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修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沈锐洗漱好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真不适合穿衣服,穿了一条宽松的裤子赤着上走了出来,况且沈锐自己早就寒暑不侵了,也不会感到寒冷。

    此刻沈丽菲的饭也快要最好了,不但分量充足,而且看那样子似乎把家里面能吃的东西都每样都做了一道出来。

    沈丽菲陆续把饭菜端了上来,这时才注意到饭桌上蹲坐着一只自己从没见过,看上去很开的小动物,几次都是爬向了盛菜的大碗和盆,儿子又把它给挡了回去。

    沈锐当然不乐意它到碗里面吃东西了,它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东西呢!就回来的路上还看到它从树杆中挖出一条树虫吃了,从水边捞到一条小鱼也给吃了,从鸟窝了弄出两个鸟蛋也吃了,还吃过几种不知名的嫩草和小花。

    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就是它吃什么都拿一点给沈锐,那意思是你也吃一点,特别是从一个土洞中咬着一只老鼠的尾巴拖到沈锐面前,更是让沈锐看看都头皮发麻。

    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它不吃的,对于像树虫之类的,那可基本都是蛋白质,小鱼,鸟蛋之类的它吃了沈锐也没什么,但是吃老鼠佩沈锐就有点受不了,自是不会让它再吃这些恶心的东西。

    现在它的嘴巴和小爪子上也不知道粘了多少恶心的东西,食物是万万不能让它碰到的,要不自己会有心理影,用筷子给它弄了一点在桌上自己吃。

    这小东西也许是没有吃过熟食的缘故,吃的速度一点也不慢,沈锐刚给它没多久就吃光了,也许是知道沈锐不让它自己动手,所以吃完之后又可伶兮兮的盯着那些

    沈锐刚开始还怕它吃不完,都是给小一点的,结果越吃越心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么大一个小东西,食量还比两三个普通人都厉害,自己本来就不富有,这样下去还不吃穷自己呀!

    直到此刻沈丽菲才有时间问沈锐具体的况,沈锐就挑着简单一点的给母亲说了个大概,被蛇咬和豹子抓差点丧命的事轻妙淡写的就带了过去,主要就说自己迷路了找不到方向这才回来晚了。

    沈丽菲其实从儿子闪烁躲避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一些东西,他是自己的儿子,上有或在想些什么自己还能不清楚吗?况且刚才他的表就告诉了自己,一定发生了让他承受不了的事,受了很大的委屈和伤痛,要不儿子是不会哭的。

    沈丽菲既然知道他不想让自己担心,也就不再问了,再问的话他一回想起来定不好受,同时他也回来了,虽然有很多伤口,但看着也没什么大碍,心也就放了下来。

    沈丽菲听完儿子的讲述后,看着桌面上正忙着吃东西的这不知名的小东西很是可,不由伸出手想去摸摸,结果手还没伸到,这小东西竟然张牙舞爪的想要攻击沈丽菲。

    沈锐连忙安抚它激动的绪,沈丽菲不知道这小东西到底多厉害,看到在儿子的抚摸下又安静下来吃,但看上去太可了,忍不住又把手伸了出去。同样还没碰到,这小东西毛发皆倒立起来,又做好了攻击的准备,沈丽菲赶忙把手缩了回去,显得闷闷不乐,不论沈锐怎么教训它就是不让别人碰一下。

    吃好了饭,沈丽菲收拾了碗筷才去休息,这一夜也许是睡得太晚了有些累,也许是看到儿子回来了心放了下去,这一夜睡得特别香甜。

    沈锐可就不好受了,感觉心疲惫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结果不止前就连后背都有好多的伤口,一睡下去就很疼,同时也不利于伤口的愈合,结果沈锐就只好打坐练功。没想到才一夜之间,沈锐就感觉出又有进步了,虽然自己一度迷失在对力量的追求之中,但此刻沈锐是清醒的。

    认真的反思起来,自己虽然很强了,但也不知到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虽然去过多次天江城,但那里只是这世界的冰山一角,虽然可以投影出来一些信息,但自己没有亲眼看到,心里没有低和没有判断的标准。

    这个世界真的有那些凌驾于国家、法律等之上的人存在,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都是有组织有规模的存在,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暗暗下定决心,等伤口完全长好了之后,一定多打点猎物卖点钱存在家里,自己出去外面闯出一番成就之后再把母亲接过去,沈锐很自信,凭借自己的学识一定能在这个世界混的风生水起,况且凭自己现在的实力,也属于那些超越普通人存在中的一员了,到了外面去闯自也会容易很多。

    接下来沈锐每就打坐运功来淬炼经脉和进一步融合已经相容的气功和内功,随着不断的淬炼,融合的越来越完美力量也越来越大。

    沈锐差不多用了20天的时间,才把这蛇皮给彻底的割开成了一张蛇皮,刀子不知磨了多少次,刀口都下去了好大一截,越是这样沈锐越是吃惊,沈丽菲首次看到这黄金色的蛇皮也是吃惊不已,仔细的看了又看问了又问。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沈锐每天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进步,内功和气功已经完美的融合到了一块,体上蕴含的力量已经比原来足足多出了2倍有余,但速度却不见怎么增长。

    现在天江边那十余米尽方的大石头沈锐也能轻松的举起来,这可差不多是接近4、5千吨啊!本想去找一块更大的来试试,但没有比这还大的石头了,要不其它的都是跟山连为一体的,也不认为自己能弄得下来。

    这段时间来,最让沈锐意外的就是,体表面的皮肤就像干枯的树皮,一开始是从被咬的伤口出开始,最后连头皮都避免不了,不断的龟裂掉皮,之后的新皮肤是婴儿般的呈现出粉红色,看着十分怪异和别扭。

    沈丽菲看着儿子现在的样子也是害怕的,这过程一直持续了好几次,龟裂脱皮换皮才彻底停止,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了正常,但比起受伤之前的皮肤却也白了不少。

    脸上的伤口和体上的伤口竟然都没留下一点疤痕,不但沈丽菲就是沈锐也庆幸不已,虽说是男的,但长相也很重要啊!

    只有沈锐自己知道,被剧毒之蛇咬过之后,没有立即得到有效的治疗,要么死亡,要么在治疗好了之后被咬部位彻底萎缩坏死,或者直接枯萎从体上脱落。

    这还是沈锐上一世没事做的时候从网上搜索出来的常识,现在想想都害怕,要是自己的腿萎缩坏死自动脱落了那如何是好?自己能承受得住这种打击吗?

    这期间沈锐打猎的数量达到了惊人增展,以前是要保持生态平衡,现在是要积累资金,准备外出的盘缠和母亲的用度,自是不用去考虑那么多了!结果挂在家里的干最后都不知道挂在哪了,盐巴也不知道买了多少。

    后来的猎到野兽除了值钱的东西留下来,像之类的都送给了周围的几家人改善伙食去了。熊皮、虎皮、鹿角和一些值钱的东西沈锐也收得到了一大堆,卖了也能得到一大笔钱了,现在家里还有9个金币,这些东西卖了也应该可以得到60个金币了,即使只留给母亲一部分,也足够她好多年的用度了。

    虽然母亲沈丽菲能够自食其力,但沈锐认为作为儿子,能让母亲多休息多清闲一下也是一种孝道的表现,况且现在自己对获得这些东西比起母亲和普通人,不知容易了几十倍上千倍,又何必劳烦母亲那还不如自己来做呢!

    随着沈锐和这小东西相处的时间增长,现在基本能够明白这小家伙的意思了,这小家伙特别喜欢自己练功的时候腻在自己上,沈锐也理解这是吸收天地灵气的效果造成,心中暗想这恐怕也是它跟着自己的原因吧!

    沈锐乘此期间还去采了两次蜂蜜,第一次是拿着木桶特意去采回来给母亲尝尝味道的,结果这小东西特别喜欢吃蜂蜜,最后母亲和自己吃的还不到这小东西吃下的四分之一。

    沈锐然现在很喜欢着小东西,不但聪敏异常,而且慢慢改掉了乱吃东西的习惯,基本上都是吃熟食,也就不觉的恶心了。

    结果蜂蜜吃完后没几天,这小家伙又用那小爪子指指木桶,然后朝采蜜的那个方向指指,虽然沈锐很喜欢这个小东西,但小蜜蜂也不能老是去祸害它们啊,它们是无辜的,它们又是值得尊重和保护的。

    沈锐本来不想再去的,结果这小东西就乘沈锐不注意跑去把他的被子里面的棉花全给刨了出来,教训了他一番它更是发飙,把自己吃饭的瓷碗都给打碎了,还把自己的几件衣服也给撕成了碎步。

    这让沈锐直冒汗,打又不能打它,说真的要是现在这小东西跟自己玩捉迷藏,凭借它的速度,沈锐连毛都碰不到一根。

    沈锐最后再三考虑下,结果拗不过这只小东西做出妥协才不得不再去采割蜂蜜。

    拿了个小的盆它还不干呢!看到自己拿了一个小木盆竟然跑去母亲吃饭专用的瓷碗旁边站着,那意思是不拿大的这碗也不想要了,沈锐更是冷汗直冒,没办法只好拿了上次的木桶。

    才下一秒钟,这小东西又跃上了沈锐的肩膀开始他的脸颊以示讨好。这一路还是这小东西带的路呢,这小东西在树林中奔行的速度除了让沈锐震惊外还是震惊,那感觉犹如风一样的快捷和轻柔,还边跑还边等沈锐,要不一眨眼的时间就不知跑哪去了呢!

    等沈锐采好了蜂蜜,准备回去的时候,这小东竟然发觉了这蜂蜜不满,上窜下跳的死活不同意回去,自己吃饱了还让沈锐把木桶装满才能回去。

    沈锐心中那个汗呀,真是无语了,这样的智慧哪还是只动物能够拥有的呢!除了不能说话外那智慧可一点都不低啊!照这样下去的话,也不知道最终回到什么程度。

    要是多来几次这些小蜜蜂就遭殃了,总有一天这些蜂蜜非得被这小东西给吃光了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