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寻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这时那些逃跑的人才停住脚步,一块朝沈锐迎来,对于他们的各种的问题,沈锐在转往回走的时候早就有了主意,当然不会说是大蛇闻到老虎的血腥味才来的。

    这条大蛇就是平里村子中丢失鸭子和鸡的小偷,之后把看到的说了一番,沈锐自己又修改了一下。被无意中撞见,不想这蛇追了上来,一下子就追到了自己的家里,所以才出现在自己家里打斗的痕迹的,这样也才符合首先看到况几人的说法。

    同时也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这些人一下子沉默了,对于这种况有的人还是知道的,对一些龄长的动物,有少部分动物真的会存在报复的行为。

    他们今晚也见识了这么大的巨蛇,有的人在这一辈子见过的蛇多了,但是这么大的蛇却还是首次看到。

    同时也看到了沈锐的神威,要说以前是对他的力气的佩服,那么现在是对他的整体实力的一种崇拜,单独那巨大的蛇,就怕不下一千多斤,那它上的力气只怕不下几万斤了,同是动作还是那么利索,还被沈锐给拉着尾巴给轮了起来,最后被沈锐一个人就打跑了,它绝对不是怕自己这一群人,要是怕的话,它就不会使劲的朝自己一群人扑来,由此可见沈锐一个人就打败了这条大蛇。

    沈锐担心母亲,随便跟他们交流了一下,连地里掉下的柴刀也顾不上,提着木棒就朝家里赶去。没几步路就回到了家里,一看母亲躺在房门口,不由的心中紧张害怕起来,沈锐来到母亲边,发现母亲已经醒了过来,刚才可能是吓晕了,但是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呆呆的看着前方,沈锐用一只手在母亲沈丽菲的眼前挥了挥了,虽然知道这样做显得对母亲不尊重,也顾不了这些了,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看到这一幕沈锐不由的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了出来,一把把母亲搂入怀里,哀伤的呼唤着母亲,希望她能够清醒过来,不要说普通人,就是自己当初也吓了个半死,更何况是母亲这样的平常人了,突然又想到不会中毒了吧!体这么冷冰冰的,也顾不了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了,隔着衣服仔细的检查起来,看看是不是被咬了。

    不由的又想到巨蟒都是没有毒的,自己是一心急给搞糊涂了,不过也不能排除这一条就有毒啊!沈丽菲经过这一番的折腾,听到儿子的声音,慢慢的清醒了过来,一把抱住沈锐痛哭起来,同时声音和体都有些颤抖。

    原来沈丽菲早就醒了,一看院子里早就没有儿子的影了,村中也乱成一团。不由的想到儿子被大蛇给吃了,一下子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又晕了过去,由于夜里气温很低同时沈丽菲处在门口,待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结果别人也就没人看见。

    同时这个样子了,大家都忙着保命,自己的家人都顾不过来,别人自也是无暇顾及了,这才刚刚转醒,大脑还没清醒过来,沈锐就回来了。

    沈锐一听母亲的声音和从她体的颤抖就知道,母亲沈丽菲是惊吓过度和躺在外边着了凉所致,轻柔的拍着母亲的背,这个样子就像母亲是小孩子,自己反倒是大人了。

    本想笑笑,但是看到母亲的样子又忍了下来,等她的绪安静下来把她抱到上躺下,同时拿出家里预存的一块生姜,用一点甜菜榨出来的糖,给母亲熬了一碗浓浓的姜汤,这个时候不但可以安神,还可以驱寒。

    这一夜村中都不得安宁,家家户户都是柴火烧到天亮,用火光驱除黑暗让自己心安一些,沈锐也是一夜没有合眼,在母亲的房中烧了一个火,就这样守候在她的前,一是为了方便照顾她,另外一个是为了让屋内充满光明,这样能安抚她心中的恐惧,因为沈锐知道黑暗比起光明更容易让人感到恐惧。

    沈丽菲真的被吓坏了,接连三天下后都手脚无力,直到第四才稍微的好转了一些,沈锐发现就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母亲沈丽菲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这还是自己夜守护着,每都给她做最好吃最滋补的,要不可能会更严重了,不由的很是心痛。

    这几天村中有些威望的人,都来针询沈锐的意见,对这条大蛇怎么处理?

    对于母亲的况,沈锐照顾的很是细心,同时要是自己离开了村子,那条大蛇回来报复,那如何是好,同时母亲由自己来照顾也最放心,自己知道的知识也许是这个村子里最多的一个人。对母亲的况,最适合的调养方法就是自己夜照顾她一段时间,过了这个缓冲期就慢慢的会好了。

    沈锐思考了一番后,让村中的人组成几人一队的队伍,按照自己的想法让他们到对面的紫竹山上去找,因为漫山遍野都是茅草和紫竹,平时的采伐砍用都只是在周边,里面也不敢去,几个人一伙的白天去寻找,只要远远的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就回来报告沈锐,倒也无妨,至于对付那更是不用提了,因为他们的实力根本起不到一丝作用。

    又过了几天,沈丽菲看着也恢复了正常,夜里睡觉的时候也不再突然惊醒了,脸色也好了很多,但子依然比原来瘦了很多,这个况沈锐就只能往后多做一些好吃滋补的东西给她慢慢的调养了。

    这段时间,那些上山寻找的人终于发现了一些况,都来给沈锐做了详细说明,对于现在的沈锐,他们可是打心里的佩服,因为那天的表现太惊人了,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识范围。

    现在沈锐每次走出家门,不论是谁都是一脸恭敬的给他打招呼,反到使沈锐有点不好意思了。那天的况可不是一个人看到了,那是几十几百双眼睛都看到了,家中受损的篱笆围墙,也被人们给修复了,样子也好看多了,至少都差不多一样高,那些受损的玉米也没怎么影响到收成,因为都快要开始采割玉米了。

    无论哪个地方,都存在这样的一种况,当你不如他很多的时候,他会看不起你。当你和他一样强或稍微的比他强一点的时候,他就会嫉妒你。当你超越他太多到了一个他永远也达不到的高度时,他就会尊重你。

    现在沈锐就是遇到了最后这一种况,但心中也没有什么大的感觉,生活不会因为别人的尊重而改变,子却还是照原来的样子再继续。

    看着母亲也好的差不多了,沈锐把况都给说了个明白,想要上山乘那条蛇受伤把它灭了。沈丽菲虽然心中担忧,但还是同意了,又听了别人对儿子的描述和讲解,知道儿子那天可是一个人就打的那条大蛇到处逃命,自己家门口的那条小沟一样的坑,就是沈锐抓着蛇尾巴砸出来的。

    光是看看都咋舌,沈锐却也被他们的那几个版本说的面红耳赤的,都把自己给说的犹如天上的神一样的厉害,可沈锐知道天上没有神仙!也没有长生不老药!这都不过是人们的一种幻想和思想的寄托罢了!

    第二天沈锐在家里吃饱了饭,带上那把柴刀和木棒在他们的指引下,朝那个地方赶去。这把柴刀也是第二天别人在玉米地里找到后送来的,刀口都给砍卷了指甲壳大的一块,不由的骇然,到底是砍到了什么,难道是骨头的?带路的几人都是远远的就停了下来,转回去和山下那群人一块侯着去了,对于这种巨蛇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不但起不了作用还会影响沈锐的发挥。

    沈锐经过那晚的缠斗后,自信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自己要是再次遇到它那就不再怕它了,至少这条蛇想要自己的命,在自己有刀有木棒的况下,是很难的。因为自己还不想死,那就只能这条大蛇死去,反而自己要它的命到很有可能。

    沈锐按照他们的指引,来到了地方,发现了一些况,这里都是些茂盛的紫竹和茅草,中间一条条的小路,走在上面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都是这大蛇爬过的时候压出来的,同时偶尔还会看到一堆堆有骨头和羽毛的粪便,这是吞吃了大型动物后残留的骨头和鸟类的羽毛。

    看到这些况不由的更是小心翼翼起来,虽然自己不怕它了,但是被它躲在暗处来一下,那可就是自己的大意了。

    沈锐根据自己这些年来的经验,知道这条蛇就是在这周围了,可绕来绕去都没有找到,眼看就要到中午了,那么就说明这条大蛇已经离开这里了。

    这附近就一个地方没有去过了,但是一眼看下去就是一条小山沟,从上面高出看下去一目了然,根本就藏不了什么,凭沈锐现在的眼力,不要说这么大的蛇,就是一只兔子也看得见。

    但是从周围的痕迹来看,这条蛇活动最频繁的地方就是这条小山沟附近了,特别是那茅草紫竹和一些带刺的树长到一块的地方,爬出来的路像隧道一样的交错着,下面的小山沟里面好像从上面看也没有水呀!那为什么这条蛇却拼要往这个方向爬呢?

    就因为走不下去沈锐才没有下去,在上面看了一下,没发现况,正准备放弃回去的时候,又疑惑起来,母亲病了心中本就很不痛快!所有地方都看了,就这个地方没有看,得想办法下去看看,若是没况那再回去不迟。

    沈锐舞动着手中超大号的柴刀,任何挡路的茅草、紫竹、带刺的树都一一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匐到地了。对于这人钻不下去的地方,要是砍出一条路,别人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凭借沈锐手中的一根木棒和一把柴刀,却很是快捷,用木棒把所有挡路的都压倒一边,然后用柴刀全部的彻底砍掉,不一会就砍出了一条可以穿行的小路了。

    沈锐刚来到下面,就直觉的认为这条蛇就住在这里了,不只是周围的况和空气中那浓烈的腥臭味,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这一切,偶尔微分吹过那腥臭味还会浓烈上一份。

    但是除了一个相对很圆的大石头和几个埋在土里的的石头外,其它的都没有,但看着却让人感觉十分的别扭!

    到底别扭在什么地方沈锐自己又说不出来,但就是感觉有点不正常,这也不符合蛇住的地方啊,不可能它平时就睡这里吧!至少也要有一大堆树叶枯枝什么的呀?沈锐这样想着,突然沈锐的目光瞪得大大的,盯着那个压在露出一半的乱石上的大石头,因为所有的石头都是长在土里面,这个大石头也差不多贴在土上了,但是上面却没有泥土,更没有和下面的泥土长到一块,这也是刚才感觉不对劲的地方,这个地方经常下雨,那至少要有一些泥土在上面才对了,从这况来看,是有人经常翻动所致。

    沈锐像找到了什么一样,平静心如的心境一下子打乱了,平复了一下心,用脚朝那个石头蹬去,这个石头怕也不下两三千斤,换个普通人来到还真搬不动呢!随着沈锐的这一脚,这个石头像个滚地的皮球一样,听话的滚了出去,立即下面就出现了一个比那蛇粗的黑黝黝的洞口。同时一股比刚才浓烈了几十倍的恶臭扑面而来,沈锐冷不烦吸了一口,差点把那快消化完了的食物给吐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