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寻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查看了一番体,上的衣服基本成了碎片,上的肌好像小了不少,没以前那么夸张了!上沾满了一些黏稠的不知什么颜色的东西很是难受。

    最奇怪的是好像可以感应查看体的内部了,以前内劲不畅的筋络,现在变得十分畅通,那些细小的经脉如果以前是小溪,那么现在是奔腾的河流,内劲的纯度和量都比原来提高了足足三倍有余。

    有一种天地万物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感觉,若是此刻遇上那样的一头熊,那沈锐有信心很容易的就把它解决了。

    特别是气功和内功运行的主要脉络,更是宽大畅通无比,体内那种内功、气功交融,浑然一体的感觉是那么舒服,内功那绵长持久和气功那唯我独尊的霸道此刻确实感觉那么和谐,仔细感应却又是泾渭分明,各自在各自的经脉中运行,但二者最后都流归丹田,各处各的,却也互不侵犯。

    沈锐以前也想把他们融合到一块去,但最后那转化率低的害怕,内劲转化气功十成不到一成,其他九成都莫名的丢失了。气功转化内劲那效率更低,同时还要忍受那种转化的痛苦,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那种融入天地,融入自然的感觉虽然消失了,但那一种感觉却深深的烙在了心里。

    沈锐稍微的想了一下,就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看到那个姑娘出手自己得到这种突破的。再一看哪还有那个姑娘的影啊!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那头黑熊的尸体静悄悄的躺在那里,应该是哪个姑娘用弓箭死的。

    仔细一看周围,沈锐不由的惊骇起来,似乎在刚才不久前发生的事,但是看这样子此刻却是上午,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时光逆转?那是不可能的,就只可能到第二天的早上了,难道自己刚才的一会就过了这么久!

    这一夜自己迷迷糊糊的,不由庆幸自己没被那些野兽袭击给祸害了,其实那头黑熊白天的气势就把周围的野兽都给吓跑了,同时沈锐上涌入的天地灵气波动更是恐怖,动物对危险的躲避本都是很灵敏的,对于这样的况更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这是早晨是错不了的,不由的又担心自己一夜没有回去,母亲肯定急坏了。想了下自己跌落时柴刀落地的位置,一种很玄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根本没去找,就好像知道柴刀在什么地方,走过去那把已经严重弯曲变形的柴刀果真就在枯枝树叶下。

    虽然柴刀已经损坏了,但是沈锐却舍不得丢弃,拿回去稍微的加工就可以用了,就是自己现在用手也能把它很容易的拉直,不过这样之后依然不好用,烧红了再用锤子锻造也需要一番功夫。

    无论怎样沈锐现在的首要事就是回家,要不母亲担心,同时肚子也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沈锐拿起变形的柴刀,扛起地上已经僵硬的黑熊,辨别了下方向朝村子里赶去。

    这奔行起来,沈锐才发觉那顿悟的效果到底有多么的惊人,按照以前的速度来看,每秒奔跑30米都要状态很好的时候才能做到。但是现在扛着一吨半左右的大黑熊,在地形这么复杂的地方,凭直觉速度到达了45米了,边的景物和树木,一眨眼就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现在在那些粗大的树枝之间奔行跳跃,已经没有了以往生涩和勉强,并且此刻还扛着这么大的黑熊。就是跳跃的高度都达到了惊人的十二三米,一下就从地面跃上了那些大树枝上。心中的喜悦却无法表达出来,只能尽的用在这奔行跳跃的动作上。力量虽然一个劲的往上增长,但是自己的弱项速度却没有怎么得提高,或者说提高很缓慢。

    正奔行间,沈锐从那隐约的风声和回声中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不由的紧张起来,难道是母亲看自己一夜没有回去,请人来找自己了,还是出了什么事

    说真的沈锐也承认普通人真的不适合来这大巫山,就是几十人一块来也不适合,对于这个沈锐最有感触了!心想着他们来找自己不要出了什么事啊!

    一边放下了心思加快了往家奔行的速度,等回去了抽空到雪山脚下的草原上测试一下速度到底到了多少。

    其实沈锐按照自己的方法测试出来的速度,跟正确的数值基本不走多少,沈锐用自己手工制作的粗糙沙漏以此来计时,测量距离却比时间简单多了,不过基本标准。

    虽然沈锐离开了村子差不多40公里,不过就凭借他现在每秒都是4、5十米的速度,十多分钟就回到了遇黑熊的山头,若是手中没有东西,也没有这些阻挡前进的树木,沈锐有把握5、6分钟内赶回来。

    遇到一些宽十几二十米很深的山沟,不要说普通人就是猴子也跃不过去的地方,沈锐一个急步跳跃就过去了。这样下来走的路线基本上就是直线,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来到此处沈锐已经清晰的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少说也隔着十多公里,换个普通人还根本听不到呢!沈锐也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但希望他们最好不要往里闯,要不真的遇到什么厉害的野兽,等自己感到的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于是停在一棵大数的树枝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尽全力,“我回来了,你们不要找了,赶快回走!”这一声可谓惊天动地,眼前都好像产生了空中波纹,又像是一种错觉,那声音就像滚雷一样的远远传了出去,吓的一两公里内鸟雀野兽一阵闹腾,沈锐看到这况不由的很是满意。沈锐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到,想要再喊一,吸了一口气却感觉刚才的那种状态没有了,于是只得作罢。

    想想他们能否听到都是个未知数,找到他们在哪里才是最好的,仔细的想听听他们是在那个地方,但是满山的除了风声就只有自己那滚滚的回声,其他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

    又走了一小会,眼看就要见得着村子了,此刻沈锐已经明确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了。刚才他们都隐约听到沈锐的声音了,但是却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何在什么地方,于是所有的人都是拉直脖子的大声的高喊起来,看到没回应又继续寻找起来。

    这队人才走了不到几百米,沈锐就已经横穿几公里的山林来到了他们的附近,沈锐为了不吓到他们,已经从哪高大的树枝上下来了,走到近处就发出叫喊声。果然他们这次听的很清楚了,一下子兴奋起来,朝沈锐声音的方向寻来。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沈锐肩膀上的大黑熊,不由得紧张的拿起手中的武器,随着沈锐走出了那茂盛的灌木丛,他们才看到压在下面的沈锐,此刻他们脸上的表却是富极了。

    一是为了找到沈锐高兴,不用再往里面走了,也不用再担心回不去了。另外一个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黑熊,自己这些人打猎都快一辈子了,却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如沈锐一个人厉害。

    他们早在沈锐打死那两条大蛇的时候就对沈锐没有半点的嫉妒了,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敬佩,要是有谁知道打死这么大的蛇需要怎样的力量,他们就稍微的知道一点,心里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有什么不满。那是一种沈锐感受不到,但是普通人却能从强者上感受到的东西。

    这一路回来的时候,沈锐还发现了三条蓄势躲在灌木丛中的毒蛇,要是有谁走路时不小心碰到了一下,或者惊扰了它,那么它就会发起致命的攻击,不过通常它一般都不会主动地攻击人类的。

    虽然沈锐自己可以很容易的避开它的攻击,也可以做到不惊扰它,但这群人就不能避免的会惊扰到它,甚至可能中毒死亡事故。所以沈锐在发现之时,在他们还没走到之前,就用从他们手上借过的长枪把它给串在了枪头上,提前把一切隐患灭杀于萌芽状态。

    这个动作虽然看起来这里的每个人都能做到,但是能像沈锐这样提前发现,并且每次都用枪头串在脖子上,他们是绝对做不到的,除非这条蛇躺在地上不动让他们来刺。

    正走着的时候,一只体型小的小鹿受到众人的惊吓,一下窜进了那些比人还高的灌木丛中,这一下不但吓到了小鹿,也吓到了行走着的众人,沈锐除外。

    就在那只小鹿窜入灌木丛的同时,沈锐条件反一般的抬起手中的长枪一下投了出去。虽然小鹿的影已经看不到了,但是沈锐却好像知道那小鹿在什么位置,朝旁边的位置投了过去。

    果真长枪投出去后就听到灌木丛的背后有小鹿临死的嘶鸣和挣扎的声传来。原来不止这种小鹿,几乎所有的食草动物都有一个特征,这也是它们在食动物嘴下活下来的一种依仗。

    在奔跑的时候,会莫名的来一个突然的急转弯,那速度可不慢,这也让那些和它们速度不相上下的食动物措手不及,眼看就要追上了,却突然来一个急转弯,等到食动物反应过来再去追赶的时候,猎物都已经到了几十米开外了,就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猎物远去。

    现在的这一下,沈锐也感觉有点奇怪,这一个动作没有经过思考,也没刻意的去查看小鹿的位置,就凭感觉把枪给投了出去。

    几个猎户在听到声音后赶忙跑过去查看,在隔着众人十多米的地方,刚才的那头小鹿被那长枪贯穿了肚子,钉在露出土层的大树根上不断的挣扎着,三人用了好大力气都没有拔出来。左右一摇晃到能拔出长枪,但是这样一来长枪的枪头却变形了,需要重新锻造。

    众人看到三人进去一会了还没出来,不由的担心和奇怪起来,沈锐扛着黑熊走了过去,他们也跟了过去瞧瞧,大伙看到了一个很搞笑的场景,三人脸红脖子粗的在使劲拔那长枪。

    埋大蛇的时候推过石头的人感触就最深了,倒也不敢笑话他们,沈锐看是随意的一下,普通人却是几十个合起来都做不到!

    沈锐也感觉很好笑的,过去一只手轻轻的拔了出来,枪头依然完好无损。长枪拔出来的时候,那头受重伤的小鹿还想要逃跑,到手的沈锐自是不会让它跑了,顺手拿长枪在它的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这下几个呼吸间就彻底没气了。

    虽然这只小鹿才20多公斤,但却是两个猎人抬着的,他们没有沈锐这样变态的力气,同时小鹿还在还在不断的流着血。

    一路上大家都是心愉悦又说又笑,对沈锐那是赞不绝口!大家的口气有点希望以后跟着他打猎,众人不过想占点便宜罢了。

    沈锐可不是傻子,并且聪明的厉害,也知道怎么拒绝他们,况且这大巫山中他也保护不了这些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如何跟他的家人交代。

    众猎户也不笨一听他的口气和考虑了下实际况也就作罢。像今天这样一枪就猎到了一头小鹿,之前沈锐也没有做到过,以前都是看到一眼后就被它跑得影子也不见了。

    今天这可是有点运气的成分在内,同时也由于突破后修为大进,感觉出小鹿的位置,才这么轻松的搞定,要是以往也这样,子就不会过的这样紧凑了,众人也是看到他这轻松的样子,才厚着脸皮起了巴结的心思,正常况下明白人一眼就看到这是**的占便宜。

    众人一块回到家里,虽然他们一点作用也没有,但是为了表示感谢和搞好人际关系沈锐和他母亲沈丽菲要求他们来自己家里海吃一顿,他们推辞了一下后就答应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