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这小东西的意思很明显,要自己帮忙拖着带走,沈锐被无奈下,只能找了些茅草树叶之类的东西,把蛇尾巴给包裹上拖着走,沈锐自己可不想接触这种腐烂的尸体。

    就在沈锐拖起蛇尾巴和这小东西跃上肩膀的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传了上来,沈锐的第一直觉就是这条蛇的尸体还没变坏,是那种变得僵硬和自然脱水风干的感觉,怎么会这样呢?

    借着好奇与迷惑,沈锐忍住恶心用手捏了捏,里面的真的没有腐烂的迹象,此时蛇皮也变得很硬。

    若是它的变坏了开始腐烂,那么捏着蛇皮一定能感觉到里面的蛇一定是松软、滑腻、黏稠的恶心感。沈锐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更相信手上传来的感觉不会骗自己,这蛇真的没有腐烂,并且还变硬了。

    沈锐虽然相信自己的判断,但还是凭住了呼吸,拿起柴刀朝那已经干枯了的蛇脖子斩了下去。沈锐选择这里砍而没有朝其他地方乱砍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要这蛇尸没坏,这蛇皮看样子是个好东西,其次若是坏了,这里的血也是最干枯的,不会有血水溅出来。

    这只小东西也是好奇沈锐的行为,又从它的肩膀上跳了下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沈锐,似乎想要搞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沈锐相信自己的实力,这一刀下去,不要说这蛇头,就是有这蛇脖子粗细的铁棍也给自己砍断了。

    一种没砍断,好像力气不够的人砍到橡胶上的反弹感传了上来,沈锐一脸的震惊与惊喜,被砍的没入土中十多厘米的蛇脖子上,仅仅有一条被砍的凹痕,竟然连皮都没有砍破。

    沈锐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柴刀可是货真假实的,除了那几个缺口外,其它地方都被自己磨得很锋利,又换了一个看上去很硬的地方,结果还是陷入了土里,不过比刚才稍好一点点点了,蛇皮上已经出现了痕迹。

    沈锐很高心,真想把这小东西拿过来亲亲,这东西看样子很值钱,从现在来看就是里面的坏了自己也要把这皮给剥了。

    沈锐找了个适合剥皮的地方,把这蛇头给垫在大树杆上,照着脖子用劲狂砍,树皮破了碎了,那还没卷曲的刀口也钝了,直至蛇头再次没入树干中的时候,沈锐已经砍了不下二十刀了。

    最后终于把蛇头给砍了下来,也不由惊骇如此之坚韧,难怪自己当初捏不断掐不死,去了头剥皮就快多了。沈锐一只手紧紧抓住里面的蛇和蛇骨,一只手抓着蛇皮翻了过来往下拉,没多大功夫一张完整的蛇皮就被沈锐给剥了出来,活像一个细长的口袋。

    沈锐直到蛇皮完全的剥了出来,才知道为什么这小东西会钻到里面,原来蛇皮太硬不易咬开,它这才钻到里面吃蛇,才会出现沈锐刚刚醒来才会看到蛇腹蠕动的那一幕。

    现在蛇皮被沈锐给剥了,这小东西可高兴坏了,一下子就扑到了蛇骨上面啃起那些有些脱水风干的蛇

    对蛇出现的特殊现象,沈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在自然界中不经过特殊的处理是不会出现脱水风干这一异常况的。

    任何动物只要死亡后,体内和外界的各种微生物就会大规模的在躯体中繁殖,结果快速的腐烂分解,再次回归自然。

    虽然想不通,但是沈锐神经承受能力强了很多,也没什么奇怪的,反正有很多是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事,又何必在乎这多出来的一件呢!

    上半部分的蛇骨上的都差不多被它肯光了,现在已经不受到阻碍,看它那样子不知啃得有多欢快欢,嘴巴所到之处骨头上基本上没有了。

    这蛇的本来就少,结果自动脱水风干后看上去更是少的可怜,虽然这样,但大半条蛇的加起来足足超过这小东西体积体重的10余倍不止,但现在却被这小东西给吃了下去,也不知道它是存在哪去了!

    沈锐任由这小东西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带上蛇皮和有些受损的柴刀,拼命往家里赶。由于体上的伤口都结了疤,行动时动作太大又会把上的伤口给拉裂,对此沈锐感觉很矛盾和很纠结。

    找到了雪山一路前行,果不其然真的找到了天江,沈锐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顺着天江往下走是错不了的。

    随着夜色的迫近,沈锐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快四个多小时了,地形上也逐渐的有了些熟悉感,直到此刻沈锐也说不出自己的心是什么来着,得换得失的,在死亡线上走了几遭却活了下来,气功和内功已经大部分融合到了一块,取得了突破的进步。

    由于人沈锐奔行的速度不是太快,足足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回到村中,此时此刻忽然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自己还没死,有感受到了母亲对自己自己对母亲的那份温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况如何跟母亲交代,本来在天江边上的时候,沈锐就想用水洗一洗,但害怕伤口感染,这个地方连个消炎药都没有,破伤风针就更不要说了,万一由此引发感染和破伤风,那不是太晕了么,前面都没死却死在了后面。

    看自己现在的状态破伤风应该没有染上,但是否会发炎沈锐自己也不敢说,随即想要用江水洗一下这个险也就不敢冒了。

    沈锐回到了家门口,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推开柴门走了进去。结果这一下就惊动了院子里的鸭子,这些鸭子都伸直脖子一个劲的叫成一片。

    沈丽菲本来这段时间就每都有些担忧,儿子说可能两天才会回来,结果一等就是九天过去了,也许是麻木了,也许是太信任儿子了,也没像上次那样请人去找,儿子既然说两天才回来,那么一定去的很远,就是找也找不到,只能默默的在家里等候儿子的归来。

    沈丽菲这几每天都期盼着儿子回来,结果到了夜里依然很清醒,后半夜才会迷迷糊糊的睡过去。这才睡了没多大一会就听到了院子里的声音响动,一听鸭子的叫唤声就知道儿子回来了。

    这鸭子和大鹅特别是养的时间久的,能认识主人,那守门预警的效果一点也不比狗差上多少。

    淡淡的月光下,沈锐就这样盯着母亲沈丽菲,喊了声“娘”就再也说不下去了,沈锐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和很温馨,一个母亲在深夜苦苦等候儿子的归来!

    沈丽菲这次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哭哭啼啼的,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回来了就好,娘给你弄吃的去!”

    沈锐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本来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但没想到母亲这样就放过了自己,再怎么说自己始终是她的儿子,她始终是自己的母亲。

    心中的委屈、喜悦、感动还有一些沈锐说不上来的绪一块涌了上来,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滚了出来。

    沈丽菲此时也把火给点燃,还燃的旺旺的,在火光下看到儿子揉鼻子和他的眼泪,又看清了儿子上的伤口和早已经干枯的血迹,也是不由的大吃一斤。

    沈丽菲知道儿子平里是很坚强的,自他懂事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哭,那么他一定受了很大的委屈!于是温柔的给他抹了抹眼泪,“乖!不哭,不是还有娘的嘛!”

    沈锐再也忍不住,最让他难受的就是这样的恩亲,比打他骂他一顿都让他难受,第一次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跪在沈丽菲的面前抱着她的双腿哭了起来。

    沈丽菲那强忍着的眼泪也忍不住了,一边哭着一边拍着儿子的肩膀和脑袋安慰着他。手上传来的感觉更是让沈丽菲哭的伤心,手摸到的地方没有一点好的皮肤都是一些已经结疤的伤口,就是脸上也有三道伤口。

    沈锐也许是这几天压抑的太久了,痛哭了一场,远远的离开了死亡影的笼罩,跪在母亲面前,把脸贴到她的腿上,感受着她的体温和气息,才察觉到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

    两人慢慢的止住了哭声,沈丽菲仔细的打量起来沈锐的况,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只能安慰她不要哭。

    沈丽菲在儿子的授意下,烧了一大锅的水,里面加了很多盐巴,用来给儿子洗伤口和体。在温盐水的作用下,沈丽菲慢慢的把儿子上的血迹擦出了,露出了触目惊心的伤口,特别是腹部和口最为严重,真是整个口都由伤口组成的。

    几次擦拭着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他的脸上从眼角开始,差不多到下巴也有三条伤口,心痛的帮他擦拭好他够不着的地方,抹着眼泪去给他做吃的东西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