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今年的天气很是有些不同寻常,沈锐感觉是这样的,但哪里不同心中又说不上个所以然。

    自从地上的积雪融化之后,足足有半年都没有下过一滴雨了,以前种在地理的庄稼根本就不需要浇水,但是今年却需要经常浇水,不过就那玉米树来说,今年的长势特别好,足足比人高出很多。

    是以往任何一年都没有的事,像以前人站在玉米地里,人都比玉米树高出很多,相应的收成自是不好,但今年眼看那玉米就要可以收获了,玉米棒子都比以往几年大了三倍不止,那就意味着今年的粮食也可以多了几倍了。

    人们虽然平里很是辛苦,但却干劲十足,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给玉米和芋头浇一次水,否则它的叶子都被火辣的太阳烤的扭曲了起来。那些平高兴自己的地隔水很远的人,现在就整的哭丧着脸,到湖里取水来浇,那路程可真不近啊。

    就沈锐现在的力气来看,挑着这点水真不是问题,还特意的到山上砍了一颗大树,被他自己做成了一个大木桶,别人都是挑水,唯独沈锐一个人就用一个比平时洗澡还大的木桶抗水,一次就是别人5、6倍,那速度更是快得惊人,好像不知道疲倦一样。

    对此沈丽菲自是高兴得直笑,自己这个儿子的力气可真不是盖的,现在自己就只需要拿一个木瓢在地里浇水,力气都不用出,哪像别人家一样,一家老小都拿着各种装水的东西来运水,累死累活的,还不如自家的一个儿子。

    对于这样的天气,沈锐也是很苦恼,大半年了,一点雨也没有下过,那江里的水位都落了下去快1米多了,结果江面都快缩了一半,鱼也很难钓上来了,自家的吃饭问题更是严峻起来。

    沈锐发现今年好像开始长高了,个子猛的往上窜,去年才跟母亲不相上下,甚是还矮她一点,结果才过了大半年就比她高了小半个头,吃东西更是惊人,沈锐自己一顿差不多母亲沈丽菲就可以吃4、5顿。

    不过幸好,地里的玉米棒子都快可以收回来了,太嫩的时候母亲沈丽菲不让采回来煮着吃,说是太浪费了。硬是要等到指甲掐不动了才准拿回来煮着吃,一煮就是几个小时,结果每个玉米子都炸了开来,吃着倒也别是一番滋味,同时也很是管饿。

    村子旁边的那个小湖泊的水面也是下降了差不多一米,湖面直接缩水了快1/5,那些平里钓鱼的孩子也很少钓了,一个是因为这些年下来,鱼都快被掉光了,少了很多,平里很是难钓起来,另外一个是因为大旱都忙着来回的运水灌溉去了。

    村子周围的各种水流小溪都断流了,直接的就导致地里的水分少了很多,以前挨着边上的地里,用锄头轻轻一挖,就会有水流了出来,但现在已经没了,特别是中间的土地,更是干燥的厉害,太阳也像是发怒了一样,一天比一天晒。

    现在就是大巫山的那些从树上垂下来的苔藓上都不再滴水了,听说山顶上的苔藓有的还直接就给晒死了。

    因为江水下了这么多,从天江瀑布那些石板上上来的鱼少了很多,那虽说是瀑布,但实质不过是落差很大的一大块石头罢了,水从上面急冲而下,鱼可以逆水而上,但是人和船却受不了那个冲力的。

    沈锐的打渔大业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收成也比往年少了很多,虽然现在的内功和气功更是厉害了,潜水的时间也达到了惊人的50多分钟,但是鱼却不会因为你的成长而变得好钓起来,在水里虽然很是厉害,但是却根本抓不到鱼,虽然增加了三根鱼竿,收入可丝毫没有多了起来,鱼的数量还在不断的减少。

    眼看是挨不过去了,钓鱼是不行了,那些遇到的猎队也比往年多了几只,同时他们走的也越来越远了。自己是否也得考虑换一下行业了,自己现在可以说是超越了常人的存在了。按照石头的大小和密度来推算,现在自己差不多可以搬得动30000斤的石头,那可足足是30多吨啊!就是把石头举到头顶,也可以达到了15、6吨了。

    就凭这样的力气,整个猎队的人加到一块,都不如自己,别人都可以打到猎物,自己更是因该比他们厉害了。自己太能吃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把饭给吃饱,既然钓鱼捕鱼不行了,那就改行捕猎吧!

    第二天到周围的山上观察了一下,村中的人平时是不敢随意的一个人到山上的,因为野兽出没,很容易把命给丢了,但是凭借自己现在的力气和手,不要说一般的野兽,哪怕最厉害的老虎,老熊,野猪什么的挨上自己一下,也要单场毙命。

    为了安全自己还砍了一根手背粗,2.5米左右的的铁木,作为自卫的武器,这铁木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平里都是大家长矛和斧头柄上的首选材料,不但坚硬结实,晒干了还不会开裂,同时沉淀淀的,拿在手里很有安全感。这根铁木棒也是沈锐在一条小山沟里面摸螃蟹时意外的在峭壁上看到的,要不这么大这么粗直的铁木,早就不被别人砍到家里面放着了呢!

    自己现在很多都不会,都只是有一些经验,制作长矛很是费工夫,况且自己也用不来,还不如凭借自己的力气制作一根木棒呢,任何动物只要挨上一下,都避免不了被打的稀巴烂,因为沈锐在制作好了之后,亲自试验了一番,对着一棵大腿般粗细的松树就是用力一击,结果松树都被一下当场击断,沈锐也不由的呆了一下,本来凭着自己的力气也早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没想到断的这么干脆,着铁木棒还完好无损,就是接触的地方有点击打的印记,那要是凭这样的力量打在野兽上那还了得。

    对自己上充满的力量,沈锐平里很是自信,自己早在几年以前就超越了普通人存在了,但一想到村里的人所说的,可以把1000多斤的矿石,扔出去几百米,不由的骇然,倒也不敢骄傲,每都以此来鞭策自己不断的努力。

    从那些猎人上学来的经验和技巧,挑选了一处应该经常会有野鸡、兔子出没的地方,在它的必经之路上,用特制的麻线安放了几个扣子,真希望那些野鸡一头钻到这个圈里,那样它使劲一拉,拼命挣扎后就会被勒死,这也是抓野鸡、野兔最简单也最实用的一种方法。

    拿一段光滑的绳子在一头打个结弄个小圈,再把另一端穿了过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大圈,把这个大圈摆放在野鸡等什么动物的必经之路上,那圈的高度刚好与野鸡走路时,头部与地表的高度差不多,结果野鸡不注意就会一直走,这样就用脖子把这个大圈给拉紧了,绳子就死死的勒在野鸡的脖子上,野鸡毕竟没有智慧,遇到这种况就只会使劲的挣扎,这样一来不大一会就被勒死了。

    沈锐结合平里所见的况,野鸡通常都是一队一队的出没,一只公野鸡带领几只或十几只母野鸡一块出动,稍微的修改了一下从他们那学来的经验和技巧,结合现在的场景和环境,在脑海里模拟了一次一群野鸡出没觅食时,一只被这扣子给勒到脖子挣扎后,其他的受到惊吓会往哪个方向跑,会出现什么反应。

    模拟了一番后,按照地形调整了一下,又害怕它从别的路上经过,不从自己预设好的地方走,拿柴刀砍了一些数枝把认为会走偏的路线给堵死,如果这附近出没,那它一定会按照自己的安排来走,那就中招了,不由的越想越是兴奋,布置完后就高兴的回去了。

    还没进村远远的就发现了村中火光冲天,今年天气贴别的干燥,那用树枝和茅草编织出来的房子,稍微不注意就失火了。不由的急忙往村中跑去,不一会就到了,发现不是自己家的着火,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一想到别人家也很穷,烧了那子不是过的更悲惨吗。

    立即赶往起火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叫周继德的人家做饭时不注意失火,把那作为墙壁的紫竹和茅草给烧了起来,又由于这段时间天气干燥,铺盖在上面的茅草早就干的不能再干了,不像以往会时常下雨,把茅草给打湿,现在稍微的一点火星都会引发火灾。结果这火势越烧越大,百十人在忙着救火,一边往着火的房子泼水,一边往还没烧到的房子泼水,因为人口怎多,人家越来越多,结果这些茅草房都是一家挨着一家,有的更是只隔着一两米,火势如此之大,稍微的有点微风就会把火种带到另一个茅草房上。

    沈锐遇到这种况,自也是不能闲着,立即回家拿起那平浇水的大桶,火烧火燎的扛了慢满满一桶冲了过来,由于力气很是惊人,隔着这么远都只一下就把这整桶水给泼了上去,火苗立即小了很多,别人一看,都纷纷把水倒入他的大桶里,让他来泼,因为火势太大了,家里燃火之物很多,那一烧起来自是不得了,光是温度就让人无法靠近,结果泼水就只能隔得很远,起到的效果不大。

    沈锐才泼了一下就火苗就小了很多,大家不由的把希望放在了他的上,这接连的20多桶水下来,那才燃烧起来没多久的房子终于给泼灭了,刚开始起火的那一家,都快烧成灰烬了。看到后来没办法了也就不再往它上泼水,只有那一家人,神疯狂的还在泼着水,以及周边的几家也使劲往自己的房子上泼水,想把它泼湿了,使那火烧不过来了。

    大火被扑灭后,那些人自是对刚才沈锐的表现一番奉承,同时也忙着处理火灾后的事去了。

    回到家没多久,村长和几个年长的人就挨家找上门来了,意思是每家都给他们捐一点,好让他们几家度过这场灾难。对此沈锐自是没有异议,在母亲给的玉米和芋头上又把仅剩的两块腌腊给了一块,沈丽菲看在眼里虽然心中有些不舍,现在儿子这么能吃,能省一点就是一点,况且还是一块呢!但是儿子做出的决策自己到也不会反对。这一块差不多都有5、6斤,这可是沈锐用了40多斤鱼才换回来的,村长很是诧异他们家这么大方,还给了一块,别人家给的那玉米和芋头都没有他们多呢,一番好话后就带着走了。

    后来沈锐还是知道了,给的那一块被他们几个瓜分了,到最后分到三家的头上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虽然知道了但他却放在了心上没有说出去。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一定要吸取经验教训,不由感叹这世道,人的内心深处都是充满了贪,到了哪里都有贪官,哪里都有贪图小便宜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