

    但现在才发现对方是如此的强大,就连像烈锡川这样能融入天地间的世外高人都好像不是对方小宠物的对手,那其主人不知道有多强了,难怪刚才烈锡川的表现的如此清虚,原来是看出来人家有如此实力才这样清虚低调的。

    现在的气氛是如此的微妙,吴劲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了,这样的高人自是要结交,于是提议大家一块去喝点酒,沈锐被这一闹也是尴尬的,于是立即答应下来,况且他们只是给了价,钱还没到手也不算数啊!

    这一路行来,吴劲和烈锡川二人都是把沈锐视为贵宾,一左一右的陪着沈锐在前面带路,也许两人是刻意想结交沈锐,称呼口气的变得很客气亲密起来,开口闭口就是老哥小兄弟的。

    沈锐在两人的刻意介绍下,知道了两人的名字,和知道他们是做买卖的商人,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份,但是一看既然做生意能有军士保护巴结,那么一定是很厉害的那种角色了。但不管怎样,沈锐只想要拿到自己的钱就可以了,其它的事它才懒得去理会呢!

    但是沈锐对昌茂帝国不甚了解,那里会知道这些,就在二人介绍了之后,还特意留意了下沈锐听到自己名字的表。看到沈锐还是跟之前一样,无所谓的样子,更是显的高深莫测。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有吴劲这样的财富和地位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但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修炼有成的人来说,却也不算什么,更不要说修为在烈锡川之上或那些大宗派了。

    看沈锐的这个年纪,要不是有人特殊培养,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修为的,那么也就是说人家有所依仗不把自己放在心上了,但它为什么穿成这样和来买皮毛呢?很是矛盾呀!

    沈锐不知道这些况,却差点让两人抓破脑壳也猜不出个准确的信息,但又不能问的太过于直接,于是两人对沈锐除了客气还是客气。

    沈锐也不管他们说些什么,既然吃饭那就跟着他们一路走就行了,不知不觉三人在一大伙人的簇拥下来来到了天江城的城主府。

    平里这种地方也不是沈锐这种普通而又没什么份的人能来的。

    因为天江城不是什么大城或边境险要的重镇,因此这个5、6万人口的地方,最大的官员也才不过一个小城主和三个千户,要不是天江流域附件有一座铁矿,也不会有三个千户和三千兵卒了。

    他们好歹也是一番土皇帝,不但有自己的府邸,还有自己的掌控的兵卒,但是如今竟然对这叫吴劲和烈锡川的两人恭敬有加,沈锐一边猜测他们的份,不知他们也一直在猜测自己的份。

    走到这城主府邸里面,假山流水花草葱翠,别具一种悠然自得的风格,这里的风景也是沈锐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看到的人工建筑,与自己见过的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做工很粗糙,房屋等自不再像自己村中的一样是茅草房,都是由粗大的木头和青砖建成,地面上铺着的也是青砖。

    沈锐虽然感觉新鲜,但看了一番也就索然无味了,吴劲和烈锡川两人却是一路交谈都注意着沈锐的一举一动,待看到沈锐进了城主府东张西望的样子,不由疑惑,该不会真的从乡下来的吧?

    但后来又看到他打量看完之后的表,好像不屑一顾,这下一来把本就糊涂的吴劲和烈锡川给弄的更糊涂了,到底是什么人呢?

    进了城主府的会客大厅,除了正上方有一个主位外,两边各一排凳子,两个凳子之间又有一张小桌子。

    有地位够级别的都进到里面,按尊卑次序做好,沈锐被吴劲和烈锡川推到正中首座的位置,但被沈锐拒绝了,笑话自己现在什么也不是,就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又在别人的地盘上,怎能喧宾夺主呢,那位子也确实不适合自己来做,这点自知之明自己还是有的。

    结果城主在吴劲眼神的示意下坐到了主位,虽然他这个动作很隐蔽但还是被沈锐给捕捉到了,按自己的理解和经验,这里的城主因该就是市长一样的人物吧,同时权利也比那市长大的多了,这样的人都要看别人的眼色,那么这个吴劲和烈锡川到底是何许人物呢?

    最后沈锐坐在了吴劲和烈锡川中间的位子上,他们可能很讲究尊卑有别,但沈锐可不在乎这些,在他的理念中是人人平等。

    到作为坐定后,那些刚才陪同吴劲的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他为何做到了客座的的三个位子上,沈锐竟然还坐在他的上首以示尊敬。若烈锡川做客座的第一个到还无人有异议,但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还跟他们平起平坐,不免有些惊骇!

    沈锐不知道这位子上竟然还有这个讲究,除了知道主位不能做外,其他的倒无所谓了,虽然觉得在吴劲边隔着一个人,好像把自己三人隔离独立起来有点不妥,但一想自己也就只跟你们交往一次,拿到钱我就走人,又何必在乎这些呢。竟然也做得心安理得,似乎我不做这里还要坐哪里呢?

    吴劲这样有意无意的安排,主要目的都是为了讨好和拉近跟沈锐的关系,这样的人都是别人巴结较好的对象,没有人吃饱了撑这去招惹他们。

    当下人上过茶后,又由吴劲很正式的给大家分别介绍起来,沈锐虽然属于天江人氏,但好像也不知道着天江的老大就是坐上首的那个叫韩德仲的六旬老者,自己斜对面的那三个千户,分别叫做恩泽艾伦、李斌、唐飞,这大堂中少说也有十七八人,但仅仅介绍了不到十个,其他的都被忽略了。

    还记得吴劲的一个老管家叫做莫科沙鲁克,两个贴护卫一个叫做齐伦训另一个叫得森,听着他们介绍名字,沈锐就感觉一阵头大。这个世界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光光这个姓氏就让自己头痛不已,风格非东非西,不伦不类。

    说是地球吧,地球上貌似没没有这种况吧!同时也无据可查,人们的头发也不会是天然的红色,那就不在地球而是在一个有生命的特殊星球了,对于这个问题沈锐自己也不敢确定。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