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融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经过这一折腾沈锐感觉那虚弱又袭了上来,知道要是不赶快出蛇毒,那么就是不被吃了脑髓也会死于中毒。

    沈锐顾不上旁边对自己大脑虎视眈眈的那小兽,也顾不上姿势是否符合运功打坐的要求,就这样侧躺着子在茅草丛中,开始了艰难的驱毒过程。

    沈锐已经动不了了,就连眨眼都感觉很困难,只是大脑中还保留着一分对生命的执着和向往,才让他保持之一丝的清明。

    往那使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内劲此刻却空的,就像大江中的江水已经枯竭,沈锐按经过几番努力,终于集起了一点点残余的内劲,照内功心法运转路线,从晦涩的经脉中运行了起来。

    往犹如江水一般内劲和脉络,此刻却像小溪流在干燥的沙漠中流淌,数量越来越少,直至彻底的消失。

    沈锐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失败了,每次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一点点内劲,运转一会后,不但没有增强起来,而且越来越弱,最后莫名奇妙的消失了,往顺畅的经脉也变得阻碍重重,往的顺势而转的内劲,此刻却像是逆流而上。

    沈锐几乎绝望了,无论怎样的努力,一点起效也没看到,所幸的是自己始终还保留着一丝清明,要不早已经死了。

    沈锐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气息正在不断的消弱,知道若是等到生命气息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就是就是自己生命走到终点的时刻。

    此时此刻沈锐真希望那只小东西来吃了自己脑髓,给自己一个痛快,至少不用让自己死的这样痛苦,让自己死在恐惧和无助之中。

    几次都感觉很累,很想睡了,但是沈锐不甘心就这样闭上眼睛,所以一直都都努力清醒。但这也加大了沈锐的痛苦和恐惧,那种一次次看到生的希望,随后又一次次的破灭,是如此的打击人。

    就在沈锐准备闭上眼永世长眠的时候,沈锐又想到了气功,明明知道不起作用,但试了这一次还失败,那再死也不迟!

    这还是一个漫长收集过程,把一丝一毫的内劲气从体各个角落集中到了丹田,这是沈锐现在能做到的最后一次了,体内已经再也找不到丝毫的劲气了。

    沈锐按照气功线路运转起来,让人气馁的跟刚才一样,还是慢慢的消失了,但比刚才好一点点了,这一路似乎是跟经络中那莫名的起阻碍作用的力量缠斗下才消失的。

    沈锐至此彻底放弃绝望了,把那早就已经闭合上的眼睛,从心里也闭上了。

    本想把内劲和气功融合到一块再试一试都做不到了,体已经再也支持不下去去了,沈锐不在强迫使自己的灵智保持清醒,而是慢慢的进入到了睡眠状态,放弃了对生命的执着。

    此时此刻沈锐可以说已经死了,生命的气息也若有若无,好似风一吹就会彻底的死掉,周围的世界也染上了几分哀伤和凄凉,那只小动物又轻轻的跑了过来,用它那粉红色的小舌头着沈锐的脸颊,好像想把它唤醒般。

    沈锐的思维意识又好像好没有彻底死亡,处在一种特殊玄妙的状态下。

    蕴含在七魂六魄或者说基因片段中的反物质能量开始被激活出来,那是一种融和吞噬一切的力量,正在用某种特殊的方式来激活已经死去的沈锐,把他体内的一切可以融合的力量都给融合到了一块,也开始改造起沈锐体内有缺陷的基因片段。

    沈锐感觉很矛盾,自己明明已经死了,但是感觉思维还存在,好像已经过去了三个白天黑夜,又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十分漫长的梦,只是梦幻中的内容却什么也记不住了。

    沈锐很迷惑,感觉自己好像死了,好像之后又活了过来,沈锐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看,但是却做不到,想要清醒过来也做不到。

    既然活了过来为什么什么事也做不了,沈锐虽然死了却还活着,沈锐虽然活着却已经死了。

    沈锐有些不甘心,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沈锐一遍遍的尝试着想要清醒过来,却是没有任何动静,几千几百次的回忆着往事,不知过了多久,沈锐也不知道自己努力回忆了多少次,思维似乎变得清晰一点了!

    五个昼夜已经过去了,那具已经死去的体上却突然又冒出了一丝丝的生命气息,也很是奇怪,为什么过了五天,这具尸体竟然没有腐烂!除了满的已经干结的伤口和血块外,竟然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并且那已经消失了的生命气息又冒了出来!

    那只似松鼠又不是松鼠,似狐狸又不是狐狸的小东西,一下子从蠕动的蛇皮中钻了出来,转着灵动的小眼睛盯着沈锐,似乎感觉已经死了东西又活了过来!

    沈锐努力着,直到过了第五个黑夜,在黎明来临的时候,沈锐上的生命波动终于有了一点变化,强大了一丝丝,并稳步增长起来。

    直到这一刻沈锐终于知道自己没有死,自己还活着,思维和意识也在这一刻好像醒了过来。

    用意识探查了一番,体的况依然很糟糕,虽然没死但跟死了没什么差别,体也好像跟往有点不同,但哪里不同一下子沈锐却说不上来。

    既然没死,那就不应该放弃生存的权利!

    沈锐忽然有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但是除了意识其它的都不属于自己了,想哭也做不到。

    那犹如寒冬中的一丝绿,百折不挠,是如此的感人,如此的顽强!

    沈锐努力的想要把体内的劲气给集中起来,继续把没完成的心愿给完成!

    也许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休息,体里又有了一丝丝的劲气,沈锐也察觉到了这丝劲气好像跟以往不同了,结合了内劲和气功的运行方法和路径,感觉是那么顺畅,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好像本来就是这样,挖好了水渠,再把水引入其中,水就会顺着水渠一直往下流一般。

    竟然能坚持一个周天下来,内劲也没有消失,还增长了几分,这个运行的路径却不是自己熟悉的内功修炼路线,也不是气功流经的路线,好像介于二者之间,又好像二者融合到了一块。

    其实他们的本质都差不多相同,都是一种特殊的相似的能量,只是走的经脉不一样,结果最后出现天差地别的效果。

    但此刻二者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已经融合到了一块,沈锐那处在,了无生机的死亡世界中的一颗心,又活了过来,并且以一种分吹过万物复苏,横扫一次气势活了过来!

    沈锐不停的运转着体内那融合的特殊劲气,也不知道重复了到少次!每运转一次,完成一个周天,沈锐的心又活了一分,外在的生命气息和灵魂的波动又强大了几分,那只小东西就这样带着迷惑不解的表看盯着沈锐了大半天。

    随着沈锐体内运转速度的不断加快,那些好像已经凝固在经脉中的血液液流动起来了,此刻从气息上看也是一个大活人了,沈锐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一天后的此时,沈锐体内新的运行经脉和两种有差异的劲气已经彻底的融合到了一块,沈锐的周也被慢慢吸附过来的天地灵气包裹起来。

    那只小动物也好像很喜欢这种青色中略带白色的天地灵气,紧紧的贴着沈锐,恨不能趴到他上把所有的灵气都吸到自己的体内。

    这样又过了一个夜,沈锐感觉体可以动弹了,稍微的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后来终于翻了个,变成了平卧,那只小东西也似乎有些不满,也跟着沈锐的体移动了一下,又贴了上去,很不想离开包裹沈锐那种灵气。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