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受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沈锐左右寻思,最终决定再往前走走看,如果还没有丝毫熟悉的迹象,那么就顺着水流一直往下走,那么一定能走到天江。具自己的了解来看,这附近千八百里的水最终都流入了天江,自己应该没有超出这个范围,若真的找到天江那回家的路不就找到了!

    沈锐想到了这里,不由的感觉心舒畅了很多,肚子早就饿得前贴后背,也许是饿的过了头,超越了这种饿的极限!沈锐慢慢的感觉不是那么饿了,小心翼翼的拿着手中的蜂蜜,朝预期的方向走了下去。

    沈锐顺着一条小溪一路前进,沈锐不由的又急躁起来,他可以可定自己真的没来过这个地方,这里的地势十分的平缓,树木稀稀疏疏的,不怎么茂密。各种杂草和带刺的树遍布其中,看样子从没有人来过这里,所有的路都是沈锐开创出来的,结果苦不堪言。

    那前进的速度慢的沈锐一点脾气也没有了,若不顺着水路走,也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呢!沈锐现在是彻底迷路了,一点方向感都没有了!就是看太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位于哪个方向。

    这一天一夜沈锐足足走了一千多公里,不过想想也是振奋,就是让火车来跑,也不过跟自己差不错,这还是晚上和这杂草丛中走的缓慢,要不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了呢!

    沈锐一路苦苦挣扎,顺着溪流往前,不知不觉又走了几十公里,这顺着水路走,沈锐可吃了不少苦头。这不如顺着直线走,有的时候绕一个弯,路程足足多了几倍,虽然气愤但也很无奈。

    烤着火辣辣的太阳赶路,那滋味可真不好受。正值此时,沈锐突然感觉那灼的微风中带着一丝丝的凉气,沈锐不由感觉奇怪,顺着这微分吹来的方向看去,除了山和数还是山和树,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但怎么会有着一丝丝的冷气呢?

    沈锐灵光一现,难道是那个方向有雪山?要不不可能出现这一种况!若前面真的是雪山,那么自己的位置就可以确定了,自己不是走出大巫山绕着走了一个弧线么!

    沈锐好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稻草,这稻草有可能会断掉,但是沈锐一点也不在乎,也不照着水流走了,径直的朝微风吹来的方向奔去。

    翻过了几个山头,沈锐真的看到前面很远很远的地方,直入云霄的山巅部分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白皑皑的积雪,这才让风把寒气带了过来。

    沈锐怎么说这里的地形这么怪,原来是雪山与其他地方的过渡区,这是山林向雪上脚下的小草原过度,或者说是这一块小草原向上林过度,所以才形成了这种怪异的山形地势。

    虽然还是不熟悉,但是沈锐基本确定了自己的位置,也就不再担心了,心也舒畅了起来。

    这天江的水流主要就是这些积雪融化所产生的,虽然沈锐从没走到过天江的源头,但是看到雪山,那么离天江也就不远了!

    沈锐感觉肚子饿过头之后又开始饿了起来!周围倒是时不时蹦出一些小兔什么的,但是自己没有火种,逮来也没办法吃。

    沈锐看了看早就揉碎成一团的蜂蜜,里面的蜂蜜也溢了出来了一部分,但是这里没有什么大的,合适的叶子可以供自己包裹,就只能耐着。

    看到沾在手上的一些蜂蜜,沈锐又感觉嘴巴里的口水猛增了很多。一想这么多要不先吃一点缓解一下饥饿?若是吃光了哪天再去采一些回来就是了。

    那些由蜂蜡构成的蜂房也早给揉碎成莫名的造型,沈锐自己也描述不出来,琐碎的蜂蜡和晶莹剔透的蜂蜜混和到了一块,但一点也不影响沈锐的食

    也许是肚子太饿了,沈锐吃得特别起劲,那味道也太甜美了,味道好像比昨天吃的时候都好。沈锐恨不能把里面的蜂蜡都给吞下去,但知道那对体不好,具体会有怎样的副作用沈锐也甚了解,就知道不能吃下去。

    虽然渗露出来丢失了一小部分,但至少不会少于四斤半,不知不觉间沈锐就吃得只剩一点点了,本想给母亲留一点,但一想这么一点也太少了,同时拿着也不方便,回去后带个什么东西再去采割一些回来也不迟,干脆连最后一点都吃完了。

    为了表示不浪费,沈锐到了后来还用舌头把沾在叶子上面的一点点也给了个精光。

    直到吃好了,找到水源洗了洗手,沈锐才不有的惊骇起来,这么多的蜂蜜,自己是怎么吃下去的?

    因为蜂蜜太甜了,吃多了会心慌,这么多的蜂蜜换几个人来都吃不下,没想到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摆平了,真是厉害!

    不过话又说回来,沈锐感觉吃了这些蜂蜜,肚子也好像饱了,那微微的疲态也好像消失了。沈锐一想这也很正常,蜂蜜都是一些高度浓缩过的葡萄糖、果糖、里面还有人体容易吸收的氨基酸和一些维生素组成,能够快速的补充人体的能量,自己又吃了这么多,没精神那才叫怪事呢!

    沈锐稍微的休息了一下,又朝选定的方向前进,肚子不饿精神也好了,那灼太阳也感觉甚是暖和合适,真想在此睡一觉,但此处不恰当,还是早一点回到家才是正事!

    随着雪山气候的影响,周围的这些杂草的种类也逐渐单一起来,沈锐的心也欢快起来,到了雪山上脚下,那回家的路就变得容易起来了。

    也许是刚吃了东西,也许是沈锐的心真的放松了下来,精神也跟着放松了下来。没有注意到周围百十米的范围内,竟然没有再看到鸟雀和一些随处可见的小动物什么的。依然一路欢快的朝前方的雪山赶去。

    正直此时毫无真兆的,沈锐感觉全的毛孔急剧收缩头皮发麻,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就这样很突然得涌上了上来。

    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沈锐凭借自己多次的经验,知道危险朝自己袭来,这种感觉不是那种小蛇小虫之类的袭击的平淡感,这种感觉是一种纯粹的极度危险的,能够致命的能让自己感到死亡和害怕的那种感觉!

    沈锐虽然没看到,但是他相信自己的感觉,在这一瞬间沈锐根本来不及思考,条件反般的全发力,内功气功比平时快了千百倍的运转起来,上鼓起了小块小块的肌,看着虽然平凡但那硬度和蕴含的力量却达到了一个骇人的境界。

    与此同时沈锐的子就朝旁边那隔着自己十余米,棵树有自己两手合围般粗的大树窜去,选择这里几乎是沈锐的一种本能,站在高处后看到的就多一些,同时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地方。

    人在遇到危险和感觉到危险时,一定会找个地方躲避危险,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本能,沈锐也不能免除这种自自小就拥有的本能。所以第一时间他就看到那棵枝叶茂密,树横向发展的树,并向它窜去,根本没有经过思考,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离自己不下10米,但这点距离现在对沈锐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同时手中除了一把习惯了的柴刀外,什么都没,很容易就可以抓住树枝什么的。

    就在沈锐窜离地面不到四米远,一米来高的时候,沈锐就深深的后悔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了,那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比刚才更甚三分的从自己下面的传了过来。

    若果让沈锐自己说一下自己现在的不足或弱点,那么他认为只有他在跳跃时体处在空中的一瞬间,那个时候他是最虚弱的,其实沈锐上还有很多弱点,只是他不知道而已,那么他知道的弱点一定是致命的了!

    生活就这么悲哀,沈锐也不可能一路顺风顺水的,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呀!虽然那种极度致命极度危险的感觉朝自己的双脚袭来,但是沈锐对此却毫无办法,子在空中根本不受力,自己空有百万斤神力却一丝一毫的都用不上来。

    不论沈锐怎样扭动子,他窜上树的动作基一点没有改变,那种危险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减弱,依然不依不饶的跟了上来。

    这个过程说来漫长,但在一瞬间沈锐就完成所有的动作,从地面跳起朝大树扑去,同时子不断的扭动着,所有的动作都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内就全部发生了,有的还已经过去了,可想而知到底多块!

    眼看沈锐就要抵达大树了,但是此时却一股突然的气机传来,把沈锐心中的那一点点希望都打碎了。

    真是前有虎后有狼啊!若真是普通的狼和老虎就是来几只沈锐也不会害怕,但自己现在根本不知道有是什么危险的东西盯着自己,就的自己如此狼狈,心一下子沉到了万丈深渊,感觉是那样的凄凉。

    就在这一刹那,时间都似乎暂停了一般,同样恐怖危险的的一股气息从树上扑面而来,与此同时一股夹杂着狂烈霸道气息的庞大黑影,像泰山压顶一样照着沈锐的面门就狠狠的扑来。

    原来沈锐无意中走到了一个黄金蛇对持黑豹的的特殊场景中,一条黄金大蛇把一头黑色的豹子上一颗大树,只因这条黄金蛇爬行速度没黑豹快这么快捷,才把它上大树,而自己在下面守着以逸待劳。

    暗想在这种地方,黄金色的蛇和黑色的豹皮,跟环境格格不入很是显眼,说白了就没有保护色,还能活下来本就是个奇迹,还能长到这么大可想而知有多么的不普通了,要是普通的不早就被天敌给灭杀了呢!

    沈锐没注意到这些才走了进来,结果一走入就打破了这种二者对持的微妙平衡,从而这蛇把注意力放到沈锐的上,沈锐才感应到危机。

    但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沈锐在发现危险后,不该朝那颗大树跃去,要不也不会出现这样诡异的一幕!

    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沈锐对此毫无办法,在半空不由己啊!特别是跟在自己后或者说下面的,更是毫无办法。

    但是对自己正前方或偏上方的,沈锐虽然不想真面面对,但是却也不怕它,虽然没看清是什么,但是沈锐凭直觉可以认定,这是一只猫科食动物,要不根本就不会爬树,也没这么恐怖的气势,同时这也是一只顶级的猫科动物,远远超过了以前猎到的那只老虎。

    在这火光电石之间,沈锐做出了决定,下面的没办法控制,只能硬接挨一下,但是扑面而来的一定要给它一点颜色看看,自己虽然不愿意跟它们面对面得硬拼,但是被无奈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拼了!

    沈锐把全的内劲和气功都运转到了极致,经脉都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感觉,但是沈锐顾不上这么多了。虽然知道也验证过,把气功集中到体的的一些部位可以坚如铁石,但打猎时沈锐也不敢真的让那些野兽咬到,特别是一些食动物和杂食动物的嘴巴和牙齿,看看就害怕,万一自己承受不了那自己还不受重伤了。

    几乎是那黑影与手中柴刀相碰的瞬间,手臂的力量也蓄积到了最强点,下半也鼓起了那霸劲十足的气功。柴刀带着排上倒海的力量砍到了它那盘大的面门上,也感觉柴刀砍到了脑袋的中央。

    与此同时黑影那强壮有力的前肢带着破空声的利爪,一上一下的扫过沈锐挡在脸前的手臂、脸颊和口。那种久违的,流血的,痛彻心扉的感觉一下子从这三个地方传遍了全

    同时沈锐手中的柴刀,携带着那黑影的体撞向了那大树的树杆,直到此刻沈锐才看清,原来袭击自己的是一头夹杂着黄白色斑点的黑豹。

    经过这一下的碰撞冲击,沈锐的速度一下子从极快变成了极慢,也在这一瞬间,一种从没经历过的,发自骨髓灵魂深处的痛从左小脚传了上来。

    若果刚才黑豹的利爪所造成的伤都很痛的话,那么现在的这种痛是一种无可描述恐怖得让人颤栗的痛。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