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地位(过度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该卷属于过度章节,可以直接跳过到下一卷!】

    话说夏思成给王蕊的父母和她的两个哥哥汇钱的事,不知是谁传开的,这么一笔钱在这个年代里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还是有很大的冲击力的。

    王蕊的父亲外出老是有人问起这事,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别人又在拿他女儿的事取笑他,气的几天都不舒服,但是一段时间后,问的人和议论的人越来越多,又经过老伴的劝说下,忽然感觉很涨面子,特别是别人一脸羡慕的问的时候,拉着脸,平淡的来一句“他既然走了,我也早就不管她了,再多的钱也是她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再穷也不会跟她要半文,她即使给,我也不会花她的一分钱!”其实这样子说说,不过是为了以此掩盖自己心理的高兴。

    国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精神文明在物质文明的影响下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扭曲。使得在这个物横流的年代里,金钱早就成为了,衡量人们在社会上地位和财富的标志,也是一个人成功以否的量化标准。

    现在既然自己的女儿有这么多的钱,那么就说明了她是一个很有地位很有名气的人,自己不知不觉间就感到心理特别的受用,脸上也很是有光彩。特别是看到自己的领导一脸羡慕的问自己的时候,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只是面子上过不去,所以嘴上不承认罢了。

    在别人那“老王啊!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女儿啊,再怎么错!老的也要包容原谅自己的子女啊!……”。

    在别人的感叹劝慰声中,又不免有点伤感,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她做错了事,也不能怪她,只能怪自己当初小的时候没把她给教育好,但是自己打她骂她,把她撵走,看来都是自己的错啊!她这一走就是十多年没回来过,心里其实也想她的,同时也希望这么多年过去,她不要再怪自己。但要自己跟他道歉,自己这张老脸往哪搁啊!想着想着不由得一阵的落寂。

    王蕊的母亲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头子自从自己劝劝他后,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饭量也比以往多了一些,还经常喝点小酒,看到眼里不由得感到自己的劝说有效果了,不由得也乐呵了好几天。也顾不上昂贵的电话费,赶忙给女婿打了个电话过去,让女儿接电话把这事告诉了她,王蕊不由得哭了起来,但这是高兴幸福的泪水,自己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谅解,剩下的只能依靠时间的力量来把他的自尊心给冲淡,让他完全的原谅自己。

    最终两人都不知道,两人都希望对方原谅自己当初放下的错!这就或许是那所谓的孽缘吧!也由于空间的阻碍不能使两人交流,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溜走,不觉小儿子夏小荣都开始上小学一年级了,女儿夏洁上三年级,二儿子夏小承上五年级,而大儿子夏小俊则上了初一了。不知是不是冥冥中注定的结局,这些儿女都是一个比一个小两岁,一个比一个大两岁,都是很有规律。

    这么多年来,虽然双方的父母都很想念自己的孩子,但由于路途遥远以及夏思成矿山上和生意上的问题,这些年都没回去过,两人都是从出来后,就再也没回去过。当年外出避难的那件事过了这么多年,都已经完全的过去了。

    这期间夏思成在京都的朋友和亲戚偶尔来了几个,但是王蕊的家境远远没法和夏思成家里比,也没有什么很要好的姐妹或很有感的亲戚,也许有人想来但经济上不应许他们这样做,因此从没有人来看过自己,有时心中也难免会出现一些失落,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给家里汇一些钱过去表表自己的心意。

    这些年里,夏思成的爷爷过世了,重病躺在医院的时候,老人家就叨唠着孙子夏思成的名字,这一别就是十多年过去了,想在自己临死前见最后一面,家里反复的给电话,强烈要求夏思成带着老婆和孩子回去看看爷爷这最后一面,但因为夏思成自己的矿山当时出了很大的问题,有几个人在到处活动想要吞并自己的矿山,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否则自己辛苦多年的成果就化作了流水,生意越是做的大,夏思成的野心就越大,就如那脱缰的野马已经没有人能够掌控,王蕊和孩子都可能不会让他受到多大的束缚,更何况家里!矿石的利润也是夏思成知道的当今社会上除了军火、毒品、走私外利润最大的生意,他已经被生生的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谁让他放手,那就是直接跟他抢钱,只是他所不容许的。

    同时夏思成自己的第四个孩子就要出生了,王蕊也躺在了医院,随时都会出生,她也需要自己照顾,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两人就像左手和右手,谁也离不开谁,但是年轻气盛的浮躁都已经被漂去了,剩下的只是那种不会轻易发现的心动,还有那习惯的

    夏思成心理也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自己的爷爷能够过去,到时候自己这边的事完成了,再回去看他老人家,可谁想后来爷爷还真走了。也就在爷爷走的那天,自己的第四个孩子出生了,这是否都是命中注定让自己回不去,也让爷爷没能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后来在林业局长张成的鼎力相助下,终于还是保住了矿山的拥有权和开采权,这可是每年几千万的利润啊!夏思成的心中却也留下了弥补不了的遗憾。

    对于两人还没正式的结过婚,就生了四个孩子,出现的超生以及孩子的户口问题,都在金钱和通州林业局局长的强大攻势下一一解决。同时在京都里面凭借着家里的关系,都把所有的个孩子都给弄成了进度户口,王蕊的也给弄到了一块,夏思成就是那一家之主,这个过程就是那么的简单,什么程序都没有走,就给摆平了,不由感叹为何人人都是向往至高无上的权利。在这三江县为了孩子的读书问题也给落了当地户口,办理的过程中顺便的也把夏思成和王蕊的户口也弄成了本地户口,这样在当地做一些事就会顺利很多。

    王蕊凝望着窗外的大树,还记得刚来的时候,还只有自己的胳膊粗呢,现在都长这么大了,不由感慨时间的流逝。

    夏小俊自打记事以来,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都围着自己转悠,老师围着自己转悠是因为自己的学习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夏小俊自己也很骄傲,另外一个就是老师想要通过夏小俊自己接触到他的父母,读书的时候夏小俊不是很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直到好多年后回头总结,才发现他们的意图。

    夏小俊认为同学围着自己转悠的目的是因为,自己比那些拿工资的大人都还有钱,也很大方,老是请同学们吃东西,他们可以从我这里吃到不少好吃的,玩得好的自然吃的就更多一些,因此好朋友很多,我也要请很多人吃东西,但那时我不在乎这点钱,家里给的零花钱也足够自己用了。另外一点就是可能自己是学校里面长的最帅的,从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这话是女生说的,女生说的自然不会错了,这也很可能是女生想打自己的注意,这倒让他很是注意保护自己,夏小俊有时发呆的时候偶尔会这么想一想是不是那个女生喜欢自己。

    直到初二的时候夏小俊第一次跟女孩子真正的亲密接触,那是一个初三的女孩,也是学校了大家公认最美的女生,后来俩人单独相处时,被这个女孩子给强行的吻了,这让夏小俊陶醉了好几天,上课时也是晕忽忽的。不过打那以后被夏小俊吻过和拉过小手的女孩连夏小俊都不记得到底有多少个了。只要喜欢的人家也不怎么拒绝那就吻了,夏小俊老是这么认为这就是自己长的帅的缘故,要不别人怎么做不到。

    也由于夏小俊当时不太懂事,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做了,后来背地里被人给说成了流氓,但是夏小俊可以凭借他那那纯洁幼小的灵魂向上帝或佛祖发誓,他真的没做过什么实质的事,同学们还围着他转悠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人家可能想跟他学习一下他的优秀品质,以及借鉴一下他是怎么每次考试都考第一的。

    读到初三的这年,开学的时候,就发现有个别老师,像校长、副校长什么在裤带上别着一个传说中的BB机,这对于夏小俊来说他不怎么清除。但是看着人家老师很是神气,走着走着偶尔还会拿出来看看,要是看时间的话,手上不是还有一块手表吗,干嘛非得拿那个东西出来看时间呢?夏小俊自己很是想不通着一现象,后来就不再想了。

    放学回家夏小俊跟爸爸一说自己也要买一个,爸爸就摸摸他的头,笑眯眯的说,“你的学习成绩很好,平时也乖巧,那就给你买个更好的!”

    过了几天爸爸就送给了他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盒子,打开一看,就是爸爸手中常用的大哥大,只是没有那根听说是用来接收信号的天线,但是样子比那个好看多了,也小了十几倍,很是可,上面标着几个英文字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慢慢猜知道是一个牌子叫做“诺基亚”。原来爸爸托人从京都买了三个过来,都是刚刚从美国才出来的新款式,一次购买了三个,爸爸把他那砖头大的大哥大换成了这个小的,妈妈也给买了一个,剩下的一个给自己。然后给自己讲解了一下怎么使用和注意事项,夏小俊感觉也可能是自己跟它很有缘分,上面的都是英语,自己也基本看不懂,但是它是什么意思,爸爸给讲了一遍后,夏小俊就记得了。偶尔妈妈还要来请教我是什么吗意思,怎么用。

    夏小俊还记得后来,弟弟妹妹知道了后都吵着要买,没办法爸爸妈妈只能给他们许诺,考试次次考第一,读初三的时候可以给买一个。这下一来就没声音了,弟弟妹妹们读书也是很厉害,但不是次次都能考第一,偶尔还是会落榜一次。

    对此夏小俊还老会听到爸爸一脸兴奋的对妈妈吹嘘“你看我的基因多么优秀,儿子一个比一个俊,女儿也是漂亮的不得了,每个孩子都比都比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一大截,比挣到钱都骄傲和高兴啊!”对此夏小俊的老妈总是这样回答“骄傲什么啊,要不是我,怎么生出来他们呢?没我这么漂亮的老婆能生来这么帅的儿子和女儿吗?”说完又是一个动作接上,把手伸到爸爸的腰上一扭一掐,爸爸也不敢躲避,就在那求饶认输,然后妈妈就给爸爸揉揉腰。每次看到这幅画面,夏小俊都会感觉心理甜甜的,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