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搏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这条大蛇吃了两只鸡后,却不再吃了,沈锐有点疑惑这么大的蛇难道就吃饱了?看它一路往村中爬去,不由的紧紧的跟着,这时的距离却也更近了,沈锐越追越是心惊,这条蛇朝自己家的方向爬了过去。

    果不其然别人家的鸡鸭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从那篱笆围成的院子上爬了进去,那子的重量把篱笆都被压垮了好的一段,在这宁静的夜里发出刺耳的声音,刚放下的心一下子提到了起来,希望这声音不要把别人给吵醒了,只要不要激怒它,看这样子吃饱了也就没事了。

    一想到里面睡觉的母亲,吓得沈锐心胆俱裂,心中的畏惧完全的消失了,一下凑到了篱笆旁边往里看,看到那条大蛇盘着子把舌头凑到虎皮和虎骨上舐着上面还挂着的一丝丝的血。几只鸭子紧紧的缩成一堆,发着抖躲在了墙角。

    看到这一幕沈锐才把心放下一点,那虎皮和虎骨要是它吃了那就吃了吧,虽然心痛,但只要母亲没事也没什么大不了,同时也希望刚才的声音不要吵醒母亲。

    真是想什么就出现什么啊!沈锐不由的感叹到,那用茅草和树枝做的房门被母亲沈丽菲打了开来。

    要是在平时沈丽菲说不定早就睡着了,但是今晚不知什么原因,还是因为吃了虎,感觉全,久久无法入睡,正在辗转反侧的时候,就听到了篱笆折断的声音,不由的好奇想起来看看,平时也只知道儿子在夜里也会练功,但是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损坏东西啊!

    沈丽菲把门打开,虽然目力不如沈锐但是这么明亮的月光却还是看的很清晰的,突然看到在月光下发着幽幽光芒的两颗淡红色珠子,再一看是一条巨大无比的大蛇,下一刻就看到一张巨大腥臭的大嘴,朝自己吞来,不由的全一阵颤抖,一口气提不上来就此晕了过去。

    沈锐看到母亲打开门出来,就知道坏事了,突然看到那条大蛇张着大嘴朝母亲吞去,沈锐吓得魂飞九天,全的力气和勇气都爆发了出来,在那大嘴刚要碰着沈丽菲的紧要关头,沈锐直接连篱笆带人的一块扑了进来。

    把母亲抱走是来不及了。

    沈锐也不顾从蛇皮传来的滑腻冰凉的不适感,一把抓起那和自己小腿一样粗细的巨蛇尾巴,用尽全的力气,把这条大蛇当做一根巨大的树藤使劲的朝后曳和向上挥,沈锐所有的目的都只是为了不让它伤害到母亲一丝一毫。

    这条巨蛇眼看就要吞到了猎物了,忽然从尾巴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它不由己的像一根树藤一样的朝另外一个反向使劲的摔了下去。沈锐感觉体从来都没有爆发出来这么大的力气过,用两只手捏着蛇尾巴把这条大蛇摔在地上的时候,院子里的所有篱笆都差不多到了。

    那种从沈锐体里传出来的巨大的力量加上大蛇本的重量,让周围的几十米的地面都都震动了一下。把巨蛇的体当做树藤一样的摔在地上所发出的闷沉声,在这个即将进入睡眠休息的时刻,在整个村子里面显得那么的大声,接着就是鸭子和鸡等动物的惊叫声响成了一片。

    沈锐本来还想再把这条大蛇当做树藤再朝地面砸一次,但是一看自己的母亲倒在地上,周围也有人家,这一砸把人给砸死了怎么办!想去看看母亲怎么了,但是现在的首要事就是把这条大蛇给灭了。

    沈锐也知道这么大的蛇,一下是砸不死的,果不其然,巨蛇被砸懵了片刻后,就抬起了巨大的蛇头,离地面足足四、五米多高。

    这一小段时间里沈锐也把巨大的柴刀和木棒提到了手里,这柴刀和记忆中的铡刀比起来也小不了多少,要是对着这大蛇的子来上一刀,不断也要重伤,在常的练习和狩猎当中也习惯了左手提刀,右手拿木棒。

    这时候沈锐也才有时间仔细的打量这条巨蛇,从那两米来长的蛇信子,暗红的眼睛和硕大的高高扬起的蛇头和粗壮的蛇上传来的威压让沈锐不由的又紧张起来,刚才那种全然不顾的拉着蛇尾巴朝地面狠狠一砸的气势也没了。

    沈锐握着柴刀和木棒的手心都是汗水,但是一动也不敢动,就这样的和巨蛇对视着,结合自己的经验沈锐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乱动,这条巨蛇给自己刚才的一下给弄晕了,也不敢对自己冒然进攻,这就要看二者的气势了。不过从那巨蛇上和嘴里发出来的腥臭却差点然佩沈锐吐了出来,只得紧紧的闭住呼吸,也庆幸平时练的闭气功夫起作用了。

    这条巨蛇其实也被刚才的一下给弄怕了,这个渺小的人类体上传出来的力气来看,可比自己大了很多,这条蛇活了150多年,也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虽然很是愤怒,但是活了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活的,多少都有一点智慧了,对危险的感觉更是敏感,这才一直活了下来。

    周围的几家人,也许是因为晚饭的时候吃了虎,也像沈丽菲一样感觉全,难以入睡,个别体质弱的还留了鼻血,自是一番折腾。

    这都还没有睡着或睡着,就听到从沈丽菲的家里传来这么大的动静。自是很好奇,借着月光都纷纷穿衣出门来看,一看沈丽菲家的篱笆都差不多倒了个精光,大门前面的路面有一条深沟。

    再一看院子周围中央沈锐拿着他的那把打柴刀和那根木棒,跟一条巨蛇对持着,有的人看到这么大的蛇当场就吓瘫了。有的人隔得很远惊恐的呼叫起来,一下子跑了开去。

    虽然月光很明亮,但是有了火把和光明更安全,人们也知道动物都有怕火的天,立即回家燃起了熊熊大火,有的人更是家都不敢回,周围都不敢靠近,惊慌失措的叫喊着朝村子中央跑去。

    这下一来,整个村子在这一刻好像炸了锅,各种火把都陆续亮了起来,人们都拿着火把,手持长矛、锄头、木棒等工具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沈锐从周围几家人出来,再看到火光亮了起来,冷汗又再次的冒了出来,这条巨蛇被自己的一下给震住了,还不敢对自己下手,但也很是狂躁和愤怒,这下一来,沈锐感觉这条大蛇越来越不安分了,蛇信子也抖的厉害起来,看那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沈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全绷得紧紧的,准备随时的应付这条巨蛇的攻击,果然随着火光的增多和人声的哭喊声传来。这条巨蛇忍不住了,把那巨大的脑袋一探就朝沈锐一口咬来。

    沈锐子一退,右手的木棒狠狠的朝那颗丑陋巨大的蛇头狠狠的砸了过去,沈锐虽然感觉自己退的很快了,但是比起蛇的速度依然慢了不少,差点就给它咬了一口,多亏木棒挡了一下,虽然木棒才擦了它的脑袋一下,但是却也把它给惹怒了。

    之后就是狂风暴雨般的对沈锐进行了攻击,沈锐一想到躺在地上的母亲,不由的紧张起来,不知她怎么样了?

    为了不伤及周围,把这条巨蛇给引到了前面的玉米地里,这下一来佩沈锐就感觉躲避的更是狼狈,但是对巨蛇那巨大的体来说,这些玉米树就像是一些小草一样。

    沈锐好几次都差点就然这蛇给咬了,但每次都给狼狈的躲了开去,还在地行滚了两次,木棒也没实在的打在蛇头上,蛇子更是够不着,结果就这样的一直僵持着。

    这时村中的人也拿着火把和武器赶到了,但是都不敢上前,都是在那站着呐喊,就远远的看着沈锐一干人在和它对决,这些玉米树却也遭了殃,到了一大片,几乎沈锐到了哪里,玉米树就倒到哪里。

    周围的火光和呐喊声传来,这条巨蛇更是暴怒起来,攻击也比刚才猛烈了几分,虽然沈锐感觉自己皮粗厚,但是也苦不堪言。

    知道自己要一个不小心,那就送命了,那些普通人根本就帮不了什么忙,来了也只会平白送命,一想到母亲,沈锐就焦急了起来,但是知道必须活下去,母亲以后还需要自己照顾。

    抛下心中的恐惧和不安,认真的对决起来,这一来果然有了效果,找准了一次机会,一木棒砸在了蛇头上,但由于力气没用够,效果不明显,但也把它给打晕了片刻,乘着这一刻动作僵硬,沈锐狠狠的抡起了左手的超大号柴刀,猛的朝那露出了的腹部就是一刀,本想着至少都是一刀把它给砍断了大半,结果却是刀进去了小半就砍不进去了。

    巨蛇也给这疼痛弄的清醒了过来,回头一口咬了过来,沈锐也来不及抽刀了,一撒手赶忙朝后滚了过去,这一刀可真正的激怒了巨蛇,它刚才都只是用那灵活的体带动巨大的嘴巴来咬自己,现在是体扭动着,嘴巴咬、尾巴抽,稍微的一动尾巴那些玉米树更是到了一大片。

    看着这尾巴的尖尖都跟自己的小腿一样粗,带着破空之声抽来,沈锐可不敢真的挨上一下,光是听这破空声就让吓人,上面的力量不知有多大。

    这巨蛇和沈锐就这样一个追一个逃,沈锐还趁空偶尔还击一两下,蛇腹上的刀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眼看着沈锐逐渐的占了上风,沈锐也越战越勇,来到地边的人也多了起来,足足有四五十人了,都是些平时打猎和胆大较大的人,拿着火把,举着长矛和木棒什么的,看到了沈锐一个人就占了优势,都慢慢的挪了上来。

    也许是这条巨蛇咬不到沈锐而恼火,对火光又很讨厌,把怒气发到了这群无辜的人上,一扭头竟然朝这些人扑了过来。这群人虽然厉害,但是也经不起折腾一下,吓的沈锐亡魂皆冒,一个箭步赶了上去,一棒朝尾巴打了下去,希望他能够放弃这群人,但是这条大蛇一阵挣扎后,还是朝那群人扑过去。

    眼看就要扑到那群人的面前了,人群除了几个胆大的和打猎的还一脸惊恐的站在原地外,其他的看到这一况都一窝蜂的往后猛退。

    实在迫不得已,沈锐扔掉了手中的木棒,两手握住蛇尾巴,猛的往后抡起来朝地面摔去,其实沈锐也没有把握,所以不想扔掉手中的武器,手中有个东西这样心中多少有一点底气。

    沈锐用自己的神力刚刚把这条巨蛇扬到头顶,猛的朝另一个方向的地面摔去的瞬间,却毫无预兆的突然全毫毛炸起,手中的重量也好像减轻了一些。

    这火光电石之间,沈锐抬头一看究竟,发现这蛇扭着子大嘴朝自己咬来,离自己的体也不到一米的距离,沈锐要是把蛇继续朝地面上摔,那么就一定会在大蛇落地之前被它那恐怖的嘴咬到。

    千钧一发之际,沈锐把手中的蛇尾朝蛇嘴塞了去,巨蛇也发现了这一况,扭动着子想要避开自己的体与嘴巴的亲密接触。

    与此同时沈锐一下松开了手,朝扔在地上的木棒扑去,捡到木棒后第一个动作就木棒朝后甩出,子同时扭曲着向前滚把子给转了过来。

    等沈锐回过头来一看,哪还有什么大蛇啊,在沈锐松了尾巴的时候,这条大蛇借着沈锐的力量一下子被扔出了很远,借着冰凉柔和的月关钻进了浓密的玉米丛从中,逃之夭夭了,想要追赶已经有所不及,同时沈锐也不想追赶。

    没有称手的武器,想要把这条大蛇给灭了可不容易,不过错过了今天它受伤的机会,以后怕更难灭它了,同样的以后会不会再遇到还是个问题呢!但要是它回来报复那怎么办?不由的怔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