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过度章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纠结的矛盾 书名:生命种子
    【该卷属于过度章节,可以直接跳过到下一卷!】

    这样整浑浑噩噩的过了三个多月,在这期间还是在这个县城里面,到处的流传出各样关于王蕊一家的版本,王蕊的偏多一些。再后来王蕊听说父亲气病了住院,王蕊很想回去看看父亲,跟父亲认个错,但是没有勇气回去面对自己的父母和家人,就这样落了下来。

    这时夏思成接到了来自京都的电报,说是事已经基本解决了,他可以回去了,夏思成就把准备走的消息告诉了王蕊,王蕊更是忽然一下子变得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自己的男人要走了,自己也跟着他走,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吗?离开家人到远方去了吗?可是父母和两个哥哥离开他们该怎么办?王蕊再次的陷入了人生的另外一个选择当中。

    当夏思成和他的几个朋友把房子退了之后,王蕊扭扭捏捏的告诉了他一个很严重却又很正常的问题,“上个月就没来月经了,这个月也没来,可能是怀孕了”。夏思成准备陪她到医院把孩子给做了,但是王蕊死活不肯,看她那清秀的小脸上挂着的泪水,夏思成的心就软了下来,不想看到她的痛苦,心痛的抱着她,久久说不出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夏思成让他们把租住的房子给退了,找了个旅馆住了进去,准备明天就走,离开这人生中转折点般的驿站。夏思成原来是不准备带王蕊回去的,可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思考了一番后,让王蕊回家给父母告别,顺便带一点必须的东西,衣服不用带了,倒时候给她买就可以了,再三叮嘱她“份证记得带上”。

    也许是因为要走了,王蕊感觉平时的巨大压力忽然间变小了很多,体也轻松了起来,回家的勇气充足了。

    回到家的时候,一家人正在吃饭,低着头从“父亲”到“母亲”、然后两个“哥哥“,分别喊了一声,住备好了父母的责骂,但是他们谁也没有答应,谁也没跟她说话,父亲看了一眼然后板着脸继续吃起饭来;母亲则停下了手中夹菜的筷子,愣愣的看着女儿;王蕊的两个哥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又看到父母的架势,也不敢吭声,低着头默默地扒着碗里的饭。

    没有遇到想象中的责骂,王蕊心松了下来的同时,一下子又好像回到了几个月以前一家人欢快的时光里。但是那无声的沉默,却让屋内压抑得使她快喘不过气来,低着头愣了一会,走向自己的房间准备收拾东西。

    王蕊默默的流着泪收拾了几样自己平里心的东西和衣服,虽然不多却还是装了满满的一包,提着包顺手带上门走了出来。看到全家人此时都停止了吃饭,碗筷都放在桌上,都看着她,王蕊忽然颤抖了起来,刚刚才放下的心腾的一下又提到了嗓门口,父亲刷的站了起来瞪了她一眼,厉声道“还不过来吃饭,收拾东西准备到哪去?”王蕊忽然感觉全的力气都被父亲的一句话给抽干了,差点软倒在地上,泪像像决堤一样的涌了出来,嘴里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原来父母没有怪自己,父母还是像以前一样的自己的”,母亲也满脸泪水的走过来拉自己,“乖,过来吃饭,饭吃了什么都好了,什么都过去了,你还是爸妈的好闺女”。王蕊怕自己坐下来吃过饭就再也没有走的勇气了,在这之前,她是再三考虑后才有勇气回来跟父母道别的,同时也选在这个吃饭的时间,一家人都在。

    看到母亲那架势,王蕊那决堤的泪水往外涌的更快了,王蕊一咬牙甩脱了母亲的手,全的力气也好像在这个动作中用去了一样。嚎啕大哭的跪了下来,“对不起,爸爸,妈妈,女儿不孝,女儿要走了,以后不能再陪在你们的边了,你们二老以后要保重体”说完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屋内原本就压抑的气氛被这下一弄更是显得压抑,只能听到头磕在地板上的砰砰声音,全家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场面,惊得好半响都没回过神来。王蕊磕完头,忽然感觉全都轻松了很多,上的劲又重新回来了一样,拎着包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大哥、二哥,以后要好好孝顺爸妈,我走了!”。

    这时父亲的怒吼传了过来,看着父亲那挂在脸上的两行泪水,王蕊刚刚收起来的眼泪又涌了下来。“不准走!站住!你要是真走了,以后永远都不要回来!你没我这个父亲,我也没有你这个女儿”。母亲则过来紧紧的抱住王蕊,一脸鼻涕眼泪的哭着道“不要走,爸妈都原谅你了,不要走、不要走”哭的撕心裂肺的。王蕊的两个哥哥也一脸鼻涕眼泪的过来拉着王蕊“小妹,不要走,有什么好好的说,你走了爸妈怎么办?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啊!”

    王蕊的心痛的不行,抓住包带的手使劲的捏紧,想以此来减少自己心中的痛苦,除了一脸的鼻涕眼泪、嘶哑的哭声,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父亲收起了眼泪,平静的走了过来,低声的喝道“放开她,给她自己选”然后一脸洛寂和悲伤的盯着王蕊,王蕊的体忽然抖了起来,然后软软的靠在门上,无助的哭泣着。过了片刻,王蕊艰难的站了起来,一抹眼泪“爸,对不起!”然后转就朝外走去,王蕊的母亲还准备住处去拉王蕊,却被王蕊的父亲一把拉住,不让她去追。

    王蕊的心很痛,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能让人痛的喘不过气来的心疼,感觉倒的是无助,却只能使劲的挣扎着离开这里,把无尽的伤痛深深的埋入心底。

    王蕊这时只听到,家里传来的母亲凄厉的哭声和两个哥哥沉闷的低泣声,以及伴随着一声掀翻桌子碗筷掉在地上时发出的刺耳声。

    王蕊的心却更加的痛,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夏思成的边,一头扑了进去,直接哭得晕了过去。王蕊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看到窗外黑黑的,没有任何一点点声音,只有偶尔的犬吠声和一些不知名的虫儿在低鸣着。

    夏思成一脸柔的盯着自己,王蕊感觉有一点点的力气了,想起父母和两个哥哥又不由得悲从心来,泪水又涌了出来,看到陪在边的夏思成,心中的痛感觉减轻了点,夏思成紧紧的抱住王蕊,亲亲的吻着王蕊流出来的泪水。

    等王蕊平静了下来,夏思成轻轻的拍打着王蕊的背,开口到“丫头,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去给你弄一点”王蕊开口道“我不饿,我吃不下”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夏思成脸色一沉到,“不吃点东西我可生气了”。王蕊平时也没看到夏思成给自己脸色看过,现在感觉到他生气了,立即止住了眼泪,现在自己家也不能回了,要是夏思成再不理自己,自己真的就没任何地方去了。

    夏思成看到王蕊的眼泪止住了,一脸微笑的亲了亲王蕊惨白的小脸,虽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是这个地方的夜生活却也不缺乏,三三两两的人依然坐在烧烤摊上,喝着小酒吃着烧烤划着拳。到了外面,夏思成他们经常吃烧烤的这家,给煮了一网西部地方特有的米线,同时在米线里给煮了两个土鸡蛋。要是换了别人,这么晚了来要一碗米线,其他的都不要就光煮一碗米线,人家可能还不乐意煮呢,但是老板认识夏思成他们一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们也经常和着县城里的混混打架,也小有名气,畏惧他们一些,同时他们都是从京城里面的,上的钱也不少,在他这可消费了不少,平时经常来他着吃点什么东西,出手也很大方,老板自是从他们上挣了不少钱,自然要巴结他们了,因此煮好了之后,还不收钱呢。

    端着回来时看到王蕊躺在上发着呆,看到夏思成的端着个大腕进来,脸上才有了一点点的生气。夏思成把枕头垫高,让她靠在上面,温柔的夹起米线,吹了吹喂到她那微微干裂的小嘴里,吃着吃着,王蕊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哭着含糊不清的道“现在我除了你,什么也没有了!你以后不能不要我啊!”

    泪水朦胧的看着夏思成,夏思成感觉鼻子酸酸的,把碗放在桌上,紧紧的抱着她,轻吻着她的额头,低声的哄着到,“傻瓜,我怎么会抛下你呢,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也不知道是我烧几辈子的香才能遇到,你说我舍得放手吗?”,夏思成心中其实也难过的,要是自己不遇到她,不故意的和她接触,也不会造成现在这个结局,都是自己惹的祸,要不现在人家小姑娘都上大学去了,怎会弄的如此凄惨。经过争锋吃醋闹出来的祸端,加上被流放外出避难,夏思成也成熟了很多,想法也完全的改变了,不会再轻易的去跟那些女孩子乱来了,就是因为争女人把一个强势人物的儿子给打成残废,顺带的也把出手的几个打成重伤,经历了这么多,此刻一想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有点感觉有点匪夷所思,王蕊的单纯是真正的让人动心,原来就像一张什么也没有的白纸,自从两人在一块后已经在上面画上了颜色,再怎么擦都是擦不干净的,唯一能弥补的就是好好的对她,让这种温馨的感觉持续到地老天荒,为她的笑容负责······想到这,抱着王蕊的手又紧了紧,想让她能够感觉更安心。

    夏思成重新把碗拿了起来,感觉还是的又给她喂了点,但是王蕊吃不下了,夏思成脸一沉,王蕊揉了揉肚子慢慢的吃了起来。一脸幸福的靠在夏思成的上,直至把最后一根米线都给吃完为止,又喝了点汤,夏思成这才把她放下,让其躺下,顺手给拉了拉被子。

    然后把碗给还了,回来的时候,从水瓶里倒了点水,把毛巾拿到脸盆里面烫了烫,给王蕊擦了擦脸,此时也许是应为吃了东西的缘故,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不再显得哪儿惨白。同时也用毛巾把她的一双小手和小脚从被子里面轻轻的拿出来出来擦了擦,这样她睡着就会更加的舒服和更加安稳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生命种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