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生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一种好像被烧红的烙铁伸到骨髓里搅动的巨痛,一种无法描述的让人痛得神志模糊剧痛,就这么一下,这么短暂得不能再短暂的瞬间,沈锐的子和脸就被痛得扭曲的变了形,一种莫名的不属于正常人能发出的声音从沈锐的喉咙里冒了出来。

    终于跌倒了地上,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沈锐感觉从左脚传来的疼痛已经抽走了自己全上下的所有力气,那种自己认为强大到骇人的力气,内功和气功竟然一点也阻止不了疼痛。

    也在下坠的这个过程中,沈锐因被那疼痛弄的无防御的力气,平白给黑豹连死前胡乱挣扎的利爪,抓的遍体连伤。

    沈锐想要提起内劲和鼓起气功来防御也做不到,体似乎都被那种疼痛控制了,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上半好像是被血水洗过一样,腹之间布满了三四十条让人心惊的血槽,有些还是重叠交错的。

    仔细观察这些血槽表面看着恐怖,但实际不怎么深,都不过是皮肤下面一点点就止住了,似乎是那豹子仁慈,不想撕碎沈锐的子和掏出他的内脏。

    直到彻底的跌落到草丛中,沈锐才艰难的扭过头,去查看是什么咬到了自己的小腿,一眼就看到一条只有自己手臂般粗细,因该说不是很粗的蛇,一条在阳光下泛着像金币一样人黄金色的蛇,还死命的咬着自己的小腿不放。

    不是沈锐想哭,也不是沈锐耐不住痛苦,但此刻沈锐却哭了出来,鼻涕眼泪一块流了出来。

    记的上一世沈锐才八岁的时候摔断了手腕,为了不影响智力发育,在没有打麻醉的况下给他接骨,就这样安静的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抓着凳子,忍着巨痛让医生接骨。

    这一过程中沈锐一声疼也没有喊,就那么坚定的坐着,冷汗从那幼稚惨白的的脸庞上滴下来!父母和兄妹以及几个在场的人和小护士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孩子的超越常人的坚强和勇敢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只有医生和见过接骨的人最清楚,不要说这么大的孩子,就是一个成年人来,在不打麻醉的况下都是承受不了的,不要说扭来捏去的,就是稍微的碰一下,死声都叫了出来!但这个孩子却不声不响的承受了下来。

    当时沈锐虽然很痛,但是他为了表示勇敢,咬着牙承受了下来,接骨结束时,他也因疼痛过度抽干了力气,连站都站不稳。也许是别人的哭声感染了接骨的老医生,也许是这一幕真的很感动,接骨的老医生也转过去抹眼泪。

    若接骨的痛和现在比起来,却什么抖不算上。若是可以让沈锐自己选择,他宁愿挨百十次的节骨之痛,也不愿享受这短暂的时光。

    此刻的痛让沈锐根本控制不了,就是他拥有超越常人的坚韧也受不了,那种疼根本不是意志力就能忍得住的。英俊的面孔在瞬间就被扭曲得变了型,鼻涕眼泪痛的全流了出来。

    沈锐自己也不想哭,但真的不受控制,也知道事之后再你怎么哭都来不及了,此时首要的事是怎么处理和解决后事。

    沈锐颤抖着有些不受控制的体和双手,掐住了这条蛇的脖子,也许是这条蛇感觉沈锐的小腿太好咬了,似乎还想咬一块下来尝尝什么味道。

    那过程太让它陶醉了,就这样被沈锐给掐住了脖子,直到此时它好像才反应清醒了过来,在沈锐的用力拉扯下,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嘴巴,留在了小腿上两个细小泛着血迹的紫青色痕迹,这条黄金色的蛇被掐住脖子后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沈锐双眼通红,面孔还是不受控制的扭曲着,心中的怒火似乎可以把这条蛇活活的烧死。此时此刻沈锐的就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掐死它!使劲的掐死它!既然咬了自己那么就要有承受自己报复的准备。

    也许是沈锐真的把它给弄疼了,它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似乎是沈锐的力气真的没有了,也许是这条蛇的力气大的超越沈锐。结果在这很普通的一颗大树下面,出现了在这世上都算的上很离奇的一幕。

    一条在阳光下可以耀花人眼的黄金色大蛇,虽说大蛇但它不过普通人的胳膊粗细,但子的长度却跟它的粗度不协调,足足有8米多。

    就这样一个用双手掐住它脖子的人,被它像破鞋败革一样摔过来摔过去的摔了不下十次。

    就这么一下,沈锐上的衣服裤子就被弄的像破布一样,特别是体被它摔倒带刺的树上时,那些尖刺戳到被黑豹抓出的山口中,让本来就扭曲抽搐的体和面孔更是诡异了几分。

    若不是心中报仇的信念支撑着沈锐,说不定他早就被甩脱了,同时也知道不能放手,要是此刻放手那么连反抗的机会都没了。

    也许是体随着这样的摔打,沈锐上的力气被摔了出来,也许是那种发自灵魂的疼痛,在时间久了之后已经开始麻木了。也许是沈锐习惯了疼痛,力气也恢复了几分,沈锐手上用的劲更加强大起来。

    也许这条蛇是真的被沈锐给掐痛了,只一下沈锐就像粽子一样的被它给缠住了体。对于蟒蛇和大蛇来说,最致命的招数就是缠住对方的体,不断的收缩再收缩,直到对手窒息毙命为止才会松开,这也是百试不爽的一个绝招。

    只一下沈锐就感觉动弹不得,掐住蛇脖子的手上也好像使不出力气来了,没想到这么细的蛇上,竟然蕴含着这么强大的力量,同时好像还在不断的收缩,那种前肋骨快被勒断,同时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感觉呼吸都困难起来。

    越是这样沈锐越是惊骇,自被蛇缠住后,沈锐就知这样的一幕迟早会出现,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来的那么猛烈,超出预期甚多,直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被勒成这个样。

    也许是为了活命,也许是这一下把沈锐的力气都给勒了出来,蛇越是收缩,沈锐手上的劲道越是不断的加大。

    沈锐清楚现在这已经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了,至少二者今天只能有一个能活下来。谁都不想自己现在就死去,结果沈锐越用力,这条蛇缠的也越是用力,沈锐感觉快支持不住了,脸上充血导致脸上的血管都浮了出,按理脸上的血管是看不到,更不会浮出来的,但况就是这样。

    沈锐感觉自己的眼睛也要爆出来了,呼吸越来越苦难,腔里的空气只有出没有进,头也感觉晕晕的,也许是由于缺氧,也许是失血过多,也许是中毒了,但无论如何,沈锐都不想就这样死去,若死在这里连个替自己收尸的人也找不到。

    体内的鲜血被蛇紧紧勒住的时候,都从那被黑豹抓破的伤口出处飚出来,好像是水而不是鲜血一般。

    体越来越虚弱了,但生存的信念一直这样苦苦支撑着沈锐,沈锐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要断气的一条鱼,鼻子里已经吸不进空气了,但沈锐不想这样放弃,沈锐不想死,但他已经支持不住了,一颗眼泪顺着眼角莫名的滚了出来。

    沈锐的双手紧紧的掐着蛇的脖子,虽然举着双手用力的时候会力量会受阻,但是沈锐相信,即使这样,就是钢铁也早被自己掐断了,但是这蛇的脖子却完好无损,沈锐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那蛇皮下的骨头就是没有办法把它捏碎。

    沈锐一直憋着一口气,一直在坚持,一直不愿放弃,还有母亲以后需要人来照顾,自己还年轻,还有很多很多的理想都没有完成,但是好像没办法去做了。

    那种曾经死过一次的感觉又回来了,还记得以前死亡时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迷迷糊糊的,只不过当时没这样痛苦和凄惨。

    随着窒息和失血过多,沈锐感觉脑袋越加迷糊起来了,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也跟着模糊起来,神智也好像混乱起来。

    沈锐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自己的人生还是有那么多的遗憾,自己才刚刚起步就结束了!

    正直沈锐的意识开始逐渐消退,手上的力气也开始逐渐消弱时,缠着沈锐的黄金大蛇的子好像松了一点,不安的扭动起来,似乎想要把缠在沈锐上的体给松开。

    沈锐虽然意识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但并不意味着他就放弃了生存的信念,察觉到了上的一丝丝异样,沈锐心又活了过来。

    难道它也不行了?带着疑问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掐住黄金大蛇脖子的双手上。

    此刻却从草丛中钻出一只有沈锐两个拳头大小,足足有普通松鼠三只大小的小东西,说它是松鼠,却全的皮毛都是像狐狸一样呈橘红色,但也绝对不是狐狸。

    四肢很矫健,两只前脚和两条后腿的比例也不是松鼠那种符合跳跃的比例,四只和整体感觉很协调,还有那毛绒绒的大尾巴也是介于比松鼠和狐狸尾巴之间。

    这个可的小东西突然从这草丛中钻了出来,蹲坐在地上,就这样转着骨碌碌漆黑的小眼睛看着这很异常的现象。

    这小东西看了一会,好像看出了什么门道,一下子高兴的惊叫起来,一阵风似的扑向了沈锐双手上蛇头。这个动作快,并且是很快,若是沈锐看到的话,他都一定会震惊,可以快到让人的眼睛和感觉都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貌似松鼠的小东西出来的时候,这条黄金大蛇的眼睛里面已经充满了戒备和畏惧,已经彻底的松开了缠在沈锐上的蛇,无比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从沈锐的手中挣脱出来。

    沈锐由于被缠的时间太久了,神智体力还没恢复过来,也没有主意观察到这一幕,只是感觉这大蛇的行为很怪异,也没多想!

    在死亡边线上走了一遭,沈锐想杀死这蛇的决心是如此的强烈,除了此刻他上也没有冒出这样强烈的杀气过!

    子一被松开,虽然全酸软无力,但力气却随着吸入的空气像潮水一样的增长起来,一下子从沈锐已经僵硬的体和双手上爆发出了毁灭一切的力量,蛇脖子上的骨头都被捏得咯咯直响。

    这次或许是真的捏疼了,也许是为了挣脱沈锐的双手,也许是害怕那只人蓄无害的小东西。一下子沈锐周围草木飞扬,一部分是沈锐的子抽打出来的,另外一部分是这黄金大蛇的子搅动抽打出来的。

    但无论它怎么扭动,怎么避让,那只看上去很可的小东西还是轻松的用两条后腿趴在了沈锐的手上,两只前脚的爪子狠狠的抓入黄金大蛇的眼睛内,同时张开那长满锋利牙齿的小嘴,一口朝蛇头咬去。

    这条黄金大蛇立即狂暴的挣扎起来,沈锐却是苦不堪言,体上都不知道出现了多少的伤口,全上下的衣裤都早就变成了碎片,差点就变成出生时的样子了。

    由于掐住蛇脖子的双手,用力过大时间过久,以及中了蛇毒有些麻木,同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掐住蛇脖子的双手上。根本就没注意察觉到手上的异样感觉,有个小东西正趴在自己的手上抱着蛇头,开心的撕咬着蛇头,才出现这蛇疯狂扭动挣扎的一幕。

    沈锐的神智和力气恢复了不少,以为这是这蛇连死前的挣扎。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乘你病要你命的这种机会沈锐当然不会放弃,所以手上的劲道用的是如此之大,压榨集中了体内的所有力气,都用在了紧握的双手上,其他的根本不去考虑。

    随着这蛇的脑袋被咬破,脑髓被吸食之后,挣扎的力度也急剧的弱了下来,沈锐直到认为它彻底的死了之后才敢把手松开。

    在松手时沈锐才发现手指根本伸不直动不了了,感觉很麻木好像不止自己的,那种肌酸痛的感觉根本不受控制,缓和废了好半天的劲才把那还弯曲的伸不直的手掌和手指从蛇脖子松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