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感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此时沈锐却好像心中感觉到什么一样,也不顾就眼前,下一刻就会把自己撕碎的黑熊,把头扭过去查看那种感觉的来源。

    沈锐看到了自打来到这个世界最最震撼的一个画面,在透过枝枝叶叶的几缕夕阳余晖中,一个背着小箩筐长发飘飘的女孩,跃起了7、8米高。优雅的从背后抽出一根2米左右拇指般粗细的长箭,头和脚往后一仰。优雅的把箭搭在弦上,体还在空中上缓慢的上升着,下一个瞬间,一根长箭从黑熊的脑袋上带着红白相间的液体深深的扎入了粗壮的树干中,铮的一声后,箭尾的白色翎毛还在那悠悠的颤动着。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好像她本来就是在那里的!好像他就是森林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好像她已经融入了空间中!时光也好像在她的上停顿了一样,那种感觉玄妙极了,心中好像抓到了什么,却又不知从哪说起,也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所有的一切都深深的映入了沈锐的心里。

    那头黑熊带着惯狂奔了十多米才不甘心的倒下,此时那宛如精灵般的女孩才从空中慢慢的飘落下来,一双淡黄色靴子包裹着的秀足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了下来,踩在树根上竟然没发出一点声音。

    沈锐根本就没有发现黑熊已经死了,还是继续扭着头,目光散乱的看着那个方向,心中被刚才的动作所震撼,那种豁然开朗,莫名的说不上来的喜悦充满了心头。

    全都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体上的力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了,四肢和躯忍不住的不受控制的在这空地上不规则的舞动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释放心中那种压不住的喜悦和振奋。

    秦嫣然看着这个前一刻还差点断气的年轻人,此刻却像吃了药一样的手舞足蹈,胡乱的不知舞动些什么,姿势丑陋不堪。也就没再理会他,来到箭边从这插入树杆很深的树上拔出那支长箭,轻轻一抖上面的血都四的飞了出去,这样的动作对秦嫣然来说却是轻松异常。

    原来这个秦嫣然是隔此3000多里神箭山庄的庄主夫人,只因孙子自小体就不太好,周围的山脉都找遍了,这才到人际罕见的大巫山来找找,看能否发现什么有用的药材,给这个孙子补补体。没想到传来鸟兽惊慌奔逃的现象,不由好奇赶来看看,这一路赶来却发现是一头活了超过一百年的黑熊在狂追一个少年。

    这黑熊在熊中数量就不太多,当活的时间很长,超越了生命极限50年,就可以慢慢的吸收一点点天地灵气来淬炼体,同时也变得强横无比,这黑熊的毛也跟着张长,这皮毛却也是一件有价值的东西。

    正直此时秦嫣然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波动中,那种特殊的天地灵气浓郁狂躁了几分,不由大骇,立即警惕的朝周围查看起来,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些躁动的天地灵气都涌入了这个年轻人的体内,虽然修炼可以让人延缓衰老甚至容颜不变,但是这个年轻人的岁数一定很小,绝对不会超过20岁,唇上的胡须都还是绒毛,直觉就是个年轻人,这是掩饰不了!

    秦嫣然不由惊叹他真是个绝世天才啊!这么个年纪就突破了,达到了感应天地之力的境界,从此麻雀变凤凰了!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种境界,一定是那几个超级大宗派的重要人物,否则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修为,那么他的长辈的一定跟在周围。

    秦嫣然想到这里不由的冷汗直冒,虽然看他的衣着不像那种层次的人物,但是他那一就可以证明是修炼了顶级功法,要不不会呈这样。这种天才人物,绝不可能放任他出来不管不顾,一定有高手暗中保护的,自己刚才贸然出手,要是惹恼了人家,又要平白给自己门派带来祸端。

    感应了一番却半点痕迹也发现不了,不由的更是冷汗直冒,不由高声到“各位前辈,小女子乃神箭山庄秦嫣然,若有冒昧打扰处还请见谅!”过了半响都不见回应,不由的着急起来,有的人活了几百年,那脾气格古怪的不行,稍不注意就会出杀手。

    秦嫣然上的冷汗冒的更是多了,一咬牙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站起来对这个年轻人都不敢多看一眼,能有多快就有多快的离开了这里,并且一路头也不敢回。

    直到几百公里处才敢停下脚步,同时心中也不由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得罪了别人没有,特别是修炼者,最忌突破感应时有人打扰,那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自己也没打扰影响到他的突破,应该没得罪人吧!不由的闷闷不乐的往回赶。

    秦嫣然却不知着这个年轻人沈锐其实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看到她出手的一刹那得到了感悟,这就是众多修炼者梦寐以求的突破,特别是第一次突破那是一种蜕变,从此与普通人处在不同世界里的一种标志。

    要是秦嫣然认真观察,而不是这种先入为主的观点影响她,就会发现了很多问题,说不定他们门派还能得到一个超级天才。

    能在这个年龄得到突破,那一定是超级大宗派特意培养的核心弟子,结果越想越偏,还被莫须有的暗示心理给吓个半死。从这以后她却再也不敢踏入大巫山半步,就是采药也不敢朝这个方向来了!

    沈锐此刻的样子却甚为恐怖,好像着了魔,目光呆滞同时一脸的狂体扭动着,手脚胡乱的舞动着。但是一种眼可见的气流却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最后都进入到了他的体内。

    对此沈锐却毫无感觉,还是不断的按照心中的感觉,以自己的方式来抒发表达内心的兴奋与喜悦,这种感觉好像是不受控制的,不由己的,任意的与自然相融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很快太阳的余晖也退了下去,夜幕爬了上来,但是沈锐依然没有感觉,依然还在那里舞动,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上开始冒出来一些汗水一样的东西,但却比汗水黏稠多了,上的肌也没有先前那么夸张了,那涌动的天地灵气也狂躁了几分。

    再后来那涌动的气流差不多都可以看出来是什么颜色了,白色又带着一点青色,周围几十米内都像吹起了大风,那些柔弱的花花草草都朝沈锐为中心的反向匍匐在地,虽然有这么大的风,但是这些小生命却没有被折断!仔细查看还能发现它们的长势更好了。

    一夜就这么过去,眼看朝阳就出来了,可沈锐还是在那手舞足蹈的扭动跳跃着,那样子活脱脱的是一只大马猴在撒欢。但是那些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天地灵气却弱了很多,比刚开始的时候强不了多少,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

    家中沈锐的母亲沈丽菲却是一夜没有合眼,以前儿子虽然去打猎,但是无论打到与否,怎样都会在天黑前回来,从没出现这样的况过,一夜过去了都竟然还没有回来。

    沈丽菲在天黑的时候,村子里村子周边都找了个遍,精神也变得恍惚起来,因为这年头普通人上山一去不复返的况很正常。

    后来实在找不到了,在别人的安慰下才回家,想想也是,自己的儿子那么大的蟒蛇都能一次打死两条,这附近还有什么比那蟒蛇更厉害的动物和野兽呢!不由的安心了不少,但也是一夜都没有合眼,盼望着儿子回来然后起来给他做吃的。

    沈丽菲虽然心安了不少,但还是有点忧虑,这一夜儿子都哪里去了,以前无论做什么他都跟自己说一声,这次什么也没说就打猎去了,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也可能是路太远回不来了,那么他晚上冷么?就这样胡乱的想着想了一夜,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醒来的第一件事就跑去他房子里面看看,看到儿子还是没回来,不由的又开始担忧起来。

    沈丽菲“再三考虑!再等等!可太阳都出来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那几个猎户家里希望他们帮忙找一找。要是换做以前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此刻他们对沈锐的本事可是佩服的紧,也不认为有什么可以伤害到他,现在看到他母亲这么焦虑,一边安慰她一边答应了下来。

    按沈丽菲的说法,是进了大巫山,这些猎户一听大巫山就害怕犹豫起来,但是都答应了怎能拒绝呢!于是召集了二十多个猎户,一块进山寻找沈锐,虽然有二十多人,但是大家的心都是虚的。一点底气也没有,以前经常有人进了大巫山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后来基本没人敢进去了所以他们也害怕自己像别人一样一去不复返!

    一群人猎户进了大巫山,都是拿住武器紧紧的走到一块,生怕走丢了。同时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边走边喊着沈锐的名字。

    随着出,那一缕晨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到了沈锐的上,随着沈锐的移动,一下子这光线就到了沈锐的眼里,沈锐也从那陶醉和迷茫中脱离了出来,不由疑惑自己是怎么了,仔细一想不由大喜,就在刚才自己得到了传说中的突破。

    虽然不甚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人跟自己说过,但是体的变化多少还是感觉得出来的。沈锐胡乱的下结论这样认为,这种突破就跟科学家灵光一现发明了什么有点像吧!人家是发明东西,自己是体变得更强、修为进步,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却是有口难言,说不明道不清,只能用心感悟才能品得出其中的三味。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